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夏耕之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着伸出了棉花糖一样的小肉手掌。

    疾传见他喜欢也就放心了,将老虎虫放在他的手掌上。笨笨急忙将它送进嘴里,抿了抿嘟嘟的小嘴。那只老虎虫已经不见了。

    “真肥!”他雀跃地赞道:“我们不老草最喜欢喝露水,吃昆虫了。特别是肥的,绿绿的虫汁又浓又稠。”

    “谢谢你帮我找到‘天心草’,这是送给你的,和你一样胖乎乎的可爱。”疾传张开小手,露出了那只五光十色的老虎虫。

    笨笨的独眼赫地亮了,激动得说话都有些颤巍,四只手脚手舞足蹈的,浑身扭来扭去:“快给我,快给我。”

    “好险!”笨笨从地下跃出,甩了甩身上的泥土:“差点被那些怨念抓走。”

    疾传不在说话,攀援上了峭壁。

    疾传看着他兴奋的表情,蓦然感到一阵恶心,转身下了山。

    “疾传,你还回来吗?”笨笨在后面喊他。

    过去,他为了得到山顶上的蜂蜜也曾独自攀登过昆仑上的险峰,相比那些险绝的山顶,攀登眼前的峭壁还算容易。峭壁上密布着许多乱坑,宛如被天陨砸过,凹凸分明,垒叠峥嵘。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功夫,疾传爬到了山顶,随手拔下来“天心草”。这时,他赫然发现一只七色的老虎虫正悬着峭壁缓缓地向上移动着。

    他将老虎虫信手抓来,捂在手掌里,慢慢地下了峭壁。

    “什么宝藏?我从来没听说过。”笨笨道:“不过那法器确实威力奇大,听说是某位远古巨神的头骨,现在是莫风的武器。”

    “莫风是谁?”

    “是那些不死鬼的头。那些不死鬼在几百年前被法器的神力吸引了过来进攻开题国,后来被圣墟压在了下面,不过他们有法器不会死,但是却遭受了法器的诅咒,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疾传摇了摇头:“可能不回来了。”

    失望的阴影立刻笼罩在了笨笨的脸上。

    疾传突然有些舍不得这颗小仙草,但还是毅然下了山。

    无名鬼一直怔怔地望着山路,几乎目不转睛,诚然,他的目中也没有睛。

    而且,他不仅目中无睛,还目中无人。至少,对疾传是这样的。

    只见他一把抢过了疾传手中的“天心草”,放在药篓中,毫无表示地转身走了。

    此时,已近正午。公冶高邈手上的羽扇突然说话了,道:“快,跟住他,我要看看他药篓里面装的是什么草?”

    公冶高邈哎呀一下子把羽扇扔得老远,战栗着牙齿咯咯作响。

    “你要摔死我啊!”小翠说:“昨天晚上相处了一整晚,也看到我的鬼样子了,怎么大白天还这么怕?真是懦夫。”

    “哪有人不怕鬼的嘛!”公冶高邈狡辩着跑到疾传跟前儿,道:“你让小翠快附到你的剑上。”

    常霜在一旁道:“我跟你说哈,你让小翠附在你的扇子上有好处,这附近荒山野岭,都是野兽虎豹,你又长得细皮嫩肉的,到时候小翠可以保护你。”

    “我才不要鬼保护呢!疾传可以保护我。”

    常霜揶揄道:“之前一直说人家是野人,现在又来寻保护,你羞不羞?”

    “你们两个别吵了,”公冶王后打断了他们:“我看无名鬼走的方向是去了公冶山庄。”

    公冶高邈恐惧地说:“是啊!他去我家干什么?”

    疾传突然说:“小翠姐姐,你不是说公冶家让你去骗有琴归海去采的草药叫做‘天心草’吗?刚才无名鬼叫我采的要正是‘天心草’。”

    小翠颤声对公冶氏说道:“小姐,他莫非就是有琴相公?”

