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公冶山大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无名鬼立刻平静了下来,转过头来微微弓着身子盯着公冶王后,黑黢黢的眼洞里仿佛一道屏障,里面藏匿的满是诡异和神秘。

    “我是小莲。”公冶王后平静地走了过去。

    无名鬼望向公冶王后,阳光洒进他的眼里折射出一股温柔的光亮。他茫然而静谧地呼吸着,沉默半晌,兀自念叨出一句:“小莲。”

    他心道:现在莫说找不到药篓,即便能找到只怕里面也没有“天心草”了。

    忽然,公冶王后迸出来一句:“归海!”

    疾嗣想了想,道:“传儿,我们不能在这里多耽搁,援救开题国要紧,把他杀了。”

    公冶高邈突然道:“是不是因为他丢了药篓所以才发疯的?”

    这两个字虽然说得含混不清,却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口吐人言,那深邃的骷髅洞里明显少了过往的嫌隙,释怀了许多。

    公冶王后激动得眼含热泪,想要立刻扑过去抱住这个自己多年来日思夜想的男人。

    疾传点头:“一定是的。”

    众人连忙寻找,但地上狼藉一片,根本没有什么药篓的影子。

    疾传记得常霜打算将药篓还给无名鬼,但被壤驷擎宇一脚踢飞,如今这里已然成了乱石堆。

    他以为无名鬼认得他,然而无名鬼依旧无脑地进攻着,吓得疾传连忙跑开。

    难道他又失去了心智?

    无名鬼如同一只饥渴的野兽,不断的袭击自己能看见的任何活物,仿佛是在发泄身体里的愤怒。

    然而,无名鬼却痛苦地迸发出一声呐喊,白森森的骷骨仿佛要被割裂成无数碎片一样咯咯作响,紧跟着他的身上蓦然生出了一层苍白的肌肉,但顷刻间又消失不见了。

    无名鬼痛苦地嚎叫了一声,晕厥了过去。

    众人见状不知如何是好,只见空气中淡然地浮现出一个人影,正是扶曲。

    疾嗣问他道:“扶曲大师,你看这无名鬼是怎么了?”

    风轻柔地拂过了扶曲清癯的面庞,他捋着长须道:“这个无名鬼是受到了诅咒,使他丧失了心智,一旦他恢复过往的记忆,诅咒就会侵蚀他的身体使他痛苦不安。”

    “那该怎么解除诅咒?”疾传问。

    “在这附近能够施放这样强力诅咒的地方只有圣墟,据说那里有一尊强大的法器,是上古大神夏耕的头颅。”扶曲道:“我想只有这夏耕之颅才有这样的力量,但想彻底解除他身上的诅咒凭我们的力量使不可能的,请恕我无能为力。”

    公冶王后叹了口气,走过去抱起无名鬼的枯骨,低声抽泣了起来。

    乾拆问疾嗣:“疾盟主,我们还去开题国吗?”

    “去,但首先我们应该把王后和公主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你是指公冶山?”

    疾嗣点了点头:“我们必须加快步伐,一旦将王后送回娘家便即刻动身去开题国。”

    “一切听盟主吩咐。”

    公冶山是座孤峰,漫山遍野地开着茂密的臭椿树和柘树,道路两旁树影斑驳,显得有些诡异。

    他们骑着马委折而上,疾嗣望着路边的红莲草,表情显得有些奇怪。因为那些草已经被啃食的差不多了,显然有人马来过,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多。

    山势颇陡,树木森森一直崎岖延绵到公冶山脚下。远远望去,山脚下一众人马将山庄团团包围,人多得仿若蚁蛭。

    公冶山庄黄墙碧瓦,石级宽大,连绵的屋宇好生气派。

    路旁的石碑上因年深月久的磨灭斑驳不堪,字迹模糊,一个胖胖的少年站在石碑前自己观察着被毁破的石碑,问道:“赵灵巫,这碑文上写得是什么?”

    赵灵巫心里有些不耐烦,暗道:山野碑文,你管写的是什么?

