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白.为谁而战斗(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何塞下车和对面的随行秘书交换意见。

    “他说威廉中将有要务,请我们让开。”何塞趴着车窗。

    “我是上将,他是中将,一点纪律都没有吗?还拿要务当借口。”

    “应该是威廉中将。”

    “让他给我让道。”盖奇不高兴地拍着座椅。

    “过去,这个年龄的孩子就该在学校学习。”盖奇将军眉头紧锁,“都是那些富豪的错,迫使孩童放弃求知的欲望。”

    “可他们承受了近一半的税赋,港口损坏的两艘船只,其中的一艘还是哈德森资助的。”

    何塞再次上前攀谈。

    “他说,是女王陛下亲自让他送的文件。”

    盖奇觉得跟自己的这个秘书聊天很无趣,便不再说话。

    行驶到城市边界的时候,司机停下车。因为眼前迎来了一辆同样型号蒸汽车。

    “那是谁?”盖奇向前倾斜身体,试图看清对面车上的人。

    “还有多久才出居民区?”盖奇问着坐在副驾驶的何塞。

    “那些公车还有三站地,我们也就是十多分钟。”何塞看着怀表,怀表背面有自己家族的族徽。“将军要是不想看,我可以把车窗边上的帘布放下来。”

    “不用。”盖奇将军望着脏兮兮的外面,“我只是想知道,在这样城市里生存的人民还有多少。”

    盖奇犹豫了一番,“他急切到连让路的时间都没有吗?”

    两辆车就这么对峙着。两侧的车道上两辆蒸汽车同时驶过,掀起的风浪吹动盖奇将军的花白短发。

    胡安挑着新鲜的食物,送给船长室的克里斯提娜吃。

    这次他还端上来满满的一盘水果,都是从海军的军舰上拿的,有很多是一些军官带上船给自己留着吃的。

    刚刚睡醒的克里斯提娜伸手在水果盘中翻了一圈,拿出来一颗黄色的苹果。

    胡安拦下就要进入口中的苹果,端着一盒汤饭。

    “先吃饭。”

    克里斯提娜还是很听话的,一边哼歌一边吃饭,速度很快。然后得意地拿回自己的苹果。

    胡安咧嘴一笑,随后满意地离开。他没有关门,克里斯提娜总是习惯性地在门外走一圈再回去睡午觉。

    “我要出去走走。”芬恩吃完送来的早餐,就要离开自己的房间,却被负责看守自己的海盗拦住。

    “你们的疤面船长说不让我随意走动了吗?”

    守卫的两人都不搭话,芬恩开始喊着胡安的大名,胡安闻声下去。

    “叫我做什么?”

    “我要出去晒太阳。”

    “今天没有太阳。”

    “闻闻新鲜空气还不行吗?”芬恩穿戴整齐。

    “我陪你走。”

    胡安带着芬恩走在甲板上,仰望云朵稠密的天空。

    “我比你大很多,少说也有十多岁吧。”胡安抱着肩膀。

    “差不多二十岁,我还在孩提之时,红发女巫的名字已经席卷四洋七海。”

    “是啊,我们都是因为她而成名,否则还是被海军追杀而亡命的小海盗。”

    芬恩侧面,带着疑问。“你们为什么会追随一个女人呢?”

    “忘记了。”胡安想了一会儿,也没想起真正的原因。“可能是,那时候的海盗相见都如仇敌,而她对谁都像是朋友。她知道宽恕,她知道退让,有时候宁肯伤害自己,也不让别人失去希望。怎么说呢?她就像是一位女神,慢慢地散发光辉。”

    “所以你们对她效忠,为她卖命?”

    胡安张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又没说出来。他也看着芬恩,“你们也对自己的国王效忠,但是真的愿意为她卖命吗?你们是在为家人和家园卖命,而我们这群海盗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什么意思?”

    胡安冷笑,“你以为所有人都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吗?当年的盛况,是因为很多海盗都在凑热闹,她的盟友没有一个可以靠得住的,否则,光荣岛上该埋葬的就是海军了。你别看现在那么多海盗口口声声地说自己怀念女帝,其实,他们能活下来就是背叛。真正的忠臣早就埋骨海底。”

    “可是你也活着。”

    “没错。”胡安似乎回到那场战役结束的时候,他绝望地呼喊。“我胆子小,还怕死。”

    芬恩遥望后面跟随着的军舰,默默地算着航程。

    “今晚是不是就能到那里。”

    那里是他们的目的地,圣歌利亚的回风湾。

    “今天可不是一个好日子,那边阴沉沉的,说不定会有一场暴雨。”

    “没有我们这股雷霆,那场暴雨来了也是白来。”

    胡安和芬恩对视,两个人有很多事心照不宣,心中都知道对方在算计自己,就像两头狼一样,是一个群体,却也不忘时刻咬断另一头狼的脖子。

    “我有一个问题。”胡安歪着脑袋。

    “问吧。”

    芬恩从不觉得对手值得厌恶。

    “210万左右,将军大人。”何塞脑子里放着很多数据。“这座城市的常驻人口也就3万人。”

    盖奇往后靠,“听上去没有看上去这么壮观,现在天还没亮呢。”

    多数的蒸汽车体型庞大,能装进去的市民也多,而单独便利的蒸汽车堪称稀少。这稀少的数辆一直被政府官员使用,或是被有钱人租用。

    盖奇将军就坐在这种车中,从海军总部出来直奔港口。

    现在的街道中间有一条专用的小车通道,两侧是略宽的大型蒸汽车专行道,再往外就是混杂着人力车的道路。最外面的道熙熙攘攘,人挨着人,可能举起手都有些费劲。想要去某个店铺的人,需要边走边看着牌匾,若是一时错过去,再想往回走可就是难上加难。吵杂的环境,你的呼喊也是无力。

    每隔一段路程,便有一个立柱插在中心道路上,上面是架桥,为了让人更快地穿梭在一条街与另一条街之间。从远处看上去就是一个个十字架立在道路中央,仅容这种便利的专车通过。

    随处可见的警察正在观察人群,防止有人跨过围栏,阻挡中心蒸汽车辆的行驶。他们见到车里是军人还会行礼。

    “他们是往工厂去的,平常也就这时候出行的人多。”

    “那个男孩也是吗?”盖奇指着一个灰头土脸的小男孩。

    何塞扶着眼镜,顺着方向看去。“工厂里有很多零活,他们能拿到不少钱。”

阅读海客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一念永恒我要用力爱你[电竞]悄悄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蛰龙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