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迷局隐现 白衣罗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晞好歹是见识过2018年各种泳装模特的,定力还算稍好,张石等人却是看的有些失了神,许嗣道更是痴痴的看着来人呢喃道:“仙仙女”

    “放箭!”王晞怒喝道,不请自来,王晞可不会觉得这女魔头打扮的可人是来给他跳舞助兴的。也不知道对方这身烧包的打扮是怎么在宵禁的长安城来去自如的!

    张石等人回过身来,对方已经走到近前不过五丈距离,弩箭杂乱的射出,那女子将月牙戟抡成车轮状,轻松隔开弩箭,张林、张虎急忙抽出横刀迎了上去。

    “且慢!”一声清喝,侯府原本紧闭的大门轰然大开,一位白衣白甲的英武女子走了进来。

    只见其拖着一杆亮银色的月牙戟,剑眉英目,简单束起的长发与白色的披风随风飞舞,眉心一道朱红的火焰印记,像极了电影里的邪教女魔头,不过还真他么的漂亮!

    杀人!胡友亮、崔介文!你们杀了人往我府上送什么?!知不知道,明日大朝参!崔介文之父就会联合国子监逼迫朝堂将我下狱!

    这他娘的为了什么?!我王晞何曾得罪过你们?!”

    女子的月牙戟迅速的拨打几下,张林、张虎一声惨叫,胸口、腹部便被划出几道伤口。

    许嗣道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喝道:“某来也!”说罢舞者一杆长朔便冲了过去。

    老者呵呵一笑:“圣子莫慌,不过是李唐一介虚爵而已,不做也罢,圣教之主,可比这侯爷来的逍遥快活多了!”

    王晞气极,怒喝道:“张林,发信号!”

    把你交给外候官,李二会给自己机会解释的!王晞这样想。

    幽灵老头见状急忙大喝道:“属下学艺不精,为圣子所擒,甘拜下风,但是同为圣教中人,圣子若是引了官军来,属下丢了性命打紧,连累了圣子就不好了!”

    张林闻言,急忙收住了弩弓,众人也都一脸疑惑的望向王晞,尤其是张老头的心里直打鼓:家主的来历他最清楚了,当初王起将王晞捡回来的时候,还请他去给看过伤势,可是那样一个少年,怎会无缘无故被丢到泾河边上,搞不好,这位小家主,与这些自称鬼谷教的强人真的是一伙的也说不定

    王晞一把揪住那老者的衣领,恶狠狠的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圣子?你们做下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二人朔来戟往,在院中打的乒乓作响,不过数十回合,女子月牙戟一侧的锋刃划过许嗣道的手背,许嗣道痛叫一声长朔脱手而出,女子回身一记窝心脚便将其踹的飞起。

    张石等人急忙抢过许嗣道,张寿护在王晞身前,张石一声喊:“家主速走!”说罢举刀便要迎上去。

    “住手!”王晞怒喝道,许嗣道都败了,张石等人若是上去恐怕会送命。

    那女子看着不服气的许嗣道:“原来你也是个用戟的,如是你手持趁手兵刃,我未必能赢你。”

    又看着方才受伤的张林、张虎道:“看在尔等尽心护卫圣子的份上,留了你们一命,日后要勤加修炼,要想随侍圣子左右,这点本事可差远了!”

    王晞深吸一口气道:“你是何人?究竟要怎样?”

    “这位是老教主的千金,我鬼谷教五大护教天王之中的圣天王,辛月娥。”被捆的像个粽子一样,却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老者乐呵呵的道。

    辛月娥白了他一眼,怒哼道:“废物,还要我来救你!”

    老者讪讪一笑,也不在意。

    这他么真的是历史中的大唐吗?!我他么怎么感觉来到了武侠世界?!

    王晞恳切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只是个没有实权的小侯爷,你们在我这里想要得到什么?!”

    辛月娥冷哼道:“我也不知父亲看重了你哪一点,非要你做圣教的下一任教主,不过你也不用急,明日晚间,百家来贺,父亲也会出面,到时你当面相问即可!”

    说罢,看了看被捆住的幽灵老头道:“这位是我圣教的空天王,摘星盗神凌虚度,想来圣子已经认识了,都是圣教中人,圣子还是放过他吧。”

    王晞无奈道:“某不想做什么圣教教主,人你可以带走,但是放过某家可好?”

    王晞取过那把搭了信号火箭的弩弓道:“不要逼我!”

    辛月娥轻笑一声,月光下姣好的容颜空灵中透着一股邪意,彷如谪落凡间的仙子,让王晞看了都有些失神。

    辛月娥道:“圣子三思啊,父亲曾经说过,像圣子这般聪慧之人如果不能变成自己人,最好便是杀掉,我听闻圣子是为仁孝之人,昔日为了抚养自己不过半年的义母不惜割血饲亲,如果圣子做不了我们自己人,那么这白鹿候阖府上下,恐怕就有些可惜了”

    王晞心中恨及,想不到外表美若仙子的辛月娥说起杀人来竟是如此轻描淡写,活脱脱一位红妆罗刹!

