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经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脑壳,你不是看到过他们吗,你来说”,那男子把大脑壳叫了出来,“别扯些没用的,说说你看见的是怎么一伙人”。

    “禀告头领”,一个大脑袋从人堆里钻了出来,头顶没毛,反射着亮光,这脑袋,架在脖子上,晃晃悠悠,真担心风一吹,从上面滚下来,这人先对头领行了个礼,继续说道:“那天下午,我老婆去后山找我,说是有人来换山娃子,给了一个金币做定金。我婆娘,让我明天上午拿着山娃子去桥头取那另外的四个金币,我感觉价钱合适,又给了定金,于是抬着山娃娃回到家中。”

    说到定金,人群又开始有人说活了:“我们也收到定金了”、“这帮人早有预谋,一开始出手阔绰”、“他还问过我,谁家有皮子,谁家有山货哩,我看那伙人出手阔绰,想着这是个好买卖”、“我三叔还埋怨我哩,说是我给他介绍的买卖,这下棺材本也被人家抢去了”?

    人群又开始骚动起来,都是大嘴巴搅和的,说好的,讲重点,讲重点,这下又带偏了,那男子说道:“好你个,大嘴巴,老子本以为你能说清楚,没想到你小子是个碎嘴子,给老子滚一边去”。

    大嘴巴还要争辩,看到头领阴沉个脸,于是撇着嘴,慢慢退了回去,进了人群,又开始嘟囔,不知道在与人嘀咕着什么。

    独眼瞎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眯缝着另一只好眼,转向大嘴巴,指着他说道:“好你个,大嘴巴,我说呢,我回去的时候少了一只羊,我这左边口袋里多了个羊屎蛋,原来这对不上号的一只让你拐了去,赶紧给我羊”。

    “我可没有拐你的羊,我是看它可怜,让它在我那住几天,人家两口子缠在一起,我总不能来硬的把,众位说是这个理吧,我那大黑,我是很尊重它的个人生活的”,大嘴巴,争辩道,还想让众人评评理。

    “让大脑壳,继续说,都站一边去”,男子喊话,这帮人没个纪律,一不注意就炸了锅。

    大脑壳跟众人拱一拱手,继续说道:“回到家中,我给山娃娃系上红绳,跟山神祈祷一番就与老婆睡觉了。我们很长时间没见了,我一直在后山,折腾到半夜,我们才沉沉的睡下。想着我那山娃娃明天就要走了,我还做了一个梦,梦到山娃娃,我说不是我狠心,我也没办法,我们祖上传下来的手艺,不能让我荒废了,我也要吃饭,我也要养家,希望你下辈子做个人,生在个好人家,我梦里还向山神祈祷了”。

    “你你你,”独眼瞎气急败坏,这大嘴巴承认了羊在他那,可是不承认是他拐去的,自己的羊不争气,受了美男计,跟着人家跑了,上哪儿说理去,独眼瞎憋得脸通红,指着大嘴巴骂道:“就是你拐的羊,就是你指使的大黑子”。

    人群里有人不平,附和道:“头领,大嘴巴经常干这样的事,仗着他那大黑长的雄壮,赶着它在山坡上乱转”,又有人说道:“那大黑子也是浪荡货,成天叫个不停”,接着又有人说道:“上一年,我二姑家的羊就是在大嘴巴家找到的,还下了两个崽子,这俩崽,大嘴巴硬是留下了”。

    大嘴巴成了众矢之的,出来混是要还的,欠的债太多,这下被集体炮轰了。可是这小子还没怂,不亏是大嘴巴,关键是脸皮还厚,说道:“怎么了这是,都冲我来了,要不是我家大黑子,你们的羊能怀上崽子吗。我牵着羊转怎么了,我那是锻炼身体,我的大黑子那么辛苦,没个好体格行吗,那山坡又不是你家的,我爱去哪转去哪转;不是你家羊抛着媚眼子,我那大黑怎么叫呢,叫又没关你家事,给你家配种的时候还叫呢,你还说大黑子好气力,有劲哩;还有你,好你个歪脖子,若不是你二姑家的羊,存在我那,早丢了,生产的时候我还顿顿喂黍粥,羊都吃肥了,你二姑都不要崽子了,你还提它,我还没让你二姑还我的黍哩”

    那头领也感觉有些失了面子,自己这些人乱说一气,毫无秩序,让人看了笑话,于是大声喊话:“都给我住嘴”。

    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稀稀拉拉的重现靠在了两边,默克尔和呼兰气恼的厉害,这下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这些山民的吐沫星子漫天飞溅。

    那男子看了看台下的山民,说道:“让大嘴巴先说,可要说清楚了,让这些骑马的外来人知道他们犯下的罪行”。

    “你老婆这晚上可真是幸福了,那山娃子怕是要生在你家了”,人群里有人调侃道,惹得众人一阵欢笑,大脑壳的婆娘羞红了脸。人啊,就是这样,都有了损失他就找到了心理上的平衡,假如有人损失比他大,他受到的心理安慰会更大,甚至能感觉到生活的光明。若是只有他自个受了损失或是他的损失大一些,哪怕只是多了半张羊皮,他也会纠结的死去活来,感受到生活的不公。现在,这些人都被抢了,还没有衡量出损失的的大小,可真是难兄难弟,笑吧,笑一下,心情会好一些。

