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丹凤朝阳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招招大喊大叫,爆血发力,莽得一批,也被许多人诟病。

    至于赵氏的朝阳枪馆,听说老馆主也是军中退役的,所授丹凤朝阳枪招经由多年杀敌,补完了许多细微缺陷。非但不惧群战,单体攻击也惊人得很。

    最重要的是,枪法好看啊。

    元江三大武馆,“四季剑”普遍被称为只是好看,杀伤力太小;

    “沥血剑”杀伐惊人,讲究实战,出手一点都不美观。

    她家境不好,交不起学费。

    所以,虽然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她练的却是学校教导的基本十三剑……武馆传授的进阶武技,她是一样没学。

    一动起来,就如凤凰展翅振羽,看上去就高明得一塌糊涂。

    也不是没有不好的地方,那老馆主十分贪钱,真正的绝招会藏起来。

    此时见到班长林浩不但修习了“沥血剑”,比试之时又用出“丹凤朝阳枪”,心酸得很,话里满是怨气。

    “丹凤朝阳枪啊?昨天他还在说沥血剑如何如何的好,最是适合我们初学者实战比试,今日却……”

    这是聂冬云,练的就是“沥血剑”。

    美仑美奂。

    “好枪法!”

    四周同学传来一阵惊叹声。

    普通会员只会教授丹凤枪,不教朝阳心法,练会之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而场中的林浩显然并不像是只会丹凤枪的模样,看他志得意满的样子,肯定藏着绝招。

    就想着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的正经考核之时一鸣惊人。

    ……

    林安国坐在主席台上,轻轻抚摸着下巴上稀疏黑须,眼中忍不住露出笑意。

    自家儿子能得到赵氏朝阳心法真传,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

    旁边的武技老师,连连点头赞道:“力量和技巧全都不错,统合在一起,我看今日这些学生之中,除了李少华强上一筹之外,其他人都比不上。”

    “林校长恭喜了,还有两月时间,如果再精研一番,令公子也可以报考名牌大学的。”另一个武技老师也跟着捧场。

    “谬赞了。”林安国矜持的笑了起来,声音里却透出洋洋喜意。

    他突然转头看向唐芷萱,见这位女老师,仍然双眼迷蒙似睡似醒,不由眉头轻皱,问道:“唐老师,你觉得这枪法用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唐芷萱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呃……”

    ……

    萧南提着长剑,愣愣的看着对面的林浩在舞着枪,头脑一阵懵逼。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刚开始,他还以为林浩就快出手,没想到人家是在先行表演。

    你为什么这么优秀?

    别说,舞得还真好看。

    雪亮枪刃被林浩舞成了两片羽翅,锋芒闪动之间,就如大鸟抖羽。

    可是,战斗从来不是比谁更好看。

    真正强不强,还得看打。

    ……

    林浩舞了足足一分多钟,只觉得酣畅淋漓,手中一条大枪就象活了过来,带着呜呜风啸,势不可当。

    意犹未尽的停下枪式,他睁大眼睛,看着对面惹眼的人影,纳闷道:“你怎么还不下去?”

    “你傻了吧。”

    萧南都要忍不住翻白眼了。

    我们比都没比,看一看你舞枪就下去,那我还考不考了?这算通过还是没通过?

    同学三年,怎么记忆中就没发现,这班长林浩竟然是个逗逼。

    “好,你既然要找虐,那也怪不得我了。”

    林浩得意笑容僵在脸上,眼神变得阴狠起来。

    他答应别人打压萧南,报酬可是两块蕴神香。不得不说,李家做事就是大方,举手之劳的事情,好处却很大?

    最好的做法,当然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同班这么久,谁不知道萧南性格有些怯懦,平日里基本上不与人争执。

    有些人叫他“娘炮”,都不带生气的。

    当然,这也跟他的现实情况有关,气血不强,武技不行。

    就这样的性子,只要吓一吓,他脑子一晕,那还不立刻屁滚尿流的下场?

    这样就算怯战了。

    一旦怯战,名声就会全毁了,武科的事想也别想,那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

    又不是生死战,只是同学切磋,你都不敢战……还能指望你做什么?学什么武?

