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从返朝云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可知道章尾山为什么那么可怕?”疾嗣道:“因为天下第一凶神烛龙就被镇压在那里。”

    乜伦倒吸了一口冷气,问:“那我们该去哪里?”

    “朝云国。”

    疾嗣道:“多亏见到了,哪里是什么使节,分明是开题国的叛徒,他偷来天狗交给了闫法氏的人想去领赏。如今那叛徒跟闫法家的人都被我杀了。而且,我们先不能去章尾山了。”

    “为什么?”

    疾嗣走过去将袋子打开,发现里面是一只通体纯白的狐狸,索绑绳缠着。大抵因在袋子里憋得太久,正不断地喘着粗气。

    疾嗣寻思:这恐怕就是天狗吧?

    “你疯了,我可不跟你去。”

    “你不知道,我当天与朝云国的军队激战时常博涉也来相助于我,后来壤驷阳飚突兀间变节,我不得已只有逃命,也没跟常博涉联系。不料,他居然被你爹俘获了。”

    他等待天狗喘匀呼吸,才又将袋子收紧,轻轻抗在肩上。

    疾嗣从“紫宸斋”出来,忽听楼下打斗声异常喧阗,知道定然是那群猎人跟“藏麟阁”里的人打起来了。自是不管,径奔回了酒肆。

    乜伦见他回来,忙问道:“见到使者了?”

    符韵握紧拳头朝疾嗣袭去,正中疾嗣胸口。

    这一招他用尽全力,然而疾嗣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符韵纳罕莫名:凭自己的这身横肉,这人为何没有受伤?

    “那……我爹打算如何处置常博涉?”

    “听说要将他交给玄帝处置。”疾嗣道:“开题国本是百华的属臣,常博涉帮我抵抗朝云国实则是违反了玄帝的圣旨,他去轩辕城指定凶多吉少。如今他被押在朝云国里,你爹正等待闫法家的去提人,不过他等不到了,因为那去提人的使者已经被我杀了。”

    “我本以为今后能摆脱娄姬的威胁,不想……”乜伦叹了口气,幽幽地道。

    “你若是担心为难就留在这里,我派人看护你。”

    乜伦眼睛盯着疾嗣,郑重地说:“不,你去哪儿,我都跟着。”

    疾嗣心头蓦地一阵腾涌,跟着动情地点了点头。

    乜伦指着袋子,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疾嗣嘿嘿一笑,道:“正是适才那青年要找的天狗。他雇了那么多人也没得到,却被我捡了便宜。不过,这天狗对开题国太为重要,让那个青年瞅见只怕又要惹麻烦。”

    “他已经走了。”乜伦道:“我派了人跟踪他,想打探出他的底细,可奇怪的是,跟踪的人回禀说那青年走着走着就突然不见了,真是怪哉。”

    疾嗣点点头:“是挺奇怪的,不去管他。我们带着天狗去朝云国,无论如何也要救出常博涉,再将天狗还给他。”

    疾嗣和他的部队在司彘国只休息了一夜,次日一早便加快行程出发赶奔朝云国。

    朝云国和司彘国都是流沙以东,黑水以西的国家,两国相距大约有六百里,中间要穿过淖子族的领地。

    淖子族盛产美女,平时以种田为生。他们将村舍建在水泽丰沛的湖泊附近,不过,此处人不问世事,家家都是门前冷落鞍马稀。疾嗣觉得这样的民族大概喜好清净,便命令士兵们不要喧哗。话音刚落,忽听得“榴,榴”的叫声,甚至凄厉。

    疾嗣问:“什么声音?”

    乜伦道:“好像是袋子里发出的声音。”

    疾嗣才想来袋子里还装着天狗呢!他赶紧将袋子打开,见天狗只怔怔地盯着自己,并不动弹。

    疾嗣用手招呼它出来,它却使劲往里缩。疾嗣感到奇怪,只听天狗的声音越来越凄厉、焦虑,听得叫人挂肠悬胆,仿佛大灾将至一般。

    乜伦问:“这狗是怎么了?兀自叫个不停?”

    疾嗣答道:“听人说天狗可以捕捉出邪魔的气息,看来这里是常有邪魅们出没的地方,大家要小心。”

    话音刚落,几个淖子族人突然跑了过来,惊恐地道:“快来人,有天狗啊!”

    说着纷纷跪倒朝疾嗣他们叩首。疾嗣莫名纳罕,而赶来的淖子人越来越多,他们无不下跪叩首,嘴里念道着:“天狗哀鸣,天将大灾。一定是怪物要来了。”

    疾嗣他对乜伦道:“看来这里的人曾为凶煞所袭击,应该是担心再次遇到,所以才这样敏感。”

    乜伦下了马车,问淖子人:“你们刚才口中说的怪物究竟是什么?”

