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一文钱的府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于是隋文帝命将诸勋贵尤其是皇亲国戚的府邸全都封在城南,到杨广登基时,城南的坊市已经是长安贵人的聚集地,来护儿就是在那时候被封在大业坊的,来家将祠堂等都设在大业坊作为祖宅使用。

    李唐立国后,反其道而行之,昔日前隋的贵族大多离散,靠近城北皇城的坊市成了李唐新贵的居住地,而城南反而成了贩夫走卒等平民聚集之地。

    考虑到来家需要低调行事,来渊将来家在城北的族人全都迁到城南,所以安邑坊的宅子便空了下来,只是隔三差五派几个家奴来洒扫一番。

    来家在整个长安城,共有大小府邸十二座,安邑坊这边不过是其中一座。

    长安城乃是前隋的西京大兴城,当初隋文帝篡周立隋,命宇文恺于龙首原上建大兴城,城池建立之初,人烟稀少,尤其是城南的坊市荒无人烟,竟是为飞禽走兽所占。

    来护儿一生十二子,江都兵变,家小与诸子皆被宇文化及所杀,只有当时年幼的来恒、来济由于当时在长安老宅,不在江都而幸免于难。

    现如今来家的主事乃是当时来护儿的第一家臣来渊,这个名字王晞曾经听义父提起过,来家的家臣中义父王起乃是来护儿的亲卫首领,随来护儿征战疆场,来渊则是整个来家的大管事,负责来家的一切生意、府宅等大小事情。

    王晞带着张老头和张寿来到大业坊的来家老宅,恭敬的递了拜帖,不多久,一个面相较好的小童便出来引着王晞几人入府中,王晞打量着来府的布局,回廊雅致,小桥流水,来家即便衰败了也有如此模样,可想而知这个家族昔日是何等的辉煌。

    小童将王晞等人引到一处客厅便离去,王晞正在打量客厅的陈设,一位七八岁模样的儒袍少年身后跟着一位锦衣老者便走了进来。

    与王起不同的是,来渊是来家的家生子,世代在来府为奴,被来护儿赐了来姓。

    江都兵变后,来家家小罹难,整个来家都被重创,亲朋故旧要么奔走离散,要么落井下石,好在有个来渊兢兢业业,替来家抚养两个幼子成人,还保下了来家在长安的大部分产业。

    来护儿半生戎马,他存活下来的两个幼子却都去做了学问,年长的来恒,因在国子监的出色表现,被检拔为翰林编修,虽然还不入品级,却已然算是入了朝。年幼的来济不过八岁,如今还在府中就学,却已是远近闻名的小神童了。

    安邑坊十四曲,王晞所在的这一曲总共就三座宅邸。其中王晞的小院子居中,东面是一座更加破败小巧的院子,两座小院子也就占了这一曲的五分之一,西面这座大院足足有王晞院子的八倍大小。

    自王晞入住安邑坊以来,左右一直无人居住,只有西面的这座大院子隔三差五会有家丁打扮来洒扫一番。眼下有钱了,王晞便把主意打到这座府邸上。

    张老头带着张石、张寿等人去寻坊官去打听了那座府宅的主人,张老头回来时却一脸的怅然若失······

    少年童声稚嫩清脆,语气却颇显老成:“来家十二,不才来济,见过白鹿侯。”

    王晞躬身还礼,毕竟是义父当年的主人家。

    来济一摆手:“君侯请坐,来人,奉茶!”

    王晞与来济分案对向而坐,锦衣老者跪坐在来济身后。

    小厮奉上茶汤,当然不是王晞的云梦清茶,而是贵族惯例的葱姜茶汤。

    来济拱手道:“不才一直于城南陋巷闭门读书,听闻君侯昨日封爵盛事,还未及前往恭贺,不想竟有幸得君侯亲自登门,不才倍感荣幸。”

    王晞对来济少年老成的样子有些反感,便直接看下来济身后的锦衣老者:“昔日来家遭逢大难,子嗣凋零,只余两位幼子幸存,听闻如今来恒已入翰林编修,今日再见来济一番礼数做派,可知来渊公八年来付出何等心血。”

    来渊面色一变,急忙伏地叩首道:“来渊一介家奴,何敢当君侯如此称赞。”

    王晞叹口气:“当得的,你可知某是何人?”

    来渊惊诧的看着王晞,不知道这位新晋侯爷是什么意思,来济对自己被忽视有些不满:“不才虽然偏居陋巷,但白鹿侯名满长安,来济也有耳闻,君侯乃是先秦纵横大圣鬼谷子的后人,不知君侯此来弊府,到底所谓何事?”

    张老头终于再也忍不住,对着来渊颤声道:“大管事,你不认得我了吗?”

