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配合我演一场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眼望过去,萧南身上就起了鸡皮疙瘩,不愿多瞧。

    这种情景,他也不是没见过。

    当年在东南亚一带执行任务之时,就曾经对付过不少这种不法之徒。

    香台之上,立着一个赤褐色木纹雕像。人形兽头,暴眼獠牙,狰狞凶恶,似狼似狮似虎……

    这东西明明是死物,给人的感觉象是随时都会扑将下来,要将自己撕成碎片,噬肉吞骨。

    萧南顾不得回头看上一眼,依稀感觉到眼前的场面似曾相识,没来由的就升起一股极致的愤怒来。

    房间原木地面雕刻出奇异的弧线纹路,组成一个精美图案,线条里面有着鲜血流淌,闪着暗红光芒。

    那些犯罪分子血祭邪神,摆出各种各样的仪式,号称能召唤存在或不存在的神灵,完成一些虚幻的梦想。

    对于这种东西,萧南只要见着了,就会赶尽杀绝。

    半个房间,空荡荡的。

    除了被鲜血灌满的图案之外,不远处靠墙立着的矮台上面点着燃香。

    香烟袅袅弥漫,汇合着鲜血腥味,组成令人作呕的气味。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腥红。

    “呕……”

    好重的血腥味。

    在他看来,为满足自己的私欲杀生祭神,是反人类、反社会的行为。对付这种社会渣滓,当然没什么好说的。

    “看情形,我竟是成了祭品。”

    身体斜后方,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也是半趴在地上,被血腥阵图围在中间。

    她此时正专心的抽噎着,哭得死去活来。身体一抽一抽的,不停的颤抖。

    头脑渐渐的清醒了过来,萧南也顾不得问询,心里升起了巨大疑惑。

    自己不是在北美抢了国宝,杀出自由神殿展馆,突破军情局特工的围剿,逃到海上了吗?

    怎么会在这里?还被困住了?

    血液不正常的沸腾,四肢发软,身体极度疲惫虚弱,显然是被人下了不知名的药物。

    “对了,我抢到了那面镜子之后,就捅了马蜂窝……混入货轮逃到海上,被美军军舰追击。”

    “最后,身上中了七八颗子弹,临死前不愿落入敌手,跳到冰冷的海水……”

    难道被谁救了?刚脱出虎口,又入了狼窝?

    国宝呢?

    想到自己用生命抢夺回来的那面镜子,萧南心里微微苦涩。

    百分之百的任务成功神话,这一次总算是破了。

    不过,能在军队围攻之下,还保住一条性命,也算是万幸了。

    他习惯性的伸手摸向胸部,那里就是自己存放镜子的地方。

    雕着云纹的青铜镜,只有三分之一个巴掌大小,像一块大点的玉佩,随身带着也不会碍事。

    当时,萧南生怕在战斗逃亡之时丢失,就贴身放在胸前,还买了一根红绳紧紧缚住。

    果然不在了。

    萧南低头一看,心里有些失落。

    透过散开的衣襟,就见到平坦细白的胸膛处,能看到根根排骨……皮肤上面有着一个圆形胎记,青色之中隐隐绘满纹络。

    “这是?胎记好眼熟,很像那面宝镜……不对,身体不对。”

    萧南呆呆的伸出双手。

    看着自己那双纤纤如玉般细长的手掌,再看看自己细白光嫩的胸膛,干瘪平整的腹部,心里就是一惊。

    “这不是我的身体。”

    经历过最苦的训练,从军十年,从普通军营到战狼特种队,再到血刺部门……

    十年间,他勤练形意、太极、八卦,再吸收各国极限格杀术,经由先进仪器设备刺激细胞的分裂生长。

    其身体的健壮强横处,可以说达到人体极限。

    古铜色的肌肉腱子,一块块一条条一缕缕,全是力量炸裂感。

    尤其是小腹处,还有一个饭碗大小的伤疤。

    那是一次不小心,被炮弹弹片击中的记念,差点就没挺过来。

    而自己那一双手掌,因为特殊的硬功外功修练方式,早就练成岩石一般粗砺钢硬。

    尤其是虎口处的茧子,能有半寸厚。

    可是,此时小腹略显光洁,一双纤手有如大姑娘般……柔软、洁白、细嫩,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量。

    最重要的是,那大片浓密的胸毛,已经不翼而飞。

    “重生?穿越?”

