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吃了啥玩意儿(求收藏、推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望着美貌二姐,杨云天不由痴道:“二姐,你真好看!估计外面男人,都想娶你。”

    “三弟,你敢瞎说?”轻拧他的耳朵,杨雪莹微微瞪起杏眼。

    二人正闹着,忽然,吱呀!一名高大的男青年,轻轻地推门进屋。

    “哦,这样啊!我……太不小心。你们都跟着受累啦!”杨云天一脸的歉意。

    “三弟,别说傻话!”杨雪莹和善地笑道,“呵呵,我们是一家人呀!”

    因难忍剧烈头痛,他便“噗通”一声,晕倒在大哥身边……。

    当再次恢复意识后,杨云天尚未睁眼时,“人机共享脑区”便开始自我介绍。于是,老杨立刻明白了现状。

    “大哥,你来啦!”扭头望着来者,杨雪莹脆声道。

    “二妹,三弟怎样了?”来人是杨云龙,他关切问道。

    睁开眼后,老杨发现自己,已躺于家中的榻上,而塌边正坐着二姐——杨雪莹。她虽青春靓丽,但仍难掩一脸的憔悴和忧愁。

    于是,他便虚弱问道:“二姐,我……我咋啦?好像,我在天荡山……晕倒来着。”

    “三弟,你终于醒啦!”杨雪莹一扫疲倦,满脸惊喜,“十日前,你晕倒山上,被大哥背回后,就一直昏睡。我们也救不醒你。最后,爹、娘、大哥和我,只好轮班彻夜守候……。”

    长期相处中,他同新的家人,也感情深厚,情同骨肉。

    不过,杨云天从小铁嘴钢牙,喜食金属,这一直令其百思不解。可为免骇世惊俗,他只好始终保密此事。

    自从穿越后,杨云天身边除家人外,还有一周叔,他是杨云天的老师。此人除武功外,对兵法、战阵、医毒、易容等杂学,无一不精。

    见大哥关心自己,杨云天忙插话:“哥,我好啦!”

    “三弟,你可醒啰!全家都急死了!”走到床前,杨云龙一脸喜色。

    “唉!都怪我……。”杨云天自责道。

    “怪啥怪?只要你平安,全家就高兴!”杨云龙不由俯身,也轻刮他的鼻子。

    “我说大哥,今天没到换班点,你咋早来半天?”一旁的杨雪莹突然奇道。

    闻言,杨云龙和声道:“二妹,我一是看三弟,二呢!爹让我告你,天荡郡守之子,王贵山前来提亲。”

    “什么?他来提亲?”杨雪莹一脸厌恶。

    “是的!上午刚到,他们就在客厅。爹想知道你的意思?”杨云龙答道。

    “大哥,我绝不嫁他。”杨雪莹坚决地说道。

    “二妹,人家可是少年俊彦啊!本届大陆书院争霸赛,他勇夺第一,并获‘少年至尊’头衔。况且,他出生官宦豪门。你为何不嫁?”杨云龙满脸疑惑。

    “大哥,他即便家世、武功再好,我也不嫁。”杨雪莹又斩钉截铁道。

    “这究竟是为何?二妹,你们不是同窗过吗?”杨云龙更是不解道。

    “大哥,三年前,我上天荡书院时,那混蛋便持强凌弱、欺男霸女,坏透了!上周,我陪师父去京城,在街上遇见他,他竟当众调戏我。

    幸亏当时,师父在场。如今,师父刚回派办事,他就……这是算计好的吧?”杨雪莹恨恨地解释道。

    “哦?王贵山是这种人?”杨云龙不由面沉似水,“二妹,那你不嫁也罢!我这就去禀告父亲,直接回绝提亲——撵他滚蛋!”

    闻听大哥所言,预感不妙的杨云天,忙从床上坐起,提醒道:“哥,王贵山提亲当然要拒,但最好婉转处理。不然,咱家可能会有大麻烦!”

