第二十九章 群臣非议 白鹿成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夫子又笑吟吟看着还在眼神调戏陆婉的王晞:“怎么?小友可是看上了老夫的孙女,若是就速回家中请人来提亲,老夫做主先允了这门亲事,若是等小友的封侯诏书下来,恐怕求亲的高官勋贵会踏破你家的小院子。”

    陆婉的脸色更红了,让王晞觉得她下一刻会突然烧起来,陆婉一头扎进老夫子的臂弯:“爷爷”

    “好啊”王晞调笑道:“不过眼下烂事太多,小子也还年幼,待小子安顿好一切再叙此事。”

    陆婉脸色红红的道:“我我不知道”

    老夫子没好气的指着王晞笑骂:“老夫昔日在秦王府与陛下相处多年,以陛下的脾性,即便如今满朝反对,也绝不会就此作罢,十四岁的侯爵勒,谁人看着不羡慕?”

    王晞烦躁的合上书,伏在桌案上,故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陆夫子的小孙女:“等小子赚够了家里花用,明年新茶采下,到时候要多少有多少,小子会努力将价格压在半斤五十钱以内,使其盛行天下!当然,夫子府上无论何时,小子断不会让夫子缺了茶喝的。”

    陆夫子的小孙女名叫陆婉如,取自《诗经野有曼草》“有美一人,婉如清样”,老夫子又给其取了个小名唤作陆婉。

    又看着陆婉笑道:“小婉妹妹,等着某来娶你哦~~”

    陆婉羞红着脸,有些懊恼的道:“你你登徒子~”

    陆婉被王晞盯的面孔红红,老夫子不满的拍了拍桌子:“太上皇为你招来满朝非议,你却来招惹老夫的孙女作甚?”

    王晞翻了翻白眼:“某招谁惹谁来,刚一见面太上皇就要杀了我,我能怎么办,好容易捡回一条命,还沾了一身的腌臜。又不是我要那个封爵的,那些老不死的都想踩着我为自己邀个犯言直谏的名声罢了!”

    王晞看着陆婉害羞的样子越发觉得可爱:“小婉妹妹,你说那些人怎么就那么坏呢?”

    临走?是的!王晞怂了,满朝文武反对,群情愤然,李渊的这一招捧杀是让王晞恶心不已,实在受不了府外的聒噪,王晞便一大早带着小巧儿去了陆德明府上串门。

    陆老夫子身子不好,眼下又已经接近元日,老夫子便经常告假于家中休养。

    陆夫子与王晞对案而坐,桌椅送了陆夫子府上,可是跪坐了一辈子的老人家却觉得坐有了翅膀的胡登有失士大夫的礼节,执意不用,无奈王晞也只好陪着跪坐,好在不是正式场合,有类似靠枕的凭几倚靠,倒也没多难受。

    小巧儿奶声奶气道:“小姐姐生病了吗,脸好红啊”陆婉终于忍不住,捂着脸便跑了出去。

    王晞正与老夫子相谈正欢,张石快马来报,诏书已然到了府邸!

    王府的小院子里,备齐了香案仪仗,王晞一家老子连带着许嗣道也一起,李二身边的大太监高辅诚亲自宣读,中书令房玄龄代门下省观礼。

    没有传说中的“奉天承运,皇帝”

    高辅诚的声音有些尖锐,却也没有电视里太监那种公鸭般的嗓子:

    “门下:朕获承天序,钦若前训,用建藩辅,以明亲贤,斯古先哲王之令典也。有先秦鬼谷门下王晞者,孝友宽厚,温文肃敬,行有枝叶,道无缁磷。践君子之中庸,究贤人之义理,情惟乐善,志不近名”

    伏在地上的王晞是真的觉得自己该多读书了,这他娘的听不懂啊!

    啰啰嗦嗦一大堆,终于到了实质性的部分:

    “白鹿者,古之祥瑞,风餐饮露,仙家隐士,相伴而舞王晞者,可封白鹿候,以嘉其功,宜令有司,备礼册命,主者施行。”

    终于宣读完,高辅诚笑眯眯的将诏书放在王晞手里:“恭喜白鹿候了!”

    房玄龄命身边的礼官记录下时辰,面色复杂的看了王晞一眼,便拱手告辞。

    张老头老于世故,将前几日卖茶的铜钱拿出上百钱来硬要塞给高辅诚,满满的一大捧铜钱,直看的王晞尴尬不已,李二身边的大太监,要是能看上这几个钱就怪了

    高辅诚却神色如常的取了一枚铜钱道:“奴家吃穿用度皆在宫内,金银取之无用,即是侯爷美意,奴便取一枚罢,好让奴家也沾沾侯爷的喜气!”

    要不怎么说见过世面的人会说话呢!

