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红.为谁而炼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等您拿到了戒指,海神便不能降罪,说不定还会求您。”

    甲虫船长爽朗地大笑,然后吩咐几个游泳的好手去将跳下水的两个人抓回来,要优先抓到那个女人。

    伊丽莎白只想着跳水逃生,没想着要是那个救了自己的小贼不会水怎么办。她在海水中转头,见到罗兰正向下沉去,手中还攥着自己红色礼服的一片衣角。

    “我派那只疯狗出去,就是为了不想让没有胡子的人上船。她这样送上门来,我也不能让她从我面前逃走,还请海神饶恕我这次罪过。”

    高个的男子穿着无袖的坎肩,相对白净的皮肤,怎么看都不是海盗中人。

    不愿再呆下去的罗兰起身,“我来是想告诉你,你旁边的房间有一个新客人,你最好不要和她有所牵连。你就是害人的灾星,莫要因为自私而伤害无辜的人。”

    罗兰在外面背对着房门,静静地伫立在原地,他想要那个昏暗的夜晚。

    她抱住罗兰的腰使劲向上提,但是自己的双臂还是太纤细,似乎变成了两个人一起下沉的局面。

    入水的海盗们很快找到了他们二人的位置,只拽着她一人。

    他和刚刚逃离匪徒之手的伊丽莎白乘着小船,撞在海盗船的舷上。如流水中的落叶撞到激流中的巨石。

    一束束火把下,是黝黑的面孔,和破旧的衣衫,他们就是海盗,海上无恶不作的强盗。关于他们的故事,都是在夜晚吓唬不睡觉的孩子用的。

    “你说的没错,我想要的东西总是送上门来。”海盗船的船长对身边的高个子男人说道,船长的衣服是黑色的,上面口袋不多,纽扣倒是不少,尤其是在胸口那里,排列成一只甲虫。他身后的海盗旗上面也有这是甲虫的图案。

    “你就不怕我将你丢在目的地,让你自生自灭?”罗兰不喜不怒。

    “求之不得。”

    罗兰叹气,坐在箱子上的身体向前倾倒。“我可是你的父亲。”

    她见状,抱着罗兰的双臂更加紧,脑袋也贴在罗兰的胸口。

    四个海盗不得不将他们一同拉起来,慢慢浮出水面,再将他们二人送到船上。

    “你就是亨利家的小女儿,吉尔·哈德森的未婚妻?”

    “不是。”伊丽莎白吐着口中的海水。

    甲虫船长伸出手指,“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是你家的仇人,我只想知道哈德森的一件东西在不在你这里。”

    “我还没有拿过哈德森的任何一件东西。”伊丽莎白在给罗兰挤压胸部,发丝上的海水不断抖落在甲板上。

    “就是一枚戒指,很古老的。”

    “不知道。”

    甲虫船长将她推倒,一柄金灿灿的匕首抵在她光滑的下颌。

    “那一定还在哈德森的手上。”伊丽莎白只能猜测。

    甲虫海盗并不相信,但他听到了异样的声音。他身后的罗兰吐出口中的海水,刚刚清醒过来,匕首就压在他的喉咙上。

    “我和他不过是一面之缘,用一条和我无关的性命威胁我吗?”

    罗兰从记忆中摆脱出来,向往上去的楼梯口走去,见到阴暗处的苏,向他颔首示意。

    安妮吸着新鲜的空气,支起胳膊侧身,手指伸入头发中,“炼金术没有多难,只看你能付出多少。”

    “什么意思?”

    “炼金术的第一步就是为炼成阵画圆,然后补全它。圆就是周而复始的意思,一物换一物,这世界的东西从不会无故地减少。这也是炼金术的第一定理。”

    安妮躺了这么多天精神好过以前任何时候,她从前一直不分昼夜地研究炼金术。清醒的时候就联系画炼成阵,困倦的时候就闭眼休息一会儿。被褥很久都未动过,里面都受了潮。

    “有付出,才有收获。”可是克里斯提娜的爷爷教她的。

    “就是这个道理,因果循环。”安妮微微失神。

    “那你在炼什么?我看到了很多瓶子。”克里斯提娜在安妮睡着的这些天并没有乱翻,那些瓶子就堆在一个角落里,船晃动的时候,它们也跟着晃动。

    “那是容器。”

    “装什么的?”

    “什么也不装。”

    “那就是瓶子。”克里斯提娜如此肯定,“你可以做的精致一点,这样才和那些商人烧制的有所区别。”

    不是安妮不想做,而是她做不到。她最近才学会炼成不会漏的容器,之前的都是残次品。

    “我会的,在未来。”

    “泥土这东西怎么理解啊?”克里斯提娜抓着一把瓶子的原材料。“书上说,理解,分解,重构,是炼金术的三步。”

    “你以为泥土是什么?”

