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丽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苏河眼睛一亮,躬身一拜道:“请前辈赐教!”

    白衣剑客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传音苏河,交给他方法,苏河频频点头。

    传授完苏河方法,白衣剑客又道:“我姓白,小家伙记住啦,最后再送你一样东西吧!”

    苏河摇头,道:“请前辈恕罪。”

    白衣剑客笑道:“罢了,也许你真的是和剑道无缘吧!小家伙,下面一个考验你的家伙很讨厌,那家伙可不会对你客气,脾气犟的很。一旦动手就会用最狂暴的神通打趴下你,绝不会给你耍聪明的机会,你想不想知道如何不与他战斗就通过他的考验,还能得到好处?”

    苏河暗自腹诽:“俺可是纯洁好少年,幸亏没有答应拜入你门下,不然就被你教坏了。”

    如果被白衣剑客知道苏河此时的想法,非得把他按地上,狠揍一顿不可。

    说完白衣剑客手指虚点,一道白光窜入苏河的眉心消失不见,任苏河如何搜索都发现不了,此时白衣剑客的身影也消失在昏沉的瀑布中。

    捏碎装有符文的光珠,漫天符文悬浮在半空中,其中有用的符文被汤锅等三道神通吸纳,无用的符文落入瀑布中消失不见。三道神通威力增强一大截,特别是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神通,已经到了再次进阶的边缘。

    白衣剑客抛给苏河两样东西,道:“刚刚我动用太强的力量,你已经通过了考验。”

    苏河接住白衣剑客抛来的两样东西,是两枚半透明的珠子。其中一枚珠子中绚丽多彩,里面无数符文流转,极为好看。另一枚珠子如同一滴水珠,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七条涅槃鲤王在其中游动。苏河之前费劲心机冒险才得到五条涅槃鲤王,现在一下子就得到七条,幸福来的太突然,苏河激动的连连感谢。

    白衣剑客摆摆手道:“若不是还要留下几条,应付接下来的小家伙,所有的小鱼给你也没什么。其实你只要和我相持半刻就算通过,没想到竟然能逼得我不得不动用更强大的力量。小家伙,你真的不考虑拜入我门下吗?”

    被围住的汤锅轰鸣,锅身上更加粗大的乌黑光柱席卷,想要将三道剑光打烂。但那三道剑光如同狡猾的游鱼,在空中往来穿梭,不断避开乌黑光柱斩在汤锅本体上,汤锅被斩出很深的剑痕。

    三道剑光陡然合一,威力瞬间提高将乌黑光柱斩断,然后剑光分化为数十道缚住汤锅拉向白衣剑客。汤锅缩小,剑光收紧,汤锅膨胀,剑光随之变长,无论汤锅怎样变化都无法挣脱剑光的束缚。

    见到苏河吃瘪的样子,白衣剑客开怀大笑。汤锅被剑光挤压,最后变成拳头大小,落在了他的掌心。

    装有涅槃鲤王的光珠也被捏碎,七条涅槃鲤王被收入指骨洞天中,和之前捉到的五条鲤王作伴。苏河单独在指骨洞天中开辟了一片地方,可以让涅槃鲤王生存。

    涅槃鲤王自身虽能产生涅槃之力,但每次产生的涅槃之力不多,大约相当于蛮熊熊胆中三十分之一的涅槃之力,并且每一次产生涅槃之力后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再生产出来。

    当然,涅槃鲤王也不是平白无故就能生产涅槃之力的,而是通过吸收天地精气,然后经过一系列的变化才生产出来的。经常喂食玉精给涅槃鲤王,可以缩短涅槃鲤王生产涅槃之力的周期。

    九千七百丈位置,苏河身前的瀑布中又出现一人,但这人并非人族,而是其他种族的族人。还是看不清他的面容,不过他身高两丈开外,头顶长着两根弯曲巨大的黄金牛角,全身上下布满肌肉,给人强烈的力量感。

    苏河认出他的来历,他是妖族巨族犁天一脉的大能,本体是黄金神牛,当初邪药王就抓过此族族人,饮其鲜血来压制伤势。

    牛角生灵踏在瀑布中,声如洪钟道:“人族小辈,你竟然通过了姓白那家伙的考验,不会是他看你是人族,就放水了吧?”

