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唇枪舌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大喝一声:“我跟鲁索比剑,你们插什么嘴?鲁索,我问你,你是不是准备在今晚跟我比剑?”

    鲁索骄傲地抬起头,鄙夷地说:“是又怎么样?你这种小白脸根本不堪一击!”

    罗岚冷笑一声,上前一步,直视他说:“卑鄙!我原本把你当成是一个可敬的对手,没想到你这么卑鄙!你明知道我的身子瘦弱,经过一天的行走会非常虚弱,你竟然要在那个时候跟我比剑,你还有一点剑手的荣耀吗?你还有一点佣兵的尊严吗?你的胜利都是靠阴谋诡计取得的吗?我真为你害臊!你简直就是火光佣兵团的耻辱!”

    在这些人的嘲笑声中,其它地方的佣兵向这里靠拢,饶有兴趣地看着罗岚和鲁索两个小家伙。

    看到鲁索信心越来越强,罗岚不得不反击。

    其它佣兵看出刀疤洛斯的用意,一起开始嘲笑罗岚。

    “贵族少爷,您回家收税去吧,比剑这种高难度的事情不适合您。”

    罗岚虽然不是什么能言善辩之辈,但起码接受过高等教育,也经过网络的洗礼,平时不屑用,但被人欺负到家了,没必要隐忍。

    如果被骂的是刀疤洛斯这类老佣兵,这种方法作用不大,但红发鲁索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是热血冲动的年纪,满脑子的荣誉、尊严、正义或者说面子,哪里经得起这种挑衅。

    “罗岚伯爵,您的家族剑士呢?让您的家族剑士出马多痛快,您说呢?”

    “鲁索啊,你要小心,别吹口气把尊贵的伯爵继承人给伤着。”

    “……”

    鲁索毕竟年轻,看到一个明明比自己弱的同龄人侮辱自己,顿时火冒三丈,提剑便要进攻。

    经验丰富的克鲁斯伸手抓住鲁索的肩膀,沉声说:“不要生气,他在激怒你。记住,只要你正常发挥,一定可以打败他,不要被他的小手段挑动。”

    只要不涉及凯瑟琳,克鲁斯的头脑格外清醒,可惜一旦涉及凯瑟琳,克鲁斯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他的占有欲太强。

    他羞愧万分,甚至觉得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中都带着鄙夷。

    刀疤洛斯马上意识到不妙,在荷曼帝国,用语言打击敌人的手段叫做“舌剑”,混迹多年的佣兵都懂,这属于堂堂正正的攻击手段。他自己也精通此道,但像罗岚这种不靠辱骂而靠“义正辞严”展开舌剑攻击却很少见。

    他正要反击,罗岚突然开口:“鲁索,我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拿出你的练习剑,现在,这里,我们来一场相对公平的比剑。”

    周围人老成精的佣兵忍不住轻叹,没想到这个贵族少爷年纪轻轻,深得舌剑精髓。罗岚这一手太妙了,不说“有罪”而说“赎罪”,鲁索要是答应比剑,首先就会有一种“做错了事情要改正”的念头,带着愧疚的心比剑,实力至少削弱两成。

    刀疤洛斯自然不能让罗岚凭借舌剑占据上风,正要反驳,哪知道同样精通舌剑而且更加毒舌的苏珊看出刀疤洛斯的意图,抢先开口。

    “红发小子,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干脆认输算了!每次看到你的头发,我都想问,你见过你的父亲吗?”苏珊讥讽道。

    蔚蓝大陆一直崇尚金发,而红发者被认为是低等人种或象征邪恶的魔物。不过她的话恶毒之处在于,蔚蓝大陆的女人很多吉普赛都是红头发,而大多数吉普赛女人出卖自己的肉体,她其实在骂鲁索是那种女人生的。

    苏珊随便这么一骂真骂对了,鲁索的母亲的确是吉普赛女人,而他的父亲――连他母亲都不知道是谁。

    鲁索双眼通红,咬牙切齿地盯着苏珊。

    克鲁斯本来想阻拦一下鲁索,但想起昨晚看到罗岚那笨手笨脚的模样,犹豫片刻,松开手。

    “狂妄的贵族,我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哭泣!”红发鲁索轻轻一跃,以顶劈式用出最凶狠的劈击。他没办法也没有能力反击苏珊,只能化羞愧和悲愤为力量,攻击罗岚。

    罗岚心中冷笑,知道自己达到目的。一个不冷静的战士在蔚蓝大陆被称作“四十五秒战士”,四十五秒是一分钟的四分之三,意思是只能发挥正常实力的百分之七十五。

    跳跃攻击只有高级战士才能更好掌握,一个初级战士的跳跃攻击除了力量大一些外一无是处。

    罗岚不知道对方的力气有多大,不敢硬接,而是小心地后退一步。

    在鲁索即将落地的时候,罗岚抓住机会,大步向前,对准鲁索的头部展开突刺。

    鲁索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落地后他立即弯腰矮身,练习剑竭力向前探出,横劈向罗岚的腿部。

    罗岚对基本剑术已经了若指掌,在鲁索矮身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的下一步动作,于是剑尖下移,改刺为劈,击向鲁索的头部。在敌人攻击自己腿部的时候,去攻击敌人没有防护的头部,就是分击中最常用的技巧。

    鲁索微惊,不得不放弃攻击罗岚的腿部,高举剑格挡开罗岚的劈击,向后疾退并站直。

    鲁索立即清醒,进行深呼吸,控制自己的情绪。

    阴险的刀疤洛斯上前一步,讥笑罗岚:“我当是谁,原来是尊敬的罗岚少爷。谁在您的牛奶里掺了烈酒,怎么满嘴胡话?你看看你这小胳膊小腿的样子,连路都走不稳,还好意思嘲笑鲁索?您要真想练剑,回头我买只母鸡送您,您加把劲说不定能成为‘斩鸡战士’。”

    看到罗岚竟然主动出击,凯瑟琳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心想自己的弟子还算有那么一点男人味。

    罗岚拿起练习剑,冲着不远处的鲁索走去,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他冷笑道:“红发小娘儿们,你不是想挑战我么?我今天心情好,给你个机会。挨揍的时候记得别哭鼻子,我可不会手软。”

    受到位面之力的威胁、又在练剑中受反击剑术的影响,他已经有了一种觉悟。这种觉悟不仅是一个战士不退缩的精神,还有阵营的选择――目前他自身利益和凯瑟琳息息相关,只有狠狠地教训克鲁斯的人,凯瑟琳才会更加看重他。

    为了更好的生存,他已经逐渐从一个普通学生转变为佣兵。

    他自知在战斗方面并不如鲁索,要想胜利,必须从其它方面入手,他拿定主意,首先从气势上压过鲁索,然后用语言刺激鲁索的情绪。

    克鲁斯身后的佣兵哈哈大笑,刀疤洛斯是出了名的刻薄。

    他这么一打岔,鲁索的情绪逐渐平复。

    “好一个刀疤洛斯,这些佣兵没一个省油的灯。”罗岚心想。

阅读至上剑尊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金主.柯南之扑克牌系统绝地求生之狂魔重生千金归来医品宗师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