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开题城之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娘,我不要他留在我们家。”常霜立刻发出了不满,嘟起小嘴巴,很委屈地看着母亲。

    公冶王后冷冷地看着疾传一眼,命令似地对女儿道:“你以后也少跟那些不三不四的野男人来往,小心将来被他欺负。”

    常霜垂着首,瞥了一眼疾传,低声道:“娘,疾传哥哥对我可好了。”

    公冶高邈小脸煞白,战战兢兢不住地摇头。

    “哼,我就知道成天跟着公冶山的臭男人学不到什么好东西,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回公冶山了,就留在开题国吧!”

    忽听一个冷酷的女人声音问道:“邈儿,你刚才说什么?”

    公冶王后就站在附近,如墨般的浓眉缓缓挑起,长长的睫毛似乎都要勾到眉毛了。

    “现在对你好的男人,将来或许就是伤害你最深的。”公冶王后脸带忧色,仿若苍凉的落日一般。

    “看来你娘是被男人狠狠的伤过啊!”一个声音在空寂的皇宫中渺渺萦绕着,却见不到说话人的身影。

    她的眼睛此时黑黢黢得像深渊一般,逼视着公冶高邈。

    公冶高邈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惹得姨妈愤怒,吓得一双小脚连连后退。

    “你说女人都是贱人,这话是谁教你的,是不是你爹?”

    “疾传哥哥终于可以留下来帮我整治你了,看你再欺负我。”

    公冶高邈长长的“哼”了一声。疾传没来之前常霜必须跟他玩,而且还得容忍他纨绔公子的刁蛮。偏偏常霜身为公主也是个任性的主儿,处处都要压着别人,让人听自己的,所以越看公冶高邈越不顺眼。但顽童打架男孩子总要占些便宜的,这让常霜心里特别别扭,总想找机会好好整治他。

    公冶高邈皱起小鼻子,恨恨地看着她:“分明是你在欺负我。”

    疾传微微凛然:这声音好熟悉。

    没错,正是吕薄冰。

    他心里一惊,道:“大家快跑,是那个妖神又来了。”

    公冶王后也是暗暗心惊,但她不懂方士之法,沉稳地对几人道:“别慌,王宫之中九五紫气鼎盛,任何妖魔邪祟都不敢乱闯。来人啊!护驾。”

    疾传道:“吕薄冰并非妖魔鬼怪,乃是以凡人之身得道的真神,听说还有什么‘固本神元’,杀都杀不死。”

    吕薄冰自得道:“你这孩童听过的还不少,居然连‘固本神元’都听过。”

    厚厚的宫墙上,隐隐间闪烁出一阵暖色的光芒。吕薄冰仍旧一袭白衣,胯下的梼杌悬浮于空中。那是一只似虎,似人又似犬的怪物,下颚上长着白森森的獠牙,通身金黄,尾巴非常长。

    传说梼杌在上古时代原是一位暴君,鱼肉黎民,无恶不作,后来为百姓造反所杀害。他怨念不散竟化作成这样一只怪物,凶残成性,又名傲狠,桀骜难驯,乃是传说中的四大凶兽之一,即便大罗金仙也很难收服它。

    公冶王后道:“你这妖人居然敢私闯王宫,就不怕我让人将你万箭穿心吗?”

    吕薄冰哈哈大笑,下了坐骑道:“你这王后长得倒似模似样,出口怎地这样凶恶,动不动就要打要杀,我若是来做客你国的你也这般对待?”

    公冶王后冷冷地盯着他:“是男人都该杀。”

    这时,宫中的龙禁卫已经赶来护驾,他们部开弓箭如密雨般万箭齐发。

    只见吕薄冰衣襟带风,一飘数丈,轻飘飘地躲开了这些箭雨。

    他潇洒地逸势于空中,从怀里掏出一只棋坛,对公冶王后道:“我今天来贵国确实是找女人的,不过不是你,你的胸太小了。那位大奶奶的教官呢,让她出来。”

    “**!”公冶王后怒斥道。

    疾传见吕薄冰拿得正是乾拆的“天道棋”,心中不由得一凛,暗暗吃惊:这妖神太厉害了,不仅破了天道棋阵,居然还收服这个法宝。

    吕薄冰愠怒道:“什么**?我这人高雅的很,找她只是跟她下下棋而已。你口中骂天下男人都是臭男人,自己心里却想着龌龊的事情。哼,臭女人。”

    这时,宫中的侍卫越聚越多,就连常博涉都赶来了。但吕薄冰并不因为敌人增多而畏惧,依然飘若洒脱,俊逸悠然。

    公冶王后对丈夫说:“大王,那妖人羞辱我,快给我杀了他。”

