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司彘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韩流很聪明,相比朝云国主拜雨神为师改善水质,韩流则发明了水井,所以这里相比朝云国繁荣的更早。司彘国贸易旺盛,还因这里的国人最擅长屠龙,每年他们都会联合起来去东南方的蛟蛰国捕捉龙类,这门手艺辈辈相传,甚至招徕了许多易邦的学徒。

    除了猎龙人以外,司彘国还有大量的贩龙商人,和将龙宰割的屠夫。因南部大国迦楼人素喜食龙肉,每年迦楼国要从司彘国购买大量龙肉,随着贸易的繁荣,许多贩卖其他异兽的大商贾也纷至沓来,街面上商垣栉比,富门盈街。

    疾嗣骑在马上端着街景,忽见一巍巍店肆上写着“藏麟阁”三个字,不由得心头一怔。“藏麟阁”本是华族的珍兽巨贾伯赏氏的商号,疾嗣早听说他家的买卖遍布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不由得暗自钦佩,同时也更加小心留意了起来。

    疾嗣带着部队一路依西而行,不上三四十里便有村舍了。疾嗣命令部队停顿数日,购买补给。为了躲避追击,他们一路避开大道,只检小路走,速度虽然缓慢,倒也悠哉悠哉。再行得几日,一路人马来到了司彘国。

    司彘国虽然也是小邦,但城池也甚是宏伟。门楼高耸,城壕宽阔,主城依山而建,六街三市车水马龙,一派喧嚣的热闹景色,比之轩辕大邦也豪不逊色。司彘国也是黄帝的嫡系子孙韩流建立的,只因韩流长着猪一样的嘴和脚,麒麟身体所以该国得名为司彘国。

    乜伦道:“人都说华人最善说谎,果然是这样。我跟你说吧,壑市国最大的特点就是盛产美女。”

    疾嗣的眼睛不由得亮了:“噢,真的?”

    因为伯赏氏本为华族人,在他家商号内进进出出的毋宁说也必会有百华人,疾嗣担心自己的身份会暴露。果然,正想着只见“藏麟阁”内走出一人来,这人叫糜韩,正是闫法子平的亲信,因闫法氏素与壤驷一家不和,所以闫法家的重要人物疾嗣几乎都认识,此时竟眼见闫法家的人居然出现在司彘国,也不由得心中一怔。

    疾嗣寻思:伯赏家虽然是百华第一巨贾,可谓富可敌国,但素来不参与朝政,甚至族中有家规,禁止本族子弟入朝为官,今天怎么会跟闫法家有了联系?转念想想便也明白了,伯赏家虽然不问朝局,但毕竟富有,闫法子平一直妄图控制百华朝廷,但收买官员、将军都需要钱,更何况虽然壤驷一门虽然被其铲除,但绝不等于闫法家在朝中就没有对头,就比如龙腾将军牧野平。看来,闫法子平是要联合朝外势力巩固自己的地位。不过,即便闫法家要跟伯赏家联合又为何千里迢迢跑来司彘国见面呢?莫非伯赏家家主伯赏楚安正在司彘国?

    乜伦愠道:“是啊!不但漂亮而且个个聪明,最擅长骗男人。”

    疾嗣知道她又在耍笑自己,不做声了。

    营地外,士兵们屠宰了几只牲口,有的直接烤熟了,有的将肉跟宫女们采集的野果煮在一起。乜伦告诉疾嗣送亲的队伍里应该会有朝云国特产的香料,可以撒在肉上面。疾嗣便吩咐下人取来,撒在肉上面,果然鲜香无比,众人美美地吃上了一顿。

    “你啊!越来越笨啦!”

    疾嗣笑嘻嘻道:“那不正是你要找的人吗?”

    乜伦双颊绯红,疾嗣也觉适才自己唐突,转而问她:“章尾山在何地?”

    由于担心被糜韩看见,疾嗣绕道走了。行彀多时,见一庄宅,甚是硕大,进出来往的人络绎不绝。疾嗣料想应该是家馆阁酒肆,便下令整顿休息。

    众将士依然下马,乜伦也走下车来。刚步入酒肆,只觉一股刺鼻的腥臭味迎面袭来。原来有许多捕捉异兽的猎人将捕捉来的异兽捆缚了就地放在酒肆里,有的异兽已被剥皮抽筋,其余的也大多奄奄一息。不过,这些异兽都只是些低品质的物种,大多是敏牛,葱聋,鹑鸟等。

    乜伦轻怨道:“这些猎人真残忍,这样将天地间的灵物暴殄于此,太煞风景了。”

    疾嗣摆手笑道:“这些异兽算不上真灵,只比寻常野兽强壮些罢了。你有所不知,异兽分成四种,神灵,珍兽,灵兽和野兽。一般的猎人大多只捕捉灵兽,若是运气好点捉到一只珍兽那就可以洗手不干了,因为这只珍兽给他带来的财富他一辈子也享之不尽。至于神灵嘛!对于猎人来说别说捕捉了,即便看上一眼也是难得的造化。‘藏麟阁’内异兽无数,却独独没有神灵。你们朝云国最精锐的食龙鹰虽然威力无穷,说到底也只是灵兽而已。”

    乜伦不以为然:“什么珍兽,灵兽,不过都是翎毛挂角之辈。”

    这时,堂倌过来问道:“客爷,来了几位?”

    疾嗣道:“你把店里最大的桌子拾掇出来,我们人多,多上些饭食,若有多余的干粮也只管卖给我们,我们要走远路。”

    “有刚宰好的龙肉,您尝尝吗?”