    ……

    “既然不肯下去,那就打得你筋断骨折,前程尽毁,也是你自找的。”

    林浩脑海中念头急转,眼神一狠。

    虎扑向前,手中枪如流星,探手疾刺,枪刃连点。

    他一出手,就再不留情,脚下踩得草皮飞溅,手中大枪带起一道道虚影,结成迷蒙翅影。

    “丹凤振羽,狂风式。”

    虚虚实实中,那枪伸缩不定,四周同学眼前一花,看不分明。

    心想,自己若是面对这狂风一般的枪刺,也是很难挡住。

    唯一的办法,那就是退开。

    可是,大枪本就是长兵器,最是适合追杀逃敌。

    退得再快,也快不过人家前冲伸臂,枪刃一吐,那就很要命了。

    “完了,还不如早点认输下场呢。同样是武科无望,不受伤比受伤要好。”卫芸芸倒吸一口气,只感觉浑身发冷。

    熊兵摇头暗叹,“早叫你搬救兵,偏偏要自己逞强。这下可好,人家出手就是奔着打残重伤、断绝前路而去的,做人没有自知之明,就会很惨。”

    没人见到,唐芷萱坐得松垮的身体,突然微微崩紧。

    右手纤纤五指之间,无聊转动的钢笔,突然停了下来,微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锐光。

    不答应走后门让对方通过是一回事,但若是在自己面前被打成重伤,那就不行。

    否则不好向师妹交待。

    “咦,竟然还有这一手?”

    刚要出手射出钢笔的唐老师,又悄悄恢复了梦游状态……

    场中响起了一连串的“哧哧”锐响,像是风儿吹过林梢,带起约有约无的轻吟。

    在狂风般的枪式中,一道人影不但没有后退,反而步步向前。

    左一步,右一步,后退半步,前行两步。

    斜斩、侧撩、反点、前刺……

    一步一剑,剑剑分明。

    “这是?”

    卫芸芸差点怀疑自己的眼睛,好吧,这就是自己练了千百遍,再也不想练的基础十三剑。

    可又不单单是基础剑法,只觉得其中多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那是飘逸和轻灵结合在一起,如山间清风,水间流泉。

    惬意,对,就是惬意。

    剑法流畅于否,好看不好看,在所有人眼里,其实没有一个标准。

    唯一的衡量,那就是能不能取得胜利。

    此时的萧南,不但没有退却,反而每剑争先……

    “哧哧”轻响之中,更有叮叮当当轻鸣出现。

    众人这次看得分明,他每一剑,都点在那枪刃将刺未刺,欲斩未斩的发力当口。

    林浩那成片的狂风枪影,被这东一剑,西一剑,刺得卡卡顿顿,羽翅凌乱,十分之丑陋。

    “他是怎么挡住林浩的八百多斤力量的?”

    熊兵眼神惊异,忍不住就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又看两人的交锋,好不容易才想明白。

    在他的眼里,萧南其实用的力量并不大,最多不超过四百斤,面对林浩的长兵器全力出枪,本来是挡不住。

    但是,他每一剑出手的角度都是妙到极处,总是能未卜先知的截击到林浩枪招力量转换点。

    枪如拳,剑如指。

    你一拳打到中途,还没爆发全力,就被人在胳膊肘拖一下,或者是横向敲打手腕。那拳头也谈不上力量,更没有威力了。

    “这是基础剑法吗?”

    ……

    “萧南,加油,萧南,加油。”远远传来一阵尖细女声尖叫,又兴奋又激动。

    紧接着,就有数十人跟着喊叫。

    一大票低年级女声,在那里又蹦又跳,扯着喉咙大喊……

    有些人手中还舞着绒线球球。

    还有拉拉队?

    熊兵满脸茫然。

    熊兵眼睛都直了。

    虽然是在测试分科的考场上,气氛十分严肃,被林浩这么一弄,瞬间就有些火爆起来。

    “这是?”

    林浩伸手抓着枪尾三寸处,手臂肌肉波浪般滚动,轻轻一抖……

    合金钢所制的点钢枪,连枪柄带枪刃将近三米,被他抖得枪身振出隐隐约约的虚影。

    “嗡……”

    枪尖晃动着,他手腕一动,大枪回缩,绕身急旋。身体两侧就刺出密密麻麻的枪影,如同两片羽翅张开。

    千百羽毛根根如刀,寒光闪闪。

    高三五班人群中,董承失声道:“班长练的不是沥血武馆的‘沥血十剑’吗?什么时候学了一套这么漂亮的枪法?”

    “是‘丹凤朝阳枪’,赵氏朝阳武馆的镇馆枪法……我去问过,那里学费昂贵,即便收下学员,也只会教导丹凤枪,不教朝阳心法。除非例外,想学到真本事,必须成为赵氏入室弟子。”

    卫芸芸虽然武道天资不错,也很有毅力恒心,但对于这些需要某些门槛才能学到真本事的地方,她却是没有办法。

阅读全民武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重生千金归来我要用力爱你[电竞]权少抢妻:婚不由己皆斩重生之霸婚军门冷妻娱乐春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