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腊月十六 封侯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晞道:“温侍郎严重了,王晞寸功未立,陡然封爵,侍郎身为吏部主官,为国建言,乃是应有之义,王晞不敢有怨言。”

    温彦博摇摇头:“老夫前隋时曾随燕郡王驻守幽州,眼见我中原大好河山饱受胡虏蹂躏,深恨不已。今年三月,老夫随张公瑾兵败太谷,身陷胡营,眼见我百姓手足被胡儿叱作牛马,妇女婴孩淫、虐餐食,恨不能以身代之,此是我等朝臣无能啊!百姓供养我等,我等却不能佑护百姓,枉食民脂!”

    “今上自登基,渭水之变,今上放弃突厥数千牛马供奉,换回老夫一介腐儒,老夫当奋此残躯,屈工尽瘁以助今上驱除胡儿,以血渭水之耻!”

    温彦博花白的胡子在寒风里微微颤抖:“白鹿候可有怪老夫数日前在朝堂上力阻封侯一事?”

    王晞一怔,这是来道歉?

    王晞眉头一皱,还是伸手道:“请!”

    温彦博入府,程府派来负责唱名的管事大声道:“吏部侍郎温彦博大人到!”

    温彦博双目赤红,五十余岁的身子须发皆白,在寒风里显得有些单薄与孤凉。

    温彦博继续道:“今上厉兵秣马,内修仁政,外御强军,开明纳谏,大唐兴盛有望,可是唯有在君候你封侯一事上,陛下却如此任性而为!老夫经历过前隋的暴君昏政,深知君王若是枉顾功勋,封赏由心的可怕,老夫是真的担心陛下会重蹈杨广的覆辙啊。”

    无论如何,有这一声吆喝,身为吏部主官,在这种情况下亲自到场,便是给足了王晞面子。

    新府邸的小湖边,僻静异常,因为是活水,湖面尚未结冰,只是树木枯萎,游鱼不显,显得格外萧瑟。

    王晞与温彦博并立在湖边的小亭子里:“温侍郎,此处别无他人,侍郎不妨畅所欲言!”

    崔氏也喜笑颜开:“这也是个正经事,晞儿过了年便十五岁了,你这做姨娘的该帮着打听打听谁家有合适的小娘了。”

    强烈反对抗拒了两位长辈要给自己擦粉的举动,王晞逃也似的跑出后宅大唐眼下流行,白里透红的小脸,不论男女,都擦着厚厚的粉,王晞一个直男癌实在无法忍受。

    老程下了朝,便带着牛进达、尉迟敬德两人直接来了王晞府上,程夫人、牛夫人以及尉迟恭的两位夫人早已去了后宅与崔氏共同张罗府上的安排。

    王晞有些懵懂,这不至于吧

    “君候或许会觉得老夫小题大做,当日封德彝进谏请削诸宗室封爵后,陛下曾言日后非大功无以封爵,这是再给军伍的贤臣良将以明示,日后,北征突厥必定以封爵酬之!可是君候的出现,让这一善政胎死腹中,老夫不明白,一向开明的陛下,缘何如此固执!”

    “昔日明德殿上,君候初次面君,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豪言壮志音犹在耳,老夫不知君候鬼谷门中到底有何旁门左道,若君候还是我华夏苗裔,请体谅我大唐此刻之艰辛,百姓之不易,莫再做妖言媚君之举啊!”说罢,温彦博向着王晞一躬到底。

    王晞百口莫辩,这位温侍郎也是性情中人,把自己当成了妖言媚宠的幸臣了,唉,这可怎么是好。

    王晞扶起温彦博,无奈道:“如此,某便将事情原委,如实道与温侍郎,只是请温侍郎体谅皇家威仪,王晞如履薄冰之心,入得耳中,不得与外人相道。”

    当下王晞便将昔日被李渊召入宫中,为求生路,不得已慷慨陈言,最后李渊报复性的封自己为白鹿候一事娓娓道来。

    温彦博听的咋舌不已:“原来如此,太上皇的封旨,陛下不管是封驳还是遵旨都有失妥当,索性隐去不提,以自己的名义让诏书任由朝臣封驳”

    温彦博豁然开朗:“原来如此,陛下用心良苦,并没有利令智昏!是吾等短视了”

    温彦博喜笑颜开的又向王晞行了一礼:“是吾等错怪君候了,此事确实不宜宣扬,只是委屈君候了”

    王晞摆摆手:“温侍郎为国之心,王晞铭感五内,也请侍郎监督,某必将尽我所能,以身报陛下,白鹿候之爵,必不会以幸臣之名传扬天下!”

