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迦楼国王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疾传怒道:“胡说,公冶南天和公冶王后都是被壤驷家的五灵巫害死的,我爹也是被他们害死的,他们反而贼喊捉贼。”

    忉利天道:“公冶山无论发生了什么与我们迦楼国毫无关系,只是公冶山主父女的惨案事关昆仑联盟和开题国的关系,所以待会儿还望你在常国王面前做个澄清。”

    疾传寻思:壤驷家一贯颠倒黑白,但常博涉素来与父亲交好,现在也只有他才能澄清自家的不白之冤了。

    疾传答道:“我的父亲是昆仑联盟的盟主疾嗣,我叫疾传。”

    “疾嗣?就是那个血洗了公冶山的恶徒?”

    众士兵纷纷相视,莫名地道:“回太子,我们并未发现有何异常。”

    忉利天回手抚了抚食龙鹰的额头,对众士兵道:“我这只凶天素来警觉,一定有人混入了营地它才会发出异动。很可能是敌人,你们一定要严加看守,不要让敌军的奸细混进来,明日还有一场恶仗要打。”

    他问:“常叔叔现在哪里?”

    忉利天道:“你正在主将营里商议明日对付吕薄冰的战术,你先随同我的士兵去那里,我随后就到。”

    疾传这才想起来,食龙鹰本来就是迦楼国的异兽,而且这只食龙鹰也比专使那只要大出许多。想到这里,他当下朗声说道:“谁说没有异常,我适才救看到有一个人影在食龙鹰的食槽内投了毒。”

    疾传说着,大踏步走到帐前。

    忉利天盯着他,问道:“你是哪里来的孩子?”

    疾传游走了一阵子,赫然发现一处军帐前正蹲着一只硕大的食龙鹰,那食龙鹰正似睡非睡地打着盹。疾传纳罕,暗想:那个专使不是已经飞回朝云国了吗?怎么她的坐骑还在这里?他正想过去看看军帐内的情况,忽见一人影闪了出来。疾传见那人蒙着面,在食龙鹰的食槽前鬼鬼祟祟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发现四下无人,在食槽里撒了些东西。

    疾传心头一凛:难道那人在投毒?

    食龙鹰也似乎察觉到了危险,拼命地扇动着翅膀,打算挣脱绳索进行攻击,那人慌忙逃跑。

    忉利天说罢朝手下士兵使了使眼色。紧跟着,一列士兵过来将疾传围在当中,仿佛怕他跑掉。疾传只是蔑然无语,跟随他们去了主营帐。

    在原野里走了一会,他们才来到主营帐。营帐极大,乃是白毡帐篷,帐前挑着羊角大灯,将进入营帐的路照得亮如白昼。营帐中,除了常博涉以外,昆仑联盟诸部的头领以及乾拆都在里面商议军事部署。

    他们一见疾传,纷纷露出惊异的表情,有人更甚指指点点。

    迦楼国的士兵回复常博涉道:“国王,这孩子自称是昆仑盟主疾嗣的儿子,适才被我国王子发现在军营中游荡,所以特命我们带他过来交由你处置。”

    疾传一听处置二字登时不满,瞪了他一眼道:“你们真当我是罪犯了吗?常叔叔,当天分明是壤驷家的五灵巫在后山的崖畔害死了我爹,然后嫁祸我们疾家。我是亲眼看见的。”

    接着,他将那日发现父亲遇害的经过朝常博涉述说了一遍。

    他说得声泪俱下,又见昆仑联盟的诸位头领都在,以为这下可以当中洗刷掉自家的冤屈。于是说完之后便恳切地望着众人。

    账内沉默不语,不久,一位头领对常博涉说道:“常国王,我认为孩子的话不能完全相信。如今壤驷家已经答应助阵我们收服开题国,赶跑吕薄冰,这说明他们是值得信任的。”

    常博涉沉吟了一下,乾拆则快速走到疾传身边,拉着他的肩头,低声对他说道:“疾传,你来的太不是时候了。为今之计的第一要务是赶走吕薄冰,不能因为你家的事情与壤驷家闹出矛盾。快跟我走。”

    疾传挣脱开了她,固执道:“我不走,今天众头领都在,我就在这里把事情的真相公布于众。”

    乾拆道:“傻孩子,待会儿壤驷家的人来了,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我不怕,莫不成他们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我也杀了?”

    乾拆冷笑:“你以为你说的话别人就能相信?”

    疾传莫名道:“我说的是实话,他们为什么不信?”

    乾拆凝视着他道:“因为他们不愿意相信。”

    “什么人?”营帐中一人朗声问道。

    附近巡逻的士兵听到问话迅速聚拢了过来,毕恭毕敬地垂手而立。疾传见这些士兵的穿着并非开题国的束甲,也非壤驷家的,而是通身上下金黄色的山文甲,内穿红色襟袍,头戴铁胄,腿上绑着沉重的胫甲。看起来像是大国的正规部队。

    专使吩咐道:“你们还是尽快处理好这边的事情,然后全力进攻六峜山夺回‘黄花赤茎桃木剑’,这是最要紧的事情。”

    众人躬身应答道:“谨遵娘娘懿旨。”

    专使道:“我还要尽快赶回朝云国回复娄娘娘,就不在这里久留了。”

    她说罢走出军帐,骑着食龙鹰径自飞走了。不久,军帐内的灯熄灭了,五灵巫和壤驷擎宇也都走了出来返回了各自的寝帐。听了他们的话,疾传这才知道壤驷家杀害自己父亲的原因并不是争夺昆仑联盟的控制权那样简单,原来还涉及到一把“黄花赤茎桃木剑”。不过,他们家在昆仑山生活多年,从未听母亲说过这把剑,不知道这是什么奇物。

    他本想追上那专使抓住她问个究竟,但食龙鹰飞行的速度委实太快,而自己又刚刚掌握飞行之术,还不能纯熟驾驭,所以只能暂且放她离开。他想尽快找到常博涉,但这营地委实过大,加上天色又黯淡无光,仅凭借营地篝火之光,很难找到常博涉的营地位置。

    从营帐里走出一位英朗的将军,众士兵一见他纷纷下拜,呼道:“太子千岁!”

    那人正是迦楼国的太子忉利天。他生的肤色黝黑,身上不高,浓眉炯目,毛发十分茂盛。

    忉利天问道:“刚才是什么人在我帐前晃动?”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全界公敌都市之无敌帝国浮华作茧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龙鳞娱乐春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