    “呵呵!三弟,你多虑了!这门亲事,我们直接推掉,这叫一了百了,懂吗?就算他敢撒野,你也帮不上忙哦!”

    “我……,”语塞后,杨云天一脸黯然,“是呀!我体无丹田,不会武功。而有些秘密……也不便人前显露。”

    “大哥,你……!”见状,杨雪莹不由瞪了老大一眼。

    明白伤了三弟自尊,杨云龙不由心中愧疚,讪然说道:“三弟,二妹!我、我刚才胡说八道的。要不,我们同去会会王贵山,如何?”

    “这还像话!”用肘部捅了下老三,杨雪莹赶忙打圆场道,“对吧?三弟!”

    ……

    稍许,三人来到大客厅内。客厅正位摆着一张紫檀木桌,两边各一把太师大椅。

    此刻,清江县令杨继明坐于右侧椅上,正满脸阴霾地低头品茗。而大厅四周,环立着护卫和仆人。杨家的重要族人,也于厅内现场作陪。

    可一油头粉面的少年,却横卧左侧的大椅内。他背靠扶手,两脚高翘于桌,鞋底正对着杨继明,且肆无忌惮地抖腿喝茶。

    而其身旁,还站着四名威猛侍卫,和一太阳穴高耸的玄衣老者。

    大厅内肃静而不和谐。

    三人朝父见礼后,因看不惯少年的嚣张,杨云龙立指其大骂:“王贵山,你个混蛋!有娘生没爹教吗?懂尊老礼貌不?快滚!我妹不会嫁你这人渣的。”

    一听大哥之言,前世精明的杨云天不由皱眉暗道:

    “唉,大哥真直。这脾气要坏事啊!拒亲办法很多,难道不能先礼后兵?直接把事情搞成武斗,你让爹还咋收场?”

    “云龙,不说了!”朝旁压了压手,杨继明转脸对少年道,“王公子,正好雪莹已到,你听听她的意思吧!”

    “杨继明,刚才老子已说,只要你点头,我立马领人。你白痴啊?”闻言,王贵山立刻出言不逊。

    “王贵山,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生,敢骂我爹?死滚!我不会嫁你的。”见王贵山无礼,杨雪莹娇叱道。

    闻言,杨云天又暗急道:

    “二姐啊,你也这么冲?直接翻脸,爹咋办?杨家咋整?你就不能先问他要,他出不起的天价彩礼?或者,抬出你那厉害师傅来,压他一头再说?”

    “王贵山,听见了吧?”心头有气的杨继明,也不由沉声逐客道,“我女儿不愿嫁你——你个混账,还不快滚?”

    “我去,爹也是……接下来,开打的节奏啊!不战而屈人之兵,爹咋给忘啦?借口商量几天再给答复,也成嘛!我们虽不怕事,但动武可是最后的选择啊!”杨云天预感事态即将失控。

    “老东西,你TM真不识抬举!”啪,一摔茶杯,气急败坏的王贵山,立马叫嚣道,“一号、二号,给我抓人!”

    得令后,他身旁两名地阶侍卫,立朝杨雪莹猛扑而去(大陆战力九级:神、圣、祭、祖、宗、天、地、玄、黄)。

    嘭嘭!天阶中期的杨云龙,帅先闪身拦住二卫。他双掌齐推、全力拍出,正中二卫前胸。中招后,二卫惨叫着倒飞而落,不再动弹。

    “杨云龙,有两下!来,和老子练练,我们点到为止。如你赢,老子立马走人。”眼中闪着贼光,天阶中期的王贵山起身下场。

    “姓王的,点到为止,输了走人?你说话算数?”杨云龙厉声喝问。

    “当然,老子是少年至尊,一言九鼎!”王贵山拍着胸脯,打包票道。

    闻言,一旁杨云天,立对老大耳语道:“哥,别信他鬼话,你绝不能手下留情。”