    苏河知道牛角生灵说的就是之前的白衣剑客,笑道:“并非如此,只是白前辈觉得小子创出的神通太精妙,他看不透,最后才放了小子过来。白前辈还说,他看不透,后面的家伙更不可能看透,毕竟他要比他后面的家伙还强上那么一点点。”

    听了苏河这话,牛角生灵鼻孔中喷出两道烟柱,怒道:“放屁,他姓白的啥时候比俺老牛厉害啦。要不是俺老牛让着他,早把他打的他老娘都认不出来。姓白的连个小孩儿的神通都看不明白,以后看他还敢在俺老牛面前叽叽歪歪。小子,快把你的神通使出来,俺老牛来看看。”

    苏河心头暗笑,他说的这些话都是白衣剑客告给他的,白衣剑客与牛角生灵认识良久,两人战力修为都不分上下。对牛角生灵的脾气白衣剑客一清二楚,只要苏河如此说,这头老牛肯定会上当。

    见牛角生灵上当,苏河放出了神通汤锅,汤锅飞到牛角生灵身边。将神通汤锅拿在手中,左看看、右看看,翻来覆去再看看,越看牛角生灵眉头皱得越紧。

    一把将神通汤锅扔给苏河,牛角生灵气哼哼道:“什么破玩意,俺老牛看的头痛,这一关就算你通过了。快走!快走!”

    见牛角生灵就要离开,苏河连忙叫道:“白前辈可是给了小子盛满符文的珠子和七条涅槃鲤王,前辈不会不如他吧?”

    牛角生灵脚步一顿,扔出两枚半透明的珠子,骂道:“快滚!快滚!”

    苏河接住两枚珠子,顾不得查看,慌里慌张的离开原地。走出几十丈苏河才展开手掌,两枚珠子安静的躺在掌心中。和白衣剑客给的一样,一枚珠子里装有符文,另一枚珠子里装有七条涅槃鲤王。

    将装有符文的珠子捏碎,苏河控制三门神通吸纳其中有用的符文,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神通终于进阶顶尖伪宝术,汤锅的威能也提高了一些。将装有涅槃鲤王的珠子也捏碎,七条涅槃鲤王被收进指骨洞天中,如今苏河总共得到十九条涅槃鲤王。

    苏河走到九千八百丈位置,身前的瀑布掀起滚滚巨浪,巨浪滔天而起化作恢宏高台,一道倾世丽影盘坐在高台之上。其实苏河和之前一样,根本看不清高台上丽影的模样,只是从衣着上判断她是女子。之所以说她倾世,是因为她身上流露出风华绝代的气质。

    “咦,小家伙,你竟然通过了前面那两个家伙的考验?姓白的也就算了,那家伙一向率性而为,不靠谱。不过那头犟牛可不是简单货色,竟然也被你通过了考验,真是让人费解,难道你真是靠实力来到此处吗?”缥缈的声音传来。

    苏河摸了摸鼻子,“嘿嘿”笑了两声,道:“晚辈创出的神通让之前两位前辈都看不透,他们就让晚辈通过了,前辈要不要也看看?”

    丽影身前云雾升腾,一架长琴出现,青葱玉指按在琴弦上,缥缈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不必,我考验你时自然会见到,你出手吧!”

    没有多说,三门神通齐出,苏河向着高台冲去,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率先压向丽影。丽影手指拨动琴弦,无形的琴声在天地间响起,那琴声中仿佛包含了这世间最强烈的杀伐,就连苏河都在那杀伐之音中迷失了片刻。

    神通汤锅震动,无穷乌芒垂落护住他,苏河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的苏河冷汗直冒,太可怕啦,琴音中混合着诡异的灵魂攻击,让苏河没能防备就中了招。

    苏河脸色凝重,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被无形的壁垒挡住,根本落不下去,更别说攻击丽影了。心神一动,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飞回,苏河脚踏金钟飞到半空,汤锅锅口倾斜,无穷乌芒交织穿梭冲向丽影。

