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才是好老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滑头们,明天再讲,下面开始竞选班长!”

    “班长?班长是干什么的?”

    当张一鸣把班长的职责说完之后,所有熊孩子的眼睛亮了,当班长可以管理其他孩子,可以和最漂亮的小女孩坐在一起,老师不在的时候还可以拿个戒尺当老师,……,突然一个嘹亮的声音响起:

    一则讲完,孩子们意犹未尽,嚷嚷着还要再讲一个。

    张一鸣笑道:

    张一鸣有些纳闷,随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糖果之时,孩子们的敌对心里彻底融化了,一个叫铁柱的小屁孩转眼就把张铎给卖了,张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群小叛徒,咽了咽口水,酸溜溜道:

    “哼,糖果里有耗子药,我才不吃呢?”

    “这个班长非我莫属,谁有意见站出来?”

    小太岁张铎一听,这个班长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迫不及待的站了出来,两个胖乎乎的小手摁的“卡巴巴”直响。

    张一鸣是个小气的人,否则也不会把为女朋友花的每一分钱都记录在案,但也不会小气到和一个熊孩子较真。

    张一鸣也是从童年过来的,知道孩子们最想要的是什么。

    接下来,张一鸣讲了一个《青蛙变王子》的童话故事,这则前世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童话故事彻底把孩子们吸引住了,就连张铎都围了上来,听得如痴如醉。

    张铎眉头紧皱:

    “你们也都包皮过长,需要做手术……。”

    每个孩子心中都有一个老巫婆,而张一鸣正在和老巫婆对号入座。

    鸦雀无声。

    张铎得意的晃了晃小拳头。

    拳头硬在哪里都能当老大,真是至理名言啊!

    要管理一帮熊孩子,还真得需要一个有威慑力的人,而张铎无疑就是最佳人选。

    张一鸣鼓励了张铎几句,把张铎听得热血沸腾,小脸通红,对张一鸣的敌意彻底消散。

    接着,张一鸣对熊孩子们讲述了如何上课:上午讲故事,认字,下午去野外体验,原则上上课五天,休息两天,每逢节气必放假。

    张一鸣可不会委屈了自己,没有五险一金不说,连薪水都没有,公务员应有的假期不能再没有了!

    以前的那个白胡子教书先生整天板着一张老脸,动不动就敲戒尺,罚站,老说一些酸腐掉牙让人听不懂的鸟语,而新来的这个教书先生不但给糖吃,还会讲故事,还要领着自己去野外玩,这才是好老师!

    熊孩子们腰板挺得倍直,一个个聚精会神,从没有像今天这么认真过,因为老师说了,有一个不认真听讲,明天就不讲故事了,最可怕的是张铎私下里偷偷道:

    “都老实点,老师不弹小JJ,本班长弹……。”

    说是私塾先生,其实就是个看孩子的保姆,如果没人看,这群孩子撒起野来,堵烟囱,捅马蜂窝,打狗,偷果子……,搞得整个张家堡都鸡飞狗跳。

    张一鸣岂能不明白这一点?

    期间,张一鸣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同学们,你们谁平时帮父母干活?”

    铁柱第一时间把手举了起来,激动的语无伦次:

    “老,老,老师,俺,俺,俺,俺帮家里放牛!”

    “放牛为了什么?”

    “卖了赚钱!”

    “赚钱为了什么?”

    “给俺娶媳妇!”

    “娶媳妇干什么?”

    “生儿子!”

    “生儿子干什么?”

    “放牛!”

    放牛娃哪有春天?在乱世当中只能沦为炮灰?