    但他知道这位小主素来毫无涵养,没有一窍是贯通的,却偏偏傲慢不逊,若对他稍有怠慢,一旦他记恨起来可不好办。

    赵灵巫笑道:“这碑文乃是天帝为九玄真人所立,想当年天帝曾在这里接受九玄真人所赐的河洛全图,特此立碑。”

    他胡诌八咧,壤驷擎宇却听得煞有介事。

    他叹弗道:“不想这公冶山上竟还有如此奇珍?想必公冶世家也是颇有来历的名门望族了。”

    “说他们是名门望族确实抬举他们,公冶家过去籍籍无名,甚至为了躲避豪强的压迫将自己的族女嫁给开题国王子为后。后来他们入了‘昆仑联盟’,便以此拉大旗作虎皮,成了这附近重要的商贾。”

    “‘昆仑联盟’的盟主叫做疾嗣,此人是我爹最大的仇人。”壤驷擎宇说道:“本来我爹是壤驷家的正统家主,结果被疾嗣这混账使诈篡夺了权位。后来疾嗣又靠着壤驷家的威名四处树敌,终于得罪了朝云国,他被朝云国赶跑了之后我爹才又顺理成章继承了家主之位。”

    赵灵巫与其他众巫听后都点了点头。

    忽听一人朗声高喊道:“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只见林荫之中一只军队浩浩荡荡地正沿山道缓缓而上,远远望去波澜壮阔,黑色的鼍龙旌旗上写着浓浓的“昆仑”二字。

    众人不觉愕然。

    壤驷擎宇很快就在里面发现了自己的仇人,他指着疾传对赵灵巫说道:“把他们都给我杀了!”

    “这里不适宜动武吧!况且多方人多势众?”

    壤驷擎宇阴险地看着他,冷道:“既然杀不光,偷袭你不会吗?快去把那个打了我的男孩子抓来。”

    他当时要袭击公冶高邈被疾传擒住了胳膊,一直怀恨在心。他恨的不是疾传将他胳膊弄得酸疼,而是因为疾传出手太快,他没能打到公冶高邈。

    他虽然年岁不大,却霸道成性,事事必须顺心,不管是天意还是人为,即便一点小事使他违了他的意,他都会极其不爽,恨得咬牙切齿。

    五灵巫自然不敢违拗他,纷纷施法准备偷袭疾嗣的军队。

    正赶上疾嗣率军爬过了山坡,疾传一见壤驷擎宇也是一愣,对父亲说道:“适才就是这些人袭击的我们,那些灵巫将我们困在了山底下。”

    疾嗣问:“你说那里有个孩子名叫壤驷什么来着?他姓壤驷?”

    “对,叫壤驷擎宇。”疾传回答。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疾嗣当下命令军队暗中戒备起来,稍有异动随时准备战斗。

    正在这时,只见疾传突然快速腾空飞起,后颈仿佛被一条无形的锁链束住了一般。他挣扎着,但四肢附近又蓦然间隐隐地闪烁出一道银色的光辉,即便在阳光下也异常刺眼。

    五条银屑般的光线将他死死捆住,哗哗浮动着迅疾地朝灵巫们的方向飞去。

    忽见一道黑色的巨影拔地而起,原来是巨兽牲牲,它伸出巨擎拽住了疾传的身体用力一拉,将空中的光线登时绷得紧紧的,无数的银屑哗哗下落,仿佛飘雪一般,随之光线的银色骤减,说明他正在失去法力。

    红夜叉道:“别管那么多了了,杀了他吧?”

    “不要!”疾传渴求地看着父亲。他已经在心里彻底将无名鬼当成自己的朋友了,不管是他对待药篓的那份执着还是在危难关头挡在他们前方都让疾传感动。而且在他看来无名鬼早对他们没有敌意了。

    石堆附近的烟尘渐渐敛去。忽听一个人说道:“这里有具骷髅。”

    紧跟着,无名鬼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叫喊,提起剑就要杀人。五夜叉和牲牲群将他团团围住。

    疾传立即道:“不要伤他,他不是坏人,是他救了我们。”

    夜叉和牲牲听了他的话,没动手。然而,无名鬼却挥剑朝他们狂攻起来。他边打边喊,声音既浑浊又撕心裂肺,仿佛要将心中怨恨尽数发泄出来。

    疾传朝无名鬼冲了过去,喊道:“是我。”

    疾嗣问道:“他以前是这个样子吗?”

    乾拆回答道:“无名鬼一直就是这个样子,见人就杀。”

    疾传道:“不是的,他最近变好了,适才他还帮我们呢!”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绝版猎灵师五行神术邪山冢重生之末世女兵王武侠之老子是段正淳校园投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