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神元幻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娘呢?”

    “在外面。”疾元忠说着,掸了掸他肩头的浮灰。

    疾传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急切地跳下了床,奔了出去。

    疾传一见他顿时惊喜无比,虽然胸口还有些闷痛,也顾不得了,反问道:“元忠叔,我这是在家吗?”

    “是啊!”疾元忠点头。

    这一掌已将他的神元耗尽。紧跟着山石落下,撞击着他身上各处静脉,轰隆隆的嗡鸣声响过后,形成了一片地势连绵险峻的山脉。

    疾传兀自得意,正在眺望着他,不料吕薄冰竟然还有力气射出这一掌,掌中夹杂着刚猛浑浊的阴力。遽然之下,疾传躲闪不及,被这一掌正击中命宫。掌风力道过猛,疾传只感觉体内剧烈地涌动着,一股热流自内而外窜了出来,那是他的固本神元。

    门外,乜伦和扶曲站在院落当中,她的神色有些沉痛,想来扶曲已经告诉了她疾嗣的死讯了。

    “娘。”疾传喊了她一声,跑了过去扑进了母亲温暖的怀中。

    疾传大喊了一声,脸色苍白。如果不是固本神元的护体,他根本无法抵御这一掌。但疾传失去了固本神元,没有了法力,整个人感到极度虚弱,从空中坠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疾传终于清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麻布被单,周围的景象已经大不相同。

    “少爷,你醒过来啦?”疾元忠慈祥地看着他问道。

    “我知道了。”疾传郑重的点点头,飞身驰聘于乱石阵之中。

    乱石相撞,飞溅出无数天火,疾传围在其中感觉火辣辣的。吕薄冰目光死死地盯着疾传,恐怖的眼神因神元耗损过度而布满血丝。

    疾传朝他道:“你现在就这么点法力了吗?就凭这法阵还想杀了我?”

    乜伦搂着儿子的双手非常颤抖,问他道:“传儿,你真的看见壤驷家的人杀害了你父亲的?”

    “是的。”疾传郑重地点头:“他们暗中将我爹骗到了后山崖畔害死了他,我是亲眼看见的。但他们发现了我打算灭口,在这过程当中五灵巫又杀死了公冶南天父女。不过,他们颠倒黑白,将所有的事情都嫁祸给了我爹。”

    乜伦对他说:“你身为昆仑联盟首领的儿子,一定要记住害死你爹的人正是我们的世仇壤驷家。你一定要铭记这刻骨的仇恨,要像你爹一样坚韧不拔,带领家族替你爹报仇。”

    疾传问她:“娘,我们跟壤驷家到底有什么仇?为什么他们总要抢夺我们家的‘黄花赤茎桃木剑’?”

    乜伦问:“你是怎么知道‘黄花赤茎桃木剑’的?”

    疾传回道:“我曾偷听到壤驷家人的谈话,是他们亲口说的,他们抢夺剑的目的是献给朝云国的娄娘娘。还有,他们还说你是朝云国的公主。”

    乜伦点头说道:“那娄姬其实是只魃怪,娘之所以现在离不开昆仑山都是拜她所赐,世间也只有‘黄花赤茎桃木剑’才能对付她。这把剑是风伯天吴送给你爹的,我将来会传给你,你一定要杀了她。”

    扶曲看着疾传,脸色有些沉重,他突然问:“疾传,你体内的固本神元还在吗?”

    疾传不确定地摇了摇头,打算唤出灵力,然而体内却完全没有任何气流涌动的感觉。

    “我的灵力怕是不在了。”

    扶曲道:“吕薄冰打你的那一掌用尽了他毕生的神元,也怪你运气不好,中了这致命的一掌。只可惜你挨的这一掌却是为别人做了嫁衣裳。”

    疾传莫名地看着他,满脸不解。

    扶曲道:“我适才得到消息,常博涉已经率军夺回了开题国。”

    疾传听了满脸喜色,问道:“真的?”

    “自然。我们俩在圣墟击败了吕薄冰,灰鹿大王失了神助自然失败。听说,他被壤驷家的五灵巫在城下合力杀死。”扶曲说着摇头道:“本来,地方的主将是我们打败的,只可惜没人瞧见。昆仑联盟看到的只有壤驷家在战场上的大显神勇。”

    乜伦道:“我最担心的正是壤驷家一举帮助博涉夺回开题城,昆仑联盟诸部必然对他们马首是瞻,只怕壤驷家会对我们先下手。”

    扶曲叹了口气,说道:“不如你们先行离开吧?”

    说罢,亦是聚集自身强大的法气。刹那间,周身流转着璀璨的气流,凝聚出一层虚幻的影罩,笼护着四肢百骸。

    吕薄冰被他的话激得愤怒异常,周身一颤,涌出了毕生修为,将其全部送入法阵。只见远处浓烟滚滚,一阵狂风席卷着风沙朝疾传扑来。

    吕薄冰的肌肤变得晶莹剔透,似有火光流闪一般。此时,他的体内充盈着破坏力惊人的神力,天空都跟着风雷涌动,碎石掺杂在一起仿佛低沉的嘶吼,疯狂地旋转着。

    疾传看着这威力无穷的法阵,惊呼道:“他的力量太强了,这飓风会把我们吞噬的。”

    扶曲却声音平缓地回答他:“不见得。你没见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了吗?他的神元即将耗尽了。我也可以操控碎石,待会儿我便施法,但要你把我操控的碎石连同吕薄冰所操控的一同引导他的身边。吕薄冰一定会认为那也是他自己的阵法,到时候我便用碎石阵将他压住,这是我们唯一的办法。”

    疾传点了点头。

    扶曲道:“不过,吕薄冰此时已然毕其功于一役。为了杀我们,他不顾损耗所有的真元,所以你要小心。”

    疾传知道那是扶曲的法阵,故作惊惧。果然,吕薄冰以为那是自己的法阵,一抹灿烂的冷笑不由得在嘴角绽放开来,浑身上下因激流而青筋暴露。

    他朝疾传正色地道:“就在这一刻,一切都结束了。”

    顷刻间,石阵卷至吕薄冰头顶的上空,对着他的天门直坠了下来。这一刻,他看到疾传的双眸精芒一闪,知道是自己上了当。扶曲的石阵灌入了金、木、水、火、土五种灵气,法力深邃。吕薄冰已将所有精元都用于施法,根本无力躲避。他知道自己或将就此行将就木,突然困兽犹斗般朝疾传奋力地射出了最后一掌仙灵之力。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桃花曲总裁先生矜持点妖神记主神崛起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美女的超级高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