    虽然没有镜子,看不见自己的脸,也不妨碍萧南自我认知,对一些常识问题他总是不会忽略。

    能让人换个身体重新活过来的事件,现实中是没有的,小说和电影中倒是经常可以见到。

    “不好,难道是变身流,我穿越成了一个女人?”看着自己手掌,萧南心里一阵哀号,面色狂变,猛然伸手往下一摸。

    手指捏了捏,他呆愣原地,神情似悲似喜。

    还好,并不是最坏的结果。

    兄弟还在,虽然个头小了点。但是,这些小节就不用在意了。

    虚惊一场,让他差点忘记了自己还处于危险境地。

    弄明白了处境,再明悟了自己很可能穿越到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人身上,萧南松了一口气。

    强行压下心里乱七八糟的杂念,终于想起了当务之急。

    从木胎兽头塑像那里传来一股阴寒冰冷,让他很不舒服。

    胸前的圆形胎记此时越发火烫,就像是多了一颗心脏在跳动震颤,提醒着自己此处不是久留之地,迟则生变。

    “难不成这木胎兽头还会吃人?”

    萧南心中微凛,眉头紧紧皱起,浑身汗毛倒竖。

    一直以来,他只相信苦练,并不相信一些神神鬼鬼的事情。更不觉得世界上有什么超凡的个体,超凡的力量。

    以前所曾见过的邪恶仪式,也只不过能欺骗愚夫愚妇。

    在现代化的国际形势下,任凭再强大的个人,再邪恶的教派,也不过是纸老虎。

    既挡不了子弹,也利不过刀锋。

    但是,明明自己已经死了,却换了个身体重新活过来。

    这么诡异的事情都发生了,还坚持着某些观念,就有些不合时宜。

    何况,他相信自己的危险直觉。

    这是许多次在逃亡追杀之中锻练出来的保命本事,从来不会欺骗自己。

    ……

    房间窗帘拉得比较严密,缝隙中隐隐能看到钢制窗格。

    一线天光透射进来,打在地板之上,耀起点点光斑。

    门外天气应该很是不错。

    这间房子装修得真是不错,古雅和现代结合。

    结实的铁门牢牢锁住,不留一丝空隙。

    出不去的!

    只能等死。

    他有一种感觉,香案和台面上的雕塑,自己都不能前去触碰,否则会有不好的结果。

    这么一来,除了别人打开门把自己放出去,竟是无法可想。

    偏偏,自己这个身体,却是弱得可以,手臂纤细,明显少经锻练。

    不过,就算是身体强壮其实也是没用。

    被掳来之后,还不知被注射了什么药物。他的心跳不正常的飞速跳动,四肢发软,浑身无力。

    这竟然是死局?

    从来没有哪一次任务,会落到如今这种毫无生机的局面。

    萧南都不用仔细倾听,就能发现钢门后面,有着几处粗重呼吸,肯定还有人看守。

    更远一点,传来约有约无的呢喃,有人在念着咒文。

    嗯,隔着房门举行仪式,以鲜血为引,用生人喂食邪物,这案例略眼熟。

    “别哭了,想不想活着逃出去?”

    萧南忍着头晕眼花,强撑身体,挣扎着半站起来……他扶起身后仍然趴在地上哀哀哭泣的女孩,沉声说道:“想活,就配合我演一场戏。”

    猝不及防之下,吸入一口浓郁的血腥空气,萧南就是一阵反胃。

    眼中见着满地血光,幽幽红烛照耀的房间令人心里发寒。

    萧南再次清醒的时候,就感觉到身体传来无边的疲惫,四肢肌肉软绵绵的,浑不着力。

    就如那一年,他执行任务孤身逃离,被海豹突击队围在深山老林之中的感觉。

    三天三夜孤军奋战,不得休息半刻时间,到后来,都差点崩溃了。

    皮肤上面传来阵阵痕痒,象是蚊虫正在叮咬;肌肉筋骨因为用力过度,从而全面罢工;五脏六腑绞成一团,嗓子眼里干渴得似乎能吞下一大桶水。

    他控制不住的狠喘了一口气,象是垂死的鱼一般死命挣起身体……

    “这是……哪里?”

    他心中满是困惑。

    身后传来嘤嘤女声抽噎,令人心中发冷。

阅读全民武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女法医的诡探档案女配炮灰已上线驼龙行者龙珠之老子是比鲁斯阿仁修仙记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