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民团训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黄文检等人当即脸色不悦,认为林云是在侮辱他们。他们都是心高气傲之人,哪里肯受这种侮辱,差点没立下军令状,说只要退出,任凭林云处置。

    心中早已暗下决心,绝不能让林云瞧不起。

    “先生不可。”朱子墨大惊,没想到林云会答应,可双方早已决定,他再怎么反对也无用,他哪里知道林云答应黄文检,另有目的。

    林云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

    “林先生,这就是看不起我,保家卫国连生命都可抛弃,吃一些苦又算得了什么。”

    而黄文检却是儒家的新兴势力,还是热血青年,听说外敌入侵就想要弃笔从戎,奔赴战场杀敌。

    “你们都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还是别参加这样危险的战争,若有损伤总是不好。”

    他虽然组建民团,但却没想着真的跟北疆诸部在战场上拼死拼活,而是想要通过不战而屈人之兵,逼迫北疆诸部屈服。

    让黄文检他们上战场上体验一下也不错,正好可以借此挫一下他们心中的儒生傲气,省得到最后建设蓬莱道院的时候出现问题。

    林云也说道,黄文检是他好不容易招揽来的人才,真的出现损伤,还不是他的损失。

    “林先生说笑,儒家讲究君子六艺,我等不敢说像武将那样,精通战阵,能够以一敌百,但一剑在手,寻常十几个壮汉,也别想近身。凭什么不能为国效力,上战场杀敌。”

    “好吧,你等虽是儒生,但也需要对军政有所了解。我安排你进入团练,让你们体验一下战争的残酷,只是希望到时别受不了苦,吵着要退出。”

    席间提起北疆诸部入侵的事,黄文检顿时怒容满面。

    他可是知道,山神之所以在路上被伏击,就是因为北疆诸部入侵。

    连自己家老祖宗都受到这种伏击,谁不生气,当即起身说道:

    毕竟哪怕到了现在,他也没有告诉对方,自己建设的书院,其实是蓬莱道院。

    书院?道院?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若是不想办法挫一挫锐气,将他们羁绊住,一旦被他们得知真相,不知有多少人感觉受到欺骗气愤离开。

    他们眼巴巴的跑了来,是为了教化万民,编写字典,以求受人景仰青史留名,而不是做道士,鸟兽为伴,孤老终生。

    有他们的加入,林云就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几天时间,经过他的宣传以及朱子墨的默认,加上乡绅地主的大力支持,民团迅速扩张,最终确定在五千人。

    这已经是临山县近半的壮年,若非有北疆诸部入侵,全家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林云不可能组建起这么一支庞大的民团队伍。

    而黄文检以及林云手下的护法,就在其中充当骨干。

    这么长时间,林云手下护法也有了三百人之多,大都是周边各村的猎户,他们受到神力滋养,力量大幅度提升,实力并不差。

    有些最早成为护法的,放在军队之中,足以作为校尉。成为军队中的中低级将领。

    这可是校尉,哪一个不是在军队中,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的家伙,在护法中却有着二三十人。

    相对于三百人的护法,即使是陌刀军中,也没有这么夸张的比例吧。

    黄文检这些儒生,虽然没有像他们那样强健的体魄,面对艰苦的训练,一个个叫苦不迭。

    可林云最开始就拿话堵住了他们,说他们受不了苦楚,让他们不要参加。

    最后这伙人是抢着加入,就是要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不怕苦。

    又拿他们跟民团比较,让他们为了面子,也只能咬牙坚持。

    要不然,连泥腿子都比不过,他们还有什么脸面自诩儒家精英。

    说出去,脸都丢到家了。

    再加上,他又每晚以神力滋养对方的身体,让他们能够很快恢复过来,身体变得越来越健硕。

    察觉到身体的变化,即使对方是儒生,并不是很重视这个,但能有一个好的身体,谁不喜欢,也就慢慢坚持下来。

    时间就在这紧张的备战中度过。

    民团可以说一天一个样,能够出现这么大的变化,艰苦的训练,是一回事,最主要的还是在虚幻空间中的演练。

    不论是谁,即使是个笨蛋,在战场上拼杀几回,连续死上几次,对于战争也都有了深刻的认识,学会该如何躲避敌人的攻击。

    内心变得坚定起来,有着向精兵转变的趋势。

    毕竟即使是再精锐的士兵,也不可能真的经历过多少次战争,面临多少次生死危机。

    战争不是说着玩的。冷兵器时代的拼杀,伤亡率极高,可以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即使是大胜,己方也少不了伤亡。

    这是由战争性质决定的,面对面的拼杀,一刀下去,就有可能造成死亡。

    又有多少幸运儿,能够在一次次的战斗中保证不受重伤,能活下来。

    因此一个人能够在几次战争中存活下来,已经称得上是精兵,能够经历十几次战争的,都是少见。

    民团之人经历过几次死亡,克服了心中恐惧,也就成了精兵。

    眼看着民团渐渐步入正轨,京城那边却还没有动静传来,林云不禁有些着急。

    他上的奏折到底被理宗皇帝看到没有,对他的计划,到底持有什么样的态度,为何到现在连长公主也没有回应,是否其中出现了什么问题。

    “林先生,北部蛮夷不通文治教化,竟然想要入侵大唐,我等愿意弃笔从戎,跟随先生杀敌。”

    其他人也站起来说“还请林先生成全。”

    “林先生,儒家弟子肯来临山县,那是我的荣幸,要不然我做东,在明月楼招待诸位。”

    “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黄老弟说起来还跟我是同出一门,皆在郑大人门下学习。为他接风洗尘,是应当的。”

    朱子墨笑着说,林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能跟黄文检攀上关系。

    对于他说的接风洗尘,林云本不感兴趣,可看他诚意满满,就答应下来。

    “我等是读书人,怎可像武夫那样,冲上战场,与敌人拼杀,简直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朱子墨急忙摆手劝解,并不希望黄文检他们去战场杀敌。

    林云在旁边沉思,平心而论,两者说的都不错,朱子墨年龄大了行事稳健,代表着儒家正统思想,讲究通过文治教化,以圣贤文章将敌人感化,对于战争,持着能不打就不打的态度。

阅读神道炼香火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天岐除妖师女权世界的异界人京江往事恐怖故事梦里见过你将军撩人(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