    来渊浑浊的老眼疑惑的看向张老头,良久才激动道:“汝是······张正骨····汝还活着···”

    张老头激动的走向来渊,大哭道:“是我啊,大管事,小老儿苟活了下来·······”

    来渊也眼含热泪:“好,好,活下来就好,八年了啊,当初汝随侍国公于江都老宅,某还以为你们全都·········活下来好啊······”

    王晞起身向来渊躬身一礼:“后辈王晞,见过来公。”

    来渊急忙推开张老头,叩首道:“来渊不过一家奴,何敢当君侯如此大礼!”

    王晞扶起他:“来公自然当得,来公既然知我之名,当听过我义父是谁。”

    来渊激动道:“什么········你·····你义父真的是王起吗?当初听到君侯义父被封为永安县男之时,还以为重名巧合,原来君侯义父真的是昔日国公亲卫王起啊······”

    王晞扶着来渊坐下,张老头啜泣着将当年他与王起逃亡最后隐居在张家庄子的事情详细的说与他听。

    来渊愤怒的面色发红:“清河崔家!断不能与其干休!”

    几人又叙了会旧,知道了张老头等人的近况后来渊也是一阵唏嘘,待听到王晞来买安邑坊的宅子时,来渊考虑良久,才道:“来家不吝一座宅子,又与君侯有这等渊源,即便送与君侯也都无妨,左右不过一座宅子而已,可是某听闻君侯当前处境极为不妙,来家子嗣艰难,为了保全国公香火,某不惜让两位小主人弃武从文,如今来家只想安静的开枝散叶,不想再沾惹任何是非,请君侯恕罪!”

    王晞叹口气,扶起伏在地上的来渊:“八年含辛茹苦抚养两位小主人,还守住了这份家业,即便是我义父再生,也当会拜谢来公这份苦心,某自不会令来公为难,此事就此揭过,日后来家若有用到某处,自可来寻某,此乃昔日义父所托,王晞自当竭力而为。”

    来渊来着小主人来济向王晞行了一礼,又道:“君侯且慢,来家再也经不起大事,可是府宅买卖却也不是什么大事,某听闻君侯与宿国公府上亲善,不如某将安邑坊的府宅以一文钱售与宿国公府上,想来宿国公为了恭贺君侯封爵,送一座宅子与君侯,也算是一场长辈关照晚辈的佳话。”

    王晞动容:“来家守业不易,某有何颜面敢轻取贵府上宅邸!”

    来渊摆手笑道:“君侯严重了,来家人丁不旺,空余许多宅邸也是闲置无用,君侯封爵盛事,来家以一座府宅相贺,也算是与君侯结个善缘。”

    王晞看着来济,对来渊郑重道:“如此,某便厚颜接下,某可给你一个承诺,只要某一日不死,便不会令来家衰落下去。”

    如此重诺,来渊拉着来济对王晞叩首行了一个大礼。

    王晞生受了这一礼,这是昔日义父对自己的托付,今日自己亲口向来济许诺,也算是对义父有些交待。

    虽然知道日后来恒来济都会拜相封侯,但是自己已经决定试着去帮李承乾一把,王晞坚信自己可以改变历史,毕竟李渊提前迁居大安宫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谁又会知道呢?

    “张叔,怎么了,宅邸主人不太好相与吗?”王晞好奇的问。

    张老头好像失了魂一样,张寿忍不住的道:“晞哥儿,西边大宅子的主人昔日阿爹的主人家,荣国公来护儿!”

    老程的话帮王晞下定了决心,但是王晞的小宅子实在拿不出手,去东市找家酒楼,又实在显着寒酸,明日云梦茶庄就要再次开售二十包茶了,王晞自程夫子处听说自己的云梦茶在黑市被炒到了五百贯,眼下穷急了眼的王晞便直接将云梦茶每包定价五百贯!

    张老头不断的念叨着疯了疯了,谁家会花五百贯买口喝的,当年荣国公最风光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豪奢~~

    然而张老头还是低估了大唐勋贵们的实力,云梦茶庄只有摆设意义的破门打开的瞬间,前来抢购的豪客家丁推开来维持秩序的万年县吏便蜂拥而入··········

    去掉三十税一的商税,九千七百贯铜钱堆在王晞的小院子里,有钱了!

    张家庄子的乡亲们近乎痴傻的看着小山一样的铜钱,王晞却皱着眉头看向了自家西面的那座府邸。

    “什么?”王晞心下不由大奇,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王晞托人打听了现如今来护儿后代的情况,如今的来家主要在城南大业坊的来家老宅,东市的包打听非常专业,向王晞一五一十的介绍了来家如今的现状。

    前隋大业十四年,宇文化及江都兵变,诛杀杨广,来护儿宁死不降,亦被杀。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天帝传人混沌仙尊超神学院之福禄小金刚!她有两副面孔我和系统们的攻略大作战网游之暗夜之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