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我这暴脾气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像春风吹拂,有细雨飘洒。

    “扑……”

    一声奇异的闷响,枪刃锋芒突然之间为之一滞,就如刺进了泥垢皮革之中。

    “腰如柳,剑如丝,脚下随风舞。”

    那片如火炎阳般的枪势之中,突然就多了一抹迷迷蒙蒙的湿意。

    这两天,他了解过一些新闻资讯,也知道各大高校中都有学生在比试之时,失手错杀……

    看林浩双眼血红的模样,这肯定是想要有样学样。

    没有听到兵器相撞的清鸣,只能看到无数道银亮的剑影划出道道丝线,蜿蜒曲折。

    在枪锋之前,结成一团细密光网。

    萧南只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面上笑容愈发温和,目光却是冷漠如冰。

    枪刃须臾到了身前,劲风吹袭之下,他的衣衫烈烈做响……

    随着衣袂飘动,在众人眼中,萧南整个人也跟着飘摇摆荡了起来,像是被风吹拂着的柳叶。

    处于上风之时,也是意思意思的把林浩踢倒。用的是巧劲,而非杀招。

    这位班长虽然摔起来十分狼狈,但还真没受什么伤。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缠、绞、裹、洗、提、拉、挑……

    一瞬间,就算是卫芸芸,也看不清萧南那剑到底用出了多少种攻击、防守技法。只觉他手腕翻转有如灵蛇;五指弹捻抹按,轻灵跳动,有着说不出的美感。

    这还没完,那如丝般舞动的剑影,只一锁住长枪去势,更是从极柔中生出刚猛劲道来……

    细长剑锋发出炸雷声响,震得大枪向上高高扬起。

    刹那间,一溜寒光剑影,不带一丝风声。就如午夜的细雨般,倏忽前刺,在林浩小腹处轻轻一点。

    一触即收。

    等众人回过神来,两人相对而立,萧南已经收剑静立。

    而林浩却是举着长枪,双眼惊恐。

    “你……”

    他只说了一个字,长枪跌落,“噗”的吐出鲜血来。双腿一软,跪伏在地。

    先前的刚猛霸烈似乎就是一场幻象,此时的林浩瘫软得就象一团烂泥。

    “承让!”

    萧南面无表情,眼神淡漠。

    此时方才出得一口恶气,既然下了黑手,他也就懒得装模作样了。

    这些天来,重新回到学生时代做一个安分守己的高中生,来来去去的,他差点当成了孙子,总是憋屈得很。

    实在是,这个世界强手太多。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免不了要委屈心志,暗暗发展。

    这样虽然安全,但是,总是觉得心头不够畅快。

    此时,才终于多了几分舒爽,只感觉胸臆大开,天高云阔。

    你既然敢下狠手,那我,自然也敢。

    “萧南,萧南……”

    四周响起一阵欢呼。

    张小柔激动得浑身发抖,扯着嗓子叫了起来,一大片小姑娘也跟着叫喊。

    她们可不管那么多,因为年纪不大,也没想过得罪了林副校长,会不会被穿小鞋……

    关键是小姐妹开口了,那自然得鼎力相助帮着萧南加油助威。

    更何况,在她们眼里,这只是一场比试的胜负。

    看起来,林浩是受了点伤,无力再战而已。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人家萧南多帅气啊,多温柔啊!只是剑尖一点,连对手皮肤都没划开……

    林浩最后吐出的那口血,估计都是受不了失败的打击,怒极攻心,自己吐出来的。

    ……

    “这是什么剑法?好厉害。”卫芸芸看得眼睛都直了,越是习剑者越是能感应到其中惊心动魄之处。

    剑锋化做绕指柔,转眼就变成百炼钢,演化春风夜雨,败人于无声无息之中。

    “不曾听说过,哪一门哪一派的招式会有这等功效啊?”

