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幻雪女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幻雪女王道:“你体内的毒火虽然被压制住了,但它还没有消散,你必须时刻修炼,一旦将这股邪火化解你不仅无事,反而可以获得他的精华使你超脱凡身。来,我再传授你一套玄冰神掌,帮助你提高境界。”

    疾传按照幻雪女王的所授,勤加练习了几个时辰,渐渐将这套玄冰神掌练得愈加纯熟,而且体内的邪热也逐渐消除,身体顿时清爽了不少。

    幻雪女王道:“我要检验一下你练习的成果。”

    幻雪女王道:“你在悬棺中找找,那里有一颗‘玄阴丹’,乃是又灵皇所炼,你吃了就可以逐渐化解你体内的毒火了。”

    疾传在充满玄雾的冰棺里寻找着,果然发现了一粒如同小水晶一样的冰丸,当下吞了下去,顿时感觉舒爽了许多。

    “妈妈。”疾传禁不住撒娇似地说道。

    在冰雾与虚空之间,一只水晶一般洁白的手抚摸着疾传的头。手很凉,疾传不知不觉地醒了过来,他不安地看着眼前透明的几乎冰雕一样的圣女,她的眼里闪烁着冰晶一样的结晶。

    疾传问:“如何检验?”

    幻雪女王笑道:“难道你不想出去吗?你朝这人的胸腹用力施展神掌,且看能有什么结果。”

    “你是谁啊?”疾传神情茫然地看着她问。

    “我是幻雪女王,是你把我救出来的。”幻雪女王说道,她的声音如同脱质的精华:“我的墓葬被盗贼偷出了万年雪域,而且那贼人还将悬棺封上了冰咒,除了他以外无人能够打开悬棺,除非使用炙热的火焰才能融化。刚好几身上就有邪火,也多亏了你融化了冰咒,我才能得以出来。”

    疾传笑着说道:“我只是想用你的冰棺熄灭我体内的怨火,可是我现在感觉它还在。”

    疾传不知道他说什么,但他害怕被抓住,转身就想逃跑。谯笪却哪能放过他,口念咒语胳膊探出老长,轻而易举地抓住了疾传。这时,他抬头望见了夏耕之颅的怨念,便施放将其吸引了过来。狞笑着看着疾传:“如果你真是拥有天生的异能,说不定能消化这股怨念,帮我消除折磨。”

    说罢将怨火塞入了疾传口中。疾传顿时之感五脏剧痛,如同千万只火针炽灸着,怨火在他体内不断扩散折射几乎要穿透了他的皮肤。疾传因痛苦猛地挣脱开谯笪,谯笪则从他的眼睛中反射出的无数缕火光中察觉出了他的痛苦。

    他安静地俯视,观察着,打算看看这少年就是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疾传不断地在谯笪的五脏中翻滚,最终掉了下去。这时,疾传感觉身畔越来越湿,疼痛之暇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万道细细的水流中,水流汩汩流淌,落在身上非常刺骨。

    疾传依言,用尽全力打了一掌。谯笪“哎呦”一声,胸前顿时被击破了一个大洞。幻雪女王喊道:“快出去。”

    二人腾空鱼跃,出离了谯笪的身体。

    谯笪捂着空洞洞的前胸,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鬘王等人更是吓得目瞪口呆。槐鬼是不流血的,而且身为灵巫的谯笪也有着不死之身,这个伤虽然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却要不得他的命。只是,他此时身负重伤必须早做调养,所以他看着眼前的疾传和幻雪女王只是嘿然一笑,打算转身离开。

    但疾传却并不想让他轻易离开,正要继续使出玄冰神出掌却被幻雪女王拦住了。

    她道:“穷寇莫追,这个老鬼法力高强现在虽然身负重伤,你若是一意想要他的命说不定他会与你殊死一搏,如果他用尽全力虽然也会落得身死,只怕这圣墟也会成为一片灰烬。”

    疾传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还并不能杀了谯笪,虽然心有不甘却也理智地听从了幻雪女神的话。

    那其实是谯笪的胃液。谯笪身为灵巫,平时很少去吃凡人的食物,所以体内异常干净。疾传也明白过来了,如果自己不尽快出去,用不了许久这些水流就会将自己湮灭。这时,体内的怨火不再那样灸热了,而且附近的气温也越来越低。

    “难道幻雪悬棺快到了?”疾传心下有些悸动,信步走了一阵儿,发觉冰冷的空气越来越浓烈,冰雾不停地飘动着,最终汇聚在一起,久久不散。四周如同虚空一般,冰雾的最深处隐隐间有一座悬棺矗立在那里。

    镇元子知道疾传要在谯笪肚子里搞鬼所以施展的法术时效很短暂,疾传刚到谯笪肚子里就现出了本身。槐鬼的内部构造与人也差不多,只是没有人类本该有的体温。疾传踩在谯笪的内肌上,聚精会神地寻找着镇元子所说的“幻雪悬棺”。忽然间听到风声猎猎,仿佛适才那巨龙喷吐时发出的巨响,心下一阵慌乱。

    刚刚定下神来,蓦见一团洁白的火焰在自己面前一闪,不断地不动变形。疾传既惊恐又诧异,而谯笪也感到了一阵不安,正感纳闷,为何吃了金丹却不管用。

    火焰四下乱窜,愈发幽然,不断灼烧着谯笪的身体,使得谯笪身体的气温急剧上升。谯笪感到焦热难耐,当下念动咒语唤出元神钻入自己体内,打算查看各究竟。却一眼看见了疾传。

    谯笪自持有着目空一切的神器和法力,眼神从来都是漠然无比,但今天却头遭的感到诧异非常。因为眼前这个少年明明被他炼成了金丹吃进了肚子里,怎么突然又复生了?

    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怪异的光亮,变色问道:“你是怎么复原的?莫非你天生异于常人?”

    疾传大口大口地吸着如同棉丝一般的冰雾,冰冷的雾气在体内蔓延开来,中和着夏耕之颅的怨火。悬棺如同水晶镜面一般平静、圣洁而明亮。疾传爬在上面,感觉舒服了许多,不知不觉竟然昏睡了过去。

    隐隐间他听到一声清润的呼叫声:“孩子,醒醒,这会冻坏你的。”

    声音温言温语的,如同自己的母亲乜伦的呼唤。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武侠之小白脸系统游戏开发狂神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十年几度鬼衔冤重生民国娇小姐亲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