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索命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公冶高邈又“哼”了一声,嘴里“阿米啊呜,阿米啊呜”地嘟囔着。

    疾传若有所思,突然道:“糟了,我的天绝。”

    他赶紧跑到门口,打了个呼哨,但天绝并没有飞来。往常在天绝距离他两百米内时它一旦听到呼哨声都会随时飞来的,这说明天绝仍然在开题城内。

    公冶高邈“哼”了一声,打算喷她一脸灰,道:“你知道昆仑山离这里多远吗?把你这两只小脚累断了也到不了。咳,大热的天儿,我这一代天骄,走到那里不得成一代烤焦啊?”

    “废物。”常霜揶揄他道:“我走不到,可以让我疾传哥哥背我去。”

    他其实只是在询问未来他们的去向,公冶王后却理解成了婚姻问题,不由得怔了下,喃喃地道:“谁知道呢!”

    “我看还是别回去了,开题城说不定已经被那些妖怪侵占了,咱们去公冶山吧!”

    这太危险了!

    想到这里,疾传道:“我得回开题城,把我的天绝救出来。”

    公冶王后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冷着声蔑然问道:“难道公冶家就能保护我们?”

    疾传道:“不如去我们六峜山吧!有我爹保护,我们不会有事儿。”

    常霜拍手道:“好啊!我也特别想看看昆仑山。”

    他带着众人上山,躲进了石屋里。

    石屋内漆黑一片,潮湿的就像牲口棚子,因为些地方正在漏雨。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这么简陋,我堂堂一个公主,居然要住在这里。”常霜抱着自己的娇躯,委屈又不满地埋怨着。

    他正要出去,常霜一把拉住他,道:“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是啊!他虽然是一个只有十一岁的孩子,却已经成了这些孤儿寡母的唯一依靠。

    疾传不知道如何回答。

    正在这时,小翠忽然道:“不好,我感觉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有人,哦不,有鬼来了。”

    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小翠这边刚想隐身,只见一条黑铁缧绁蓦地捆住了她的脚,紧跟着两只小鬼现身在门前。他们正是仇邦鬼和北奇鬼。

    他们使劲地拽着缧絷小翠的铁缧,道:“总算把你给找到了,这回可以跟崔判官交差复命了。”

    小翠急道:“我不认识什么崔判官,快放开我。”

    公冶王后道:“两位鬼差大人,我想你们是认错人了。”

    仇邦鬼嘿嘿笑道:“我们从不抓人,哪会认错人?”

    公冶高邈忙跟着道:“是认错鬼了。”

    “不可能!这死鬼叫小翠,原是公冶山庄的丫鬟,对吗?”北奇鬼道:“南天大人要抓的正是她。”

    “我爹,我爹为什么要抓她?”公冶王后下意识地问道,但转念一想又清楚无比。

    “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说着,拖住铁缧就要走,疾传拔出短剑使劲地砍断了缧绁。

    二鬼一见异常气恼,回身一脚踢在他下腹上,疾传吃疼,就地打了几个滚。按理说,十来岁的孩子一般都畏惧鬼魂,但疾传却并不害怕,他自幼在昆仑山长大,见的妖魔鬼怪多去了。

    只见他挥剑朝北奇鬼刺去,北奇鬼“哎呦”一闪,吓得他一身冷汗。

    “好小子,还挺厉害。”他气恼道,挥起“哭丧棒”朝他额头打去。

    被这东西打上,一辈子晦气。疾传急忙躲开。

    小翠使了个隐身法,但这只对阳间万物管用,在鬼差面前并不灵。

    仇邦鬼从怀里掏出一只青灰色的布袋,抛向空中。那布袋名唤“追魂封魄袋”,在空中散发出阵阵刺骨的冰旋风,公冶王后只感身体都冻得凝固了,连忙抱紧女儿和外甥。

    冰旋卷在空中,很快便包裹住了小翠的阴魂。

    另一面,疾传被北奇鬼逼到了一处死角,后面就是石块堆砌成的石墙。但那里并不牢固,一旦遭遇重力打击随时可使石屋坍塌。

    这正是疾传的计划。

    两只小鬼正聚精会神地对付他们,全然没料到疾传的计策。

    疾传朝公冶王后道:“王后,快带他们走。”

