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太短了,再往下开六寸就好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卖艺?如果“河东狮吼”能算一门艺术就好了,卖身,呵呵,还是算了吧,估计客人只有天桥下面要饭的。

    王雪姨这才发现:除了拉皮条,自己一无所长。

    顿时,如坠冰窖!

    刚刚还享受万众瞩目的王雪姨,此刻恨不得所有人都变成瞎子,一动不动,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尴尬至极。

    今天这个台要是下不来,这要是传出去,以后在青楼圈里还怎么混?这才是最要命的!

    从门口到高台,短短的距离,王雪姨硬是走了能有一柱香的功夫。

    有几个心急的吃瓜群众,恨不得将王雪姨一脚踢到台上。

    台下的吃瓜群众嘴巴张得老大,大气都不出一个,只是脖子伸长了不少,眼睛都瞪大了许多。

    鸦雀无声。

    终于来到高台前,王雪姨轻轻提了提大红的丝绸服饰,迈步上了台阶。

    刚走了几步,陡然生变,只听“哧拉”一声清脆,王雪姨后背靠近腰胯的地方开线了,裂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露出白花花的一片!

    王雪姨惊呆了,脸“唰”的一声红到了脚底板,王雪姨记得上一次脸红还是在洞房花烛夜。

    “谁说不是?人长的死丑不说,办事拖拖拉拉的像滴尿!”

    “老子还等着结束后去泄泄火呢?”

    “哼,再不开始,老子一把火烧了她狗日的?”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

    突然,一个身影快步来到木雕泥塑一般的王雪姨面前,将手中的一件灰色上衣围在了王雪姨的腰上,用两只袖子系好,居然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大姐,天凉了,给你添件衣服,你要是得了感冒,就得咳嗽,再把姑娘们传染了,县府的老爷们可就遭殃了!”

    说完,还冲王雪姨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转身潇洒的走了!

    锦上添花莫若雪中送炭,王雪姨回转身,感激的看着这道消瘦的身影。

    多好的一台戏,就这么被不知哪冒出来的愣头青给搅和了?人群就是一阵躁动:

    “这小子是谁?不会是王婆子养的小白脸吧?”

    “谁知道?这么爱管闲事,肯定属狗的!”

    “嗯,而且是疯狗,说什么‘感冒’,闻所未闻。”

    “啧啧啧,可惜啊,那道口子太小了,如果再往下开六寸就好了!”

    ……

    不知何时,张正的上衣没有了,裸露在外的白色睡服异常显眼,眼里满是幽怨:村长太不地道了,做好事为何要用俺的衣服?这可是婆娘亲自缝制的,要是没有了,婆娘还不得把自己给煮了?

    小翠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弱不禁风的男人,轻声道:

    “一鸣哥,你为什么要帮助这个女人?”

    “事不平有人管,路不平有人铲,这个社会需要正气,很小的一件事就可以折射处人性的善恶,再说,我不是帮助这个女人,而是帮助我自己而已!”

    一鸣哥说话怎么越来越深奥?小翠又开始迷茫了!

    此时,王雪姨上了高台,清清嗓子:

    “咳咳,诸位大爷,请静一静,静一静?”

    好戏开始了!

    人群又恢复了平静!

    “诸位大爷,奴家尽量长话短说,首先,感谢诸位的捧场,第二,是官窑,一会县府的周严周大人要来亲自监督。第三,想要参与竞拍,需要先交一千两纹银的押金,然后领取一个竞拍号牌,待会出底价以后,诸位可以举牌加价,每举一次,等于加码纹银五十两,最后,价高者得,一手交钱,一手领人!最后,说说小女何凝香,这丫头从六岁开始学艺,豆蔻之年略有小成,如今琴棋书画是样样精通,模样更是俊俏的很,稍后先让小女给各位官人弹个小曲,保证大爷们大饱耳福,可‘新郎’只有一个,至于谁能抱得美人归,谁能入洞房,那就看谁能把牌举到最后了!”

    张一鸣惊愕不已,原来前世地球上的土地拍卖起源于青楼女子的初夜拍卖?

    同时,张一鸣不由感叹古代人与人之间是多么的纯朴,低调,婉约,介绍个青楼女子都这么有涵养,从头到尾没有出现“买卖”二字,如果放到前世地球,也许会是这个样子:

    XXX,白领丽人,服务一流,技术专业,包君满意!

    还有,古代称那种事情为“入洞房”,现代人叫“啪啪啪”,古代去花街柳巷叫喝酒,现代人去足疗会所大保健,古代人的价格方面更是凸现出诗情画意:春宵一刻值千金,现代则变成了三百一次,八百包夜,特殊服务另算!事后体验,古人尊称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现代人就三个字:腿软了!

    不得不说,古代传统文化的丢失实在令人痛心啊!

    顿时,台下的唏嘘之声一片:

    “嘶,押金就要一千两纹银?”

    “这个王婆子想钱想疯了吧?”

    “加一次价就是纹银五十两,足够老子在逍遥快活半个月了?”

    “不过,何姑娘值这个价,唉,老爷子不给我留一屁股债,给我留个矿就好了!”

    “幸亏没给你留矿,否则,你早就****了!你有个好父亲啊?”

    ……

    王雪莹一摆手,笑道:

    “诸位大爷静一静,下面有请何凝香何姑娘为大家献上一曲?另外,想参与竞拍的尽可以来找奴家?”

    说完,王雪姨逃也似的下了台,腰里围着一个老爷们的上衣,像个野人,太特么别扭了。

    下台后,周杨迎了过来,语气不善道:

    “夫人,那个小白脸是谁?”

    “啪”的一声落在了周杨的脸上,周严懵逼了,自己招谁惹谁了?

    “你个废物,去,把那个罗氏裁缝店给老娘砸了!”

    台下,小翠默默道:

    “一鸣哥,你参与竞拍吗?”

    “唉,烧了就算了,毕竟这里的姑娘还是不错的,人美价廉!你要是敢放火,那就是和全县的大老爷们作对,估计死的会很惨!”

    ……

    有不少吃瓜群众大清早天没亮就来了,只为了能目睹一下何凝香的绝世芳姿,这都快半晌午了,连个毛都没看到!

    不禁有些皇帝不急太监了:

    “哎,我说,怎么还不开始呢?”

    “是啊,都来了半天了,坐的屁股都上火了!”

    “这个王婆子太不地道了,把我等当猴耍啊?”

    说话间,王雪姨扭动着肥胖的身躯走向高台,得体的裁剪工艺衬托的王雪姨更加像个胖胖的企鹅,这可是县府最有名的罗氏裁缝铺的掌舵人亲自缝制的,可谓量身定做,据说用的是最好的料子。

    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目光全都聚向这个青楼业的知名大咖。

    王雪姨很享受这种目光,尤其还都是雄性,不停的挥舞着丝帕,朝众人挥手致意。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快穿]万人迷[fate]所罗门卷土重来我本红颜祸水跃龙门萌学园之家族之谜从零开始的最好时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