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大儒何君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周围有着各个郡县的书生才子肃容端坐,至少有两千多人,这在儒家当中也是少有的盛会,足以看出何君治的威望。

    林云没有打扰坐在那里听了一会,一直等到他讲完,无数儒家弟子躬身拜谢,在弟子的簇拥下准备离开,就过去想要跟他打声招呼。

    有儒生拦住他,说道“今天的讲学已经完了,有什么事你明天再来吧。”

    说不得,今天就要去拜会一番,好好跟他请教一下。

    到了那里,林云见到他坐在高台之上正在讲学。

    当然说是讲学游历,其实也是为了儒家培养人才。

    手下有着数十弟子,徒孙数百,更散尽家财不知接济了多少贫困学子。每到一地,都会开坛授课,无数人为之疯狂,是当世的道德楷模,哪怕其他几个大儒在民间的声望,也无法与他相比。

    显然是将他当成那种想要拜会大儒,借以提升自己身上身价的贫困儒生,不想让他过去。

    更何况林云即使是来拜见何君治,穿的也是一身道袍,在着儒家弟子门人环绕中,显得分外显眼。

    这等人物,朝廷想要征辟为官,不拿出个三四品的官职,人家连看都不再看一眼。

    对方是大儒,他也是大儒,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自己现在每到一地,只能凭借自己的本事,艰难打开局面,哪像对方万人簇拥,想干什么事,有的是人抢着帮忙。

    正在想着,忽然听到前面有人坐在马车里谈论事情,林云敏锐的听觉隐约听到他们提起什么大儒。

    林云过去询问“兄台,到底是什么事,这么高兴。”

    “大儒何君治在前面的广陵郡讲学,我二人要去听讲。”

    林云也不辩解,缓缓运转心中那股浩然正气,连接浩气长河,顿时便感觉到面前的中年儒生,同样有这一股气柱冲天而起,飘渺间直冲天地,连接着浩气长河。

    同样是连接,林云的气柱连对方的1/10都不到,可见对方是多么的强大,不愧是真正的大儒,不是他这么凭借诗词莫名其妙成为大儒的冒牌货。

    可不论怎么说他也是大儒,大唐仅存的第七位大儒,在地位上跟何君治是相同的。

    何君治感应到那股波动,探头看过来,正看到林云笑盈盈的目光。

    停止跟其他弟子的讲话,缓步走了过来。

    “小友是……”

    “在下临山县童生林云。”

    林云的确有个童生的功名,只不过这个童生,是他穿越以前考取的,跟他没有多大关系。

    场面顿时哗然,何君治可是大儒,儒家的领军人物。

    在他们的心中有着超然的地位,平时待人接物威严无比,不知为何,忽然会对这个年轻的书生感兴趣。

    一个童生一个大儒,两者怎么看都不像有什么联系。可为什么何君治对他这么客气,简直不可想象。

    “这边请。”

    两人一起回到高台相对而坐,何君治先是给他斟了一杯酒,这才问道“先生年岁几何?真没想到你竟然也成为了大儒,当真是我儒家幸事。”

    “兄台哪里的话,我只是侥幸而已。”

    面对突然冒出来的林云,以及何君治随后的反应,本来正准备离开的书生,哪里有人舍得离开,都端坐在下面,好奇的看着他们,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林云一个弱冠少年,为何会受到何君治的礼遇。

    忽然听到何君治的话,顿时哗然起来,内心的震撼再也压制不住。

    大儒,儒家之宗师,儒家领军人物,儒家的颜面代表,是儒家最高成就,哪怕现在儒家大兴,也只有六人而已。

    然而听他的意思,眼前这个弱冠少年竟然也是一名大儒,如何能让他们不惊讶。

    “吵吵嚷嚷成何体统。”林云直接站起身,运起浩然正气一声大吼。

    下方的众多儒家弟子受到震慑,缓缓安静下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无法想象,他竟然就是儒家的第七位大儒。