    公冶王后应了一声,带着常霜和公冶高邈迅速跑出了石屋。

    仇邦鬼和北奇鬼只是来抓小翠的,并不理会三人,而且他们身为鬼卒,在追鬼的过程中如果误伤人命也是要耗损阴德的,所以也乐于见三人逃跑。

    “追魂封魄袋”里的冰旋越刮越紧,正一点点吸噬着小翠的灵魂。

    “救我……”小翠的呼声气若游丝,而且越来越虚弱。仿佛她的灵魂正被吸入虚无的空间里,渐渐的飘散,直至最后湮灭。

    正在这时,疾传突然卖了个破绽,北奇鬼的“哭丧棒”立即朝他砸了过来,但疾传迅捷地躲开了,并从他的胯下穿了过去。

    这一棒子正砸在石墙上。

    哭丧棒断裂了。

    石墙跟着轰然倒塌!

    如同倒下的巨人般,山石的撞击声怒天冲吼,激起阵阵尘烟,吓跑了栖息了附近树上的数只飞禽。

    最惨的还是两名鬼卒,他们的身躯被压在了下面,黑色的鬼血从残垣的缝隙里流了出来又迅速渗进了泥土中。

    疾传精疲力竭地坐在石屋的废墟前,他的脖颈处有一道非常细的伤痕,那是逃出来是被迸出的石子刮到的伤口,虽然很淡,但也略有些凉丝丝的微痛。

    夜入深了之后,雨渐渐小了许多。远方的狼嗥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疾传感觉一直丝滑的小手正抚摸着自己脖颈上的伤口,既安恬又舒服,无需说那正是常霜。

    “疾传哥哥,我腿受伤了,你能背我吗?”常霜说道。她的母亲就在身边,但她却让疾传背,这是在心疼自己的母亲吗?还是……

    疾传蓦地一见,常霜的小脚果然肿了起来,看样子是从石屋里逃出来的时候不慎崴到的。

    他不暇思索地背起了常霜,虽然两个鬼卒一时半会不会起来,但他们也得抓紧时间赶紧逃跑。

    常霜负在疾传宽阔、平坦的背上无声无息,一对剪瞳渺茫迷离,似乎正欲沉沉睡去。对于一个年仅十一岁的小女孩儿而言,这段逃亡所带来的疲惫确实难以招架。

    山路黑的可怕,好像蒙上了一层幕布,既刺眼又模糊。

    他们沿着山路走约莫一个时辰,疲惫和寒冷渐渐浸透了他们的身体,眼前只有一片朦光。

    果然还是公冶高邈第一个忍耐不了了:“管他什么鬼,什么神的,哪个有运气小爷的命就给他。”

    说着,一屁股坐在山道上。他闭着眼睛,好像立刻就睡着了。

    这回没人再催促他。能让以胆小怕死著称的公冶家小公子说出不要命的话,想来已经是绝处了。

    附近没有掩体,但漆黑的密林却可以很好的遮蔽他们,再加上他们已累得几乎奄奄一息,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想找到他们也并不容易。

    过了一阵,疾传站了起来,轻声说道:“你们饿了吧,我去找些东西吃。”

    “你也别太累了。”公冶王后声音关切地道。

    “没关系。”

    疾传看了一眼公冶王后,发现她对自己善意地点了下头。

    这是她第一次对疾传露出这种表情。

    公冶高邈听了眯起了眼睛,唇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跟着附和道:“对,表妹你看,这里还漏雨呢!盖这幢房子的人一定是个傻瓜!”

    “没错,跟你相处这么长时间,你就说了这一句人话。”

    这时,天空上扑簌簌地掉起了雨点,一片乌云随着夜风飘摆了过来,眼看就要下大了。

    附近的丛林也跟随摇曳着,仿佛一堆堆麦浪。

    一声焦雷蓦地炸起,唬了他们一跳。

    雨点破云而落。常霜捂着小脑袋焦急道:“这附近有没有避雨的地方,怎么办啊?”

    疾传想了想,道:“跟我来。”

    常霜“表扬”他道。

    疾传没有理会他们,点燃了篝火,又跑到附近的小河里捉了几尾活鱼,烤熟了分与众人。

    公冶高邈吃饱了烤鱼,腆着肚皮问道:“姨妈,你找完了要找的人,我们还会王宫吗?”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绝版猎灵师五行神术邪山冢重生之末世女兵王武侠之老子是段正淳校园投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