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红.鲜血与帝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有选择的皇帝指着蔑视自己的神像。

    “既然地面的不行,就往海上看看。那些无法无天的海盗不是喜欢杀人夺宝吗?我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就说,将军的封地有海盗大帝罗兰的遗物。”

    当年,太阳神驾御火马驱逐洪水。而如今洪水就要冲回来。

    拉齐灵机一动,“陛下的母后一直没有表态。”

    “她?”他的母亲把持着帝国的财政,但和皇帝之间只有利益关系并无半点亲情可言,想从她那里得到好处,就必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皇帝想起,儿时躲在先皇的手掌下面凝视自己母亲的时候。那女人双眼之中似乎只有仇恨。

    “我不生气。我生气又能如何?我早就发现,他想要宰相这个位置,为此他不惜杀死了上一位宰相。”皇帝有意提醒之前的那位还算忠心的宰相,可惜那人胆子太小,为了家人宁愿身死。“拉齐。”

    皇帝见四处无人,急切而郑重。

    受了伤的罗兰不再出现在船员的面前。一开始还有船员向大副梅森询问船长的近况,梅森一直都回答是很快就能痊愈。后来,大家都淡忘了此事。毕竟以前近海航行的时候,都是梅森在指挥,他们的船长更像是名义上的船主。如今只是少个在甲板上闲逛看风景的人罢了。

    而梅森每晚都要内疚地面对这个不能说话,颌骨变形的船长。

    “问问你的父亲,欧格鲁一族愿不愿意为我本皇帝除掉这个逆贼。”

    拉齐·欧格鲁惶恐地跪在地上。“拉齐愿意为陛下分忧,愿意为陛下出生入死。可欧格鲁势单力薄,上次又受到米切尔家族的牵连,现存的力量实在难以撼动那逆贼半分。我们的人只能助力,若是冲锋在前,恐陛下身边再无忠诚守护。”

    “也是,几大家族之中就数你们欧格鲁最弱,你的父亲也只是文化大臣,家里连个总督都没有。”皇帝看着花园中的太阳神雕像发呆,那神居高临下。“那还有谁能和那狮子对冲呢?”

    站在他身边的是自己的亲信,和自己同岁,来自于五大家族的拉齐·欧格鲁。

    “我的提议,他们同意了几个?”

    “一个。”拉齐不愿意给出这个答案,“重修易北渠。”

    不用每天都到我面前报告,也没有那么多事情可以说的。罗兰在纸上写着。

    梅森的母亲带他离开神音大陆来到岛国卡洛之后,他也没有正经学过读书写字。若他真的有点文化,他早就脱离大副这个职位,成为一位受人爱戴的船长,何须在此做着船长的工作,拿着大副的薪水。他也早就明白,这辈子也就这点成就,这趟远航要是能多赚一点钱,就带母亲回到神圣帝国安度晚年,顺便在那里为两个儿子找找工作。

    由于梅森有很多不认识的单词,罗兰不得不用最简单的字来解释。

    “毕竟,您还是船长。”

    梅森没有觉得自己说的话不对,面前的罗兰却冷漠地看着自己。

    “那个女孩真的是米切尔家族的人吗?”梅森从小就听过米切尔的大名,尤其是米切尔三兄弟的故事。“她藏在哪里?用不用做些饭给她送去。”

    不,罗兰的回答很简单。

    “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

    罗兰拍着梅森的肩膀。

    我知道,但这事情不需要你管。以后没有大事就不用过来,还是要稳定大家的情绪,一切以抵达西长岛为重。

    罗兰没有写完,但也不知再写什么。他和这个大副似乎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一个是经历过很多冒险的船长,一个是一辈子都在为海峡中跑船的大副。

    他将写字的本子递给梅森,然后闭目休息。

    那年,他偷走了戒指,给自己带来幸福的同时,也带来了苦难,那就是命运吧。他趁乱逃出宴会之后,跟着那群匪徒抵达了一处隐蔽的沙滩,那里燃起了篝火。他怀揣着戒指躲在草丛中,听着两伙人的交谈。

    “钱呢?”

    “人呢?”

    两伙人各有目的。

    “先交人。”说话的人是从海滩上的小船下来的。

    绑匪的头目挠着脏乱的头发,“在岸上交易,就守地面上的规矩,先交钱。”

    海上的代表胳膊上有条锁链作响。“你知道我们不喜欢交易的,我们喜欢抢。”

    两伙人各不相让,被绑住的伊丽莎白还在挣扎,口中呜呜地喊着,声音在寂静的环境下很是刺耳。

    “给我一个先验货的机会吧。”带锁链的男人退让一步。

    绑匪们商讨一番,给他一人让开了道路。

    “快点,我们需要撤离的时间。”

    带锁链的男人哼笑一声,走到伊丽莎白的面前蹲下。伸手将她翻过去,看到手指上并无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开始向衣服内部摸索。

    躲在暗处的罗兰忍不住怒气,虽然那亨利家的小姐对于自己来说没有多大的关系,但也不是他们这些匪徒可以亵渎的。

    就在他想要弄出一些动静,吸引那些匪徒注意力的时候,绑匪的头目大步走过去抓住带锁链男人的手。

    “给了钱,她才是你的。不属于你,你就这么乱动手脚,是看不起我卡洛男儿吗?”