    丽影手指快速在琴弦上拨动,银瓶乍破般的琴声响起,琴声实质化,化作一柄柄光刃与乌芒碰撞,半空中不断响起噼里啪啦得声响。青铜巨指原本隐藏在乌芒中,此时骤然发难,打灭数但光刃后向丽影落下。

    丽影的琴声突然变得急促,手指如穿花蝴蝶般拨动琴弦,一只比数丈长的青铜巨指更大的手掌成形,将巨指一把捏碎。苏河趁机召回汤锅,汤锅化为拳头大小落在他掌心,然后被他狠狠砸向丽影。

    汤锅飞速旋转的过程中越来越大,丽影也随之越来越快的拨动琴弦,一双双白色巨掌拍击在汤锅上。汤锅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被琴音所化的拳头打飞出去。

    随后琴音化作漫天寒芒如雪花般洒向苏河,即便苏河有金钟护体,但还是被几道寒芒击穿钟体打在身上。苏河摔倒在地上,汤锅飞回他身边,挡住寒芒。

    高台上的丽影还在抚琴,铁骑突出刀枪鸣,一名名身披重甲的将士出现。“杀。”将士齐齐怒喝,杀气冲天。

    苏河站起身,冷冷的看着冲来的将士,然后也冲了上去。金钟将苏河罩住,汤锅锅足被苏河持在手中,锅口对着冲来的将士。乌光横扫,凡被扫中的将士崩溃消散,苏河距离高台越来越近。

    却在此时,半空中突然传来厉啸,苏河金钟飞速旋转发出阵阵音波。但袭来的力量太过强大,金钟被打的倒飞,苏河也跟着倒飞十几丈砸在地上,浑身上下如散了架般疼痛。

    苏河爬起来,双手作托举状,神通汤锅越变越大,最后锅体足有二十丈时才停下。苏河推着巨型汤锅一路碾压,所有阻拦的将士都被推平,然后狠狠撞向高台。

    高台上的丽影还在抚琴,波澜不惊。一座座山峦虚影浮现,每一座山峦都超过三十丈,连绵不绝的山峦砸在汤锅上。托举汤锅的苏河被强大的震荡力量砸得全身骨肉颤抖,但他没有停下,一边继续推着汤锅前进,另一边汤锅中乌光涌动扫灭山峦。

    “喝。”苏河狠狠一推汤锅,汤锅砸在高台上,整座高台破碎成漫天光雨,消散在滚滚瀑布中。

    丽影悬浮在瀑布之上,一手持琴,另一手按在琴弦上道:“你很不错,若你能听完我自创的神通《诛心曲》,所有奖励都给你又何妨!”

    说完丽影盘膝坐在空中,古琴放在膝上,手指开始抚动琴弦。苏河也盘膝坐在瀑布中,神通汤锅飞回悬浮在他头顶,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围绕着他旋转。

    丽影虽然在抚动琴弦,但却无半点琴音响起,瀑布中安静的可怕。一曲诛心,丽影所创的神通《诛心曲》,竟是纯粹的灵魂攻伐神通,无声无息间侵入元神,灭绝灵魂。

    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神通根本无从防备,只有神通汤锅乌芒垂落护住苏河。不过苏河的灵魂中响起越来越急的琴声,似雷霆炸响,似地裂天崩。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再这样下去,苏河必然被这神通灭杀灵魂,身死当场。

    苏河的意识在灵魂中咆哮,神通汤锅锅口朝下,将苏河整个罩在锅下。但丽影的神通实在诡异,竟然侵入汤锅内继续攻伐苏河的灵魂,就连锅内涌动的乌芒都抵挡不住。突然间锅壁上冒出密密麻麻的乌黑触手,触手交织将苏河整个包裹起来,像一只大蚕茧一般。终于响彻在苏河意识中的琴音被削弱到最低点,虽然苏河还是灵魂疼痛,但已经无法威胁到他的性命。

    苏河在蚕茧中跏跌而坐,他在灵魂意识中观想当初发威的黑色莲子,侵入他灵魂攻伐的琴音被吞噬一空。“破。”苏河大喝,所有苏河退散,汤锅重新飞起悬浮在他头顶,丽影手中的琴弦骤然断开。

    丽影手中长琴消散,缥缈的声音响起,道:“你的这口锅很不错,若是有缘,说不定我们以后还会再见!”

