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昆仑联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又来挑唆。”

    “挑唆?谷梁人比你跟随灰鹿大王还要早,但一旦他们稍有背叛,灰鹿大王是怎样对付他们的你也看到了。你难道不认为自己或许有一天也会遭到同样的下场吗?”

    斑寅大将军沉默不语,适才鬘王的举动让他坐立不安,他担心灰鹿大王正在对自己失去信心。

    斑寅大将军左右看了看,却并没发现有人。他问:“你是谁?”

    “我是扶曲。”

    灰鹿大王悻悻然摆了摆手,道:“不愿意拿出来就算了。”

    说罢黑着脸离开了酒桌。

    扶曲又道:“适才那个槐鬼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认为有这样的小人在灰鹿大王身边进谗言,他还会相信你吗?”

    斑寅大将军叹了口气,将碗中的烈酒一饮而尽,心一横,问道:“你打算让我怎么做?”

    鬘王连忙跟了出去。

    斑寅大将军一见心道不好,本来灰鹿大王对自己尚有不满,鬘王又在这节骨眼去添油加醋自己必死无疑。

    他猛灌了几口烈酒,被灼烧的虎心既恐惧又担忧。正在寻思该如何自保,忽听一个声音对他说:“斑寅大将军,你这些年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你追随灰鹿大王得不到好下场的,不如赶紧改换门庭吧!”

    斑寅大将军一愣,反问:“什么‘招月螺’?你别胡说八道。”

    当然没有什么“招月螺”,鬘王无非是在借机下蛆。

    斑寅大将军刚刚让疾嗣逃跑,灰鹿大王正在气头上,鬘王与他又有私人恩怨,遇到这样的机会又怎能放过?

    扶曲道:“以你目前的处境,应该先发制人,因为灰鹿大王随时都会置你于死地。”

    斑寅大将军梗了半晌,最后道:“我知道了。”

    扶曲的声音消失了,灰鹿大王也回来了。只见他阴沉的脸上布满温色,看来又听了不少鬘王的谗言。

    斑寅大将军见状主动拍了拍额头,说道:“大王,我适才斗筲了。鬘王所说的招月螺确是我的藏物,但未带在身边,我这就回去取来为大王助兴。”

    他的这话让灰鹿大王大感意外,忙道:“好,快些去吧!”

    鬘王瞟了他的背影一眼,怏怏地吃着菜,心里感到莫名其妙。不禁皱起眉毛,寻思:世上该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莫不成他真有什么“招月螺”?那是自己编造出来的啊!且看他到时候如何应对?想到这里也就释然了。

    灰鹿大王却毫无戒备,认为斑寅大将军的举动乃明智之举。

    他命人增开宴席,将除了包围疾嗣部队以外的人都召集了过来。他们边欣赏着宴会上的靡靡歌舞边等待斑寅大将军携带宝贝归来。

    而此时斑寅大将军却立即整饬部队,又与疾嗣取得了联系。他让军队换上黑色的衣服,利用夜色的掩护偷偷包围了灰鹿大王的宴会场所。

    宴会上已然载歌载舞,直到外面已然喊杀震天,灰鹿大王才恍然大悟,知道发生了叛乱。

    正在欢庆的他们本来毫无战意,慌忙之中有的士兵甚至连武器都找不到了,许多战马在没有人驾驭之前就被来势汹汹的敌人斩杀了。

    此时山上的疾嗣也不失时机的配合攻击,像饥谨的恶狼看到羊群一般汹涌而来。在夜色的掩盖下,灰鹿大王的联军根本不清楚对方究竟来了多少人,本来数倍于对手的兵力在慌乱中丝毫体现不出优势来。

    进攻的和逃跑的人撞在了一起,彼此都以为对方是敌人,这种慌乱让灰鹿大王感觉对方仿佛带来了千军万马。

    双方厮杀了一天一夜,翌日清晨,灰鹿大王已被杀得与其余联军部队失去了联系,仅仅带着一部分嫡系向南逃窜而去,其余的联军也都纷纷投降。至于鬘王,早就一溜烟儿不见了。

    疾嗣并没有过多的责罚他们,而是让他们安然返回了自己的家园。这种做法让他的名声大振,许多豪族都心甘情愿地追随了过来。

    这一仗,疾嗣得到了扶曲相助,又进一步聚拢了人气,终成为了昆仑山当人不让的最大势力。

    昆仑山北部的势力又恢复了既往,但疾嗣仍旧担心灰鹿大王会回来,特别是那个叫吕薄冰的神仙如果出面相助,即便疾嗣现在占据优势也难免不会溃败。好在吕薄冰据说正云游四海,访仙问道所以并未露面。

    但灰鹿大王逃亡南部后却仍不消停,妄图卷土从来,首先攻击了南山部,柴乐人和公冶氏。这两大豪族不敌只好派人赶去六峜山求援。

    这使得疾嗣的影响范围更大了。他很快亲自率军打败了灰鹿大王,之后昆仑山的所有首领都聚集在六峜山,他们杀牲抹血,订立盟约,由疾嗣执牛耳统领群豪。

    为了防范他继续骚扰,疾嗣在北至鳌背山南到开题国谋划了一条长长的阵线,取名“昆仑联盟”,联盟之间邻里守望,共同御敌。

    不久,从南方的开题国飞来了几位骑着灌灌的信使,他们将常博涉写的竹帛交给了疾嗣。

    “不要小家子气嘛!好多人都曾亲口告诉我‘招月螺’的美妙,你该不会没带来吧?”鬘王说得煞有介事。

    灰鹿大王也来了兴趣,问道:“你当真有这样的宝贝?”

    夜晚,灰鹿大王命士兵围山燃气熊熊篝火,并放出话来,如果疾嗣再不出来就放火烧山。

    但这种手段疾嗣并不惧怕,为了防止灰鹿大王有这一手他早已挖好了掩身的壕堑。

    百无聊赖,灰鹿大王只好带着部署饮酒作乐。

    天无星月,地无风景,面对着干瘪又易守难攻的山包,灰鹿大王似乎很难燃起酒兴,不免有些讪然。

    这时,坐在一旁的鬘王突然朝斑寅大将军道:“斑寅大将军,我素闻你有一个法宝名唤‘招月螺’,只要一吹响就能唤来天上的宫娥和乐师,不如拿出来助助酒兴?”

    不等斑寅大将军作答,鬘王抢道:“灰鹿大王是何等人物?什么样的宝贝没见过,你难不成担心会被讨了去?”

    这种事情过去倒是没少发生。灰鹿大王贪吝成性人尽皆知,所以许多人都背着他私藏宝贝,还不敢让他知道。灰鹿大王也略有耳闻,对此,心里一直很是不悦。

    斑寅大将军一时嗫嚅,如今再说自己没有“招月螺”,灰鹿大王恐怕也不会相信。更可怕的是自己适才放跑了疾嗣,灰鹿大王说不定正找机会要对他搞突然袭击呢!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阴阳配婚人都市之神级MOD女配的七零纪事烂尾渣文终结者[快穿]一品兵王史前文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