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大战嵬名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疾嗣昂然道:“我把我的首级给你,让你加官进爵。”

    嵬名影阴笑道:“既是如此,多谢了。”

    说着他连续舞动“焰冻”,冰火剑气不断向疾嗣袭来,疾嗣抵挡了一阵,转身又跑。

    因为典冽所带士兵非常少,疾嗣不由得担心起来。策马跑了一阵,他赫然发现嵬名部队虽然起初极力追赶,但现在已经被落远了,但嵬名影本人却并没有放弃,仍旧拼命追赶。疾嗣顿时明白了,嵬名人的战马虽然硕大,但耐力不够,跑着跑着就跟不上节奏了,若是这样敌方的部队便极容易被分散切割。想到这里,他命令副将无妄带兵潜入附近的丛林之中,自己则转身回去迎战。

    嵬名影眼见疾嗣去而复返,心中窃喜,道:“手下败将,还敢回来?”

    嵬名影道:“你们不用等他了,他已经被我杀了。我是奉了玄嚣皇帝的圣旨,谁都能通过嵬名谷,就是你们不可以。”

    疾嗣心头一凛,也不再多说话,道:“既是如此,我只能得罪了。”

    嵬名影不知是计,道:“还想逃跑,你现在没机会了。”

    本来嵬名影的战马耐力就极差,适才又追逐了一阵早已疲惫不堪,任由嵬名影如何鞭打也跑不快了。然而,疾嗣的马跑的也不快,似乎可以追上,又似乎永远追不上。因此嵬名影始终没有放弃,然而,他的队伍亦有快有慢,早已被天然地切割成了几个段落。

    他提起“怒记”,一刀劈了下来。嵬名影用“焰冻”抵了一下,但他没有疾嗣力大,只觉得虎口震得生疼,回手一招“灵剑冲击”朝疾嗣袭来。“焰冻”剑体并无力道,也不锋利,但剑气上的天残火和玄雾冰却非常伤人,虽然疾嗣身着的紫英甲可以很好的防火,但并不抗冰。很快铠甲几乎就被冻住了,这让疾嗣很难再挥舞“怒记”。

    远处仍旧没有传来典冽部队突袭的响动,疾嗣大喊一声:“撤退。”

    他驱马边撤边心思:“典冽怎么了?难不成他在山上被敌军发现了?”

    典冽一怔,道:“您指的是?”

    疾嗣道:“别再问了,为今之计只有硬闯过去了。”

    典冽问:“要不要通知少将军?”

    此时,疾嗣发现时机成熟了,朝天射了一支穿云箭。无妄立刻带兵从树林中穿了出来。疾嗣也跟着转身朝嵬名影扑来,嵬名影才知是计,无奈已被团团围住。由于嵬名族人的武器都带着火光,即便在黑暗中也无法隐藏,这反而成了他们的软肋。嵬名影远远地发现自己的部队都已被包围,他想突出重围却哪里那么容易,若不是手中武器占据优势他早被活捉了。过不多久,嵬名影的军队果然都一一被疾嗣歼灭了,只剩下嵬名影独木难支。就在这时,忽见小股骑兵从林中冲了出来,正是典冽。

    疾嗣大喜,质问他道:“你去哪儿了?”

    典冽答道:“我被发现了,为了不破坏行动,我没去山顶,现在敌人已经追过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树林中又窜出一股骑兵,都是嵬名人,只听嵬名影道:“我再这里,快来救我。”

    本来那部分嵬名人是冲着典冽来的,忽见主将被困于此,转身便去搭救。饶是疾嗣机关算尽,也未曾料到这一突然袭击,只能眼睁睁看着嵬名影里应外合突出了重围。所幸绝大部分嵬名人都已被歼灭,嵬名影也只能带着十几个残余逃窜出谷了。从战略上讲这也是一次大获全胜。

    疾嗣让人一把火烧光了山谷上的建筑,又将缴获来的战马,干肉,美酒,武器都归拢到了一起。他们欣赏着嵬名谷被烧毁的火景,在谷边开起了宴会。疾嗣将战利品全部分给了众将士,即便没有参战的壤驷阳飚也得到了除武器以外的战利品。部队修整了一夜,天渐晓色,疾嗣让士兵在俘虏的奴隶中挑选出铁匠,巫医,酿酒师,祭司等有技能的人,其余的则全部遣散。

    之后他命令士兵在废墟上搭起了军帐跟几员副将一起参谋行程。

    无妄道:“昨天,嵬名影带着残余部队是向西逃窜的。那里也是我们将要去的路线。从这里向西有三个国家,分别是开题国,司彘国和朝云国。其中开题国距离这里最近,但嵬名影不大可能去那里,因为开题国王为人正直,他与朝中的闫法家并不和。另外司彘国较小不便于藏身,他最有可能跑到朝云国去搞秦庭之哭,而那里也是我们的必经之路。”

    典冽点头:“开题国常家跟老将军共事多年不可能收留嵬名影。朝云国已经距离沙漠很近了,华族在那里的影响力并不大,不知他们会不会冒得罪我们的风险收留嵬名影?”

    疾嗣道:“你们必须清楚,嵬名影并不是我们非得消灭不可的敌人。我们的目的地是符禺山,如果朝云国主能让我们顺利通过国境,我们也不会计较他收留了任何人。”

    正说着,只见癸锋与壤驷阳飚踱着步逶迤地走了进来。

    癸锋道:“原来众位将军正在开会啊?我和阳飚也是将军,为何不带上我们?”