    疾嗣平生还未吃过龙肉,道:“好,多上一些,大家都尝尝。”

    刚落座,忽见门外一群人涌了进来。这些人也都是猎人的短衣襟干练的打扮,抬着缚辇,缚辇上躺着一位老者。那老者头发胡须花白,看来已过耄耋之年。那些人进入店里也不问堂倌,径直走向店面一角。

    那里正坐着一位青年男子,这店里都是粗俗的猎人,个个短练儿打扮,周身汗液浸得店里酸臭无比。那后生却是一身青锦直裰,斯斯文文,正悠然地吃着酒菜。

    老者在缚辇强力地挣扎起来,说道:“小哥,老朽无能,无法给你捕来天狗。”

    青年并不意外,也不生气,淡淡地道:“没关系,定金不要了,你们走吧!还有哪位敢去?”

    一众猎人面面相觑,却都默不作声。

    疾嗣对乜伦道:“看来他们是去捕捉天狗了,但被袭击了。”

    乜伦问:“天狗是神灵吗?这般厉害。”

    疾嗣回答:“天狗虽然名字中带有天字,却并不住在天上,而是生活在阴山一带,它们长得像狐狸,头是白色的。据说这种狗能辟邪,可抵御异端天象。”

    “异端天象?”

    “‘天呈异象必有妖孽’这句话你没听过吗?”疾嗣反问:“传说,每次苍天出现异象的时候就是人间邪祟最繁盛的时候,每每在这时邪魔们都会法力大增,而天狗在这时可以削弱邪魔的法力使他们不会继续危害人间。”

    乜伦点了点头。

    过了半晌,一个猎人怯生生地说道:“阴山一带凶兽愈多,且水也很浑浊,遍布蜃气,稍不留神就会断送性命。这位老爹捉了七十年的异兽尚且连天狗的样子都没见到,就被伤成这个样子,我们只怕无能为力了。”

    青年听罢跟着停了箸,道:“你这猎人还算老实,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过谁跟你说过捕捉天狗必须得去阴山了?开题国的使者现就在司彘国内,他们手中就有天狗。”

    猎人答道:“我们只捕野生的异兽,有主人的那不叫捕,叫偷。更何况,你想要他的天狗可以找他买,没必要让我们出手。”

    “他若是肯出卖我还找你们?”青年说着打开了随身的包袱,只见里面灿灿灼目的尽是金叶子。

    青年继续道:“这包袱里的金叶子就是奖励,谁能帮我得到天狗,我便奖给谁。”

    猎人们看着金叶子一个个目光如炬,一位年轻的猎人问:“那开题国的使者现在何处?”

    “‘藏麟阁’。”青年道:“其实我这包金叶子你们只要一个便可一生荣华享之不尽了,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你们一起去,偷也好,抢也好,总之把天狗弄回来这金叶子就是你们的了。”

    众猎人已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他,踟蹰着不答话。

    “怎么?是怕金叶子不够分吗?”

    “不是,只是‘藏麟阁’也不是什么泛泛之地,里面的猎兽人比我们高了许多级别,恐怕……”

    “真是一群大老粗,就不会想办法吗?”

    猎兽人骚了骚头,嘿嘿笑问:“想什么办法?”

    青年取出一只铃铛,道:“用这个。”

    蓦见那躺在缚辇的老者瞪大了眼睛,踧踖着问道:“哎呦,这难不成是‘山寒蛊魄铃’?”

    青年道:“没错,这‘山寒蛊魄铃’可以扰乱异兽的心智,可使它们狂性大发。你们用这个将‘藏麟阁’搅乱,使那些猎兽人忙得不可开交,你们就可以趁虚而入带回天狗了。”

    “可是,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神器?”

    “这你就不用多问了。”

    一位身材壮实的猎人道:“给我。”

    “好,有魄力。”青年说着将铃甩给了他。

    一群猎人吵吵嚷嚷的离开了。疾嗣见状心叫不好,向乜伦道:“常博涉曾帮过我的大忙,如今开题国人遇到危险,我得去帮他解围。”

    说着战起身来就要走。

    乜伦拉住他道:“适才那青年说开题国来的是使者,可使者不应该住在驿站里吗?怎会住在‘藏麟阁’?”

    疾嗣摇了摇头:“不清楚,但打听打听就会明白。”

    乜伦答道:“在西海之边,大荒之隅,赤水之北,比通往天界的那座山还要往北八百八十里!”

    乜伦所说的通往天界的山就是昆仑山。

    次日清晨,疾嗣清点着战利品。朝云国随着乜伦的送亲队伍附带了大量财宝、布匹、牲口、车碾等,他这次抢劫的成果也算丰富。

    疾嗣依旧如故地将战利品分给将士并留一部分作为公用。而更叫他惊喜的是在送亲的嫁妆里居然有一张玉笏,仔细辨认才发现这赫然是张通关文牒。

    疾嗣对乜伦道:“有了这张通关文牒我们就不怕被其他国家阻拦了,可大大省却不少麻烦。”

    乜伦却道:“这张文牒千万不能用。朝云国平时很少发放通关文牒,且每次使用之后通审的国家都会向朝云国发信确认,你用这张文牒通关不正是在告诉我父王咱们的行程吗?”

    疾嗣赶忙跌足道:“多亏你提醒,不然不差点干出自投罗网的事儿来。”

    “那岂不是要穿越沙漠?”疾嗣问。

    “你们华族人对西方的沙漠很是惧怕,其实如果你会选择道路,沙漠里不但不可怕还有好多秀丽的好景色呢!你可听说过沙漠中心的那个壑市国?”

    “听过,听说那里没有平整的路,该国人一只脚长一只脚短。”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综]炮灰终结者重生千金归来武器大师玉枝骄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豪门有病娇:重生金牌医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