    吕薄冰嘿嘿冷笑道:“平时叫人家臭男人,有了危难还得指望人家。看来适才那孩子说的没错,女人果真都是贱人。也罢,大奶妞学艺不精,她的‘天道棋’只能指挥十五个石灵人。我给她改良了,这回里面装了千军万马,让你们见识见识。”

    说毕,他反置棋坛,坛口朝下,坛里如同下饺子一样点点戳戳尽是怪物和兵士,密如细雨。马蹄翻飞,溅得地上都是泥尘。为首的正是灰鹿大王。

    吕薄冰朝他道:“把他们杀了,你就是开题国的国王了。”

    灰鹿大王贪婪地看着琼宫殿宇,道:“不好看,我一会儿把这些全部毁灭,城墙塌陷,大门轰倒,全部宫殿都碎裂成废墟。那样才合我的胃口。”

    他的眼睛里闪着黑暗的光泽,愤怒、邪恶的气息笼罩满面。

    沉沉的暮霭下,双方惨烈地纠缠在了一起,很快血流成河,如同斜阳之下的旷野。狂热的呐喊和死亡的悲鸣混合着恐怖的血腥味道一起冲上了遥远高绝的苍穹。

    这场激战将关乎开题国的灭国与否。

    血红的战场看起来让人非常的压抑和绝望,猛烈的厮杀声,兵器的撞击声和士兵的惨嚎声交杂在一起,横飞的血肉汹涌地被掀飞,又如同雨点一般落下,异兽们在天空中飞舞,争取着制空权。开题国的士兵正在艰难地抵抗灰鹿大王率领的如同潮水般的攻击。

    吕薄冰安静地看着这一切,面带自失之色,仿佛疲倦了。

    他从城墙上跳了下来,打算快些解决战斗。

    擒贼先擒王!

    开题国的士兵背身而战,围成一圈,常博涉,公冶王后和三个孩子被保护在中间。

    天空之中,灌灌大军努力地射下箭矢,压制着敌人的进攻。

    吕薄冰从羽扇上摘下一根羽毛,吹了口仙气,轻轻的羽毛缓缓飘入天空如同开屏般登时化作一只巨大的白鹰冲散了灌灌军团的阵型。

    他飘逸于空中,霞姿月韵,又踩着士兵的肩头跳入阵中,两手对分便生出一口寒光四溢的宝剑,朝着常博涉额头劈去。

    常博涉来不及躲闪,但一双黄金巨锏却替他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莘将阴沉着脸盯着吕薄冰,冷声沉毅道:“莘将在此,不要嘲笑我们开题国无人。”

    吕薄冰不以为然:“我就笑你们开题国无人,你又不是人,你是鬼!”

    “还挺厉害,一眼就能看出来我的身份。”

    “你白日现身就不怕有损神威?”

    “我是开题国的守护神,责无旁贷。”

    常霜也挺起鼻头忻忻自得,似乎在告诉他:“谁欺负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更强势。”

    公冶高邈感到孤立无援,心里既苦涩又悲呛,但仍旧自认优越,高傲地白了她一眼。

    开题国的城门关闭了,过去繁花似锦的街市如今冷清的如同旷野荒郊,只有几位老者拄着黄杨拐杖缓步地走着,安静得让人觉得恐惧。城楼上旌旗连天,士兵们各个神情肃穆,严阵以待。

    疾嗣带着一部分亲兵返回了六峜山,整顿兵务,防止敌人的进攻。

    不过,他与常博涉共同的预测是相比六峜山,开题国更有可能遭到攻击。

    疾传告诉父亲希望自己能留在开题国,疾嗣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同意了。虽然他深爱儿子,很想将他带在身边,但六峜山的守军不如开题国多,防御工事也不如开题国稳固,如果敌人进攻的方向是六峜山恐怕更有危险。

    常霜听到这个消息很开心。她似乎并不清楚开题国即将要面临的战争,或者说她也不清楚战争究竟是什么,整天缠着疾传在公冶高邈面前晃来晃去。

    疾传说道:“你要想和别人融洽相处首先就不能看不起别人,这样别人才会接受你。”

    常霜马上嘟着嘴道:“就算他改了,我也不会和他玩,一点都不知道谦让女孩儿。”

    公冶高邈气恼道:“人跟人之间是要互相谦让的,凭什么我非得迁就你?也就只有这个大傻个子会任由你摆布,男子汉大丈夫一点没有骨气,整天围着小姑娘屁股转,人家说什么听什么,让你打谁就打谁。你以为这样她就会喜欢你吗?喜欢你又如何?女孩子最贱了,极容易变心,是最不值得收买的。看你的眼珠子都不会转,大笨猪!”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重生民国娇小姐网游之召唤大骑士百炼成神龙鳞圣扬战纪重生纪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