    高辅诚又道:“陛下还让奴对侯爷带句话,昔日侯爷面君之时所言的应对田亩兼并之法,何时呈上?少年封侯,我大唐首例,侯爷若不能做出些大功绩,只怕朝臣会对陛下的识人之明失望了。”

    王晞收起笑容,李二的意思很明白,朕顶着满朝文武的压力把侯爵给了你,你赶紧做点什么给朕去打那些大臣的脸,否则朕就只能打你了!

    刚送走高辅诚,老程带着牛进达便走了进来,王晞跟两位伯父见了礼,拿着诏书道:“两位伯父,有点不对啊,县候不是有千户的封邑吗?为什么诏书中未写?封地也没有,是还有什么程序要补充吗?”

    老程没好气的呸了一声:“老子的宿国公也才七百户的封邑,你牛伯伯的琅琊郡公才刚三百户,你一个小小的县候想要一千户?”

    王晞有些弱弱道:“那小子这白鹿候该有多少户?去找谁领取?”

    老程哈哈一笑:“一户没有!”

    “这是为何?”王晞有些激动。

    老牛解释道:“有个爵位就不错了,连续两日朝堂大争,今日早朝,宋国公为了阻止这道诏书都要碰死在殿上了,这是拐着弯在骂陛下昏聩啊,陛下大怒,若不是群臣求情,萧禹恐怕就要横死殿上了,齐国公长孙无忌建言修改诏书,去掉封邑、赏赐,只给爵位、品级,最后吏部温彦博还是不同意,又把品级俸禄也去掉,门下省这才勉强通过”

    老程补充道:“换句话说,你这白鹿候,成了虚爵!”

    不给封邑、赏赐,连俸禄都没有!更不要说这从三品开国县侯所对应的官职了。虚爵?!

    白鹿者,古之祥瑞这他娘的当自己是吉祥物吗?还指望着白捡个侯爵能轻松过上好日子呢

    老程拍了拍王晞的肩膀:“虚爵也是我大唐的爵位,准备封侯宴吧。你这府中太过小气了些,实在不成,就在东市找些酒楼作数罢。”

    历来勋贵封爵,都会摆宴遍邀勋贵大员,一来联络下感情,二来也是向整个勋贵圈子宣告新人的加入。

    “封侯一事,朝野非议者众,这封侯宴只怕会冷场啊”老牛有些忧虑的道。

    老程却怒哼一声:“某老程家的子侄,还不用看谁的脸色!小子,这封侯宴必须要摆,若是连设宴的胆量都没有,不但为你封侯的陛下会失望,朝野内外也会更加看你不起!”

    陆夫子一生著述繁多,主要是对诸经学典籍的注释,包括《周易》一卷,《古文尚书》二卷,《毛诗》三卷,《周礼》二卷,《仪礼》一卷,《礼记》四卷,《春秋左氏传》六卷,《公羊传》一卷,《谷梁传》一卷,《孝经》一卷,《论语》一卷,《老子》一卷,《庄子》三卷,《尔雅》二卷。

    随着年岁渐老,老夫子的身体大不如前,加上眼神不好,著述的事情才停了下来。

    朝堂上吵的很凶,侍中高士廉、谏议大夫王圭声色俱厉,吏部侍郎温彦博陈述厉害,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等李二的心腹之臣也都表示反对,已经被罢相,尚且赋闲在家的宋国公萧禹白身上殿,据说在朝堂上声泪俱下,好像一旦王晞封了侯爵,大唐就会立刻原地爆炸一般

    也不知道是谁鼓动的国子监一些儒生,竟然跑到王晞的府门前大骂王晞乃是幸进之徒,各种引经据典,冷嘲暗讽,直气的许嗣道就要抽刀砍人,被张石等人拦住。

    几个胆大的儒生高喊着要王晞出来对质,说着还要往府门内走,还没走进,几支弩箭钉在脚下几寸远的地方,立时就被吓了回去。

    开玩笑,老子惹不起众怒,但也不是哪个都能踩的,要是随便哪个臭虫敢入老子府上叫嚣,老子费劲力气把脑袋磕破了跟李二换来的弩、弓干什么使的!

    “府外的我们管不到,石头哥一会儿去万年县府报备一下,万年县令昔日在朝堂上曾有相扶之仪,某给他个面子,知会一声,这些儒生若是敢擅入某府中半步,必死弩、弓之下!”王晞临走前交待道。

    王晞翻阅着陆德明的著作,读书是眼下王晞急需要做的事情,不管他云梦山的谎言多么的浮夸,要想让谎言尽量维持下去,王晞只能不断充实自己。

    小巧儿捧着一块糕点吃的满脸都是食物残渣,陆夫子年仅十四岁的小孙女乖巧的在一旁奉茶。

    陆德明饮了一口清茶:“这滋味确实玄妙,颇有儒家苦尽甘来之意境,听说流入市井的几包茶,已经被邀到了五百贯的天价,还依然有价无市,老夫这等人,还是沾了小友的光才有幸尝此佳饮。”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追寻失落的心不离婚了,来吃鸡[电竞]虐渣快穿直播间逆剑武神向往的生活之传奇归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