    张一鸣摇摇头,开始谆谆诱导: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生来也不是大富大贵,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记住,好男儿志在四方,即使不能称帝,也要封侯拜相,妻妾成群,光宗耀祖……。”

    一众熊孩子听得神驰向往,热血沸腾。

    在窗外偷听的小翠,冷汗直流,差点趴地上:这是鼓动孩子们造反啊,一鸣哥真的疯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都说的出来?被官府知道了是要砍头的。

    ……

    下午,张一鸣领着一群熊孩子,浩浩荡荡直奔野外而去,队伍整整齐齐,小张铎尽职尽责的维持秩序,张一鸣手中那着一把不知从哪弄来的折扇,羽扇纶巾,风骚无限。

    堡中清一色的粗鲁男子,浑身只有牙齿是白的,五大三粗像头狗熊似的,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骤一看到这么一股小清新,惹得路上的大姑娘小媳妇纷纷侧目。

    “啧啧啧,这个书生好年轻啊?”

    “是啊,皮肤比我的还白。”

    “对啊,还是双眼皮!”

    “听说书生都会吟诗作画,彬彬有礼!”

    “不知道他有没有妻室?”

    旁边的几个小伙子愤愤不平道:

    “小白脸一个,杀鸡都费劲!”

    “嗯,百无一用是书生!”

    “有道理,吟诗作画能当饭吃吗?”

    ……

    当得知这个私塾先生是堡主家的厨师张一鸣之时,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有些家长就不乐意了:

    “堡主太胡闹了,怎么能让一个厨师教书呢?”

    “是啊,厨师教出来的厨师不还是厨师吗?”

    “不行,咱们得去找堡主去?”

    ……

    来到野外,四处都是绿油油的庄稼,处处都是不知名的野花野草野果,山清水秀,蓝天白云,丝毫没有前世的雾霾天气干扰。

    村民们只知道吃米饭馒头果腹,殊不知真正的美味却在这田野间。

    张一鸣带着熊孩子们设置了不少陷阱,挖坑,埋土,铺树叶,放诱饵,设置老鼠夹子。

    熊孩子们感觉稀奇好玩,干得不亦乐乎。

    随后,又挖了不少野生干姜,,采摘了些许花椒,雨后的蘑菇也不少,一并收入囊中,竟然还有野山楂,成片成片的,青红相间,还未熟透。

    张铎皱着眉头道:

    “老师,这叫红果,酸掉牙,烂了都没人吃?”

    “别忘了,老师还是个厨师,过几天给你一个惊喜!快,多摘些!”

    张一鸣可是知道,糖葫芦起源于宋朝,绍熙年间,宋光宗最宠爱的黄贵妃生病了。她面黄肌瘦,不思饮食。御医用了许多贵重药品,皆不见什么效果。皇帝见爱妃日见憔悴,也整日愁眉不展。最后无奈只好张榜求医。一位江湖郎中揭榜进宫,为黄贵妃诊脉后说:“只要用冰糖和红果煎熬,每顿饭前吃五至十枚,不出半月病准见好。”

    贵妃按此办法服后,果然如期病愈了。

    皇帝自然大喜,展开了愁眉。后来这种做法传到民间,老百姓又把它串起来卖,就成了冰糖葫芦。

    这可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小吃,老少皆宜,酸甜可口。

    有了自己这个穿越来客,这个传统小吃就可以提前问世了。

    自己的第一桶金有着落了!

    ……

    小时候,张一鸣的理想曾经是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为祖国的四化建设做贡献,长大后才觉得那是年少无知,没想到穿越后理想照进了现实!

    学堂。

    几十个熊孩子歪歪扭扭的站成一排,孩子王张铎倒背双手,像个阅兵的将军在训话:

    “这个新来的私塾老师就是我家做饭的厨子,做的饭死难吃,还有个爱弹小JJ的癖好……。”

    然后,张铎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叫一声:

    “脱裤子!”

    怀着复杂的心情,张一鸣迈步进了学堂!

    身逢乱世,小屁孩们穿的衣服大都有补丁,小脸漆黑,鼻涕虫老长,一吸一吸的,流到嘴边,还伸出舌头舔一舔,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胖乎乎的张铎像头小老虎,异常显眼,只是熊孩子们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前世的老百姓看到鬼子进村似的!

    村中的健妇一个个长得虎背熊腰,怎么孩子一个比一个营养不良?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帝宠洪荒都市之最强玩家皆斩爱上一个不回家的女人重生民国娇小姐总裁在上我在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