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四季轮回,时序变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闷哼一声,被这一剑刺得倒退七八步,眼神慎重的低头望了望,突然又放声大笑起来。

    “连伤到我的肌肤都做不到,你又凭什么跟我比武?”

    笑声未歇,李少会眼神变得更是凶悍,剑势化为金色光轮向前斩击,有如狂潮。

    “锵”的一声低吟。

    李少华胸口处就溅起一团火星……衣衫破碎处,能见到金玉琉璃色光芒闪了闪。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萧南真是她亲儿子呢。

    谭秋怡眼中刚刚闪过惊喜,就见台上情势又是一变。

    这一次,他干脆懒得理会招式和意境,不挡不格,只是一味强攻。

    身上金玉光华透出肌肤,映得整个人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清啸响起,那真幻虚像闪动间,就有剑锋轰鸣着刺出。

    “咻……”

    一剑雷霆电闪,似乎无中生有般,刺将出来。

    “竟然是四季真意,他从哪里学来的四季剑法?还学到了如此精深的地步,漓江剑馆馆主姜宇都有所不如吧。”

    有这样剑法造诣,能打败吗?

    本来笃定万分的李少云此时有些不确定起来。

    仗着力量、速度和防御胜过对手不止一筹,李少华终于选择了最正确的战术。

    那就是以力破巧。

    你刺我一剑两剑,我撑得住;我只要击中你一剑,就能一分两段……

    看看谁吃亏?

    “切!”

    “我还以为这位会用出什么奇功秘技来,原来与我们打架也没太多区别,就是蛮牛打法了。”

    “不蛮干也不行,刚刚萧南的剑技你也看到了。那幻影虚像不知是什么名堂,剑光完全看不清,真是太厉害了。”

    “再厉害也没用,伤不到对手,力量也不如人。

    他再是剑法巧妙,等到精神消耗过多,就会重新落在下风,败局已定。”

    有人在旁叹息。

    观战的各界人士中不乏武道入品的武者,此时议论起来,倒也切中要害。

    听得张小柔在一旁心情七上八下的,一直没个稳当。

    不单是她,身旁的那些小女生,此时根本就忘了自己拉拉队的责任。

    从台上两人开打至如今,她们甚至没有喊过一声加油。

    ……

    萧南出剑无功,反倒被劈了几剑……连连格当,接一剑退数步,被逼得退往武台边缘,手臂手腕也有些发麻。

    他胸前也渗出几道血痕来,鲜红渗透衣襟,触目惊心。

    这是未被完全挡住的斩龙剑剑势余威,穿透自己的剑法防御造成的。

    攻击对手的同时,也会被对手攻击,总是难以避免。

    四周传出几声压抑惊呼,极为熟悉,萧南知道那是自己的亲人朋友。

    尽管再次落入下风,他的心中却是越发安定下来,嘴角也露出一抹冷笑:“如果单凭蛮干就有用的话,那我还学剑法干什么?”

    他自问看清了李少华的所有底牌,也找到了对手的弱点,当下剑势就再次一变。

    “次序轮转。”

    萧南默运四季轮回真意,手中剑锋遵遁着奇异的轨迹运行着,画出一道道美妙弧线。

    剑随心动,身随步转。

    看看李少华一剑劈到胸前,他身体只是一侧,脚下再进,须臾一剑点中对手的右肩肩井处。

    李少华中剑,不惊反喜……

    每到这个时候就是他的机会。

    他强行止住即将被击退的身形,运力前撞。

    手中阔剑借力反斩,空气撕裂爆鸣。

    剑势刚刚斩到一半,他前冲的身形又是一顿……同一角度,同一位置,他的肩井穴处又中了一剑。

    这一次,就算他再会忍痛,防御再强,也有些撑不住了。

    两剑力量叠加,前力未消后力又至。

    他不但再也冲不起来,手中挥舞的斩龙剑也跟着顿住。

    “为什么会这样?”李少云的脑子乱转,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第三剑从左侧划出一道古怪弧线,刺在自己右肩之上。

    他身体被一股强悍力道,刺得斜斜倒飞,好悬才停住扎固马步。

    只觉眼前身影闪动着,又有一剑尖啸着有如流光。

    映入眼帘。

    而这时,他肩膀疼痛,右臂酸软,连抬都抬不起来。

    “扑哧……”

    一声闷响。

    雪亮剑光一闪就收,空中掠过一溜血光。

    李少华痛叫一声,踉跄后退。

    感受到身前传来的森冷杀机,眼角余光瞄到又有一线银光刺向自己的咽喉。

    他再也顾不得气度了,只能仓惶退避。

    由不得他不退。

    四剑破肩尚可承受,但是如果被刺穿咽喉,他的金身玉体再强,也休想保住性命。

    “这是什么剑法?”

    李少云只感觉有力难施,心中憋屈,手中斩龙剑已经成了摆设。

    明明自己力量、速度和防御都要更强,怎么不知不觉的反而打成这般模样?

