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难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壮汉本来重伤的身体,伤口慢慢止住,鲜血不再流出。

    又掏出黄符纸,在上面画了一道符,拿出碗,烧了份符水,被他灌下。

    看了那花花绿绿,里面还有没有烧尽的黄纸,林云就想要呕吐,当初他第一次来大唐,就被灌过这种符水,差点没又穿越回去。

    可现在却躺在地上,脸色发白,离死不远了。

    林云过去看了下见是刀伤,松了口气,这种伤势对他来说,反而更容易医治,手掐法诀,运转法力施展春风化雨术,点点雨水从周围凭空冒出,落到壮汉身上,消失不见。

    少年紧紧的抱住林云的腿,说什么也不让他离开,听到是让他去救人,而不是帮他们活命,林云便点点头。“好吧,贫道便尝试一下。”

    少年领着他来到难民营,说是难民营,其实不过是一群难民聚集在一起,连个营帐都没有,更别说围栏之类的。

    当然两者之间,差距甚大,他绘制的符纸有着神奇的效力,刚刚被灌下,不是那些骗人的东西,脸色发白,几乎要死去的壮汉缓缓睁开双眼。

    “这位是……”

    不少人正在扒着草皮,寻找其中的嫩芽,更多的人早已饿得奄奄一息,躺在那里等待死亡降临,林云看在眼里内心凄苦,可他孤身一人又有什么办法,只能装作看不见。

    别说他带的粮食不多,即使带上几十担,又能让他们吃多少天。

    来到营地中间,林云看到一个壮汉正躺在中间,这是一名一米八高的壮汉,浑身肌肉虬结,躺在地上,林云都可以感觉到他体内潜藏的力量,站起来必然是一名勇武过人的力士。

    出了临山县,一路行来,大唐立国五百年繁荣依旧,但在这繁荣之下,林云却看到了被掩盖的一面。

    国恒以弱亡,独唐以强亡,这个大唐同样如此。

    大唐立国五百年依旧强大,北击匈奴,西渡大漠,东建节度府,目光所及皆为唐土,可是在那强盛的遮掩下是难民的增多。

    少年脸色一僵,他到现在还没问过林云的身份呢。

    “贫道乃白云观观主,虚幻空间之主白云山山神的庙祝。”

    “见过林观主。”

    少年一下子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林云想扶都扶不起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叹了口气,询问道“你怎么会伤成这样?”

    壮汉强撑着身体,缓缓解释,林云这才知道事情的经过。

    壮汉跟这群难民本是数百里外向城县的村民,今年家乡大旱,县里又催逼交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逃亡,一路逃亡至此。

    结果在两天前遇到了一群自称黑山道的家伙,抢走了他们唯一的一点粮食,壮汉争执不过被他们砍成这样,另有数人更是被他们当场杀死。

    说完壮汉眼中带着期盼,期盼着林云能够给他报仇,可他也知道,这个想法太过苛求,林云一行不过六人,又哪里是那上千盗匪的对手。

    林云跟他们聊了一下,打听清楚黑山盗的情况,便带人离开。

    路上,啸月不屑的说“观主,你不会是真的想要去给他们报仇吧,不过是一群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的家伙,又何必值得您动手。”

    “啸月你现在是道门护法灵兽,不是山林中那个凭自己兴趣做事的狼王,想法要改一改了。”

    啸月撇嘴,不以为然,它在雁荡山奉行的就是弱肉强食,没有本事,哪怕是自己的族人都要被赶出去,哪里会去救助它们。

    林云也不多说,带着几人缓缓而行,向黑山盗而去。

    “当当当”一阵锣鼓响起,有人从山道两边冲了出来,为首一个接近两米高的壮汉,大声喝道“打、打、打劫,此山是俺开,此树是俺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胆敢说不字,……

    他忽然停住声,愣了半天向后面喊道“下面是什么来着,你们几个给我说。”

    林云扑哧一声笑出声,本来,很有气势的黑道打劫语,也能被说成这样,你这是有多笨。

    他自从来到大唐,一直在临山县呆着,没想到还能看到打劫的。

    闭上眼,再睁开眼,已然使用法眼向对方看去,见这个领头的还好说,他周围几人却是冤孽缠身,看样子不知杀了多少人。

    不愧是黑山盗,据壮汉所言,这伙强盗,在这里盘踞了多少年,死在他们手中的人,不知有多少。

    这等恶贯满盈的家伙,林云对杀死他们,毫无罪孽感。

    不过几百里地,便见到了三波难民,林云心中难过,却没有办法,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他还没有达到那种兼济天下的程度,想帮助也没有办法,凭他一人之力,又能救几人。

    “道长救命啊。”

    一切准备妥当,林云骑着白马,缓缓向南而行,此时在他的身边,跟着白狼王,现在的白狼王被称作啸月,它有着啸月天狼的血脉,日后若是有机缘提纯血脉,未必不能化为啸月天狼。

    林云就给它取名啸月,期盼着日后能够化为真正的啸月天狼。到那时才能称得上是护法神兽,而不是灵兽。

    啸月白白净净的带着点微胖,穿着一身童子装,倒真是个上佳的小童子。

    林云则是穿着一身绣着金线的道袍,胸前八卦太极图,头戴通天冠,脚踏登云履,手持一柄拂尘,嘴角永远带着笑容,若是忽略他较小的年龄,就是个有道之士。

    在两人的身后,还跟着四名道门护法,看起来二十来岁,这也是白云观的护法当中年龄最小,潜力最高的几个,被他寄予厚望带在身边贴身调教,希望日后能够更进一步,统领道门护法。

    突然人跑过来,一下子跪倒在地,对着他连连磕头。

    林云无法,下马将他扶起来说“我只是一个道士,哪里有办法,你们还是去找官府吧。”

    “道长,求求你了,我们本来还有些粮食,只是前两天,遇到黑山盗,不但抢了我们的粮食,更打伤了我的父亲,现在他快要死了,求您一定要救他一命。”

阅读神道炼香火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四时花开非常关系我在西游直播吞天记贵女相师喜孕少奶奶:总裁大人,又饿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