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圣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內相轻了轻嗓子,目空一切地道:“常博涉接旨。”

    “臣接旨。”常博涉毕恭毕敬下跪道。

    內相阴阳怪气地道:“常博涉,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结交外邦,将南方大国迦楼国的太子迎入本国国土。你难道望了,开题国时百华国的臣属了吗?朕知道你们开题国如今有难,但为何不像朕求援,而是去寻找外邦相助,你的心里还有本皇吗?”

    常博涉万分诧异,开题国地处偏僻,平时很少接到圣旨,常氏家族与轩辕城的关系也只是每七年去京都进行一次朝贡而已。

    他急忙走下宴席,只见帐外一位內相端着黄橙橙的金竹帛走了进来。

    仞利天问道:“可这样一来,壤驷家便撕掉了自己最初的伪善面具,公然与昆仑联盟为敌,这与他们有什么好处?”

    常博涉答道:“壤驷家的目的是为了控制联盟,所以他们一定希望战局混乱,至少不能让我们自己把战局控制住。只有我们处于劣势才能向他们求援,壤驷家才会有机可乘。”

    常博涉蓦感一阵仓皇,回道:“回禀陛下,臣突兀地失去家国,本来应该前去轩辕城请我主发兵,然而,轩辕城与开题国相隔万水千山,陛下的龙军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赶到,所以才恳求近邻迦楼国出兵相救。”

    內相道:“常国王,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杂家倒是可以如实回复。不过,开题国即便国难当头也应该按照规矩办事不是。仞利天王子到底是外人,如果他帮助你夺回国土的事儿传扬了出去,天底下的悠悠众口会怎样说我们百华国啊!”

    夹谷风云接口道:“王子,现在吕薄冰元气大伤,只怕他为了自保会与壤驷家平分利益,将未来昆仑联盟的控制权送给他。一旦壤驷家出手,我们这场仗只怕就要白打了。”

    谷梁昊英跟着点头道:“如果壤驷家的最终目的真的是如疾传所说的那样,为了夺得‘黄花赤径桃木剑’的话,昆仑联盟对他们是否忠心其实无甚大碍,到时候他们对待联盟的态度也会大大的转变。恐怕我们便再无好日子过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推理着其中的利害关系,忽听门外一声宣和:“圣旨到。”

    “疾传,你这样小的年龄有勇有智。若不是你关键时刻出手,我们不会赢得这样轻松。”

    常博涉命令在主帐内大排宴宴,谷梁昊英略有醉意地说道。

    常博涉也高举酒杯,一仰而尽,道:“传儿,我见你打出的冰掌跟壤驷家的五灵巫非常的像,是否是出自同一种法术?”

    常博涉面带难色道:“我开题国现已危在旦夕,如没有仞利天王子相助,等待玄帝出兵时间上万分来不及了。”

    內相道:“常国王你糊涂啊!谁说玄帝的兵还在千里之外啊?”

    常博涉哑然,转念间便明白了,暗叫不好。这时,只见军账外,五灵巫簇拥着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走了进来。

    胖子见到常博涉狂妄地嘿嘿大笑,道:“常国王,你认得我是谁吧?”

    这个人的名字常博涉听疾嗣说过无数遍了,却与他没有正面之缘,只在远处瞧见过他。

    这人正是壤驷阳飚。

    壤驷阳飚腆着肚子,对內相道:“公公,其实我们壤驷家早便来帮助常国王了,可常国王宁肯听信奸佞小人的话,将我们逐出门外,使得我百华国无了替属臣撑腰的机会。这如果传出去,别人只会说玄帝治国无方,而玄帝又不知情,还会怪我们壤驷家救援不利。”

    常博涉一惊,问道:“壤驷家是玄帝派来援助我开题国的?”

    內相答道:“自然是了。”

    常博涉暗叫不好,这哪里是来援助的,分明是来坑人的。

    壤驷阳飚赶忙道:“仞利天王子,我壤驷阳飚替君主玄嚣帝谢过您了。不过,如今本国的援军已经到了,您的使命已然完成,就此谢过,请您移驾吧!”

    仞利天一愣,没想到他竟然这样快就替常博涉下了逐客令。不过仔细想了想,壤驷阳飚的话亦是在理。毕竟,开题国是百华国的属国是不争的事实,插手他国内事原是外交大忌。

    他看了一眼常博涉,见他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最后也只得黯然地撤席离开。

    疾传点头:“我的法术是幻雪女神交的,谯笪在极北大地偷走了她的悬棺,他的所有法术都是出自悬棺内的法宝跟术书,他的徒弟学的自然也是这些了。”

    常博涉默然不语,手中把玩这空酒杯。

    他感喟地看着观敌高台下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战场。望着残破不堪的城池握紧了拳头,心中既激动又有些恼怒,他这位开题国的君主几乎亲手毁掉了先祖们苦心建造的城池。

    仞利天又派遣士兵出营围着开题城溜了几圈,发现城中并无甚动静,便命令联军各阵换回待命阵形,在距离护城河还有五六里远的距离安营扎寨了。

    战役虽然还没有结束,但胜负的天平却已经很清晰地向昆仑联盟这方倾斜了。吕薄冰若是身受重伤的话,城中守军的战斗力毋宁说将会大打折扣。所以,仞利天决定留下部分骑兵队城池进行袭扰,褫乱对方的定力和心态。

    之后,联军对战场进行了清理,治疗受伤的士兵。至于阵亡者则又战巫用神礼清乐将他们的灵魂送入玄天。

    傍晚,残阳西斜。铁甲森严的营帐内,军士们都长舒了口气,气氛也没前日那样紧张了,甚至时赏间还有人间或地发出一些笑声。这些笑声主要是出于对疾传的赞叹。

    乾拆见状问道:“国王,您是否是在担心壤驷家?”

    常博涉不置可否,仞利天道:“国王难道担心壤驷家会与吕薄冰结盟?”

    常博涉答道:“昨天夜里,疾传曾听到他们的谈话,那些都是背人之言。原来,壤驷家起初帮助我们只是打算借机会控制住昆仑联盟,一旦我们和吕薄冰两败俱伤他们便会进来收拾残局。现在吕薄冰落了下风,只怕他们会出手相救。”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一念永恒公子九猎尸者入骨暖婚试婚老公,一宠到底瞬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