    “那怪物面貌狰狞,青面獠牙,如同啖人的罗刹。”淖子人答道:“它经常来我们,每次来我们都要给他供奉十位将笄之年的女子,不然就自己去杀害少女,还给我们降下旱灾。”

    疾嗣问:“这是什么怪物,难不成是妖兽?”

    “不知它的来历,听长辈们说过去没见过这怪物,只是最近几年才出没于此的。”

    乜伦跟着问道:“你们供奉给他的女子最后会被它吃了吗?”

    淖子人愁眉苦脸道:“是啊!那些被吃掉女孩儿尸骨太可怕了,连血都被吸光了。”

    乜伦又问:“我听说朝云国百姓吃的都是你们种的稻谷,你们为何不向朝云国求救呢?”

    “朝云国王根本不帮我们,听说是他的一个宠妃阻止他出兵。”

    乜伦恨恨地道:“又是娄姬。”

    疾嗣长吁了口气,道:“如此这般下去,你们族里的女子岂不都被它吃光了吗?”

    淖子人闻言叫苦不迭,道:“这位大将军所言极是。你们是带着天狗的人,一定是天兵神将,你们一定得救救我们呀!”

    说着又跪下不住磕头。

    疾嗣当下的要务是去救常博涉,因为他随时都可能被送去轩辕城。

    正不知如何作答,忽然之间,山风骤起,卷起层层黑沙,如同土雾一般,迷的人睁不开眼睛。疾嗣一边抱紧乜伦,一边掣着“怒记”问道:“是不是怪物来了?”

    淖子人答道:“不是,那怪物每次来都不是这般景象。”

    旋风大作,越刮越紧,漫山遍野的风灰似要将路旁的柳树都要吹得连根拔起一般,弄得众人都不敢呼吸,个个闭起了眼睛。旋风过后,霎时一切归于往常,像是什么事清都没发生过一般。

    淖子人纳罕道:“这阵风怪异得紧,我活了这么大却从未见过。”

    乜伦突然“啊”了一声,道:“天狗不见了。”

    疾嗣当下明白了,不知是哪个乱魔山怪化的一股旋风,目的就是将天狗偷走。

    乜伦问:“适才的旋风是不是那怪物捣的鬼,是它偷走了天狗?”

    一位淖子人回道:“应该不是,那怪物来我们这里也有许多次了,他每次来都静悄悄的,从没有过什么预兆。”

    另一位道:“怎么不是,一定是那怪物干的。这位大将军,您一定要留下来帮我们铲除这怪物。”

    乜伦也知道这怪物厉害,她心知疾嗣断然不能拒绝淖子人。但若是留在这里一来耽误营救常博涉,再者凭这些常人兵士的力量也断断乎不能捉住那怪物。天狗也不大可能是被怪物抢走的,淖子人的话无非是想把军队留下来的伎俩。

    乜伦道:“实不相瞒,我们正有要事赶往朝云国实在不便留下来捉妖。”

    “朝云国?去不得,那里正在打仗。”淖子人回道:“听说朝云国抓了开题国的王子,开题国国王正在兴兵讨伐朝云国,你们万万去不得啊!”

    疾嗣这下放心了,既然开题国的人来了,至少常博涉暂时不会被送到轩辕城,而且联合开题国救人也会更方便。

    他对乜伦道:“看来常博涉暂时不会有难,我们不如先留下来探探那怪物的虚实。”

    疾嗣突然抓住他的手肘,用力一掰,符韵半条臂膀登时折断。

    他整个人跪在地上如同杀猪般嚎啕出来,疾嗣又用力朝他后颈一劈,符韵登时倒毙。

    他话音刚落,疾嗣忽地推开了门。

    两人见他怒气凛然,犹如天神一般,登时吓了一跳。

    糜韩上下打量着他,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是疾嗣?”

    疾嗣咬着牙骂道:“你们俩一个狗仗人势,一个吃里扒外,我这就把你们抓住喂狗。”

    “什么货色,敢来骂老子?”

    糜韩原本是文士,不会功夫,早已吓得脸色土白,悚惧地瞎喊着救命。

    疾嗣哪里会给他机会,一记重拳正打在他太阳穴上将其打死。

    他极其迅速地收拾掉了这两个人渣,刚欲离开,忽然发现桌角处有一只布袋子,正不断蠕动着。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超级机器人工厂万界登入之我吓瘫了整个服务器万界登录之满级成神没事别挂机弑道天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