    辛月娥一挥手,月牙戟脱手而出,自王晞耳边飞过,射入身后的门框上。

    辛月娥施施然席地而坐:“圣子还是安心的等着父亲前来吧,届时圣教麾下,先秦百家后人也会前来恭贺圣子,再此之前,我与空天王会在此护卫圣子!”

    太极宫

    李二起的很早,或者说基本未睡,外候官已经得到消息,天一亮,长安县令就会抬棺哭殿,连同博陵崔氏、国子监的几位大儒一起逼迫李二问罪王晞。

    大理寺少卿戴胄刚一上任就遇到如此棘手之事,也是叫苦不迭,多方查探,诸般线索却全都指向长安城内的各种城狐社鼠,好在左武卫城内巡防,有充足的人手可以调用。

    四个昼夜,大理寺共逮捕二百余人,同时向刑部、长安、万年两县以及京兆府借调大批官员日夜审讯,终于是有了些眉目。

    “突厥人!”戴胄望着手下官吏整理好的审讯结果,长舒了一口气,虽然只能称得上有些线索,但总算能对朝堂有个交代了,这也是最好的结果,如果是这位白鹿候有问题,那么坚持为王晞封侯的陛下恐怕会威信大失,势必又会引起一场朝局动荡。

    “腊月十六,王晞于宿国公所赠府中举行封侯宴,场面颇为冷淡,只有几位国公亲自到场,太子殿下携国子监大儒陆德明亲往,其余皆是礼品或是子侄前往,但是据臣调查,太原王氏家主与清河崔氏南祖房家主曾亲自到场。

    臣还查到,白鹿候府原是前隋来护儿的府邸,白鹿候亲自去了一趟来家老宅后,来家以一钱的价格将府邸出售与宿国公,宿国公又以长辈身份赠与白鹿候”

    “王晞的义父乃是昔日来护儿的得力护卫,送座府邸而已,掩人耳目是来家想低调行事罢了,这些不必多说,说鬼谷教与王晞的事!”李二不耐烦的打断欧阳胤。

    欧阳胤继续道:“腊月十七,鬼谷教众夜袭宫廷,入掖庭宫将外候官大狱中的人犯屠尽,并将悍匪胡友亮带走,最后将其钉死在白鹿候府的大门上,并留书道:鬼谷教主,恭贺师弟封侯!”

    “腊月十八,国子监儒生崔介文被钉死在白鹿候府的大门上,死前曾遭虐杀,尤其嘴角被人划开,极为凄惨。据臣所查,昔日陛下为王晞封侯,朝野非议,崔介文曾带领国子监的儒生至白鹿候府前辱骂,白鹿候闭而不见,也未曾加罪于他。”

    “腊月十九,白鹿候府上一名家奴被杀,同样死状凄惨,凶手留书于墙壁,言此家奴为奴欺主,死不足惜,白鹿候大怒,决定反击,并邀臣过府,与臣商议应对之法,臣命外候官副都护钱大勇伪装成侯府家将,以便策应,目前还未有密件传回。”

    老头笑眯眯道:“数日前圣子被朝堂封为白鹿候之时,老教主亲自昭告教众,封您为本教的圣子,并亲口许诺百年之后将由您来执掌鬼谷教!这几日属下等人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尽快将圣子迎回本教罢了。”

    王晞有些不明所以:“我被封为白鹿候,与你鬼谷教何干?因何就封我做个什么狗屁的圣子?!”

    所谓的幽灵鬼影其实就是个干瘦的老头子罢了,张林粗暴的摘下他的鬼脸面具,入眼不过是个尖嘴猴腮,瘦的有些皮包骨头的白发老头而已。

    将老头用指头粗细的麻绳用力捆好,王晞仔细研究了下这位幽灵飞起来的奥秘,发现奥妙大概就在其这身衣服上,黑色的夜行衣像极了后世的蝙蝠衣,张开双臂,撑起腋下的地方,就可以让人像个蝙蝠一般在空中滑行。

    老头很瘦小,许嗣道一只手便将其提了起来,身高比十四岁年纪的王晞还要矮半头。

    看看天色,王晞道:“发信号吧!”

    张林取过弩弓,搭了一直火箭,便要望空而射。这是之前与老程约定好的信号,老程的左武卫遍布长安城,出事的安邑坊更是重中之重,只要信号发出,左武卫的官军可顷刻而至。

    老者依旧笑眯眯道:“因为老教主欣赏您!”

    “欣赏?”王晞怒及:“我他么稀罕你的欣赏?!”

    王晞气的不住走动,气冲冲的指着老者道:“知不知道,你们害的我为朝臣所忌,你装作幽灵在我府上装神弄鬼,害的街坊四邻还有国子监的迂腐老头都说我王晞乃是妖人!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重立天庭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综英美)你爸爸算什么娱乐之全能神豪误惹惊世神医:最毒世子妃网游之召唤大骑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