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偷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众人毕恭毕敬:“请讲。”

    “消息是,谯笪国师如今被人击伤,已经返回朝云国疗养。”

    众灵巫遽然一惊,难以置信道:“家师那样法力高强的人怎么会受伤?究竟是何人所为?”

    疾传窥伺那专使进入账内后便脱下了外衣,原来里面身着的是宫女的服饰,看来是那位娄娘娘的贴身宫女。

    专使道:“我今天来是向你们传递一个消息和一个问题。”

    张灵巫答道:“当然有。疾嗣不论如何现在仍然是昆仑联盟的盟主,整个昆仑群豪都对他马首是瞻,而且常博涉也与他深交莫逆。如果我们冒然与他为敌攻打六峜山,昆仑联盟和常博涉不可能坐视不管,我们只有在现在他们危难之际出手相助,这些人一旦欠了我们人情,我们再添油加醋把疾嗣屠杀公冶山的‘恶行’大肆渲染,加上公冶家的人作证,昆仑联盟和开题人就会帮助我们了,到时候攻打六峜山夺回桃木剑不等于探囊取物吗?”

    壤驷擎宇依旧声音冷淡:“说得倒是挺好,可吕薄冰也不是好对付的,恐怕会损失惨重。”

    专使答道:“听国师说是位小孩儿救出了被他封印在体内的幻雪女王,他是被那孩童用玄冰神掌打伤的。不过诸位请放心,国师虽然伤势严重,但他法力无边暂时没有性命危险。”

    张灵巫低声问赵灵巫道:“那我们是否还要滞留在开题国?”

    赵灵巫道:“少主放心,我们自然不会那么傻。而且,我们也未必是只帮常博涉对付吕薄冰。一旦常博涉请来的那位迦楼国的太子确实厉害,吕薄冰敌对不过,我们反而会暗中去帮助他。我们要的唯一结果就是让昆仑联盟和常博涉对我们俯首称臣。”

    疾传正在偷听,忽然见到一位小校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蒙面人,蒙面人身后是一只巨大的食龙鹰。疾传见状,急忙躲闪到军帐的另一侧。只见那位小校来到账外,朝里面喊道:“娄娘娘专使到。”

    账内的人急忙恭恭敬敬地将专使迎了进去。

    疾传一路跑开军营好远,感到十分压抑。寻思:壤驷擎宇怎么会在这军营中?难道昆仑联盟已经投靠到壤驷家麾下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一定会在常博涉面前进谗言,诬陷自己的父亲杀害了公冶山的人。他蓦然想起了博赡的话,公冶山的人为了寻求保护即便心中狐疑也会相信壤驷家的话,斑寅大将军也说过生存在险恶之地的人只会投靠强者,根本没有忠心可言。

    如此说来,常博涉也面临着要收服开题国的巨大压力,他会不会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选择相信壤驷家从而与他们结盟。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不就成了他的敌人了吗?一旦自己再去找他,不啻于自投罗网。

    想到这里,疾传周身一震,感到心态疲惫无比。之后迅速离开了军营附近。

    专使答道:“当然应该。你们得到‘黄花赤茎桃木剑’了吗?”

    赵灵巫垂低眼睑,道:“还没有,不过疾嗣已经被我们杀死,我想剑应该在他夫人那里。”

    专使眼睛一亮,道:“什么?你们杀了疾嗣?那可是大功一件啊!回去之后娄娘娘一定会重重的赏赐你们。”

    众人听后大喜,纷纷猖狂地大笑起来。疾传则恨不得冲进去手刃了这些混蛋。

    专使继续说道:“疾嗣与娄娘娘有血海深仇,所以这些年来她一定在打听疾嗣他们的下落。他老婆乜伦,也就是朝云国的叛徒中了魃毒,后来在昆仑山侥幸吃了伽果竟然获得了仙体,可以不死。不过,她永远都不能离开昆仑山,不然就会肉烂而死。所以,即便‘黄花赤茎桃木剑’在她手里也没什么用。倒是听说他们有个儿子叫疾传的,如果他回到昆仑山,他娘必然会将这剑传给他,到时候就是麻烦了。”

    “麻烦?”张灵巫皱了皱眉头:“专使指的麻烦是何意?”

    “不该问的你不要多问。”专使冷冷地道:“总之,斩草必须除根。”

    壤驷擎宇答道:“这个道理我明白。只是,我们已然抓住了那个兔崽子,结果公冶山的人看守不力,居然让他跑了。”

    赵灵巫跟着道:“跑就跑了,一个孩子能卷出来多大的旋风!”

    他在附近的山里抓了几只野山鸡,烤熟了简单地用作冲击。在夜间的时候从新返回了军营。天色阴沉沉的,地上也跟着一团漆黑,营里的篝火散发着迷离的光亮,看起来幽远而静谧。

    疾传躲开了篝火的位置,选择走漆黑的地方,一路摸索着来到了白天壤驷擎宇走出的军帐外,果然在里面听见了他的声音。

    开题城旌旗招展,遮天蔽日。无数营帐围城环绕在原野四周,千军万马如同黑黢黢的幕布。骡马牛等畜生拉着的军车碾着泥土,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看起来既壮观又让人敬畏。

    疾传小小的身材在俱是强壮士兵的军营里格外显眼。

    “你是谁家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军营之中。”一位执戟的兵士问道。他正在纳闷,在这样守卫森严的军营里,一个孩子是怎么混进来的。

    “我是……”疾传刚想回答,忽然看见军帐之中走出二人,一个正是壤驷擎宇,跟在他身后的是张灵巫。

    疾传一惊,转身便跑了。巡逻的士兵以为他不过是逃离城中的难民,也没在意,所以并没有汇报。

    壤驷擎宇的话里满是不耐烦的声音:“疾嗣已经被我们害死,我们的目的不过是从他手中夺回‘黄花赤茎桃木剑’,既然剑不在他身上,他们走了便是,为何还要帮公冶山的人继续战斗?”

    张灵巫答道:“少主您想想,娄娘娘曾对我们说过,‘黄花赤茎桃木剑’只有一把,她只在疾嗣手中见过,既然疾嗣身上没有剑那剑一定在他昆仑山的巢穴之中。娄娘娘说过,疾嗣的妻子乜伦曾经是朝云国的公主,不过她身中魃毒,或许已经死了。但如果她没死,‘黄花赤茎桃木剑’一定在她手中。”

    壤驷擎宇诘问:“这与我们攻打开题国又有什么关系?”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杀手老公俏千金[综英美]天使之吻大明之最强锦衣卫玄幻之复活十万大帝阴司梵梦我和系统们的攻略大作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