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争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赵灵巫发现了这些人情绪上的变化,正色道:“娃娃,你的故事编造的好生动啊?什么专使,就凭你也能打伤家师?那可真是大笑话。”

    疾传一听这话,从脖子到脸气急得通红,道:“我分明看到那个专使骑着食龙鹰飞来又飞走的,你们还在帐中密谋要控制昆仑诸部,一旦迦楼国的太子打败了吕薄冰,你们变会暗中反水。”

    赵灵巫打断了他:“胡说八道。”

    疾传大怒,也有些懊悔自己适才混不该这样鲁莽出手。他解释道:“我的玄冰神掌是从幻雪女王那里学来的,你们的师父谯笪作恶多端,跑到北地雪山挖了人家的坟墓,又将棺椁藏到了肚子里,后来被我用玄冰神掌冲破了肚皮。适才朝云国来的专使不是告诉你他已然返回朝云国养伤了吗?嘿嘿,没了谯笪,就凭你们五灵巫也敢去挑战吕薄冰。”

    他最后这句轻蔑的话本是发自肺腑,但在昆仑诸部听来却骤然一惊。他们可不管究竟是谁杀害了公冶山庄一家,只关心谁能保护自己,一听谯笪来不了了,不由得纷纷心灰意冷。

    只听帐内一人说道:“原来这孩子确实掌握寒冰法术,公冶山庄的人必然是他杀的了。”

    说话的人是騩山头领常先阳羽。相传,天帝在一统天下之后封禅了四位名臣辅助其后代治理国家,分别是风后、力牧、常先和鬼臾区,既是百华国赫赫有名的“轩辕四帝”。

    疾传见他气急败坏,心中不觉高兴,继续道:“你们还说杀害我父亲的目的除了破话昆仑联盟的团结外,还打算夺走我家的‘黄花赤茎桃木剑’,而且,这不也是那位专使给你们下的命令吗?”

    五灵巫眼见被揭穿了,一时间竟不知如何答对,只得不断打呼:“一派胡言。”

    风后为天帝的伯父,女娲娘娘的长子,据说生来便能观察星象,呼风唤雨。力牧乃是天帝手下第一名将,鬼臾区则医术精湛统帅“灵山十巫”,而常先的优势是锻造武器。这四帝如今都是身死,灵魂升天。

    后来常先的后代有人犯罪被贬至騩山去挖掘用于锻造武器的彩石,便定居在了那里。不过,由于騩山位于昆仑山脉的最西陲,路径蜿蜒险恶,人烟罕至并常伴吃人的老童出没,所以那里的常先人一直人丁不旺。

    常先阳羽的话音刚落,赵灵巫便跟道:“说的不错,现在已然是人赃并获,疾传,还敢抵赖吗?”

    乾拆咬着牙低心道:“好一张伶牙俐齿。”

    壤驷擎宇抽出仙藤鞭,说道:“我爹说姓疾的一家都惯使用诡诈之术,他们不知用什么方法将公冶南天的尸体弄得冰冷异常,目的就是为了嫁祸给我们壤驷一门,这种人阴险毒辣,留着也是祸害。”

    说毕,他迅速甩出一鞭子直奔疾传的哽嗓咽喉而去。他这一鞭子几乎用尽全力,速度迅捷无比,旁人恐怕连反应都不过来便会毙命在鞭下。但在疾传看来,这一鞭子速度并不快,而且即便抽上也要不了他的性命。他伸手抓住鞭身,死死地固在手中。壤驷擎宇再想扯会皮鞭已是万万不能了。

    张灵巫对常博涉道:“常国王,这孩童的口齿太过伶俐,他说的话如此圆满,一看就是事先想好的。国王万万不要相信他的话。”

    乾拆立即道:“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哪会想得那么周全,况且,疾传这孩子我教过他,清楚得狠。他性格有些莽撞,而且不甚言谈,与你们所说的口齿伶俐完全不像。”

    张灵巫没理会她,而是继续游说常博涉道:“常国王,我们壤驷家可是带来了五千的兵马,一旦少我我们的相助,对抗吕薄冰您有把握吗?”