    “是四季剑法,就是每周周五剑馆教授的春之章剑式,上周刚刚教到‘细雨斜’这招。”

    董承的脸色更是震撼,他是跟萧南同一批的剑馆会员,却从没想过,这四季剑还能如此用法。

    当日那剑术教习,用出剑法来也没有这等韵味。

    虽然剑法不行,但不妨碍董承能看出其中妙处,毕竟学过不是。

    “是四季剑法的四季真意。”

    “原来四季剑法有这么厉害啊?早知道我也报名四季剑馆,沥血剑法差远了。”聂冬云满脸懵逼,后悔不迭。

    “得了吧,你以为是谁都能学会,得到其中剑式意境的?”董承无力吐槽,“如果我没猜错,班长这次惨了,细雨斜一式可没那么简单。”

    “好一招碧丝绕,细雨斜,这是得了春之剑法其中真意。”唐芷萱在先前两人短兵相接之时,已经站了起来,早就没了那股慵懒姿态。

    她眼神炯炯,就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般,直直看着萧南。

    “不简单,真不简单,这么点气血,就能刚柔转化,流畅自然。更难得的是得了意境真髓……从极柔春风之中,生生化出了雷霆刚猛来……

    还有那一式细雨斜,精妙!若非身体天赋实在太差,年纪也太大了,没有太多可塑机会。我都想报上帝都,请导师再次收徒了。”

    唐芷萱在一旁嘀嘀咕咕,旁若无人的小声感叹。

    旁边两个武技老师,却是震惊莫名。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位唐大小姐今年为什么会跑到元江一中来教书?但对其身份来历还是稍有听闻的,知道她是帝都清宁学府的高材生。

    连她都这么看重这萧南这一剑,难道里面有着什么名堂?

    还没想得明白,耳旁就听得一声炸雷般吼叫。

    “同学比试,你竟然敢下如此狠手?破他气血筋络,真是岂有此理。”

    林安国伸手一摸自己儿子的手腕,只是稍加接触,就感应到林浩身全身冰冷,那股强大的气血之力已经散化全身各处,并且,一点点消散在空气之中。

    再看到林浩嘴唇乌紫,气若游丝的模样。

    他心里绞痛,怒不可遏。

    能把儿子培养到如此地步,他花了多少心思啊?

    又是趋炎附势,又是上下其手,暗地里不知做了多少事情。还指望着儿子考上名牌大学给自己长脸,让林家兴旺呢。

    现在,这岂不是废了吗?

    先前那一剑,好阴毒……

    以柔力点中,穿透内腑,再化为刚猛震荡之力,爆炸开来。

    那小子好毒,也不知是哪里学来的手段?四季剑馆决不会教授这个。

    林安国先前站在远处,一时半会还没注意,如今仔细探察,才发现事情大条了。

    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想不起,其实是自己儿子先行下了狠手,起了歹心。

    就算想到,他也不会在意。

    大多数人都是宽以待己,严以待人的。

    他义正严词的喝了一句,右手停都未停,反手拍出。

    一掌打得空气爆鸣,轰隆做响。

    草叶飞舞,掌风如山。

    所有人耳中就听到弓弦急响,铮铮颤鸣……

    那是林安国身体之中所有筋络齐齐弹抖,无穷大力生出。

    甚至,在他的掌沿能看到空气被挤压出淡淡白痕。

    萧南是真的怒了。

    输了还不认输,你想干嘛?真是不知进退。

    “我这暴脾气啊。”

    看着林浩一枪震荡空气,抖出脸盆大的枪花来,全身气血鼓荡燃烧,枪尖直指自己胸腹要害之处,萧南眼神一冷。

    他感受到了危机。

    先前比试之时,被同学过招切磋的气氛感染,尤其是旁边有那么一些支持自己的小迷妹大声加油喝彩,心底无端端的就会柔软了几分。

    以至于,他把比试当成了过家家。

    他敏锐的感应到,如果自己挡不下这一招,五脏受伤这是最轻的,很可能被捅出一个透明的大窟窿,从而伤到气血之源,和中庭最重要的各大脉络。

    以后别说习武练功,就算是走路都会艰难。

    甚至,还可能被一枪击中要害,当场身死。

阅读全民武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跑男之搞笑小生我在洪荒植树造林我真不会推理魔临——天地劫剑侠之情缘我的绝色小龙女老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