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鬼谷教主 千面郎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辛月娥皱眉问道:“父亲几时收了这么一位傻徒弟?”

    辛文礼呵呵一笑道:“当年我与你伍叔叔为夏王筹措粮草游走四方,经过泾阳时,见到一户大庄之内存粮甚多,恰巧那位庄主也在为家中子侄寻找武师,为父便假冒游侠混了进去,以寻找可趁之机,没想到这小子乃是个习武的天才,其天资甚至比你还要出色,为父不忍这一身戟法断了传承,便留在那里教了他将近半年之久,仅仅半年,其武艺进步不但远超与其共同修习的兄长,还将老夫的游龙戟法尽数学全,老夫也念在师徒一场,放了他庄子一马”

    “原来您当年原本是要去劫庄子的”许嗣道初次听闻当年之事原来如此缘由,颇有些无法接受。

    辛文礼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许嗣道,突然道:“原来是你啊,一别经年,想不到你我师徒竟然会在长安相遇!”

    许嗣道闻言大惊道:“真的真的是你!”

    “什么?”王晞惊诧的看着许嗣道:“你再说什么?”

    许嗣道呐呐道:“他他是当年教我武艺的师父”

    辛文礼呵呵一笑,看到许嗣道手里提着的长朔脸色一沉道:“为何使朔,老夫当年送你的大戟呢?!”

    许嗣道像是条件发射一般解释道:“那等奇门兵刃,太过招摇,不好带进城来”

    王晞有些不敢置信道:“你不是说过教你和你兄长武艺的不过是个跑江湖的游侠吗?”

    许嗣道也是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师父他当年的确说自己是个跑江湖的游侠儿~~”

    场中众人尤其是鬼谷教的一众高手俱都惊疑的望向许嗣道。

    孙思邈还待再言,辛文礼却一摆手对袁天罡道:“小子,一直听说你的望气之术比你师父还要高深,可有看过老夫亲点的圣子?”

    辛月娥道:“看过了,袁道长说圣子有帝王之气呢!”

    “哦?”辛文礼神情振奋:“果真如此!”

    远处夜空划过几道火箭的痕迹,辛文礼呵呵一笑道:“外候官总算没有老夫以为的那般废物,还算是有些手段!”

    辛文礼转身对先前的铁手武士道:“段腾,你护送几位供奉先走,老夫带血衣卫考量下如今这皇家爪牙的斤两!”

    段腾拱手应是,王知远、孙思邈还有刘作匠等人拱手告辞,随着那段腾离去。

    王晞终于忍不住道:“你如此大费周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放肆!”为辛文礼提着大戟的血衣武士怒喝道。

    辛文礼摆摆手道:“为你介绍一下,这位伍云召,乃是我圣教四位护教天王中的血天王!如今空天王与圣天王你都见过了,日后再为你引荐我教的幻天王。只要有他们四人在,可保圣教上下遵从你圣子之令!”

    王晞吸了口气,冷冷道:“我不想做什么圣子,即便你曾是我朋友的师父,可是据我所知,你我素未蒙面,你到底为何会选定我?”

    辛文礼哈哈笑着坐下道:“此事就说来话长了!”

    掖庭宫的一处庭院内,站满了年纪大小不一的太监,有须发花白的小太监,也有样子与八岁的李承乾差不多大小的小太监,庭院颇广,上百名太监却入训练有素的军队般站在那里,虽然不成队列军伍,却都渊渟岳立,寂静无声。

    宇文风在两名中年太监的陪同下缓缓走到一处台阶上,众太监齐声俯首施礼道:“见过老祖宗!”

    宇文风欣慰的打量着他们,朗声道:“猴崽子们,老夫昔日教你们功夫时告诫过你们,无令不得轻易出手,想必在这深宫都有些憋坏了吧,现在老夫给你们一夜的时间,放开手脚,享受杀戮吧!”

    宇文风身旁的中年太监一挥手,上百名太监纷纷转身而去,只是眨眼功夫,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宇文风与剩下的中年太监徐步走出院落,不宽的巷子里,站满了一队队的甲士,看到宇文风出来,为首一位将军急忙走过来行礼道:“千牛卫都尉统领周兴,见过大都护,陛下有令,千牛卫上下皆听大都护调遣!”

    宇文风吸了吸鼻子,又凑在周兴的铠甲上嗅了嗅,道:“你千牛卫的军官都在这了吗?”

    周兴一愣,转身示意道:“千牛卫四位统兵千户俱都在此,请大都护检校!”

    宇文风缓缓走到那四位千户面前,四人皆拱手施礼道:“见过大都护!”

    宇文风绕着他们缓步走了一圈,又拿鼻子使劲嗅了嗅,好像一只在寻找埋藏地下食物的田鼠。

    四人有些不明所以,其中一位千户有些迟疑道:“大都护可是有何不妥?”