    泥土黏在克里斯提娜的手上,和水混合后土腥味严重。

    “陆地?或是大地母神的一部分?”

    “那为什么还有人能在土地里炼出铁制的武器,我又是怎么炼成玻璃的呢?”安妮摇头,“它们和海洋一样,包罗万象,不只是土壤那么简单。”

    安妮从自己的箱子里翻出另一本书,打开之后,里面是稀奇古怪的文字。

    “你要是真的想学就从这本书学起,这是希伯来语,在画炼成阵的时候用的。现在很多人用拉丁语画阵,但是效果不如这个好。”

    克里斯提娜接过来,却不知该说什么。她想到了爷爷对她说的。

    “总有一天,你将独自一人上路,没有遮风挡雨的心安处,又总是遇到糟心事。但不能没有希望,至少要努力将自己变得比昨日更好。如果路上受到别人的馈赠,要感恩,再将这种温暖传递给下一个人。而不是将恶意流传,背后里搬弄是非。”

    “父亲总是在咒骂那些认识的人。”那时的克里斯提娜反问。“他还说,善良的人都是傻子。”

    “我不是劝你善良。”爷爷嚼着果子,然后将果核捏碎。“是要你在孤独时,勿忘一份天真,懂得爱护自己。”

    我将自己照顾的很好呢,克里斯提娜在心中默念。

    隐蔽的门被推开,进来的人一步步走下长石阶。

    “听说你被骗到卡洛,弄得很是狼狈。”披着长袍的人正在趴着研究什么,声音十足的稚嫩。

    “比起被那个贪婪的主教当枪使,还是被人嘲讽好得多。”来人正是将罗兰打伤的裁判所中人,教皇的十三使徒之一,湖光。

    “我的实验,你做了吗?”

    “做了,而且没有明显的副作用,你可是踏足了一块炼金术的禁地。”

    炼金术的第三定理就是无生定理,即不能将炼金术作用于生命体,任何试图违背的人都要受到反噬,轻则失去身体的一部分,重则失去生命。那时候,炼成阵不再是许愿的机器,而是吞噬人体的野兽。

    “尾巴都处理干净了吗?”

    “我丢到了海里。”湖光说的就是那副手套,他骗那个监视自己的人说,那副手套就是普通的炼金手套。

    趴在地上的人摘下兜帽,露出一张孩童的脸,整齐的刘海,滚圆的眼睛,笑起来有点邪恶的味道。谁能想到,裁判所的第一研究员会是这么年轻的孩子。据说,他是教皇亲自从民间找出来的,被封为神童。

    “你这么明目张胆地让我使用它,也不怕有心人发现?”

    “我不方便在这里做它的实验,只好由你带出去。至于会不会走漏风声,我倒不是那么害怕。”

    使徒湖光揉着一直酸痛的手掌,“是啊,除了教皇,你谁也不怕。你这画的是什么?”

    “还原最古老的炼金术,我在想上面是龙语还是神族的语言。”

    “想清楚了吗?”

    “当然没有,可就算我知道了也无济于事,我还是继续做我的实验吧。”他掏出一副新的手套,“这次你找个有罪的人杀杀看。”

    湖光觉得这个孩子愈发地可怕,接过手套就赶快离开,那些成天躲在暗处的人当真可怕。

    地上的炼成阵,圆圆的,犹如明月。这个最早的炼成阵应该只是用来生火,人类的初心往往很简单,只要生存。

    还没有学会贪婪。

    “真的吗?杀害我母亲的父亲?”安妮这次直视他的双眼,他们俩的瞳孔的颜色都不一样。一个是暗淡的,一个是澄明如炬。

    “你的母亲是死于宿命,与我无关。”罗兰咬着嘴唇,他从没在这个女孩身上看到一处优点。“再说,我怎么可能是你的父亲呢?”

    安妮早就知道有一个女孩会来到船上。罗兰亲自来到这个封闭的房间里,告诉的她。

    “明天一早就要。”

    “你没必要告诉我这些。”安妮忙着自己的研究。

    “这次是远航,来回需要大半年的时间。”

    安妮不为所动。

    “那谁是我的父亲?”安妮没有听母亲说过。

    罗兰缄默不言,脑海中都是那人过于英俊的面庞,精致如瓷器,比美貌的女子还能让人心动。

    “一个恶魔。”

阅读海客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猎户的娇妻武侠之小白脸系统最强妖孽学生绝地求生之狂魔国王游戏[综主刀剑]审神者育成计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