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疯狂的厨师

第二十九章 老头,放下那块金子

  • 作者:纸上谈文
  • 类别:历史军事
  • 更新时间:03-02
  • 本章字数:5367

这时,张一鸣美滋滋的站了出来,说自己其实也是个厨师,并毛遂自荐临时当几天主厨。

赶鸭子上架,武清风硬着头皮答应了,末了,张一鸣还不忘向武清风讨要做厨师的工钱。

武清风真想不明白,这个张一鸣为何那么爱财?

反正,最后这位主厨几乎是哭着走的。

一品轩要开张,主厨跑了,谁做菜,现招也来不及啊。

“如果菜不合胃口,不付一分银子!”

武清风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最重要的是,他真的会做菜吗?

想到这里,武清风汗如雨下,急忙跑到后厨。

一般的厨师大都脑袋大脖子粗,而这个张一鸣文质彬彬,就像个柔弱书生,从头到脚也看不出有一点厨师的影子,会不会握菜刀还在两说着呢?

都怪这个张一鸣,没事到厨房转了一圈,恰巧原来的主厨在做菜,张一鸣上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猛批:

“师傅,做厨师首先要自己穿戴干净,你看你,一条白围裙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还有,你应该戴顶帽子,否则头发容易掉进菜里,就会引起顾客投诉,还有,你的胡子也该刮刮了,满脸络腮胡子,就像刚从神农架出来似的,厨师的形象很重要,再者,做菜盐要少放,你这样一勺下去至少有二两,浪费不说,而且吃盐多了对人的身体健康不利,每天摄入六克盐正好,另外,这是油不是水,吃多了会得肥胖病……。”

有一位花白胡须的老者,居然流下了两行热泪,激动不已道:

“吾活了五十于载,品酒无数,就连御酒也有幸饮得几杯,但从未饮过今天这般如此美酒,不虚此行,毫不客气的说,此酒若称第二,没有酒敢称第一!”

其他人也有同感,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后厨。

张一鸣腰里围着白色围裙,头上一顶高高的白帽子,正在对着递上来的菜谱,熟练的搭配着原料。

旁边,七八个帮厨,杂役,正在按照新来的主厨的要求,洗菜,择菜,切菜,鱼去鳞,鸡鸭褪毛,猪肉切片。

张铎等一帮熊孩子在角落里一边美滋滋的吃点心,一边数挣来的铜钱,铁柱都数了五遍了,挠挠头道:

“怎么会是五个不同的数字呢?不行,还得再数一遍?”

只见铁柱把铜钱倒在地上,又开始数了起来,张铎趁其不注意,悄悄拿起两枚放进自己的钱袋。

武胜男至今仍不相信张一鸣会做菜,像个跟屁虫似的围着张一鸣转,小嘴不知疲倦的挖苦着:

“大色狼,别打肿脸充胖子了,拿起屠刀是屠夫,但拿起菜刀不一定是厨师,待会眼睛瞪大些,别把手指头剁了……”

张一鸣感觉耳边就像有五百只母鸭子在叫春,恨不得把这个小娘们的嘴给缝上。

当武清风来到后厨之时,张一鸣正在挖苦武胜男削土豆太慢:

“我的大小姐,土豆不是这么削皮的,一个土豆削完皮还剩下半个,要是让你老子知道了,非被你气死不可?”

“哼,站着说话不腰疼,来,有本事你自己削!”

“那你可看好了!”

说完,只见张一鸣左手拿起一个圆滚滚的土豆,用大拇指和中指夹住两端,右手轻轻一抚,土豆快速的转起来,张一鸣的右手顺势拿起一根筷子,靠近土豆的边缘,泥土和土豆皮迅速脱落稍后一会,土豆停止转动,一个黄澄澄的土豆就此诞生。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让人叹为观止,旁边的杂役们都看傻了,嘴巴张的老大,“卡巴”一声,其中一个帮厨的下巴脱臼了!

武胜男的小嘴巴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发出异彩。

武清风默默退出了后厨:

就凭这一手削土豆绝技,这个张一鸣绝对是酿酒师里做饭最好的!

会酿酒,会做菜,还是村长,真是个人才啊!

客人点的菜陆陆续续端上了酒桌,素菜翠艳欲滴,清香扑鼻,荤菜油而不腻,咸淡适中,而且一道道佳肴犹如一道道艺术品,不再是胡乱装盘,而是摆的有模有样,整整齐齐,卖相煞是好看。

铺天盖地的赞美之声让武清风感觉浑身轻飘飘,仿佛置身梦中一般。

服了,彻底服了!

……

天外天酒楼。

以前的这个时候,酒楼爆满,座无虚席,今日怪的很,吃饭的寥寥无几。

杨智才纳闷了:人都死哪去了?不可能集体去祭祖扫墓了吧?

管家王德彪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进来了,递给杨智才一张纸,上气不接下气道:

“掌,掌,掌柜的,大,大事不好了,人,人都跑去一品轩了,听说那里有什么绝世美酒,人群把,把门槛都他破了!”

王德彪的声音挺大,整个二楼的几桌吃客听得一清二楚:

“小二,结账!”

“算账!”

结完账,直奔一品轩而去!

那张纸正是那帮熊孩子散发的传单,杨智才看完后脸色很难看,撕个粉碎。

绝世美酒,好大的口气!

这个一品轩是县府的老字号酒楼,被自己暗中使绊子终于频临倒闭的命运,但没想到号召力依旧这么大,不到黄河心不死,武清风这个老不死的还真能蹦哒?

“管家,你去打探打探具体情况,再让阿光做好准备,还是老规矩,老爷我要亲自去一趟县衙!”

……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武老板,再会,明天还来!”

“武老板,酒好,厨师更不错!”

……

最后一桌客人走后,武清风的脸笑得都麻木了,不经意往桌上一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几乎每张桌子上都有赏银,其中那个大腹便便的胖子的桌上还留了一绽金子……。

赏银多的是,金子只有这一绽,是给张一鸣还是给自己?为了不影响团结,武清风悄悄走到桌边,不留痕迹的把那绽金子放进袖中。

突然,耳边传来一声稚嫩的呵斥:

“老头,放下那块金子,休想逃过俺老孙的火眼金睛!”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疯狂的厨师》,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琼酒辛辣为主,饮了几杯以后,口干舌燥,嗓子眼发热。

于是才想起点菜,不过,自从一品轩的两个主厨跳槽后,一品轩的厨师比皇帝的妃嫔换的都勤,一个比一个逊色,菜品就不再有优势了,人们打心里不愿意再来这里点菜。

整个一品轩充斥了浓郁至极的酒香。

酒不醉人人自醉,人人沉浸在这种弥久留香的氛围之中。

还未饮酒,就已被征服。

酒就像艺术品,需要慢慢品味,细细咀嚼,鲸吞龙吸品不出酒的优劣,唯有浅尝辄止,方能体会酒的真谛。

一杯酒下肚,琼酒的魅力彻底征服了所有的来客,人们大加赞赏的同时,把以前的所谓美酒痛批的一无是处。

正在犹豫之际,武清风笑道:

“诸位客官,实不相瞒,一品轩最近刚聘请了一位厨师,做出的菜品死毫不逊色于皇宫大内的御厨,诸位不妨试试?如果觉得不合口味,分文不取,如何?”

客人们一听,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点菜,并把话提前撂下了: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恒小说网(www.kan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