    说完,丽影屈指一弹,两枚珠子落到苏河身前。与白衣剑客和牛角生灵给的一样,一枚珠子中盛有符文,另一枚装有涅槃鲤王,不过这次足足有十二天涅槃鲤王。加上之前的十九条涅槃鲤王,苏河总共有三十一条鲤王。每条鲤王都堪比一件伪道器,三十一条鲤王是一笔多么大的财富,可想而知!

    不过苏河并没有多惊喜,惊道:“前辈,您还活着?”

    要知道自远古之后大道消隐,神祗早已绝迹寰宇,再无修士可到达那个境界,这苏河听火老和酒肉说过。毫无疑问,丽影是超越洞天的存在,那么她的本体如果还活着,如今到底在哪?

    丽影沉默了片刻,摇头道:“我只是本尊留下的一道神念,并不知本尊到底如何,只是本尊应该并未陨落!你现在境界还低,知道太多不是好事,我再与你一物!”

    丽影手指中点出一道白芒,然后身影消失不见,白芒径直没入苏河眉心,与白衣剑客最后给苏河的白芒差不多,任苏河如何搜索都找不到痕迹。但苏河知道应该没有害处,否则入他们这等存在,想杀死自己实在太简单。

    捏碎符文光珠,三门神通再次吸收其中有用的符文,金钟与青铜巨指巩固了顶尖伪宝术的品阶。汤锅吸收了三枚光珠中的符文终于再次进阶,成为普通伪宝术。虽然汤锅的品阶只是普通伪宝阶,但它散发出的气息威严厚重,深不可测,比原本顶尖伪宝术级的金钟巨指还要强大的多。

    火老瞪眼道:“这……竟然有了堪比普通下品宝术的威能,太变态了吧!”

    “让我来看看,这汤锅到底有什么玄妙!”白衣剑客道。

    拳头大的汤锅被白衣剑客翻来覆去的查看,然后力量尝试探入其中,但锅中有股诡异的力量将他的力量吞噬掉了。他的眉头差点皱在一起,根本看不透这汤锅的构造。

    苏河脸色难看,虽然白衣剑客的本尊绝对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但刚才哪一指根本连神通都还算不上。之所以能够轻易破灭自己的两道神通,是因为他对每一丝力量的利用都到达了极高的境界。如果说白衣剑客对于力量的运用是个成年人,那么苏河连蹒跚学步都还没有做到。

    “万法由心,是万法由心的境界!”火老惊叫道。

    “万法由心?”苏河不解。

    “传说中,一些恐怖的存在已经超越了神通本身的束缚,不再拘泥于神通本身。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神通,又都不是神通,反正就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达到那种境界的存在,就算在神祗中也是最最顶尖的存在。”火老解释道。

    苏河咬牙,神通汤锅飞起,锅口中刷出漫天乌芒刷向白衣剑客。白衣剑客挥袖,三道剑光在其周身飞速旋转,将刷来的乌芒尽数击碎。击碎乌芒后三道剑光在半空中一抖,然后围住汤锅。

    白衣剑客的一只眼睛对准锅口,想要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突然间他发出一声怪叫。原来是锅口中骤然探出数十条细小的触手,触手打在他的眼睛上,然后触手膨胀把他捆成了一个大粽子。

    白衣剑客倒在瀑布中,扭来扭曲,苏河大笑着跑过去,金钟神通与青铜巨指神通再次凝聚出来。就在这两门神通即将打在白衣剑客身上时,白衣剑客身上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将触手斩断,同时打飞汤锅和金钟巨指。

    白衣剑客狼狈的站起身,气急败坏道:“你这小子真是蔫坏,不,这叫聪明,对,就是聪明。竟然有我当年一点点的样子,真是不错,不过你不愿拜入我门下,真是太可惜了!”

阅读真武入圣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撩神[快穿]一念永恒洪荒都市之最强玩家都市之重立天庭四时花开[综+剑三]逼王的自我修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