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有婚约怎么了?退了不就得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男儿,一个姑娘家大呼小叫,以后还想不想嫁人了?还不退下?”

    “哼,退下就退下,有什么了不起的?”

    周围的几个伙计猴急的直搓手,张一鸣挨个给他们倒了一杯,结果每人的赞美之声差点把房顶掀翻:

    张一鸣好心的端起一杯水递给武胜男,武胜男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噗”的一口吐了出来:

    “烫死我了,你是猪啊,给我喝热水!”

    武胜男看着两个的男人像拜天地似的互相鞠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切,不就是一杯酒吗?至于吗?要死要活的,来,我尝尝?”

    “哎呀,好酒啊,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酒?”

    “啧啧啧,太好喝了,以前真是活到狗身上了!”

    说完,不容分说,直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脸色大变,伸出舌头,不停的用手扇着,五官朝着鼻子聚拢,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

    “辣,辣,好辣,什么破酒,辣死了,快,快,快拿水来?”

    女人子喜饮甜酒,这是天性,换了辛辣的美酒,自然饮不惯。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小可敬武老板一杯?”

    武清风肚里的馋虫早就泛滥成灾了,迫不及待的接过酒杯,放到鼻子下面,闭上眼睛,贪婪的呼吸着酒香,老脸就像一朵绽开的菊花,赞不绝口:

    “好酒,果然是好酒,只闻其香就可断定是天下少有的好酒。”

    “嗯,王师傅酿的酒如果能有这酒的一半就好了!”

    “可惜啊,和刚才这美酒一比,王师傅酿的酒不值一提!”

    ……

    再好的美酒驱散不了武清风心中的忧愁,不住的摇头叹息。

    看着“多愁善感”的武清风,张一鸣不由好笑,话题一转,郑重其事道:

    “武老板,实不相瞒,其实我是来和您谈生意的?”

    “谈生意?”

    武清风闻听此言,一愣:

    “什么生意?”

    “是这样,有银子大家一起赚,我想为一品轩提供琼酒,不知武老板意下如何?”

    武清风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无奈的摇摇头,有些自嘲道:

    “唉,酒是好酒,但如今的一品轩多灾多难,自顾不暇,频临倒闭,老夫心灰意冷,决定将酒楼盘出去,可惜啊可惜,你还是另寻他处吧,这么好的酒,肯定不愁卖,而天外天酒楼是县府最大的酒楼,客官可以去碰碰运气……。”

    哼,老子就是被杨智才那个“瞎子”给赶出来的!

    “武老板要卖酒楼?”

    “逼不得已!刚才客官没看到小女在门口贴的布告吗?”

    “如果,小可能让酒楼起死回生呢?”

    “客官说笑了,如果客官真有那本事,老夫情愿和客官共掌一品轩!”

    “好,一言为定!”

    话音刚落。

    楼梯口又传来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声音嘈杂,看样子人不少,人未到声先至:

    “武清风,县太爷驾到,老规矩,好酒好菜摆上几桌,再去叫几个唱小曲的歌姬,县太爷忧国忧民,为县府的百姓操碎了心,快去,快去……。”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孔,人影一闪,县府的一把手周严和狗头军师钱茂才上了二楼,身后跟着五六个爪牙。

    武清风就像看到了恶魔一般,脸色苍白,勉强挤出笑容,迎上前去:

    “哎呀,原来是周大人和钱师爷驾到,真是贵客迎门,有失远迎,还望赎罪,伙计,快,吩咐厨房,好酒好菜尽管上!”

    一个伙计答应一声,摆着一张亲爹死了才有的表情进了后厨。

    武胜男气呼呼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每次吃饭都不给银子,难道菜,肉都是从屁股里拉出来的吗?”

    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张一鸣“噗”的一口,把口中的菜吐了出来。

    随后,武胜男气呼呼的走向后厨,经过周严身边之时,周严的小眼睛亮了,直到武胜男进了后厨,才依依不舍的收回了目光,朝着钱茂才使了使眼色。

    我不说,你不明白,这就是距离;我一个眼神,你理解透彻,这才能当狗腿。

    钱茂才会意,冲周严笑道:

    “武老板,你闺女出落得愈发水灵了,是时候出阁了,县太爷呢,最近想纳第九房小妾,如果,谁家的闺女被县太爷宠幸,那可是一步登天,八辈子修来的福份呢?”

    说话间,周严和钱茂才坐了下来,两人一桌,另外的五六个便衣衙役坐在另一桌,一个个横挑眉毛竖挑眼,把一只脚放在椅子上,匪气十足。

    武清风看了着能当女儿父亲的周严,不自然的笑笑:

    “呵呵,钱师爷说笑了,男儿从小粗鲁惯了,哪有福气伺候县老爷?再说,男儿已经许配了人家……。”

    周严不满的咳嗽了一声。

    钱茂才的脸“呱嗒”一下子从阳光明媚变成了六月的雨,一拍桌子:

    “武清风,别给脸不要脸,县老爷能看上你闺女,那是她的福气,有婚约怎么了?退了不就得了?改天定个日子,你再多备些嫁妆,把你闺女送过来,这事就这么定了,你意下如何?”

    武清风气极,浑身抖个不停,自己养了半辈子的女儿,钱茂才三言两语就决定了女儿后半生的命运,这不是明抢吗?和土匪强盗有何两样?

    骤然,从不远处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我不同意!”

    说完,把酒杯递到唇边,轻轻呡了一小口,琼酒入口的一刹那,武清风呆若木鸡,而后,眼睛居然泛起些许水雾,激动不已道:

    “老夫活了五十余年,品酒无数,但从未饮过如此美酒,唇齿留香,弥久不散,少了七分甜,却多了三分辣,这才是男人喝的酒!有生之年,能饮此美酒,死而无憾矣!”

    吊足了众人的胃口,差不多了,张一鸣笑道:

    “武老板,可否赏脸一道共饮几杯?”

    这人竟然主动邀请自己?武清风求之不得,大喜,一拱手:

    “恭敬不如从命!”

    张一鸣倒了一杯琼酒,递给武清风:

    说完,起身,朝着张一鸣深深一弓腰,一躬到地。

    把张一鸣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搀扶。

    武清风执意鞠躬,张一鸣无奈,只好还礼。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校园修仙学霸四时花开矮人在未来重生民国娇小姐奶爸的文艺人生修仙老师在都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