    “笑个屁,一帮混蛋,东西都他妈被抢了,还他妈笑的出来”,男子骂道:“大脑壳,你行不行,能不能说重点,能不能说清楚,不行,给老子滚一边去”。

    大脑壳吓了一跳,赶紧认错:“我不该惦记我的山娃娃,对不住了,头领,我能说清楚,我讲重点,您先消消气”。

    大脑壳害怕头领找他算账,他的山参是要进贡的,今年的数目还没凑齐呢,还敢拿出来卖,小心自己的狗头,要不是头领找他谈过话,说是有人举报他卖参,他才不说出来呢,本想着偷偷卖出去,没想到被明抢了。

    大脑壳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一看那伙人就不是什么好鸟,我本来不想卖的,都是我那老婆鬼迷心窍。那天上午大伙都在,对吧,独眼瞎你赶了五只羊、歪脖弄了两只鹿茸、黑老二家卷了三张皮子??,还有你大嘴巴,正好从大东坡赶着羊回来,听说有做买卖的,还怨恨我们没有把这好消息告诉你呢?那伙人一边检查着我们的货物,一边互相嘀咕着,我还以为这买卖做成了呢,没想到他们早就打起了歪主意。有一个疤脸的汉子突然抽出刀来,那个家伙就和我们捉住的这个一样,脸上疤痕比较多,还没有胡须”。

    大嘴巴突然插话:“就是那个混账东西,夺了我的羊,我那大黑子被他拽着,竟然吓的不敢反抗了,平时可是威风的很,那对羊角抵人可疼了”。他看到头领用眼瞪他,赶紧闭嘴。

    大脑壳骂道:“好你个大嘴巴,我正说着呢,你来瞎掺和”。他看到大嘴巴被瞪了回去,还挺得意,继续说道:“这帮人早有准备,他们的车上装了很多绳子,那车又有篷子,用马拉着,跑的可快了。我们的山货、皮子被丢进了篷车,我们的羊被绳子拽着,被他们一路驱赶,有几只不听话的直接用马拖着走。那些人还举着刀做着劈砍的动作,大声恐吓我们。我们一开始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可是我们的财物被抢了,那可是我们的命根,让我们怎么活呀。我们大伙渐渐缓过神来,想要抢回我们的财物,我们拿着猎叉、飞镰、弓箭、柴刀、套索大声呼喊。我们的人比他们多,我们把他们逼到了桥上,那伙人也害怕了,他们过了桥,就把大绳砍断了,我们赶紧退了回来。”

    那男子心想:一帮饭桶,还说把人家逼到桥上,说的好听,这是让人家安全撤离了,丢人呢,老子都没脸跟对面三个人讨价问罪了。

    原来这男子,那天正好不在,他十天前刚去了乌鞘岭,去向钻山王汇报工作,顺便商谈向月氏王进贡的事情。

    人群里,一个人走出来,模样古怪,那张脸全让嘴占了,鼻子、眼睛被挤在了额头上,一看就是“大嘴巴”,大嘴巴说道:“那天早晨,我赶着羊在山坡上吃草。这是个不错的清晨,我的大花刚给我生了四个崽子,两个白花多一些,两个黑花多一些。我想着大花很辛苦,就让我老婆给大花熬了黍粥,给大花补补身子。可怜我的大花没了丈夫,我的四个崽子没了亲爹呀,我的大黑子被他们抢走了。我那大黑子是个好羊,远近闻名的种羊,对吧老拐棍,对吧大脑壳”。

    “他妈的,说重点,什么大花、大黑子”,那男子窝着气,本想找个能说的,找了个碎嘴子。

    疤脸被捆在一棵歪脖树上,脸上挨了几鞭子,还留有血痕,这下子又要留疤了。他听到有人来了,于是大声呼救,暴露自己的位置,呼兰听到后,对那台上的男子说道:“朋友,我们之间存在误会,我们不是盗贼,请让我看看我的人”

    “你能渡河过来,看来也有诚意”,那男子说道,于是吩咐手下:“把人带上来”

    疤脸被两个人押着来到众人面前,呼兰上去打量了一下,只是一些皮外伤,说道:“受苦了,我的兄弟,你再耐受些,我会替你讨还公道的”

    呼兰重新走到众人中间,对那男子说道:“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强盗,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还没有渡河,就看到桥断了”。

    山民纷纷说道:“就是你们这伙人,抢了我们的牲畜”、“马匹、衣服都是一样的”、“附近没有别的人群”、“抓的这小子,一看就鬼鬼祟祟”、“我们在这等了好几天了,就看到他偷偷过来”、“他们抢了东西还把桥砍了”、“一定是抢了东西,没有来得及带走,这是又回来取了”、“对对对,我还丢了好几张兽皮”、“我的老山参也没了”。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呼兰和默克尔心烦意乱,金丝雀怕他俩收不住火赶紧说道:“二位不要急,不要急,我来说我来说”。

    大嘴巴正在诉说自己的辛酸,为自己、为大花、为大黑子感伤,还要拉上老拐棍、大脑壳做个见证,被头领一个臭骂,从深情中抽离出来,继续说道:“说多了,说多了,不过我的大黑子真是个好羊。那天早晨,我走的大东坡,没有很靠东,稍稍靠东一点,想趁着早,让我的羊多吃点好草,那里的草好,我的羊又多,我们这小西坡的草太少了”。

    人群里突然有人插话道:“大家约定都不去大东坡放羊,你小子怎么又去了”。

    “好你个独眼瞎,你他妈没去啊,我还看见过你哩,头领,这家伙那天也在那,他的羊还跑到我的羊群里寻亲哩”。

阅读匈奴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西游之制霸洪荒我会修仙以后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时间猎人唯愿来生不相见王斗之神王之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