    宇文风呵呵一笑,走到其中一位一直保持着低头拱手行礼姿势的千户面前,道:“千牛卫值守宫廷,等闲不得休沐,想来身上定会腥臭无比,而你身上却有一股浓重的脂粉香气,宫中的太监也会用些香粉来掩盖身上的味道,但是你这种香气凝而不散的脂粉恐怕即便是宫中的嫔妃也轻易用不得吧,千面郎君曹无相,前隋初年便名动江湖的奇人异士,一身易容术出神入化,听闻世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正面目,想不到今日会撞在老夫的手里~”

    那千户脸色大变,惊惧道:“大都护卑职不懂您您在说什么?”

    都尉统领周兴也急忙道:“大都护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是我麾下千户孙勇,共事多年”

    一旁的几位千户也随声附和道:“对啊这不就是孙勇吗?”

    宇文风饶有兴趣的凑到那孙勇面前,仔细打量着他的脸,道:“果然出身人画,我听闻曹无相的易容术之所以能够以假乱真,乃是将被易容之人的脸皮生生剥下,敷在自己脸上,为了保持鲜活,还必须在对方活着的时候将其脸皮剥下,你身上的脂粉香气应当便是为了掩盖脸上的血腥气吧~只可惜,曹无相的易容术天衣无缝,却有一项致命的破绽,据说他对自己极为爱惜,所食所用无不追求精美至极,而你用的这种脂粉以那孙勇的家室品级又如何能用得起呢?”

    周兴与其余几位千户全都手按刀柄,有些警惕的看着孙勇,宇文风继续道:“外候官的牢狱在掖庭深处,虽然乃是宫内最为污秽杂乱之地,但有千牛卫在外,翎卫在内,老夫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些贼子当初是如何穿越重重宫禁自如的?

    直到老夫在内候官当年的卷宗里找到了你的信息,只是想不到你这等江湖奇人也会为辛文礼所用,也只有你易容成千牛卫军官的模样,才能打乱宫禁力量,孙勇的尸体你可以隐藏在宫外任何地方,但是只有孙勇是不够的,外候官好歹也是天子秘卫,千牛卫怎么会知道掖庭中的牢狱所在?

    想来你不止易容过孙勇的样子,还曾经易容过宫内人的模样去打探外候官牢狱之所,你将对方剥去脸皮之后,大概是觉得掖庭这种污秽之地,死个把人不会有人在意,便将其尸体草草掩埋,然后从容的引辛文礼等高手入宫带走了胡友亮,为了掩盖真实目的,还将外候官牢狱中的犯人,全部杀掉!

    掖庭的确经常死人,那些失去宠信了无生趣的宫女太监指不定便死在哪个焦略,内侍省每天会有专人将他们的尸体处理到城外的乱葬岗,可是你忘了,那些人即便是死,也不会选择剥下自己脸皮这种死法,老夫是太监,身体已然残缺,可即便哪天死去了,也会将自己残缺的那部分一起埋人坟墓,这种病态的心理,你应该不会明白。

    那具被你剥去脸皮的尸体,虽然被你又在脸上划了无数刀,可是因为死相极惨,将内侍省的抬尸太监吓得半死,老夫恰巧路过,一眼便看出其中端倪,说来,也是运气使然。”

    “哼!”一直帮辛文礼提着大戟的血衣武士怒声一声,脸色铁青无比。

    袁天罡无奈道:“在下并没有说圣子有帝王命数,只是说圣子的命数为天相所掩盖,贫道无法窥探分毫,与天子相之命数颇有相似之处!”

    青龙戟算得上是奇门兵刃,不同于大唐制式的刀枪,不论是军队还是民间都极少见到,外形与作为仪仗的方天画戟相似,只不过方天画戟两侧都有翅膀,青龙戟只有一侧有月牙状的戟刃,因此也叫月牙戟。

    辛文礼将大戟交给身后一名血红披风的年轻武士,一边走一边对窦明轩道:“去玄都观接你老子回去吧,告诉他,以后切不要如此任性,老夫有空会去找他喝茶的!”

    窦明轩急忙施了一礼便转身匆匆而去,辛文礼哈哈笑着对孙思邈道:“本不欲劳烦老神医奔波的,只是念及老神医乃是我圣教立教之初的元老,事涉圣教传承,还是来做个见证也好~”

    孙思邈叹口气道:“老道这把骨头还算硬朗,这点脚程还不打紧,只是教主此番坐下如此杀孽,恐怕有伤圣教声望啊”

    “哼!”辛文礼怒哼一声:“昔日吾等在河北时一直辅佐夏王勤政爱民,这满天下的诸侯有谁能有夏王爱民如子?!可是夏王兵败被杀,那群愚民转头便去拜见李唐的高官了,声望!哼!总还是手里的刀枪锋利来的实惠些!”

    王晞一直静静的观察着辛文礼的一言一行,心理焦急万分,外候官侯大勇就在一旁,这番话若是传到李二的耳朵里,可如何是好?!

    这年代的君王要想弄死个把人可用不着像后世那样顾虑舆论法律什么的,一旦有危及自己地位的可能,那绝对是满门超斩的下场啊,命数这种事,在帝位之家,向来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王晞与辛文礼身上,没人注意到许嗣道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师师父”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宠你怎么讲最好的你一念成瘾神级闲人城主通缉令:娘子太难追重生鲲鹏之吞噬进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