    常博涉沉吟了一阵儿,突然对他一笑,道:“我与疾盟主交情莫逆,我相信他不会害死我妻子,况且如今此案疑点颇多,我还不能断然处置他的儿子。”

    赵灵巫听罢,微微冷笑,道:“我们走。”

    他说的“我们”实则也包含了昆仑诸部的头领,然而,这些头领却犹豫了,踟蹰不动。

    常博涉道:“寡人感谢壤驷一门的协助,不过诸位灵巫们所说的五千人马恐怕也是包括了昆仑山联盟的旧部吧!恕寡人直言,如果诸部的头领现在不与本王联合作战,以本王的实力断不能胜了吕薄冰。一旦本王战败,接下来吕薄冰不然对诸位各个击破,我们便再无翻身之日。毕其功于一役,这应该是我们的原则。”

    坐在一旁的谷梁昊英也有些担心,由于昆仑山诸部危在旦夕,所以一直都希望能够傍上壤驷家保护自己。所以纵然疾嗣与他有救命之恩,他也不敢多说一句。

    如今见是话缝,便道:“我们来这里本来便是打仗的,虽然少了壤驷家的协助我们的实力会略有下滑,但有迦楼国太子和疾传,我想我们还有有赢的希望。疾传的本事适才你们也都看见了。”

    他的话让帐内的诸部头领都感到心安,纷纷站定了立场。壤驷擎宇和五灵巫见状也只能悻悻然地走掉了。

    疾传一面拽住皮鞭,另一只手念动咒语,寒光一闪,一道冰刃便朝他脸上射去。壤驷擎宇事先丝毫没有警觉,猝不及防,凭他的本领断断乎躲不过这一掌,好在他边有五灵巫这样的高手。赵灵巫迅速用身边的法杖镗了一下,他本来也大吃一惊,拼了这一下前去相互,只听得法杖的硬木一声破裂,赵灵巫立足不定,退开了好几步。

    这一翻拼斗只在转瞬之间发生,当事人壤驷擎宇竟然毫无反应,半晌才惊得他魂不附体,刹那间全身又是燥热又是冰凉,几欲晕去。

    话音刚落,只见帐帘被挑开,五灵巫随同壤驷擎宇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一见疾传不由得都瞪圆了眼睛,疾传亦是怒目而视。

    赵灵巫对常博涉道:“常国王,这个孩子你认得吧?他便是杀害公冶山庄庄主一家的祸首之子。如今我们应该抓住此子交由公冶山庄处置。”

    乾拆道:“赵灵巫说疾嗣盟主杀害了公冶南天庄主,但当日我也在公冶山,根据我对庄主尸体的查看我觉得有疑点。因为公冶南天和他女儿公冶王后的尸体通身冰冷,且没有外伤。疾盟主不会法术若要杀人只能用刀剑,我觉得这不像是疾盟主所为,至于尸体冰冷我想只有掌握冰魔法的人才能干得出来。”

    张灵巫阴声问道:“乾统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在怀疑我们?”

    赵灵巫跟着郑重其事说道:“我们壤驷家族自从公冶庄主死后便尽心尽力帮助昆仑诸部对抗吕薄冰,这些诸位也都瞅见了。像我们这样的侠义行为如果还被当成凶犯怀疑的话,试问这天下还有没有公理可言?”

    五灵巫见这股冰气的鼓荡之力异常强大,纷纷又惊又骇。赵灵巫看着乾拆,冷声问道:“乾教官,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乾拆见疾传射出这一掌,又惊又喜又忧。问道:“疾传,你在哪里学得这等异术?”

    疾传却浑然不觉,得意道:“怎么样,冰力十足吧?”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猎户的娇妻都市之我爸是首富重生之妃倾天下(综英美)你爸爸算什么龙詟帝后之路[星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