    ……

    “这是什么剑法?”秦霜眼中闪着晶亮光彩。

    她发现自己远没有看懂萧南,对方表现之出彩,远在意想之外。

    先前对他有信心,其实并非因为别的,只是看到他身上皮肤光洁如玉,知道已经突破一品。

    再就是同气相和。

    因为抱着胳膊,两人离得太近,她能感应到萧南精神力浩瀚和灵动,猜测到已经突破胎息,这才能放心观战。

    没想到,情势发展出人意表,还有惊喜。

    萧南用出的剑法,她已经有些看不懂了。

    当然看不懂。

    实际上,在场人中,包括苏玉晴、李元琛在内,都没看懂这门剑法。

    他们只是想起了一个传闻。

    传闻四季剑姜弘博当年比剑,从未败过一次。江南江北,西漠东海,他一剑在手,尽皆横扫。

    论及剑术巧妙,当世不作第二人想。

    因为,他的剑总是能恰到好处的攻击到别人的弱点。

    就算是实力低人一筹,也往往能以弱胜强,处处抢占先机。

    这个传闻随着四季剑蛮荒折戟,早已消失在故纸堆里,被世人所忘怀。

    但还是有那么一些人,记得曾经一人一剑创造的种种奇迹。

    眼前的那个年轻人,出手的剑法,招招算在最前,妙到毫巅,岂非正是如此。

    李家的斩龙剑所谓的凶厉霸道,在这套剑术面前,简直就如笨拙的小孩舞剑,完全起不到半点作用。

    “四季轮回,时序变化。”李元琛咬牙切齿,他再也坐不住了。

    头一回担心起李少华到底能不能胜,会不会死?

    听说这一剑是从四季轮回之中领悟到一点时间规则,能事先预判对手攻击方式和出手时机。

    在还未出手之前,就提前抢占方位,预先设伏。攻敌之所必救,克敌制胜于无形。

    这要怎么破?

    李少华没想破,他也破不了。

    咽喉处已经中了两剑,眼见得第三剑如影随行刺到,比自己后退的步伐还要快捷。

    他能清晰的感应到,以自己的金身玉体,远不足以挡住下一剑的攻杀,眼珠子一下红了。

    他仿佛看到了身后父亲咆哮着就要冲上来救援,也看到苏玉晴大笑着拦截。

    大哥李少云想要前冲,却有张翼悄然无声的拦阻在前。

    耳边听到不知是谁的喊叫:“签过生死契的比武,任谁都不能违规插手……”

    生死契?

    李少华心中升起绝望后悔,我干嘛逼他签个什么生死契啊?要不然,就算是败了也不至于当场身死吧……

    “不,我练过元灵观想法,有着一线生机。我要杀了萧南那小子,还有秦霜……”

    一股凶煞之意出现,心中执念生起,他就不再想着阻拦。

    血光瞬间弥漫双眼,李少华一声狂吼,浑然不似人声。

    身上喀啦啦骨骼爆响,生出倒须骨刺来,血色光焰冲天而起,腾起三尺有余。

    肩上血洞生出肉芽,疯狂滋长。

    手中斩龙剑霍然跃起挥斩……

    伤势长好,体型大变,红光护体,眼中血芒如剑。

    “这,这是兽神功法,还练出了斗气,而且已经失控了。”

    “堂堂斩龙剑李家子弟,竟然修练邪功,真是岂有此理?”

    “萧南小心,快逃……”

    感受到高台之上那股强横暴戾气息,苏玉晴、孙仲礼、张翼等人脸色狂变,也顾不得去拦阻李家父子了。

    变起肘腋。

    这一次,就算是李元琛、李少云,也震惊得无以复加,呆愣原地。

    他们不再试图救援李少华,事实上,也用不着他们去救。

    随着李少华形体大变,高台之上,就有一股森寒冷酷的意念出现,锁固四周五丈方圆。

    萧南执剑前冲,还在半途,身形就已停顿。

    就如被封锁在琥珀中的虫子,再也动弹不得。

    血光如练。

    ……

    本来想写完这一战,字数都超出这么多了,还是没写完,今天陪老妈去医院复查,可能还要开药住院啥的,又会忙成狗,只能明天再来。

    我的确没想断章啊,别打我……

    苏玉晴却是哈哈大笑,笑得一点都不淑女。

    她也不坐回座位,指着高台向谭秋怡笑道:“看看咱家小南……我说啥来着?他敢上场答应生死战,肯定有着自己的手段吧。

    “这……”

    台上的李少云突然站起,眼神怔忡不定。

    他先前逼迫着萧南生死战时夸下海口,说话不留丝毫余地,此时却感觉有些不妙。

    那片山景显化,别人不认识……

    他这些年交朋结友,见多识广,还是听说过的。

    前段时间,他在四季剑馆练剑,我还觉得奇怪,怎么就喜欢上这种软绵绵的娘炮剑法,没想到……”

    她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台上,嘴里噼噼啪啪的连珠炮一般的说,显是先前担心得狠了,此时反弹下来就有些神经。

    这神情气度,让秦霜都忍不住在台下翻了个白眼。

阅读全民武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重生首长的小媳妇庶女桃夭(综英美)你爸爸算什么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悄悄龙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