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灵山十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疾嗣问:“多谢神仙提点,敢问玄圃在昆仑山哪里?”

    巫咸道:“昆仑山分成三层,下层名板松,那里神兽混居常人可以前往,中层为玄圃,瑶池及珠树芝田,是天帝和西王母种植仙草的地方,上层即是天庭了。在泑水以南有座槐江山,山上爬满了蜗牛,到处都是琅玕、黄金、玉石。那里就是平圃,乃是通往玄圃的底路。不过,天帝派遣了神灵英招在那里看守,他人面马身,虎文鸟翼,法力无边,只有通过了英招这关你们才能进入通向玄圃的清凉山。”

    常博涉道:“我常听师父讲,‘瑶池不死药,玄圃昆仑芝’乃是仙界里最好的灵药,伽果敢比这两样吗?”

    玄圃就是花园。

    昆仑山为天帝在下界的都城,据说,盘古神死后双手化成两座神山镇守九域四溟,右手为岱山,左手为昆仑,这两座山分别由上古大神东华帝君和西王母治理。昆仑山上可抵天,下可通幽,上面珍禽异兽,奇花异石及各式美玉数不胜数。

    常博涉道:“徒儿心知师父在天上清修,不敢打扰。只是,今日确有要紧之事。我的朋友朝云国公主乜伦受到了魃怪的袭击,如今身中魃毒,危在旦夕,特请师父出山。”

    巫咸道:“尸魃虽然非神非魔,却是亘古间少有的奇物。他本是僵尸所化,本身含有人的精元,又堕魔道,通身邪霸之气,同时又兼得巫法,所以魃身上的毒最难化解,普天之下中了魃毒还能活下来的没有一个人。”

    巫咸笑道:“若按对人的好处,伽果要胜过那两样数倍,只可惜万物皆非万能,人吃了伽果虽可得神隐却并非成真神,只能依靠昆仑山的仙气滋养,若下了山吸了俗气就要飞灰湮灭。”

    疾嗣问道:“所以,吃了伽果的人就只能终身待在昆仑山上喽?”

    常博涉和疾嗣猝尔对视一眼,巫咸的回答让两人的脸上勃然变色,都完没料到魃毒竟然如此厉害。

    “这,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巫咸道:“若要根治,没有办法。不过,在昆仑山天帝的玄圃里长着一种伽果,它开着黄色的花朵红色的花萼,人吃了可以超脱肉体的束缚,灵魂得以升华,即便没有肉身也可以像常人一样生活,虽不为神行,却可得神隐。”

    “听过,当天逐鹿大战天帝多亏得了他们的相助才打败蚩尤的。”疾嗣道:“不过,我听说他们都已经追随天帝升天为神了。”

    常博涉点头:“没错,我师父就是‘灵山十巫’之一的巫咸。他是神仙,又精通医术,我想他该会有办法。”

    疾嗣这几日也在为乜伦的伤情烦闷,听了常博涉适才的话更是百感交杂,无可奈何之下也只能寄托在他师父身上了。当晚,常博涉命人宰了一只白羊,一只公鸡作为祭牺摆在祭台前,念动口诀,忽然斗转星移,月落西山,蓦地里乌云四合,四周登时漆黑一片。

    巫咸点头,从衣袖里掏出三粒丹药,给了常博涉道:“这三颗‘阆风丹’可以延缓人的生命,每日食一粒可得三日寿命,切记不能在白天服用。”

    常博涉低头稽首,又将丹药交给疾嗣,巫咸则飘然远去了。

    回到营帐内,疾嗣将阆风丹取出一颗喂给了乜伦,果然吃过丹药后她的神色好多了。

    疾嗣喜道:“这是‘阆风丹’,是常博涉的师父赐给我们的,可以给你增加三天的寿命。他还说昆仑山上有种伽果你吃了就能祛除体内的魃毒,甚至可以获得神隐的地位。”

    “我才不喜欢成不成神呢!”