    带锁链的男人轻易地抽回手臂,荡起的铁链打在绑匪头目的手心。

    “我们不要了,这女人你们自己留着吧。”

    吃痛的绑匪头目一边捂着手,一边撅着下巴,“你说不要就不要?真是给你点面子,你们就敢在岸上横着走。兄弟们,给我抢。”

    众人奔着小船上跑去,互相争斗。岸上的篝火也一脚一脚地被人踩灭,一顿枪击之后变成了近身搏斗。

    带着铁链的男人格外威武,赤手空拳拿走了很多人的性命,对他射击的子弹无一不被他用铁链弹开。那铁链和他散乱的长发一样飘忽不定,很多人都不能靠近他。他身上的纹身闪烁,和零星的火光一样瞩目。

    “是龙纹身。”绑匪的头目知道惹上了大麻烦,他转头寻找逃跑的路线。

    战况不明的同时,远处一串火把向岸边的沙滩冲来,应该是哈德森叫来的巡逻警卫。见到新火光的两伙匪徒快速地结束战斗,拿起武器,四处逃窜。

    机敏的罗兰早就抢先一步,抱着被蒙起双眼的伊丽莎白跑到一艘空空的小船上,然后摇动木桨远离海岸,如飞箭一样离开海岸。

    岸上的火光逐渐变小,潮水的声音逐渐变大。力竭的罗兰才想起被绑着的伊丽莎白,放下船桨给她摘下蒙眼睛的黑纱,扯出嘴中的碎布。

    “没事了,不记得我吗?我是抬礼物的那个人,别害怕,我们现在很安全。”

    脸色苍白的伊丽莎白越过罗兰,望着他身后的事物。

    罗兰转过头,船缓缓地撞停在一艘破旧大船的侧面。一面骷髅旗借着船上的火光出现,带着三角帽的海盗露出一颗金牙齿。

    “第一次见过猎物自己送上门来。”

    狂妄的笑声一声接着一声从上面传来,伊丽莎白拽着罗兰跳入茫茫的海中。

    大汗淋漓的罗兰从自己的床上惊醒,望着一片黑暗,他马上想尽办法点燃火光。座子上是摆放整齐的小本,墙上是挂着的大衣。罗兰安下心,躺回在床上。

    看样子,梅森已经离开,他走之前还熄灭的蜡烛。

    罗兰后怕地摸着自己的脸,想起自己见到的第一面海盗旗。一个骷髅,少了两颗牙齿。恍惚之间,他忽然想到什么,抬起脖子认真地摸着自己变形的骨头。

    激动的罗兰起身翻出自己的匕首,走到被自己藏起来的镜子面前。深吸一口气,便用锋利的刀刃割开自己下颚。

    鲜血流淌而出,洒在白色的衬衫上。

    “教皇那边示意的?”易北渠直通那座奥古迦大教堂,相当于送给教廷一份天大的礼物。那条水渠修建好以后,教廷出来的人,不再需要翻过那座高山。

    “不,是巴卡将军。”

    金色的短发在阳光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他很年轻,眼睛炯炯有神,如同神明一样威严又慈悲。虽然此时他正慵懒地躺在舒适的长椅上,但并不代表他缺乏精力。相反,而是他精力太过于旺盛,他想亲自去做的事情也太多,可因为一些人的阻挠,他连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都没有决定的权力。他现在一心怨恨,认定那些试图架空自己权力的人,都是他这位明君前进道路上的敌人,比如说那位雄狮将军。

    他是帝王,是神圣帝国的统治者。可一个连主人都不能说话的宫殿是谁的宫殿,这样权臣当道的国家又该是何等的臃肿。他年幼便继承了帝位,很多人借着他不懂国政的理由,剥夺了自己话语权,留给自己一个观政的资格。他就坐在雕刻满经文的皇椅上,看着三阶台阶下的几大家族勾心斗角言语相争。今日可能好好的上朝,明天就可能身死宫门。他委实度过了一段惊心动魄的童年。而如今他已经成年,甚至有了皇后,但朝中的功臣显然没有将权力归还给自己的样子,还是像原先一样肆意妄为。

    这些年,他也暗中反抗,想要凭借五大家族之一的米切尔家族进行反抗。米切尔在帝国之中是特别的存在,他们的祖先不是雷曼森人,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受到了多位大公的排挤。但他们坚持自己的信念,遵守和前几任皇帝的誓约,一跃成为最强大的家族。只是近些年力有不逮,有了没落的趋势,但家族根深蒂固,犹如神树。米切尔的族人答应自己,一定能为他铲除雄狮将军,收回兵权。兵权在手,就算是教皇也要让他三分。他偷出祖先留下的宝物,资助那答应自己的米切尔族人。就在一切准备就绪的紧要关头,却突生变故,局面瞬间扭转。米切尔家族莫名其妙地成为了背弃神明的家族,紧接着有爆出他们偷取皇家财宝的消息。那将军趁此机会在米切尔的属地大肆屠杀,并得以清除朝中多数异己。雄狮将军在帝国之中彻底坐稳了自己那庞大的身躯。

    心存不满的年轻皇帝,就这样折翼,敢怒不敢言地坠落在满答宫。

    “现在,这个帝国的主人从四个变成了三个。”听上去像是一个好事,皇帝的声音却很失落。

    皇帝惊然起身,一把抓住身前盘子中的圣女果丢到地上。新鲜的汁液遍地都是,像极了鲜血。

    “拿我的提议当人情?这头狮子是不是也想当皇帝?”

    “将军嚣张跋扈也不是一天两天,他现在只想要那个宰相的位置而已,陛下何必生气。”

阅读海客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大唐之神童降临超神学院之福禄小金刚!超神学院之虚空君王故国魂游你比时光深情一夜皇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