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银票放在怀里,容易长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为什么?”

    “是你买何姑娘的初夜,又不是俺买?凭什么让俺举?”

    张一鸣拿出了一府之主的派头,威严道:

    “咳咳,小翠,和你商量一件事,待会你替我举牌好不好?”

    “不好?”

    张一鸣才不怕金百万的报复呢,论武力,张家堡的那一群牲口可敌千军万马,比财力,张一鸣更自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论人脉,金百万的二弟再国公府当差,张一鸣却和国公府的主人李渊师出同门,和少主人李世民称兄论弟。

    所以,张一鸣摇摇头,随意的笑笑,不再看金百万,再看就该吐了!

    “小翠,怎么跟本公子说话呢?让你做点事怎么那么费劲呢?”

    “切,男女平等,不分谁尊谁卑,这可是你说的?”

    不过这一眼,在金百万看来就是十足的挑衅:眼神更加的阴冷!

    张一鸣无意间看到面前桌上的那张“250”号牌,感觉有些眼晕,在前世的地球,只有脑子少根筋的人才会有如此殊荣,待会如果自己像个傻子似的把号牌举起来,那自己岂不成了传说中的二百五?影响以后的财运和气运怎么办?

    张一鸣转身对身后的小翠道:

    这不就是金立的老子金百万吗?上次张一鸣把金立的两个蛋蛋狠狠踢了一脚,不知还有没有繁殖能力?事后派人去打探了一下,顺便摸摸金百万的老底。

    张良亲自去的,怕“打扰”人家,所以,张良趁着夜深人静翻墙而过,月黑风高,整个金府只有一间房子灯火通明,张良几个跳跃来到窗台之下,把食指蘸湿,悄悄捅破窗户纸,结果看到两具赤条条的身体,金立像条发情的公狗似的骑在一个婢女的身上纵横驰骋,姿势变化莫测,看的张良眼花缭乱,足足看了半个时辰,张良才恋恋不舍的离去,第二天夜里,张良趁孩子睡熟,想实践一下,结果脸上被孩他娘打了一巴掌,随后打地铺睡了一夜……。

    如此说来,那一脚的风情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张一鸣不禁有些惋惜。

    张一鸣揉了揉自己的右肩膀,叹了一口气:

    “唉,也好,自从上次本公子被狗咬了以后,我就不再是这只臂膀的主人了,握菜刀有时都不听使唤了,谁叫本公子命苦呢?生下来被抛起,被老堡主抱养后当驴使唤,唉,……。”

    “一鸣哥,你不是被咬的左胳膊吗?”

    “啊,呃,对啊!”

    “那你右胳膊怎么会不听使唤呢?”

    “是,是啊,自从左胳膊被咬了以后,本公子做什么事情基本都靠右手,导致右手劳累过度,这有错吗?小翠,你不用管我,这个号牌本公子还是可以举得起,最多三五个夜晚睡不好觉,无所谓!”

    “别说了,俺举还不行吗?”

    不一会,杨智才的头号狗腿子王德彪过来了,满脸的谄媚道:

    “小人见过张公子,杨老板让小的问一声,您也参与竞买吗?”

    “不,本公子不参与竞买,而是要解救一个女人脱离苦海!”

    “呃,那就是您不参与竞买了?”

    “非也,本公子说的很清楚,不参与竞买,而是要解救一个女子脱离苦海!”

    “啊,那就是您参与竞买?”

    “NO!”

    NO?这是什么东西?王德彪第一次感觉和人交流如此费劲。

    小翠实在忍不住了:

    “俺家公子的意思是人人平等,不能用银子衡量一个人的价值,俺家公子要做的是解救广大的妇女同志,所以,公子必须参与,对不对,一鸣哥?”

    张一鸣点点头,嗯,看来小翠的脑子开始开窍了。

    “呵呵,我家老爷说了,如果公子您参与竞买,老爷就退出!小的告退。”

    看来这个杨智才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等等,既然如此,那么你老爷身上的银票就用不着了,放在怀里受潮,容易长毛,这样,本公子做做好事,去把你老爷身上的银票拿来,就当日后买酒的钱了,而且本公子多送他五,啊,不,是两坛!”

    ……

    经过将近半个时辰的激烈角逐,西门豹以三千九百五十两的报价笑傲群雄,除了张一鸣,杨智才和金百万以外,无人再敢跟进,只是西门豹的脸色也不好看,仔细观察,可以看到西门豹的腮帮子直抽搐,眼眶都充满了血丝,五官都有些变形了,就像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

    估计,如果西门老爷子地下泉下有知的话,可以再次含笑九泉了。

    这才叫真正的春宵一刻值千金,已经远远超过王雪姨的预期了,这下赚大发了,真要感谢西门老爷子养了个败家玩意,王雪姨的小眼睛星星泛滥成灾,不顾冒烟的嗓子眼,激动道:

    “西,西门大官人出价三千九百五十两,还有没有加价的了?三千九百五十两第一次,三千九百五十两第二次,三千九百五十两……。”

    话到半截,突然,那个“托”又举起了号牌,脸上依旧挂着让人蛋疼的笑。

    王雪姨的脸变得煞白,这个狗日的龟爪子,脑子被驴踢了,老娘不是早就暗示过不用再跟了?

    万一要是没人再加价,那,那……,王雪姨简直不敢想了,真想把那龟儿子的眼珠抠下来当泡踩!

    众目睽睽之下,王雪姨哪敢耍花样?只能寄希望于再出现一个冤大头,有气无力道:

    “那,那,位二号的龟先生出价三千两,还有没有加价的了?”

    王雪姨满怀希冀的看着西门豹,但是当西门豹虚脱般的倒在椅子上之时,王雪姨的心拔凉拔凉的,再看看杨智才,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人影,那个金百万,眼皮子耷拉着,好像睡着了似的。

    而那个张一鸣,正津津有味的吃着桌上的葡萄,头都没抬。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相信那个“托”早已经体无完肤了!

    王雪姨绝望了!

    当张一鸣问到金百万长什么样,张良想了很久道:

    “很胖很胖,比俺家老母猪怀猪仔时还胖!”

    张一鸣仔细观察,发现每当叫价陷入尴尬之境,总会冒出一个人来举牌,别人加价都是一脸蛋疼,那个人却是喜笑颜开,就跟喝凉水似的!

    卖鞋的有“鞋托”,售酒的有“酒托”,吃饭的有“饭托”,卖房子的有“房托”,今天的竞买肯定也有个狗日的“托”混杂其中,那个“笑面虎”肯定就是!

    原来,古代不禁有拍卖,而且还有“托”,那个王雪姨简直是经商的天才,称为奸商实至名归,张一鸣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以后把这个老娘们挖过来,替自己打理生意!

    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先让你们狗咬狗,最后本公子再屠狗!

    张一鸣索性翘起二郎腿,惬意的吃着桌上的水果,陡然,张一鸣就感觉到从西南方向隔空射来两束寒光,举目望去,离自己十几米处一个超级大胖子,正冷冷盯着自己,两只眼睛像条毒蛇!

    所以,张一鸣才认定这个超级大胖子是金百万。

    虽然他儿子没事,但看样子梁子结下了。

    张一鸣没有后悔,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张一鸣还会这么做,而且那一脚的力道还要加大!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异世之江湖路我在红楼当天师结婚真耽误我追星血族七少食鬼猎人城市悲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