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拜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疾传拍着它肩头,道:“所以,你一定要帮我替我爹报仇。”

    牲牲头领龇着牙,脸上的肌肉微微搐动,郑重地点着头。

    当晚,他们埋葬了疾嗣的尸体。扶曲又单独叫来疾传,传他了几招仙法,然而疾传已然灵力全无根本无法掌握,扶曲只得叹息着离开了。

    疾传点了点头。

    牲牲头领接着比划着,它告诉疾传自己一直认为疾嗣是被人诬陷的。

    疾传凝目眺望,却见牲牲们迅速异常的走上山来,它们手中举着用高高的树枝编织成的木笼子,健步如飞。疾传凝目一看,发现木笼子里装着一个人,正是自己的父亲疾嗣。

    他和乜伦目的此番场景,都飞一般地抢到进前拜倒,抱住了木笼,哭得容身憔悴,哽咽不止。

    扶曲走后,疾传宁神静气,又独自依照镇元子给他的丝绢上的法术要领进行修炼,然而身体依然没有反应,他觉得自己怕是彻底失去法力了。记得镇元子曾对他说,修炼法术通常人需用上近千年,即便是资质甚佳的人也要练习几百年,而自己的固本神元乃是两股神丹合成,一旦神丹脱离身体自己也就与不同人无异了。

    纵然失去法力,疾传仍没有打算放弃抵抗。他次日就和牲牲们共同筑造防御工事,将六峜山打造得如同堡垒一般。

    牲牲头领,颤抖的双手不住地向他们摆动着,正用肢体动作向他们述说发现疾嗣尸体的经过。

    疾传一把搂住了它,说道:“多亏你们找到了他的尸体,我爹他是,是被壤驷家的恶贼害死的,我是亲眼看见的。”

    牲牲头领又胡乱地比划了一阵,意思在问:“公冶山的人也是他们害死的?”

    他看着疾传又问道:“疾传,你的身体已经失去仙法了吗?”

    疾传微皱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挨了吕薄冰的掌气,没护住固本神元让它飞了出去,现在身体非常虚弱,感觉一点力气都没有。”

    扶曲听了忧色甚深,叹息道:“哎,可惜你这些天修炼的仙法进步神速,若是再给你几年的时光你定可升成大罗金仙了。”

    过了几日,疾传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虽然没了法力,但他年轻体健,反而变得更加强壮了。这一日,乜伦将‘黄花赤茎桃木剑’传给了儿子,又给他讲了关于娄姬真身的事情以及自家与壤驷阳飚的仇怨,疾传听得恼怒已极。忽听疾元忠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道:“不好,联盟诸部头领突然来拜山了。”

    “拜山?”乜伦也是兀自一阵惊讶,问道:“他们怎么说的?”

    疾元忠回答:“他们说要重新召开联盟大会推举新盟主。”

    乜伦道:“一定是壤驷家的人搞的鬼。快,把联盟令旗给我取来。”

    乜伦举着昆仑联盟的令旗,走出门外。山脚下已然黑压压挤满了人,为首的正是公冶山的山主公冶阳锦,另外他们熟悉了谷梁昊英,夹谷风云也在其中。

    乜伦举着令旗说道:“诸位头领,为何如此兴师动众地突然来我六峜山?按照我们结盟时的规定,重新册立盟主要提前一个月通知的。”

    公冶阳锦道:“疾夫人说得是,可现在旧盟主成了杀人凶犯,已不在适合做盟主,我等着急推选新盟主也理所应当。”

    疾元忠道:“公冶少爷,我提醒您,疾嗣现在仍然是盟主,你不该称呼乜伦为疾夫人而是该称呼她盟主夫人。另外,疾盟主也不是什么凶犯,他已经被人害死了,如今正埋葬在后山。你这么亵渎他不怕他的神灵降罪吗?”

    公冶阳锦骤然一惊,但脸色很快复原。他冷笑道:“疾嗣杀害我爹和我妹妹有壤驷家的人作证,先不管此事到底如何,你也说他如今已经死了,我们为什么不能现在推选新盟主。”

    他话音刚落,就停身后不知谁喊了一句:“我愿推选公冶山主为新盟主。”

    紧跟着,又许多人跟着附和起来,显然是“有备而来”。

    乜伦见状,说道:“过去,我们昆仑联盟结盟的目的是为了共同对付灰鹿大王。当时联盟中势力最大的便是开题国和我六峜山了,如今我夫君被人陷害致死,理所应当继承新盟主的要么是他的儿子,要么是常国王,我看还轮不到你公冶山。”

    公冶阳锦道:“疾夫人还不知道吧,常国王已经退出昆仑联盟了。”

    乜伦脸上骤然一凛,随即道:“既然联盟中势力最大的开题国已经退出,联盟我看也似有若无了。”

    “此言差矣。”常先阳羽突然跟着道:“昆仑山异兽横行,乃是不折不扣的凶险之地。说不定何时又出现了一个灰鹿大王,我们恐怕又要吃苦头,还是各山头联合在一起的安全。不过,我也不认同公冶山主做盟主的提议。我认为应该选择更加强大的人保护我们,我选壤驷家家主壤驷阳飚。”

    疾元忠道:“壤驷家的领地并不在昆仑山,他哪里有资格做昆仑盟主?”

    常先阳羽笑呵呵答道:“不错,壤驷家的确不在昆仑山,但他们的领地距离昆仑山很近,方便救援。”

    疾传自责道:“也怪我不小心,一心想亲眼目睹吕薄冰被我打败,结果没能躲过他那一掌。”

    扶曲道:“如今你已是凡人身躯,对付壤驷家更是万难了,不如你听从令堂的离开六峜山吧?”

    乜伦眉头微皱,幽幽地叹息着说:“我吃了伽果,永远都无法离开昆仑山了。”

    乜伦说着走回了屋子。半晌,她手托着一支木剑走了出来,对疾传道:“疾传,这把便是‘黄花赤茎桃木剑’,你拿上它赶快离开这里,待在外面学得一身本事再回来替你爹娘报仇。”

    疾传面露不怿,道:“我不走,我走了娘怎么办?就是壤驷家的人来了,和他们拼了就是了。”

    乜伦摇头:“娘跟你不同,娘吃了伽果已经是不死之身了,壤驷家的人杀不了我的。”

    “这可未必,”扶曲突然说道:“壤驷家虽然杀不了你,一旦你被他们活捉,哼,他们会让你生不如死。”

    疾传刚刚见到母亲,心中自是舍不得。乜伦看出了他的心思,柔声道:“孩子听话,只有知道你安全了,娘才又心思和精力与壤驷家的人周旋。”

    正在这时,忽听山门外一阵激越地叫声。疾传眼睛一亮,道:“是牲牲,它们到底去哪儿了?我在帮助常叔叔收复开题城时并没见到他们。”

    扶曲道:“牲牲们当时乍一听闻壤驷家的人诬陷疾盟主杀了人当时就沸了,谁也没有跟随,独自去寻找疾嗣了。他们本来就只听疾盟主的,一旦见不到他也不会再听从任何人的命令。”

阅读炼皇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重立天庭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综漫之悠闲生活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圣墟圣扬战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