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禁断大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青衣男子并指如刀,不断敲打在汤锅上,不过依然不能完全阻挡住汤锅,被汤锅逼的连连后退。突然他平平伸出手掌,掌心中有奇异的图案显现,然后图案飞起落在锅体上,终于让汤锅停了下来。

    不过汤锅可没那么简单,几十条触手突然涌现想要绑住青衣男子,然后汤锅锅口倾斜就要将他罩进锅里。青衣男子眼中符文流转,若隐若现的符文网挡住触手,不过一道三寸长的漆黑光束窜出锅口没入他的眉心。

    青衣男子微笑,道:“师弟,你赢了,同境界之下我不是你的对手。”

    气府中七百丈法力全部调动起来,不够,苏河咬牙将所有血气、魂力一同调动,汤锅终于勉强成型,缓缓压向青衣男子。汤锅的速度和乌龟有的一拼,看的苏河差点吐血。这是因为苏河的力量还不足以施展如此强大的神通,不过他也没办法了,如果不是一股意志支撑着他,此时的苏河都要瘫倒在地。

    青衣男子不闪不避,双手结出玄妙的印法,朝着汤锅狠狠轰击而去。印法攻击在汤锅上,光芒闪烁试图封禁汤锅,汤锅上乌光游走吞噬印法,然后摇摇晃晃的继续飞向青衣男子。

    在金钟与光蛇争斗时,青铜巨指神通显化,十几丈长粗壮的手指按向青衣男子。青衣男子嘴角含笑,向前迈出一步,朝着虚空一指。虚空成墙,无形的力量化作铜墙铁壁,死死抵住青铜巨指,青铜巨指寸寸破碎。

    苏河脸色难看,青铜巨指与金钟可都是顶尖伪宝术,原本有瀑布加持还感觉不到,如今使用自己的力量实在消耗太大。短短时间内血气消耗大半,气府中那染上一丝紫黑色的法力,也被消耗掉三百丈方圆。

    苏河舒了口气,三寸长的漆黑光束就是啼魂鸟的天赋神通――灭魂神光,被苏河藏在汤锅中,最后才发难。

    青衣男子屈指一弹,一股清凉的力量没入苏河身体中,源源不断的补充着他耗尽的法力、血气和魂力。苏河像吃了十全大补丸一样,瞬间感觉自己好像有了用不完的力量。

    要知道,就算苏念君等年轻王者的气府也不到三百丈,当初冰清儿与苏念君为了对付蛮熊,各自施展出伪宝术,都脸色苍白,以灵丹补充法力。如今苏河施展两门顶尖伪宝术,所要消耗的法力和血气可想而知。要不是他气府足有千丈方圆,紫黑色法力诡异厚重,品质极高,他根本不可能做到如此。

    “小子,动用汤锅吧!他的境界难以想象,对于力量的运用是你无法比拟的,即便同样的力量在你手里和在他手里是不同的,你想要获胜只能强势碾压。”火老沉声道。

    苏河毫不犹豫,他也感觉到了,青衣男子并未使用多强大的力量,但其对力量的作用太过精妙,神通威力更加强大。

    “小师弟,你终于来了!”青衣男子开口道。

    苏河双目瞪的滚圆,舌头打结了般,几乎说不出话来,良久才道:“前辈你认错人了!”

    青衣男子仍然微笑,道:“神藏开启,就是为了你,我又怎会认错!”

    青衣男子长袖挥舞,眼前的场景变换,仿佛突然穿越重重时空。当一切安定下来,苏河打量四周,他已经身在另一座古殿中。

    古殿中央是一座三层祭坛,祭坛上铭刻着繁杂到极点的符文,一名少年盘膝坐着祭坛中央。少年也是此番进入神藏的修士之一,苏河还有些印象,现在看来少年的模样竟然与青衣男子有几分相像。

    那少年双眸闭合,祭坛上不断有神曦升腾没入他的体内,少年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深沉。在少年头顶还悬浮着一幅图卷,苏河根本看不清图上到底是什么,只能感觉到这图非同一般。

    火老突然从气府中钻出来,瞪大眼睛死死盯住那副图,惊叫道:“无上天兵!”