    可惜不论如何不敢相信,有着何君治背书,有着浩然正气,他们不相信也得相信。

    乖乖的盘坐在下面,等待两人对话。

    “小友,不知你的思想是?”何君治首先开口询问道。

    这就是要询问林云的文志,此为大儒的根基所在,也是他们的行事准则。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林云试探着说。

    何君治脸色当时就僵在当场,不明白林云怎么会因此成为大儒,这简直是丢的是整个儒家的脸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完全是一副商人的嘴脸。一切向钱看齐啊。

    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大儒。

    要知道身为大儒,乃是儒家最为顶尖的人物,当胸怀大志。都是心怀大志,为国为民为教育,以自己的志向为中心,苦苦磨砺数十载,方才能够成为大儒。

    什么为大志向,例如,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等等这都是那些大志向,讲究的是为国为民,虽千万人吾往矣。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算是什么。

    “不知小友,你这现在在干什么。”

    半晌,何君治嘴角扯动算是微笑,他见林云穿着道袍有此一问。

    “吾乃是白云观观主,虚幻空间之主,白云山山神的庙祝。”

    何君治脸皮抽搐,还真是个道士。

    儒家可是讲究敬鬼神而远之,你去做一个道士,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他的目光,就像是看一个离经叛道的弃徒。

    只是多年的涵养,下面又有这么多门人弟子看着,让他没有说出口。

    他都说不出口,其他人更不敢说。

    他们纵使对林云感觉不忿,这么点年纪,凭什么人家就成为大儒将他们踩在脚下。

    纵使看对方举止动作不像是那种浸淫于儒家的家伙,内心鄙夷不将他放在眼里。

    可是那有如何。

    无论林云有千般不是,万般差错,对方终究是大儒,站在儒家最顶尖的人物。他们想反驳也不敢。

    儒家可是最为尊师重道,要是有人敢跳出来质疑他这个大儒,得位不正,行的是旁门左道。

    那不就是看整个大儒不顺眼,即使他们是何君治的弟子,也不敢胡乱质疑。

    场面顿时就冷了下来,半晌何君治突然说道“先生当真是好本事。”

    这本是他说的反话,谁知林云反而得意的说“还行吧,我立志贯穿儒释道,若不入深山为道士,熟读道家经典如何能做到。”

    闻听此言,何君治肃然起敬。

    贯穿儒释道,到好大的志向,至少以前从没有人这么说过。

    然而他不知道的事,这仅仅是嘴炮,林云从来就没打算实行过,他连道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精通,更别提去贯穿儒释道,学贯三家。

    但有这个口号也就足够了,能够解释他为什么会成为一个道士。

    这就像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想要进入敌人内部学习,了解敌人,方能战胜敌人。

    他们儒家虽然并不畏惧道家,可能够了解也是好的。

    原来是他!

    林云自从成为大儒,对这几个大儒也有一定的了解,大唐共有六名大儒。

    接着往前行走,他手下又多了阿牛这个傻大个子,两米多高的身躯,无论走到哪里都很惹眼。

    只不过林云和白狼啸月,以及四大护法是骑马,唯有阿牛在地上行走。

    不是他没想过给这个家伙买马,结果不论什么样的马匹到了他的座下,都难以驼他那庞大身躯,只好让他在地上行走。

    好在这傻大个子,也不将这个当回事,反而乐在其中。迈开大脚丫子,一步顶得上别人两三步,走的一点不慢。

    一路行来,林云灭了几伙盗匪,收容不少难民,按理说成绩斐然,然而林云对此却不满意,凭他一人之力,这个方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一人为丞相,总理国家事物;一人为三公之一的太傅;一人是国子监主祭,执掌文渊阁;还有一个是被称为当世第一儒将的上将军郑宇。

    剩下的两位一位在讲学游历,另外一位就是白鹿学院的院长。

    何君治,就是一直在讲学游历的那位。

阅读神道炼香火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快穿之渣攻攻略手册帝后之路[星际]爱上一个不回家的女人圣墟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