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管家的脸拉的比横幅都长:

    “哼,分明是你们才疏学浅,却在这里怨天尤人,我看这对子是没人对上了,还是摘下来吧?”

    “慢着,我来试一试?”

    “谁能对出来一个我叫他爷爷?”

    ……

    “管家,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是啊,有本事你对一个出来!”

    闻听有人对对子,吃瓜群众自动让开一条道路,张一鸣慢慢悠悠踱步来到最前面。

    “第一副:天当棋盘星做子,谁人敢下,我的下联是路当琵琶柳作丝,哪人能弹?”

    “这么难的对子,读起来都绕嘴,念起来都费劲,我看根本就没有下联!”

    “唉,这些对子都拿出来好几年了,酒楼的生意越来越好,对子却还是绝对!”

    “对,就是存心拿出来戏弄人。”

    “刚才!”

    张良更加迷茫了。

    “村长,接下来怎么办?”

    一名书生模样之人,手摇折扇,激动的就像自己对上似的,摇头晃脑道:

    “好工整,严丝合缝,真是好文采!”

    管家朝高台东南角看了一眼,那里有个白胡子老头冲管家点了点头。

    没想到还真有人能对上,管家傻眼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张一鸣又开始对下一付了:

    “第二副: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我的下联是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这还不算完,在管家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张一鸣继续谈笑风生道:

    “第三副,上联:盗者莫来道者来,下联是闲人免进贤人进……,第九副,上联:因荷而得藕,下联:有杏不须梅。”

    张一鸣一口气对完所有的对子,震惊全场。

    其实,这些对子虽难,但也不是绝对,真正的才子自命清高不屑于来此,即使家里揭不开锅了,也不会为五斗米折腰,说白了,气节在他们眼里比命还重要,围观的吃瓜群众尽都是些半斤八两之辈,所以……。

    短暂的沉寂过后,人群沸腾了,发出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紧接着开始起哄了:

    “好,对的太好了!”

    “不错,有老夫当年的风范!”

    “唉,朱老您爱吹牛的毛病该改改了?

    “管家,快拿银子吧?”

    “哎,刚才是哪个孙子说的,若有人对出对子,就叫爷爷,快出来?”

    ……

    这些绝对是搜遍古籍野史七拼八凑起来的,已经拿出来三年了,本来杨智才还想着明年再拿出来用,没想到一朝全被张一鸣破解,当管家禀明杨智才之时,杨智才简直不敢张兄自己的耳朵。

    越是有钱人越是抠,九副对子就是四百五十两,想起那白花花的银子,杨智才的心就滴血。

    到底是何方神圣?

    杨智才也想见识一番。

    当看到上台之人就是找自己谈生意的张一鸣之时,杨智才惊愕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众目睽睽之下,杨智才可不敢拿天外天的金字招牌开玩笑,乖乖将四百五十两纹银奉上。

    张良美滋滋的接过银子,对张一鸣愈加的佩服:村长太厉害了,动动嘴皮子就能挣钱,想起以往自己累的像死狗似的在田间干一年,连肚子都填不饱,想想都是泪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看着一脸蛋疼的杨智才,张一鸣气死人不偿命道:

    “杨老板,又见面了,真是缘分呢?啧啧啧,对子还有没有了?没过瘾,呵呵,开个玩笑,还是那句话,祝杨老板生意兴隆,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今天自己输了四百五十两银子,这个张一鸣却祝自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怎么听怎么别扭?

    看着张一鸣离去的背影,杨智才冷笑连连:

    我杨智才的钱不是这么好拿的?

    ……

    县府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在一条偏僻的胡同里,三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拦住了张一鸣和张良的去处。

    紧接着,身后传来脚步声,又有四个年轻人堵住了退路。

    这些人一身黑衣,撸起袖子,手中的木棍不停的敲打着地面,面露狞笑,就差说五个字:我是黑社会!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张一鸣就是用裤裆想想则能猜出是杨智才的手笔。

    人前显圣,人后畜牲,这一手玩的高明啊!

    不过,张一鸣并不担心,身边有一个超级保镖,就这几个臭鸟蛋烂蕃薯还不够张良热身的。

    一个光头青年,脸上坑坑洼洼,眼神阴霾,身材高大,看样有两把子力气,应该是领头的,冷笑道:

    “小子,是你乖乖交出来,留下一只手走人?还是大爷在你身上捅几个窟窿?”

    张一鸣没想到这个杨智才这么狠辣,不但要夺回银子,还想要自己的命,气坏了: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你们竟然敢公然行凶?眼里还有王法吗?还有朝廷吗?父母把你们生下来,本指望你们能光宗耀祖,报效国家,你们却干些畜牲不如的勾当,说人话不办人事,吃人饭不拉人屎,不怕老祖宗从坟墓里爬出来把你们带走?你们这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上天有好生之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你们肯磕头认错,并发誓以后再也不为非作歹了,再把身上的银子留下来,我就原谅你们了?”

    光头青年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张一鸣,这人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亦或是读书读傻了,不认识棍棒难道还不认识自己手中的匕首?

    居然还特么的让自己把银子留下来,打劫的遇到打劫的了?

    一个书生杀鸡都费劲,再加一个好像刚从灶炉里拖出来的黑鬼,跟非洲鸡似的,还能扑腾起多大的浪花?

    “敬酒不吃吃罚酒,弟兄们,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了有杨老板顶着!”

    “凉拌!”

    张良心说,村长真是有文化,文化人就是文化人,说话真深奥,一句也听不懂。

    张良看到了张一鸣,问道:

    “村长,怎么样?”

    “这个酒楼老板眼瞎了。”

    张良挠挠头,疑惑道:

    “没听说他是瞎子啊?什么时候瞎的?”

    此时,高台走上来一个管家模样之人,青衣小帽,满脸堆笑,像吃了蜜蜂屎似的:

    “诸位看官,诸位才子,还有没有对对子的了?今天可是最后一天,动动脑子就能发家致富,对上一副对子可就是五十两白银,啧啧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吃瓜群众虽然对不上对子,但打嘴仗向来不服人,忿忿不平道: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游戏开发狂神闪婚甜妻:老公,不要动!猎尸者喜孕少奶奶:总裁大人,又饿了娇妻撩人:霸道老公轻点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