    青衣男子原本背对苏河,听到火老的叫声,突然回过身来。火老被他的目光看的心虚,挺了挺胸道:“看什么看,老祖我可不怕你!”

    青衣男子一招手,火老不受控制的飞到他的掌心,“没想到,你竟然没有在那次劫难中陨灭?”

    火老扯了扯胡须,惊讶道:“你认得本老祖?”

    青衣男子将火老送回苏河肩膀,叹了口气道:“看来你虽未陨落,但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已经不记得过去了,就连实力都跌落到这种程度!”

    见青衣男子提起自己的实力,火老头顶冲起层层幽蓝火焰,足有三丈高,怒道:“告诉你,老祖不久前还是道火,接近洞天王者的实力,你……你竟敢看不起老祖我!”

    青衣男子摇头,不屑道:“洞天王者?什么时候连洞天修士也可称王了,真是可笑!”

    “呃!”火老说不出话来。据他所知,远古时代洞天境修士极多,根本没有资格称王。只不过远古以后天地剧变,洞天已是极限,故而能够称王。

    “前辈,你为何认定我是你的师弟?”苏河问道。

    青衣男子道:“不久前天外异动,师尊意念跨空而来,亲自传法,我怎会不知!”

    “师尊还活着?”苏河激动道。

    听到这话,青衣男子沉默下来,苏河从他身上感受到难言的悲伤。苏河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冲出眼眶,他知道,他的师尊,他从未见过却仿佛认识了许久,亲近无比的师尊陨落了。

    “师尊他是如何陨落的?”苏河哽咽道。

    青衣男子神色微冷道:“师尊当年的修为横推天下,无人是其对手,为了突破境界前往天外,只要……”

    青衣男子的话突然被打断,无穷青色雷霆、紫色雷霆、血色雷霆撕裂空间而来,狠狠劈向青衣男子。祭坛少年头顶的图卷飞起,图卷上一颗又一颗星辰般的符文转动,不断将雷霆的威能磨灭。

    青衣男子怒发冲冠,仰天怒吼道:“既然已经做了,为何不许人说?”

    无人回答,但滚滚雷霆聚集,甚至隐隐间好似有黑色光芒涌现。虽然雷霆之威被图卷挡住,但散发出的光芒实在太强盛,苏河连眼睛都睁不开。

    火老躲在苏河气府中,浑身颤抖,喃喃道:“奶奶的,无极青雷、劫伐紫雷、天怒血雷,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禁忌雷霆,疯了,都疯了!”

    青衣男子还欲再说,雷霆越来越急,越来越汹涌,一道粗大无比的黑色雷霆突然劈落,图卷上的星辰符文都无法挡住这雷霆,不少星辰符文黯淡下去。

    青衣男子冷哼,没有再说下去,滚滚雷霆随之散去。苏河睁开眼,发现青衣男子的身体竟然变得虚幻起来,急道:“怎么会这样,你没事吧!”

    青衣男子摆摆手道:“有些事已经涉及到禁忌,连我也无法说出口,就算现在告诉你也是有害无益,将来等你实力强大自然会明白。”

    “那你?”苏河问道。

    青衣男子笑道:“修炼界称我禁断大帝,是你三师兄,不过我也已经身死!”

    苏河心脏颤抖,像被针扎了般疼痛,师尊陨落,现在师兄也陨落了。

    “不必难过,我当年虽被暗算身死,但却并未彻底陨落,现在已经转世,他便是我的转世身!”禁断大帝看着祭坛上的与他有几分相像的少年道。

    “师兄被何人暗算?”苏河皱眉道。

    禁断大帝神色微冷道:“师尊的陨落绝不是意外,就连我也被算计,若不是二师兄赶来,只怕我也彻底陨落了。具体是谁在幕后布局我不知晓,但我知道相柳族与金乌族参与其中,而且绝不止他们!”