    温彦博志得意满的告辞离去,这一会儿的功夫,门房已经收了不少的礼数,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李靖、李绩等都派了子侄前来,程处默带着许嗣道一同陪着吃酒去了,一些收到帖子的官员例如万年县令等都是以职务在身为由送了礼物便离去了。

    翼国公府派了秦怀玉来,不在长安的河间郡王李孝恭府上派了嫡子李崇义前来,长子还年幼的任城王李道宗派了管事送来贺礼。

    薛万彻兄弟、柴绍、侯君集等府上都有管事送来贺礼,武臣一系,同气连枝,尤其可见。

    眼见日头已经过了正午,想来今日的宾客也就如此了,不想却又来了俩人。

    白鹿候府车水马龙,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停下,一位绯红袍子五品官服的中年官员和家仆一同扶着一位须发皆白的儒衫老者下了马车。

    唱名的程府管事一愣,并不识得为首的老者,家仆递过一张名帖,管事才高声道:“清河崔氏崔公望到~”

    王晞脸色微变,但来者是客,还是施礼道:“崔氏家主驾临,蓬荜生辉,请!”

    崔公望由侄子扶着走上前,正要说话,又有一辆马车驶近,两位家仆搀扶一位白发儒袍高冠的老者下车,崔公望自看到那辆马车的标志后面色便不好看,那老者下车便向崔公望哈哈一笑,施礼道:“还真是无巧不有,几年未见,未曾想竟是在此得遇崔兄~”

    崔公望语气有些生冷:“是啊,老夫也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来此凑这个热闹。”

    那老者的家仆递上名帖,管事高声念道:“太原王氏,王翰到~”

    管事的声音都有些抖了,这是怎么回事,名帖上没有官职,只有名字,却一副大有来头的样子。

    王晞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早有家仆将情形报给府内程咬金等人,程咬金与牛进达等人互视一眼,于是,府内无论国公勋贵全都至府门迎接。

    即便老程等人贵为国公,在清河崔氏、太原王氏两位家主面前,也都是执晚辈礼,众人迎了两位家主入府就席。

    老程以王晞长辈的身份坐了主位,众人依名望辈分、官职等,在大厅分席而坐,程府的家丁仆妇依次送上美味佳肴。

    饭食其实也就寻常,冬日里不见绿菜,满座都是勋贵望族,王晞拿手的烧猪肉也上不了正席,好在羊肉这一食材,在目前烹饪手艺缺乏的大唐可改空间非常大,王晞亲授,厨娘兰姑亲手施为的爆炒羊肉大受青睐。

    如果说五姓七望两位家主到来,让王晞的封侯宴有了些贵族的腐臭气,那么李纲老先生的到来,便是给王晞莫大的声望。

    李纲先生在儒林的声望无人能及,三朝太子少保,李渊登基时的封赏诏书,都不敢直书其名讳,王晞本来不敢奢望这样的人物会垂青自己,所以连请帖都没送,却没想到老人家不请自来。

    李纲笑呵呵的由一位老仆驾着牛车慢悠悠的行至府门前,门房管事大抵是今日见惯了稀奇人物,正等着家仆送上名帖呢,谁知道老仆竟然扶着李纲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几家的管事送来了大量的肉食酒水等王晞府上急缺的物事,老程让程处默陪着王晞在府门迎客,便拉着老牛和尉迟恭去了府中吃酒!

    除了牛进达的儿子牛金虎有腿疾在府中休养,尉迟恭之子在军中当职之外,这三家可谓倾巢而出,给足了王晞面子。

    王晞起的很早,程夫人派来的家仆丫鬟有条不紊的准备着宴会的事情。

    崔氏和程夫人躲在后宅精心打扮着王晞,这身绯红的官服是封侯之后老程带着王晞亲自去吏部要来的,本来封侯诏书下来后,吏部就应该将官袍绶带等送到王晞府上,可是等了两日都无音讯,眼看还有一日便是封侯宴,请帖都发出去了,老程拉着王晞便去了吏部。

    吏部的郎官为难的表示,从三品的爵位、从九品还是个特进的实职,是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式的官服,老程便将李二的金黄色封侯诏书扔到郎官的脸上,问他诏书是不是假的,白鹿候是不是假的?!

    直唬的那郎官都快要跪下了,还是吏部侍郎温彦博出面,给王晞定了大红的官袍,按例三品上配金鱼袋,五品上配银鱼袋,王晞毕竟没有实际的官职,就只有象征三品以下四品以上的绯红官袍了。

    穿戴整齐,程夫人看的妙目直闪:“好一副人样子!这要是见了世面,还不让各大国公府的千金着了迷。”

    令王晞最想不到的是,除了老程等三位知己的长辈,第一位上门的贵客竟然是吏部侍郎温彦博!

    王晞面色复杂的拱手施礼:“温侍郎亲来,王晞倍感荣幸!请!”

    温彦博还礼:“白鹿候的大日子,老夫身为吏部主官,朝务在身,不便久留,此来,一为恭祝侯爷封爵盛事,二来,却想与侯爷聊几句肺腑之言,不知道侯爷可否方便?”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十老抬棺女配不接受洗白[穿书]怀了头龙崽子怎么办遗画师谱凡者综漫之从斩妹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