    “不会的,归海不可能认不出我。”公冶王后斩钉截铁地说道,脸上却流溢出一阵莫名的哀伤。

    无名鬼的行走的速度很快,仿佛永远也不知道疲倦。

    他犹如古潭般的双眼直勾勾的目视前方,手中的光剑闪着赤色的光芒,映红了药篓里的“天心草”。

    他就这样兀自走了许久,天光有些暗淡了,地势也越来越高,远方升腾的云雾因长时间被太阳爆嗮而散发得仿佛缩小了一般,在斜阳沉落的暮霭十分又从新飘聚在了一起。

    这些清淡的云雾仿佛在沿着一条轨道错落有致地飘移着,一直延伸到云深天尽之处。在那里隐隐有一座孤峰,峰顶入云,远远望去,虚无缥缈。那便是公冶山。

    无名鬼脚步橐橐,走得铿锵有力,仿佛那里有他朝思暮想的东西,或者说那里是他信仰的终点。

    雾气在他的眼前逐渐消散,露出了狰狞而嶙峋的山体。

    山前的小溪平静而清澈,因为终年无法被太阳光线照射,温度极其冷冽。

    小溪里一个有些发胖的孩子正在里面洗澡,虽然过了傍晚,天气还是非常炎热,胖少年把溪水撩拨得嗤嗤作响,咕嘟咕嘟地来回在里面翻滚,涌动,洗的异常撒野。

    在他身边围溪而站的是一列兵丁,约莫百十来人,都是紧装打扮,有些还束着轻甲。因为炎热,有些兵丁的头盔下已经渗出了汗水。

    这些人中有五个身着不同,他们身穿绛紫色织锦长袍,青虎纹革带,个个都有五十来岁的年纪,手持着黝黑深邃的龙头法杖,看起来既清逸又睿智。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这种场面一定会有所纳闷,为什么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会出现这些人?但无名鬼根本不为所终,笃笃地继续走着。

    然而,当那位胖少年看到无名鬼手中的长剑时眼睛蓦地亮了,他问道:“你们看,那把发光的武器叫什么?”

    几位长袍老者端详着,眼中充满了威严和神秘:“回少主,那是无逢人的武器。”

    “无逢人?就是被压在圣墟下面的不死鬼吗?”

    “正是。”一位老者说道:“无逢人本身是半神之体,本来居住在无逢山里。后来,皇帝与蚩尤大战于巨鹿,无逢人帮助蚩尤对抗天帝,结果遭到天帝记恨,被剥夺了仙身。无逢人为了寻找回法力就来到了这附近的‘刑天之堕’。不料,开题国人以为他们是侵略者,就与他们展开了战斗,结果惊扰到了‘刑天之堕’内埋葬的古神夏耕的颅魂,他让山体塌陷将双方都埋在了下面。传说,夏耕的头颅一直控制着那些不死鬼。”

    胖少年停了洗澡,上了溪水边,换上了珍珠绸锦长缎衫,一丝不苟地扎起头发,问道:“常听谯笪师父说‘夏耕颅魂’是远古四大神器之一,威力无穷。赵灵巫,这夏耕是什么人?”

    赵灵巫回答道:“夏耕本是刑天人的头领,他带兵与天帝的大军曾在这附近的圣墟展开过战斗。结果刑天人战败,几乎全军覆没,活着的都逃到了西北方遥远的沙漠以外。开题国只是最近才建国的,不知道这段历史,他们称那里为圣墟。其实那里真正的名字叫做‘刑天之堕’。”

    胖少年坐在一处大青石上,气定神闲道:“听说闫法大祭祀一直希望得到‘夏耕颅魂’,如果我帮爹得到这个法器再献给闫法大人,岂不是我爹大功一件?”

    赵灵巫笑道:“擎宇公子,您的想法很好,但我们是不是还是等谯笪大师到了再说吧?”

    擎宇公子冷笑:“你们是怕夏耕的鬼魂了吧?”

    “夏耕毕竟是上古大神,只怕谯笪大师到了都难以对付,我等只是他的徒弟……”

    “既然这样,你们就把那骷髅手中的光剑给我夺过来,顺便也把他逮住问问他‘刑天之堕’究竟怎么进去。”擎宇公子道:“如果他是那些无逢人变成的不死鬼他肯定知道‘夏耕颅魂’的事情。”

    赵灵巫赞道:“好,好,擎宇公子果然聪明。”

    一旁的张灵巫也跟着赞道:“擎宇公子虽然年岁轻想问题却异常周到,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嗤,嗤,嗤,嗤,圣墟的上方看似空无一物,却响起无数声撞击声。紧跟着如同地狱苦鬼的哀嚎,石垣下面发出了诡异的巨响。那是痛苦而愤怒地暴喝,仿佛魂魄俱丧的魔鬼隐匿在里面,最终随着狂风呼啸而去。

    疾传隐约有些不安。

    疾传抬头,只见那峭壁如同屏障,乃是附近山脉的绝顶,逶迤壮阔,‘天心草’盈盈于瑞光之下,附近雾气环绕,霞光妖娆。

    笨笨扯了扯他的衣袖,道:“你要小心这附近,这里常会出现怨灵。”

    “现在是白天。”疾传提醒他。

    “他们不是真鬼,而是被圣墟压在下面的不死鬼。”笨笨说:“那些不死鬼被一个法器控制着,时不时的会散发出怨念伤人。”

    疾传突然想起来公冶王后的话,问道:“这法器跟圣墟下面的宝藏有关吗?”

    “不好,是怨念飞过来了,被他冲到也要变成不死鬼的。”笨笨吓得嗖地遁入地下,只露出头顶上的树叶跟红果。

    不知是怨操纵狂风还是狂风卷着怨念,只见邪风滚滚朝疾传身畔袭来。呼啸中仿佛携带着凄厉的声响:加入我们吧!

    疾传急忙闪开这阵诡异的邪风,风声依旧鹤唳,划过晴空,在山间不住地打着盘旋,但最后还是渐渐迷惘了。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重立天庭红楼梦之霸天纨绔快穿之渣攻攻略手册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讨喜笨王妃媚者无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