    禁断突然冷笑了一下,道:“我从天外回来就遇到金乌族的焚穹大帝阻路,但我即便受伤也不是他能对付的,一番激战后我将他灭杀。不过当时的我很难磨灭他的灵魂,于是与他做了约定,允诺他的后辈前来争夺他的传承,他甘愿被我炼化。炼化焚穹后我的伤势太重,只能留下后手转世重修,不久前你被师尊传法,天地变化,我留下的神念才打开神界,将你呼唤而来!”

    听了师兄禁断大帝的话,苏河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在神藏外他感觉到冥冥中有声音在呼唤自己。

    “师兄,师尊为何会收下我为弟子,而我从未见过师尊,却好像与师尊熟悉无比?”苏河到现在也想不明白。

    禁断大帝道:“因果有缘,师尊原本与你有师徒缘法,即便陨落,与你的师徒因果未断。”

    苏河听得似懂非懂,禁断大帝也并未再详述。

    “你是这小子的师兄,有没有见面礼给他?”火老钻出来道。

    苏河老脸一红,即便以他的厚脸皮也有点不好意思,赤果果的要好处啊,这也太那啥啦!

    禁断大帝微微一笑,道:“见面礼当然有,而且是一份天大的见面礼,师弟请看!”

    苏河眼前的空间如水面般散发层层波纹,波纹安定后显化出清晰的场景,那是三座千丈方圆的圆形祭坛。

    第一座祭坛中央是一颗拳头大小的心脏,心脏透发出金灿灿的光芒,将整座祭坛染成了金黄色。第二座祭坛中央放置着一口三尺高的古钟,古钟上金乌横空,钟体缓缓旋转,周围烈火熊熊。第三座祭坛上悬浮着一本赤红玉册,不断有玄奥的符文在玉册上浮现,阐述天地道妙。

    苏河的咽了口唾沫,口水差点流下来,不用想也知道祭坛上放置的东西是多么重的重宝。

    “这些都是给我的?”苏河眼睛都快冒出绿光。

    禁断大帝道:“不是,想得到宝物当然要自己去抢,不过给你一些便利我还是能做到的。”

    禁断大帝又道:“焚穹是神祗中最高境界的大帝,当年我虽然斩杀了他的肉身,但想要磨灭他的灵魂却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当时他提出约定,情愿被我炼化,而他要留下传承让其后辈前来强夺,我不能阻止。我答应了他的条件,将他的的道血炼去杀伐帝威,留在祭坛上,同时留下的还有他已经被打碎的帝兵以及开创的帝经。”

    火老听的胆战心惊,苏河初生牛犊,对修炼界还不了解,但他可不一样。为何超级势力和顶尖势力能从远古屹立不倒,就是因为超级势力有天兵坐镇,顶尖势力有帝兵扶持。天狼族远古时也是顶尖势力,以远古时帝兵消失,天狼族就没落下来,否则即便血脉驳杂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但强大莫测的帝兵竟然被打碎,苏河的这个师兄到底有多强?

    不等苏河再问什么,禁断大帝眼中飞出一道白光,这次没入了火老体内。然后禁断大帝挥手间苏河消失不见,只能听到隐隐间禁断的声音传来:“自己去争夺机缘吧!”

    苏河睁开眼,已经回到瀑布中,火老出现在他的肩膀上。

    “火老,师兄传给你什么东西?”苏河好奇道。

    火老回过神来,怒道:“可恶,老祖我还有事没问,怎么就把你送回来了,竟然还传给老祖一些奇怪的东西。

    天空中传来威严浩大的声音,道:“所有走过八千丈瀑布的修士可以参加最后的争夺。”

    话音刚落,苏河直接被瀑布中的力量传送出去,眨眼间出现在一座祭坛上,正是放有心脏的祭坛,而此时出现在祭坛上的只有十几人而已。

    原本进入神藏的各族修士极多,但能到达神藏中央的只有几百名,后来通过意志考验只剩下八十多个,现在悟性考验后只有十几人了。这十几人都不简单,金宇昊等五位年轻王者就不必多说,厉若海、虎跃也都是超级势力同辈排名第三的存在,想来其他几名他族修士也不会弱到哪去。狼傲刚开始被苏河打碎神通,没想到竟然后来也赶了上来,现在也出现在祭坛上。