    “三弟,没事!王贵山也是要面子的人!”杨云龙不以为然地回道。

    二人交手后,百招不分高下。此刻,与杨云龙对轰一拳,王贵山忽然眼露杀意,但见他右拳缝,竟突兀冒出缕缕黄烟。

    “哥,小心他暗算!”见状,不远处杨云天,当即惊呼提醒。

    但还是晚了半步。不备下吸入黄烟后,杨云龙立感一阵眩晕,不由空门大开。于是,王贵山趁机高探左掌,朝他头顶全力拍下。

    砰!噗——!杨云龙立头颅崩裂、脑浆四射,悲惨地横尸当场。

    “大哥!”“龙儿!”……

    惨呼中,杨云天抢先半步,而其父姐也紧随其后,三人急向场中冲去。目睹此景后,四周杨家众人早满脸恐惧、呆若木鸡。

    可杨云天三人未等靠近,忽然,迎面一鼓排山巨力,立将他们崩飞。原来,那宗阶中期的玄衣老者,已挡在三人前悍然出掌(但未用全力)。

    天阶后期杨继明,地阶中期杨雪莹,当即口吐血箭、摔地不起。

    可飞跃众人头顶,“嘭”一声,如巨石般砸地后,杨云天却毫发无损。

    但因摔于大厅角落,故老杨未被众人注意。

    见三人败落,王贵山满脸不屑。他上前一脚,狠狠踏住杨云龙尸体,猖狂大笑:

    “哈哈哈哈!杨家,全TM窝囊废!你们一群饭桶,还同老子斗?当狗舔鞋,都不配……。”

    随即,他又凶狠四顾,威胁杨家众人道:“还有你们,都听着,今儿谁不识相,男的,老子杀光;女的,全卖进窑子……。”

    此时,贪生怕死的杨府人等,因敌人的强大,而统统畏缩于大厅角落。他们浑身发抖、挤作一团,甚至,有人已软腿下跪,磕头求饶!

    可目睹兄长尸骨未寒、遭人践踏,父姐重伤倒地、生死不明,家族更受奇耻大辱,倒在角落的杨云天,已忍无可忍、彻底暴走。

    他满腔愤怒、眼中喷火,恨不能当场将凶手,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虽然,他仍有智取克敌之法,但老杨无法淡定面对亲人的惨状。此刻,他只想以暴制暴!

    他宁愿报仇战死,也绝不受辱贪生,因为至亲血仇不共戴天,家族荣耀高于生命,杨家男儿不当孬种!

    于是,毫不犹豫地爬起后,血性上涌的他,迅速排开挡路的一群家族软蛋。

    随即,老杨大义凌然,铁骨铮铮地来到场中……。

    十六岁时,杨云天便继承周叔衣钵。可不知何故,他某日醒来后,周叔竟不知所踪。对此,杨云天也问过家人,然无人知晓。

    老杨常跟着大哥杨云龙,出城上天荡山打猎。这日,二人又去打猎。在天荡山一小溪边,他无意间竟发现,溪边躺着块古怪的“士”形金属。

    杨云天三岁病逝后,才导致杨云天又活了。

    以上并非狗屁不通的病句,而是确有其事。

    中国现代青年杨云天,加班累死后,便魂穿到圣武大陆,病亡的小杨云天身上。

    小杨云天在家排行老三,他爹是清江县令。而该县属圣武大陆西域,吴国治下。

    杨云天李代桃僵后,在家人的宠爱下,健康成长,发育良好,器大人帅,性/感勾魂。

    捡起辨认后,凭长期“吃金”的经验,他断定此物乃顶级金属。馋虫一上脑,趁着大哥不注意,他便如吃蚕豆般,将之嚼吧嚼吧,吞入腹中。

    可吃完正回味间,他忽觉头痛欲裂,天旋地转。而冥冥中,他竟听见脑内,响起一系列生硬指令:

    “人机共享脑区”开始创建;“人机转换神经”进入安装;战机各系统,初始化启动……。”

阅读我可不是战机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生随死殉重生之妃倾天下我的美女特工老婆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十年几度鬼衔冤重生纪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