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鬼谷教现 天子暴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晞一笑:“你当然不能走,稍后一些官面上的事情,某还需要你的建议,只是处亮年幼,过些时辰,待天光大亮,坊市人流多些,便让家将先送回府上。”

    万年县尉匆匆而来,一众捕快也都衣衫不整,仔细看过了胡友亮的尸体后,万年县尉颤抖的声音道:“没错,是胡友亮!”

    王晞一把拉过万年县尉,低声问道:“某问你,当日你在我府门前带走胡友亮后,可是交给了外候官?!”

    李崇义想来一下,才道:“如此,某便先走了,有用得着的地方可遣人往府上知会一声,某可不是那些没义气的。”

    送走李崇义,王晞又看看程处默,程处默急忙道:“晞哥儿,我就不必了吧,咱两家的关系,想不掺和也不成啊。”

    长孙冲等人还要细问,王晞摆手道:“某府上出了些杂事,就不留诸位了,请诸位兄台见谅,改日王晞当亲自登门谢罪!”

    长孙冲拉了杜荷、房遗爱一把,拱手道:“如此,就不叨扰了,王兄,咱们改日再聚!”

    万年县尉惊惧的浑身直抖:‘回回禀君候,是的,还未至府衙,便有人持外候官的印信带走了胡友亮,县衙也就没在过问’

    王晞看着被钉在大门上的胡友亮,此时其一身苍白,冬日里显得极其阴森,想来已是死去多时了,王晞还依稀记得当日,在小院门前,胡友亮曾满脸泪水的对自己道:“某等不过是讨口饭吃,给条活路都不行吗?!”

    目送长孙冲等人远去,李崇义狠狠的啜了一口:“几个时辰前,还称兄道弟,一有事情,跑的比兔子还快!”

    王晞拍拍他的肩膀:“崇义兄,你也回去吧。”

    李崇义刚要发怒,王晞摆摆手道:“崇义兄的好意,王晞铭感五内,只是此事恐怕与外候官有关,伯父眼下不在长安,处境微妙,河间郡王府就不要参与进来了。”

    “哈哈哈哈”除了许嗣道一直杵在胡姬的怀里呼呼大睡,胡闹一个晚上的众衙内在王晞醒来后又迎来一个小高潮~~~

    王晞捂着脸把头杵在地上,这可怎么见人啊~~~~~

    正笑闹间,就听得门外哨声大作,住在前院的张林、张虎等人慌乱起身的声音,哨声是之前在小院子时候,为了防备府内安全王晞与张石等人呢约定的示警信号,此时哨声大作,想来是出了什么事情。

    是谁?!什么人能逼得一个纵横十四坊的大盗走投无路?又是为什么坐下这一切?!

    王晞没时间想太多,对万年县尉道:“此事就交给万年县处置,县府但有所问所求,白鹿候府必定全力配合,也请万年县府给某一个交代。”

    不理苦着一张脸的万年县尉,王晞领张石和许嗣道等人快步巡视了一遍府中各处,府邸大了也有坏处,仅凭张石等人根本照看不住!

    府上还有不少胡姬舞女,以及程府借调的家仆侍女,王晞让程处默一并带回,人多眼杂,反而不是好事,程处默答应一声,便带着弟弟离去。

    王晞让张老头抱着小寿儿等一同聚在后院,义母一脸担忧的看着王晞,小巧儿还在酣睡,王晞只得好言安慰义母。

    正说话间,张林匆匆来报:“家主,万年县令求见!”

    王晞对许嗣道道:“二郎,你武艺高强,家里便仰仗你了!”

    许嗣道也知事态严峻,肃然道:“你我兄弟说这些作甚,些许装神弄鬼之徒,兵来将挡便是了!”

    太极宫

    太极殿

    “嘭!”欧阳胤被一脚踹飞,李二衣袍凌乱,待欧阳胤浑身血迹的重又跪好后,李二恨声道:“欧阳胤,你来告诉朕,这里,还是不是朕的皇宫!这座宫里还是不是朕说了算?!”

    欧阳胤叩头不言,李二又道:“朕不过入主太极殿数日而已,便有逆贼在这宫中来去自如?若是过些时日,是不是该取朕的项上人头了?!”

    李二恨及,夺过一旁侍卫的仪刀,连着刀鞘便对欧阳胤一阵猛抽,良久才气喘吁吁道:“将事情,给朕详细道来!”

    欧阳胤抬起头:“回禀陛下,昨夜寅时左右,有贼人趁夜潜入掖庭宫原外候官治所,臣率外候官以及宫廷侍卫奋力抵抗,力不能战!贼人入外候官牢狱,将在押人犯屠戮一空,从容退去,臣失职,臣死罪!”

    李二怒声道:“欧阳胤,你来告诉朕,这外候官掌印之位,你还能不能做的下来!”

    欧阳胤叩首道:“臣死罪,臣才疏学浅,昔日在外候官不过是百户身份,幸得陛下垂帘,执掌外候官,初掌大任,诸事皆生疏难懂,以至于办事不利,不敢请陛下赎罪,但是昨夜潜入之贼人,不过数人,竟能在臣以及翎卫的夹攻之下从容退去,分明是绝顶高手所为,内外候官的高手供奉俱在内候官麾下,陛下登基以后,内候官交由高公公统领,高手具备抽调布放东宫明德殿左右,臣手下都是些密探谍报,应对此等高手凶顽之徒实在无力回天,请陛下治罪!”