    祭坛中央的神心中金色光芒涌动,在场的修士都感受到其中浩瀚神圣的力量波动,毫无疑问只是稀世重宝。金宇昊化为光影冲向心脏,身后一只火焰缭绕的金乌爪抓去,要将其收入囊中。

    其他修士怎会坐视他夺宝而不理,纷飞的雪花片片如刀斩向金乌爪,一条毛绒绒的银白狐尾趁机卷向神心,禅杖横立挡下狐尾,祭坛上神通手段乱飞。

    神心中散发出的一丝气息就如此神圣恢宏,那它本身该有多强大的力量。这绝对是洞天之上神祗留下的,得到它成就王者板上钉钉,拼了命也在所不惜。

    一道道神通不断从修士手中挥洒,绚丽的光芒碰撞,如同绚丽的光雨。在绚丽背后却是凶狠的杀伐,争夺从一开始就变得狂暴,没有人留手。

    “嘁吼。”如龙似凤般的长鸣响起,金宇昊身上光芒大放,一头翼展超过十丈,周身火焰滔滔的金乌神禽冲天而起。金宇昊显化真身,凶狂的金乌双翅横扫,三只爪子趁机抓向神心。

    “嘁。”一声凤鸣响彻长空,冰清儿周身冰雪弥漫也化作一头冰蓝色神禽,赫然是她的冰凤真身。其他异族修士见状也各自显化真身,苏念君化作四尾银白狐狸,厉若海化作三首乌黑大蛇,虎跃化作白虎真身等等,在本体状态下,他们往往能发挥更强大的实力。

    “什么?”苏河大惊,神藏竟是为了他而开启。

    青衣男子道:“我知你有诸多疑惑,不过你确实是我的师弟,在告诉你一些事情前,师兄先来考较一下你。现在你所有手段都可动用,全力出手吧!”

    苏河一听,面露喜色道:“下品宝术,是不是很厉害?”

    火老叹了口气道:“厉害是厉害,就连之前那头涅槃一重圆满境界的蛮熊,都挡不住下品宝术之威,更何况符文瀑布中的神通是你自己所创,发挥出的威能至少也是中成级别。但是威力越强的神通消耗也越大,你在这里使用神通都是瀑布在加持你,到时消耗你自己的力量,你就知道有多恐怖了。”

    苏河点了点头,威力越强的神通消耗的力量和心神越多,这是常识。在原地休息片刻,苏河继续向前。

    瀑布九千九百丈位置,又出现一道身影,这身影与之前都不同。之前的白衣剑客、牛角生灵和倾世丽影都无法看清面容,不过这道身影面孔清晰可见。

    这身影一身青衣,头顶以白玉束发,全身散发出一股儒雅的书卷气,就像凡尘人家的翩翩公子。他的面孔白皙,双眸中有星辰般的符文流动,见到苏河时嘴角露出笑容。

    苏河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法力、血气、魂力通通解封,现在都可以动用了。压下心头的种种疑惑,苏河脚踩纵天步冲向青衣男子,血气涌动间化作山峦虚影,山峦被苏河托在头顶砸出去。

    青衣男子一步踏出,手指点动,虚空中出现奇异的图案。图案飞起落到山峦上,砸来的山峦虚影陡然停住,在半空中震颤不休。青衣男子手指连连点向虚空,几道光蛇成型,向着苏河穿梭游动。

    苏河摊开手掌,一枚金黄小钟飞起,金钟迎风暴涨伴着隆隆的钟声压向光蛇。光蛇迎着钟声前行,实质化的音波遇到光蛇突然停滞,如同被封锁了一般。光蛇缠绕在金钟上,金钟暴涨,威能全开与光蛇同时陨灭。

阅读真武入圣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天使之神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天王女主她总是被下药女大学生村官的贴身高手潜伏搞笑圈夺天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