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神将交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仞利天道:“你好好看看,对面的战车里的人是谁?他就是你们的国王常博涉。”

    莘将依旧执着道:“莘将不许任何人攻打开题城。”

    仞利天这下明白了,原来他的神魂已经被吕薄冰控制住了。再说也无意义,便道:“好,就让我的金环钏把你打醒吧!”

    仞利天指着莘将喝问:“你本是开题国的守护神,为何为虎作伥?”

    莘将看着他,举起黄金双锏,摆出防御姿态,机械般地说道:“莘将不许任何人攻打开题城。”

    仞利天打量着这名黑化的神将,也是一怔,问道:“没想到吕薄冰这妖人手下还有此等金甲神将?”

    常博涉道:“王子,这神将原名莘将,乃是我开题国的守护神,不知被吕薄冰使了什么妖法控制住了。他是真神之体,有固本神元,你要小心。”

    常博涉看着战场上交战的双方,对旁边的乾拆说道:“大千世界,风虎云龙,强者无数。这二人都是当世名将,只怕短时间内很难分出胜负。”

    乾拆神色中略有不安,道:“不妙,这两人却是寒木春华,不相上下,如果莘将这样的神将都能被吕薄冰降服,只怕仞利天王子也会拿他无可奈何。”

    仞利天挤了挤周正的眉毛,自信满满的道:“量他也刺不破我的璎珞天衣。”

    他将毛茸茸的大手向下压了压,道:“各营均不许擅自出击,待我与他会会。”

    说罢,抖了抖拴着凶天的缰绳霍地飞入战场之中。

    阵型的前排是有巨大的独角巨兕拖出的战车,这些巨兕都是迦楼国独有的异兽,鸣声震天,可以代替军鼓。每一头都有两人之高,硕大无比,行走时如同地震一般,数十头战兕一起狂奔便可以撞毁城墙。

    战车之后便是迦楼国的主力部队——铁象骑兵。他们穿着厚厚的玄铁重甲,坚硬无比,刀枪不入,箭火不侵。天空上也是庞大的食龙鹰军团,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好似阵阵惊雷,几乎要将云团遮蔽。这些雄兵人数虽然不足一万,但气势上却已然超过百万雄兵。

    联军们迅速地向开题城方向展开。他们如同黑潮一般压迫了附近的田垄,冲破原野来到巍然的开题城城郭之下,布开浩大阵势,并没有进行虚扰,而是直接开启了战车上的投石机。投石机投出的巨石啪啪地飞溅在厚厚的城墙之上,卷起了阵阵尘烟,联军用这种先声夺人的攻击取代了叫阵的喝骂声。

    常博涉道:“莘将已经死去了八百年了,如果万不是危难之际他断然不会青天白日的现身,这会损耗他的真元。我想,仞利天王子这场一定能赢,只是不知道吕薄冰给他施了什么法,让莘将如此心甘情愿的为他战斗。”

    战场上的双方都是直来直去的较量,这一人一鬼都是巨擘之力,使的也非寻常武器,质地坚硬无比。沉闷的武器交错之声震得泥土都跟着抖动,象雷贴着地面滚动。双方的战斗越来越急,仿佛交战双方连成一片,直斗得草茎发抖,砂粒跳动,战场上的尘烟如同浓雾般将他俩团团包围,甚至无法区分。

    军阵沉默矗立着,静静地等待着这拼死一战的结果。站在战车高台上的常博涉显得紧张不安,但他只能看到灰暗的烟团不断涌出,除了金锏与金环交击时发出的金色闪光以外根本无法看清楚战场内部的情况。

    直到傍晚时分,旌烟才散去,战场上也渐渐清晰起来。这虽是只有两人交战的战斗,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混战。所有军队都勒马注视着战场的方向。

    一声马嘶传了过来,在寂然无声之中显得分外响亮。嘶鸣过后,仞利天王子孤身一人缓缓地从尘烟中走了出来,面朝军队,立定在那里。

    联军对知道自己赢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以至于战阵都有些稍呈乱象了。

    紧跟着,左右侧翼的金营同时传来了长长的号角声,那是冲锋行动的号角。霎时间,联盟诸营的兵士拥成几团,朝开题城的不同方向同时杀去,几乎覆盖住了原野。

    大军压城,城上却异常安静,也不还击,仿佛一座空城。

    猛攻了许久,一名身披着如同火烧云颜色甲胄的将领才破城而出。他手持黄金双锏,常博涉惊奇地发现他身后紫色的旌旗上写着斗大的莘字。

    疾传望着他们消失的身影,脸上蒙上了一层寒霜。他阴沉着脸问道:“他们明明就是杀害我爹的凶手,常叔叔你为什么不抓他们?”

    常博涉亦是面色微沉,半晌,他才说道:“即便是这样也不能对他们动手。现在我们丧失了壤驷一门的帮助在对付吕薄冰时已然少了许多胜算,如果再与壤驷家挑开了这层恩怨,便是与他们为敌,一旦他们倒戈到了吕薄冰一方,我们若想再获胜便是万难了。”

    乾拆悄声对他道:“公冶王后是常国王的发妻,他心里也是很难受的。现在只有夺回开题城,合纵连横,彻底稳固昆仑联盟,我们才有势力与壤驷家对峙。”

    疾传看着她端正的眉毛,感觉到了她眼中的同情,便沉默了下来。诚然,等待并不是一个身负血海深仇人乐意去做的事情,不过夺回开题国却是必要的,这点疾传心里很清楚。

    翌日,天色渐明时分仞利天王子便在开题城下摆开了巨大的战阵,延绵百里。联军几乎集结了所有昆仑山联盟的军力,各营叫嚷喧阗之声响彻云霄。一片嘈杂之声过后,长长的号角声响起,兵士们很快都井然有序地进入了战阵。

    这人正是曾在开题国救我自己驾的开题国守护神莘将。

    莘将矗立在阵前,对着联军怒目而视。难道,他已经变节了?

    常博涉心想。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万界元圣传虫族之为民除害大秦最强帝师我在洪荒植树造林小情人重生之潜规则之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