    典冽道:“昨日大战嵬名影,你们并没有参与,而且你们不也得到战利品了吗?”

    壤驷阳飚恨恨道:“我没参与是因为你们根本没通知我。提起战利品更让人生气,谁不知道嵬名谷最好的战利品就是武器,可疾嗣一把也没给我,而他给我其他战利品也无非是为了羞辱我,好让其他族人都知道我是吃白食的。”

    他越说越愤恨,一拳砸在军案上,而他面前正是疾嗣的位置。谁都能看出来,这分明就是在挑衅。

    疾嗣道:“关于我没给你武器是因为现在武器还有用,你没有参战所以不应该给你,待我们到达符禺山后武器我自然会给你。至于你所说的我侮辱你,我可以回答你我并无此意,如果你不喜欢那些战利品可以送回来,也可以换成别的。”

    壤驷阳飚嘿嘿冷笑:“我不参战,是我不愿意参战吗?分明是你的战术里根本没安排我。”

    疾嗣道:“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如果是我继续来做家主的话,仗由我来指挥,如果你做家主仗由你来打,你当时选的可是我做家主。”

    癸锋马上接道:“我们俩今天不是来谈这个的。素闻疾大将军治军严明,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今天我们无功你赏了可以说是收买人心,但有过之人你不去追罚是何原因?”

    疾嗣问:“你说的是谁?”

    “典冽将军。”

    典冽一怔,疾嗣问道:“癸锋,你何出此言?”

    癸锋:“大将军昨天把嵬名影团团围住,这些大家都看到了,可典冽却突然冲破了阵法,才使得嵬名影有机会逃跑,这难道不是过错吗?”

    疾嗣道:“我昨天的计策是让典冽从后山突击,但他运气不好行程之中被敌人发现了。如果他当时一意孤行继续执行战术势必会把敌人吸引到主战场,那样我军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所以典冽他选择将敌人吸引到空旷的地方,但他并不清楚我竟在那里围住了嵬名影,这只能说嵬名影命好。”

    癸锋哈哈大笑:“这么说,典冽不但无过,还有功劳了?”

    壤驷阳飚跟着道:“放走敌军主将,不但无过还有功,真是巧言令色。”

    典冽道:“我承认,昨天一战是我典冽数奇,嵬名影确实因我而逃,我无话可说,请大将军责罚。”

    疾嗣道:“我是大将军,你没有罪。消灭嵬名影并非我们此战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能安全地通过嵬名谷。”

    癸锋阴阳怪气地道:“大将军好大的官威啊!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只怕壤驷一族的长老们都要被你踩下去了。”

    典冽怒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不要针对大将军。”

    疾嗣不想他再与壤驷阳飚再争执下去,喝道:“下去。”

    典冽十分不情愿,却也没再继续爆发,转身退了出去。癸锋和壤驷阳飚大抵也闹够了,眼见疾嗣不会责罚典冽,再耗下去也没用,也便悻悻地走了。

    疾嗣道:“不用,我们自己来。你带着你的前锋绕到最高的山顶,一路上千万不要打草惊蛇。等待我牵扯住敌军的主力你便从山上发动进攻,敌方必然军心慌乱,我们再一鼓作气拿下他们。”

    典冽得令离开了。

    嵬名谷是被陨落的天罡石砸出的峡谷,嵬名人以部落的形式定居于此。这里没有城池,却有天然的屏障——山麓。嵬名人最擅长依山布阵,且他们的武器都是用天石打磨而成,那些天石非冷即热,极易伤人。

    疾嗣骑着战马远远地便望见了嵬名人用古树的枝藤建造的堡垒和树墙。沿着河边不断地有骑兵来回巡视,仿佛严阵以待。嵬名军人的战马要比疾嗣部队们所骑的华族战马高大许多,他们的武器上都泛着黑绿色的火焰,这种天火不怕水,而且永不熄灭。

    典冽先头部队的伺候很快就传来了军情,嵬名人已经全员备战,随时都可以抵御攻击。

    典冽奇道:“我们一路上都没有声张,嵬名人怎么知道我们要来?而且我们与嵬名人束无瓜葛,他们为什么要像防敌人入侵一样如临大敌?”

    疾嗣冷笑:“老将军早就说过,华族的皇帝并不相信我们。况且闫法家是朝中重臣,他们也会不断进谗言陷害我们,玄嚣帝肯定早已安排了附近的大小部落不失时机地攻击我们,妄图让我族覆灭。更何况我们本部里还有叛徒。”

    疾嗣找了块水草丰美的地方扎下了营地,等待日落。他曾派出使节打算与嵬名人交涉,但使节并没回来。残阳渐渐西沉,军马似乎不知即将要爆发的战争,仍旧恬静地吃着丰满的绿草。日头终于落下了,疾嗣集结部队,潜入敌军阵营前,他掏出弓箭搭弓迅捷地射了出去,正刺穿了岗楼上一名守卫的心脏,守卫惨叫一声跌落了下来。紧接着,山谷中传来了号角的声音,嵬名人从四面八方集合而来,为首的正是嵬名谷的主将嵬名影。他穿着一身七尺玄铁甲,手持的长剑忽赤忽寒,这便是嵬名族的第一兵器“焰冻”。

    嵬名影喝道:“何方贼人,扰我山谷清净?”

    疾嗣答道:“我乃壤驷家族的疾嗣,之前曾派遣使者进入贵谷,希望你们能通融过境,但直到现在也没回来。”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桃花曲武侠之小白脸系统[综]审神者画风不对闪婚甜妻:老公,不要动!无上医仙我欲封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