    李二凌厉的看向高辅诚,高辅诚吓得浑身直抖,忙跪地叩首道:“奴婢死罪!”

    李二恨恨的踢了他一脚,剧烈的喘息了几口道:“朕还道一向作为天子爪牙的内外候官为何落得如此不堪,原来根由竟在你的身上!”

    高辅诚大哭道:“奴婢死罪!”

    李二平缓了下情绪,叹口气道:“你曾是唐国公府的家奴,与朕一起长大,是朕身边最为信任的人之一,朕获封秦王,为了不使朕的身边被安插进不信任的内侍太监,你毅然自残身躯,做了朕身边的内侍总管,朕将你椅为心腹,总想找些机会补偿你。待朕登基,便将内候官交给你,一来是朕信任你,二来也想让你有些权柄,朕从不会怀疑你的忠心,可如今看来,这内候官只有忠心是不够的!还要有才能!若是继续由你执掌内候官,误了大事不说,还会害了你,交出内候官印信吧,朕许你一世荣华便是了!”

    高辅诚大哭道:“奴婢辜负陛下期望,奴婢死罪啊!”

    李二没好气的骂道:“滚起来!给朕传旨!命长孙无忌率左骁卫接管四门,程知节率左武卫进城平叛!另,翎卫三品以上武官,革职待参!朕要让那些乱臣贼子知道,非但这皇宫,这长安城,都还是朕的国土!朕也要让那些尸位素餐的碌碌勋臣明白,在朕的手下,绝不养蛀虫!”

    高辅诚急忙起身,去招呼门下翰林待招去起草诏书。

    一位武官走进,在欧阳胤耳边低语几句,欧阳胤脸色大变,向李二禀报道:“启禀陛下,今日凌晨,本应被关押在外候官的大盗胡友亮,被钉在了白鹿候府的大门上!”

    李二豁然转身:“此事,与王晞有关?”

    欧阳胤道:“臣不敢断言,但是据白鹿候交代,随尸体附带有信写道:鬼谷教主,恭祝师弟封侯!”、

    李二脸色阴沉无比:“鬼谷教?这个鬼谷教是王晞的出处吗?”

    欧阳胤回到:“臣不能断言,只隐约查到,鬼谷教乃是自前隋便于江湖兴起,隋末大乱,曾相助窦建德争夺天下,窦建德兵败被杀后,鬼谷教便消失匿迹,外候官曾经与其交手,并在其门徒手中夺下一枚玉佩,昔日在宿国公府上,臣曾拿此玉佩试探过白鹿候,但是并未发现端倪。臣只是直觉,鬼谷教,与白鹿候出身之鬼谷学派,并非同一所指。”说罢取出那方玉佩,呈给李二。

    李二取过玉佩,只见样式古朴,上面不知以何等颜料刻画这鬼谷俩个字的小篆!

    “哼!”李二不屑道:“若真是与王晞同出一门,眼下王晞新晋封侯,虽然不过虚爵,但也算风头正劲,如此作为,岂不是毁了王晞”

    看看欧阳胤,又看看高辅诚,李二叹口气:“堂堂的内外候官,昔日何等威势,不想竟被一二贼子所败!也罢,且随朕来,朕去为你等请一位师父吧!”

    众勋贵子弟疑惑的看向王晞,许嗣道也揉着脑袋醒了过来,正疑惑间,张石腰跨横刀,手持强弩快步走了进来:“家主,出事了!”

    胡友亮的尸体就挂在白鹿候府的大门上,一把横刀将其生生的钉在上面,许嗣道小心的取下横刀上插着的一封信,仔细嗅了嗅,确认无毒后,才交给王晞。

    王晞醒来的时候,天色刚刚开始放亮,大厅内的火盘呼呼的冒着火苗,王晞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望向主位方向,老程他们早已离去,想来长安宵禁对于几位公爷来说,还不算什么阻碍。

    “额~啊!”王晞一回头便看到李崇义、长孙冲等人一脸奸笑的望着自己,房遗爱嘻嘻道:“长安酒霸王醒了?”

    众人轰然大笑,李崇义却一脸严肃的道:“待某放倒了这房遗爱,汝等有一个算一个,某允许汝等车轮战!看看谁才是这长安酒霸王!”

    王晞还道他来救场的,没想到这混蛋学者自己昨晚的模样有样学样,直逗得众人捧腹大笑,程处亮笑的躺在地上直打滚。

    房遗爱也学者王晞的样子道:“莫害怕,某不是说汝不行,某是说在座的诸位,都不行!”

    王晞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鬼谷教主,恭祝师弟封侯!

    王晞瞳孔微缩,欧阳胤?!提起这种事,王晞首先想到的是欧阳胤,但是很快便否定了,欧阳胤若是要对付自己,应该犯不上用如此下作的手段,鬼谷教主?师弟?

    王晞猛然对张石道:“去万年县府报官,请万年县尉务必亲来一趟,告诉他,纵横城南十四坊的胡友亮现在就挂在某的府门上,他回来的。”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幸运王虐仙途渣掉男神后我怀孕了[娱乐圈]诗家夫子王昌龄屠户家的美娇娘僵尸清除计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