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值钱的钻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别说像后世那样让人爱得发狂,能算作宝石就已经不错了,没多少人喜欢。

    哪怕是在前世,钻石也不过是在二十年前才开始在国内流行,以前根本不算什么,从没人想到会去追求这种透明的石子。

    事实上也是如此,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而且发现的很晚,最早在前朝《起居注》有记载:“咸宁三年,敦煌上送金刚,生金中,百淘不消,可以切玉,出天竺”。

    然后在一些书籍上有着记载。其他的很少见诸市面,不为人所知。

    他眼中带着期待,如果真的是宝石,必然能卖不少钱,能够改善他贫困的生活。

    林云看着这个透明的石块,总觉得有些眼熟,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还非常坚硬,连他都捏不动,忽然灵光一闪,这不是钻石吗。

    在国人耳熟能详的广告词背后,隐藏着被评为二十世纪最精彩的营销骗局——“钻石营销”。

    它提供了现代营销史上教科书般的经典案例:商品服务消费者只是一种低端的理念,商品教育消费者才是最高的成就。

    只是现在的钻石,并不是后世那种价格昂贵的珠宝,号称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很多人都会买上一颗,送给新婚妻子。

    现在的钻石不过是一种普通的宝石,最多由于坚硬的质地引起别人的兴趣,有些富户会将钻石镶嵌在戒指上。

    至于价值,真的很低,没有人去刻意收藏。

    “林观主。”

    进入县城,所有遇到的人都对林云恭敬有加,林云也一一回应,显得和蔼可亲。

    忽然前面有人拦住他喊道“林道长,林道长。”

    不错,钻石就是硬生生被那些商家给宣传出来的,它以前虽然也算是宝石,但名声不显,没有多少人喜欢。

    由此,林云脑洞大开,想到了另一件事,想到了该如何对付北疆诸部。

    何不仿照钻石骗局,将另一种东西,也包装起来,欺骗北疆诸部。

    这种东西他甚至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就是铝,别看铝制品,早已经在生活中非常普遍,然而在最初发现铝的年代,铝非常珍贵。

    因为当时冶炼铝十分困难,铝的价格比黄金还贵重得多,更别提推广开来。

    最初的铝是帝王贵族们享用的珍宝。

    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为显示自己的富有和尊贵,命令官员给自己制造一顶比黄金更名贵的王冠──铝王冠。

    他戴上铝王冠,神气十足地接受百官的朝拜,这曾是轰动一时的新闻。

    而且在一次邀请欧洲贵族举行盛大宴会时,只有他使用一套铝质餐具,其他人只能用金制、银制餐具。

    这可是贵族,都无法得铝制餐具,可见当时铝制品的昂贵。

    即使在化学界,铝也被看成最贵重的。

    英国皇家学会为了表彰门捷列夫对化学的杰出贡献,不惜重金制作了一只铝杯,赠送给门捷列夫。

    可见最初铝的珍贵程度。

    而现在如果谁敢送你个铝杯,当做金牌,这得是要见血的,是对受奖者极大的侮辱。糊弄人不是这么糊弄法。

    只不过随着电解铝的发现,铝产量大增,价格暴跌千倍以上,变得不值钱。

    只要他能提炼出来,并加以宣传包装,那不就是另一个钻石骗局。

    这样的话,铝这个名字就不合适了,鉴于它银白色的外表,完全可以被称作白金。

    当然这个还需要操作,不是他想一下就能完成,真正实施起来困难重重,但真的能实施起来,保证把北疆诸部坑的一脸血。

    想想把铝这个普普通通烂大街的东西,坑的别人当作稀世珍宝,小心收藏,舍不得磕碰一点,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就。

    “这种东西是钻石,可以算作宝石的一种,不过价值不大,大概能卖个几百铜钱吧,别抱太大的希望。”

    “多谢道长指点。”

    采药人失望的离开,连钻石也没拿走,几百铜钱,相比心中的期待,实在太少了。

    林云品味着自己的话,总感觉有些不对,这可是钻石啊,怎么到了他的嘴里就是不值钱的东西。

    想来若是有个美女能穿越到此,保证能全身上下挂满钻石,还不需要花费太大的代价,足够让她欣喜若狂,以为来到了钻石天堂。

    只不过,这种美只能自己欣赏罢了,其他人并不认可钻石这种东西,反而会觉得她土里土气,喜欢这种不值钱的东西。

    就像玻璃珠,现在一块钱就能买不少,欧洲人却能在美洲用玻璃球换来一箱箱的金子。

    这两者显然价值差距极大,可人家就能成功,这就是眼界的不同,需求的不同。

    人类文明早期我们用贝壳做货币呢,当时谁能说,贝壳就不值钱。

    有心想把手中的这颗不值钱的钻石扔了,可他心里又觉得不舍,再怎么说这也是个鸽子蛋大小的钻石。

    不知道它的价格也倒罢了,可只要想想前世,林云总觉的重逾千钧,舍不得丢掉。

    还是留这吧,自己闲着没事把玩也好。

    “不知有什么事情。”此人一身山民打扮,背后背着药篓,看起来是个采药人,常年在山中采集草药为生,不知道拦住他干什么。

    “小人也是山神信徒,时常去白云观,烧香祭拜,只是日前我得到了一块奇特的石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哪怕去水云轩问里面的银匠也不知道。

    祭炼完惊雷斩,已是日上三竿,林云马不停蹄,又孤身一人到县城,准备找新来的县令商量一下,该如何应对北疆诸部即将到来的攻击。

    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应对,设计了好几个办法,只是限于手中实力不足,依旧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只希望能借县令之手,集合全县之力渡过难关。

    对此他信心十足,一个大儒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不能号令全县,也有着极大的号召力。

    即使是县令,也需要听取他的意见。

    “林道长。”

    想着道长走南闯北见识不凡,想请道长鉴定一下,到底是什么。”

    采药人递过来一个鸽子蛋大小的透明石块。

    “这是我采药的时候,从山中无意间发现的,看着比较奇特就带了下来,后来发现这块石头,非常坚硬,哪怕用铁锤砸都不变样,有人说是宝石,道长,你看是不是呀。”

阅读神道炼香火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帝宠时间猎人妖神记我的冰山美女老婆主神崛起军少心尖宠之全能千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