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常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是老虎和熊的皮,我娘给我缝的,虽然不好看,但是穿上它一点也不冷,而且能挡箭。”

    “我们开题国在南方,也一点不冷,而且也没有箭。”

    “可我住在的昆仑山,那里有的地方热得像火山,有的地方冷的像冰窖,还有许多凶猛的异兽出没,如果不防范好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疾传似懂非懂地看着她,他这般小的年龄又生性淳朴,哪弄的懂男女之间的恩怨瓜葛。

    常霜问他:“你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啊?”

    “带你疾传哥出去玩儿吧?”

    常霜伸出温婉的小手抓住了疾传的手,她只觉得疾传的手指圆滚滚的异常有劲,像是铁条一般,掰都掰不动。

    “我听说昆仑山很美,还生长着许多奇花异草。你回去之后能不能给我采些回来?”

    疾传想了半晌,道:“行是行,不过昆仑山上的仙草虽然美,一旦离开昆仑山就会枯死。”

    其实那是疾传的手紧张的僵硬了。

    两人走出“烟阁堂”来到苑囿中,疾传问:“你娘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冷淡啊?是不是因为我们都是打山里来的,太……太野蛮啊?”

    常霜看着他身上披着的兽皮“噗嗤”笑了出来,道:“不是,我娘讨厌男人,憎恨男人。她说天底下除了我父王以外没一个好男人。”

    常霜的态度立刻让大家感到释怀,适才她娘亲的傲慢引来的不满也登时烟消云散了。

    疾嗣招手让她过来,问:“霜儿,你几岁了?”

    “十一岁。”

    “为什么?”

    “那些仙草都是靠着昆仑山的仙气滋养的,所以不能离开昆仑山。”

    “那七堇昙呢?”

    “七堇昙只有清凉山上有,不过那里距离玄圃很近,有英招大神看守,凡人不让进的。”

    忽听一人道:“表妹,你喜欢七堇昙啊,我帮你去采啊?”

    只见一个翩翩公子走了过来,他生的剑眉凤目,高高的鼻梁,乌黑的头发茂密柔滑,相貌英俊,但也透着一股贱相。

    常霜白了他一眼,问:“公冶高邈,你怎么还不回公冶山啊?”

    公冶高邈人虽不大,却学着大人摇着羽扇,行为也装得极为高贵,道:“姨夫让我留下来学习兵法,将来做个大将军。哼,我才不稀罕呢!我爹已经跟我说好了,将来在中都给我买个官做。”

    “那你还赖在这里不走?”

    “我爹不想违拗姨夫,所以让我先留下来,真是麻烦。”

    “你这个纨袴膏粱也该好好训练一下了,不然一点出息都没有。”

    公冶高邈揶揄她道:“难道你整天跟着一个野人待在一起就有出息?”

    “野人?你知道他是谁吗?他爹可是统领昆仑山的总盟主疾嗣。”常霜不无得意地道:“哪像你们公冶家每次打仗都落荒而逃,真给我娘丢脸。”

    听到这里,公冶高邈不无埋怨地哼了一声,冷道:“姨娘何曾还想过公冶家?她虽出自公冶家却一点儿也借不上力,而且经常在姨夫身边说娘家的坏话,世上哪有这样的女儿?公冶家的族长都说白养活她了。”

    “你!”常霜气恼道:“疾传哥,你给我打他。”

    疾传横眉嗔目地看了一眼公冶高邈,道:“好。”

    他说着跳了起来,一声清啸,啸声中充满了愤怒的力量,紧跟着挥拳朝公冶高邈袭来。他的拳头如同黝黑的铁块。

    公冶高邈连忙躲闪,他略显瘦削的身体行动起来有些木讷加上人慌地也不平,一个趔趄坐到了地上。

    常霜傲视着他,眼间是掩饰不住的得意和轻蔑。她拉起疾传的手道:“我们走吧,我最讨厌这个人了。”

    看着消失的两人的背影,公冶高邈润润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阴沉,气恼又孤傲不群地朝地上吐了口痰。

    常霜带着疾传游遍了开题国王宫。傍晚,他们坐在长满鸢尾的半山亭里,宫园静寂,有竹叶被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音。

    “你以后不要再穿兽皮了,”常霜说:“我叫宫里的裁缝给你做一件漂亮的衣服。”

    疾传恋恋不舍地看着身上的兽皮,最终还是露出了笑容。他点了点头。

    常霜给他讲了许多宫里的规矩,那些规矩冗员繁琐,听得疾传瞠目结舌、头晕眼花。

    不过,最后常霜笑了笑道:“你是我的朋友,所以这些规矩你都不用遵守。”

    疾传给她讲了昆仑山的美轮美奂和各种珍禽异兽,还把自己所猎杀异兽的牙齿送给常霜做信物,吓得常霜连连后退。

    疾嗣指着疾传道:“这是我儿子疾传,比你大一岁。”

    “疾传哥哥好。”

    这时,门外跑进来一个十岁多点的小女孩,扑到公冶氏怀里缠着她道:“娘,爹不理我了。”

    公冶氏笑道:“霜儿乖,你爹有重要的事情,别去烦他。”

    她笑起来很漂亮。但这让其他在座宾客更加不满,疾嗣身旁的夹谷风云欲发作被他压了下去。

    常霜朝各位道:“各位叔叔伯伯,我爹今天有要务缠身,怠慢各位了。”

    说着朝大家莞儿一笑。她长得极像她母亲,的确是个美人胚子。

    疾传不知怎么着突然感觉脸跟脖颈子热别燥热,只想搽汗。他从来不曾有过这种体验,对常霜的招呼反而怯怯的,憨笑着缩缩脖子,又借机会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儿。

    疾嗣笑道:“他是第一次出远门,人也愣头愣脑的,笨得很,将来他留在开题国你可要多照顾他啊?”

    常霜点头:“放心,我一定会的。”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生随死殉穿梭万界之技能大全庶女桃夭盛世婚宠:总裁的头号鲜妻暴君之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