    疾嗣道:“不过,你吃伽果就再也不能下昆仑山了。好在昆仑山是通天的神境,正是在山清水秀,气势恢宏的地方,我可以天天陪你看日出和日落。只怕我老死了,你都还不会死呢!”

    “你也可以吃伽果啊!”

    “我才不吃呢!”

    “怎么?你想逃跑,不打算永远跟我呆在昆仑山上?”

    疾嗣正色说道:“我也恨透了俗世,去了昆仑山就不打算回来了。但我毕竟还有仇要报,如果我报不了仇,就让我们的孩子去报。”

    乜伦脸色一红,转而道:“疾嗣,我不想再报仇了。为了报仇我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我真担心我们的孩子也死在这仇恨梁子上。”

    疾嗣不甘心道:“可我不想让娄姬和壤驷阳飚这样逍遥。”

    只听门外常博涉道:“不必气恼,吉人自有天相,恶人必遭报应。”

    疾嗣见他来了,忙迎了上去。

    常博涉嬉笑道:“乜伦的伤情看样子好多了。”

    疾嗣点头:“只可惜仙丹只剩下两粒了,我打算明天就动身去昆仑山,此去路途遥远,还得借你的灌灌一用。”

    常博涉道:“这个不成问题,可惜我不能随你们一起去了。适才家人来信说没了天狗,贰负神又躁纵了起来,只怕镇压不住了。”

    “我听说贰负神是修炼了一种奇怪的力量才导致神志迷乱误入歧途的,那是种什么力量?”

    “这种力量比神仙的仙法和妖魔的魔法都要古老,甚至比天地还要古老。我们叫它聻,因为这种力量来自地下最黑暗的地方,比西海的幽冥底狱还要深得多。”

    疾嗣叹道:“我本来已经得到了天狗,只可惜被那位神仙化成风掳走了。直到今天我也不知他是哪位神仙,适才问过你师父就好了,说不定他知道。”

    常博涉道:“知道又如何?他是神仙,难不成我们还要去硬讨?”

    “那现在该怎么办?”

    常博涉笑道:“阴山上天狗众多,再捕一只不就行了吗?”

    疾嗣摇头道:“博涉兄有所不知,当日那仙人也曾去阴山捕捉过天狗,但满山的天狗不知为何竟然一夜之间都不见了。”

    常博涉诧异道:“啊!还有这等诡异之事?”

    他又叹了口气,道:“看来只能按照我父亲的意思向朝廷求援了。”

    疾嗣阴郁着脸,道:“恕我直言,玄帝只怕不会管你们。”

    “希望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疾嗣不明觉厉,眼见东方忽又渐明,一道黄色的星点从空中一闪划过,起初只是隐隐的寒光,逐渐的竟如同冰轮一样巨大,壮感异常。

    那影子带来到近处,竟是一人,周身瑞光普照,霞镜长天。

    涂钦霸走后,常博涉又道:“乜伦的伤势一直反复难缠,我虽然用‘秘炼’将伤口抑住,但过不了多久又会从新裂开。因为‘秘炼’虽然可以控制伤口,但尸魃的毒却无法清除,我担心毒素久而久之会侵入她的骨髓,破坏她的五脏,到时候可就真的没救了。”

    疾嗣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常博涉想了想,道:“我原打算将她带回开题国慢慢医治,又担心来不及。所以我打算今晚设祭坛请我师父来。”

    “你师父是谁?”

    “你听说过‘灵山十巫’吗?”

    疾嗣定睛一看,来人一袭白袍,腰系玄青色绅带,手中佛尘长若流水,看相貌鹤发童颜,文静无伦,心里骤然一惊。他虽没见过此人,却见过他的塑像。那是在轩辕城中央,天帝为纪念上古逐鹿大战的胜利,将帮助过自己的神巫们雕成泥塑供后人瞻仰。

    常博涉匐身下拜,道:“弟子参见师父。”

    巫咸缓缓然飘下祭坛,问道:“徒儿何事唤我?”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武侠之小白脸系统抗战之红警无敌请你留在我身边重生民国娇小姐网球王子之狮王娇妻撩人:霸道老公轻点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