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以后把你像哮天一样栓树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以前,熊孩子们身上穿的衣服是老大穿完给老二,老二穿完给老三,最后还要被婆娘改成短裤给老爷们穿,衡量谁家富裕的标准就是谁家孩子衣服上的补丁少。

    熊孩子们大抵也知道了衣服上“眼睛”多了不好看,死活不穿,最后在悍妇们“拳脚”的“劝慰”下,哭的稀里哗啦的被迫穿上,而悍妇们则扭转身,眼泪“噗噗”而落。

    是一个叫张一鸣的厨师改变了这一切,吃水不忘挖井人,不顾张士贵同志的强烈反对,村民们在村口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为张一鸣塑了一座石像。

    以前,堡里的悍妇们最发愁的就是到了婚嫁之龄的小伙子门,高昂的彩礼让人望而却步。

    如今,村里的未婚小伙却成了香饽饽,外村的姑娘都以能嫁到张家堡村为荣,争着抢着嫁到张家堡,甚至三媒六聘一概不要,反而,悍妇们还要像择菜似的挑挑拣拣,三从四德在其次,温柔贤惠也不重要,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屁股要大,因为腚大生儿……。

    二狗兴冲冲下去了,口中嘟囔道:“张一鸣,谁让咱俩是情敌呢?”

    而后,二狗的眼神变得坚定无比:

    而现在,张一鸣正站在这座石像前愣神:只见这座石像三米来高,并非是羽扇纶巾,而是头戴一顶厨师帽,右手还握有一把菜刀,脸上依稀有自己的轮廓,只是肚子太大了,好似怀胎十月一般。

    张一鸣不由想起了前世地球上曾经在某家餐馆门口看到的模拟造型“康师傅”。

    “小翠是俺的,谁也别想夺走。”

    ……

    在张家堡,对村民们来说,张一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村里的糖葫芦作坊和酒作坊给村里带来的收益是巨大的,让张家堡的人均收入直线上涨,张家堡因此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康村。

    “畜牲,叫什么叫,你跟那个张一鸣都是一丘之貉,看到母的就想上,村里的那些狗崽子都是你的吧?做狗做成你这样,也算是狗皇帝了吧?不过,你比张一鸣那个白眼狼强多了,你还知道看家护院,那个狗日的连来看老子都不来了?早知道这样,老子当初就不该把他捡回来……。”

    张士贵正自发着牢骚,二狗从外面急匆匆进来了,脸上难掩兴奋兴奋之情:

    “老爷,老爷,俺看到张一鸣进村了!”

    石像屹立一块正方形的石头上,来到近前一看,石头侧面上还有几个大字:张家堡第一村长之位!

    抬头再看,石像上落满了灰尘,肩膀上貌似还有不少鸟屎。

    石像一般都是给伟人立的,伟人有两种,一种是永垂不朽,一种是遗臭万年,无一例外的是伟人都已离世。

    而自己还活着,这又立碑又雕像的算怎么回事?诅咒自己早点死?

    “张铎,这座雕像是怎么回事?”

    “老师,这是村里的叔叔婶子凑钱给老师您立的,是张士贵亲自监工!”

    张一鸣瞬间明白了,这肯定是老张同志搞得鬼,把自己的肚子弄那么大,还雕成厨师的模样,本身就是在寒蝉自己。

    张一鸣摸摸张铎的头,笑道:

    “张铎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以后不要直呼其名,毕竟他是你的父亲,还是一村之长!”

    张铎叹口气道:

    “唉,他怎么会是俺爹呢?俺怎么摊上这么一个爹?嘿嘿,张老师,如果你是俺爹就好了!”

    “咳咳……。”

    张一鸣差点被呛死,自己要有这么一个儿,至少得少活十年,而老张却依旧生龙活虎,上能去九天揽月,下可以入海擒龙,中间还能在床上“纵横驰骋”,心真不是一般的大,高人就是高人,令人望尘莫及。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一声爆喝:

    “你个狗日的张一鸣,败坏张氏族风,还敢回来?说吧,想怎么死?”

    在张家堡,敢对张一鸣吆五喝六的就只有一人:张士贵。

    同样,敢跟张士贵顶嘴的也只有一人:张铎。

    只听张铎气呼呼道:

    “老头,不许你骂张老师,再骂信不信俺长大后不养老,把你像哮天一样拴在树上!”

    老张同志气的须发皆张,别家都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自己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孽障,老张甚至曾经不止一次怀疑这个小兔崽子是不是自己亲生的?有一次喝琼酒喝大了,当面质问了张氏一句,结果,结果,结果现在还打地铺呢……。

    张一鸣一想起老张同志那无意间露出的恐怖武力值,就感觉腿肚子发软,就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老张同志灭了自己顶多也就是吹灰之力。

    “老张,淡定,淡定,有话好好说,火气大了容易伤身,引发肝火,从而导致肾虚,前列腺炎,严重可导致阳痿……,老张,把石头放下,我警告你,我,我可练过,什么广场舞,《葵花宝典》,《如来神掌》,《九阴真经》……。”

    张士贵是个武学大家,早已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自信对天下各门各派的功夫都了若指掌,但张一鸣所说的这几种功夫却是陌生的很,简直闻所未闻,听起来却是一副很厉害的样子,尤其是《葵花宝典》四字,看似蕴含着无穷的奥义。

    张士贵顿住了脚步,疑惑道:

    “《葵花宝典》是什么东西?你打几招让老子看看?”

    ……

    谢谢书友们的批评指正和鼓励支持,我做不到完美,但尽可能的让这本书趋于完美,再次谢谢诸位书友的支持和鼓励!

    (本章完)

    老张同志霍然起身,眼喷怒火,咬牙切齿道:

    “当真?你可看清楚了?”

    张家堡。

    张府。

    后院。

    张士贵百无聊赖的躺在张一鸣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藤条椅上,闭目养神,藤条椅发出的“咯吱,咯吱……”声音不断,一旁,大黑乖巧的趴在树下,眼神空洞无神,忽然,从村里传出几声犬吠,大黑的眼睛亮了,耳朵直了,矫捷的站起身,尾巴不停的摇啊摇,也跟着兴奋的犬吠起来,口水四溅,几乎都喷到张士贵的脸上。

    似是被打扰了美梦,张士贵大为不满,再一摸脸,湿淋淋的,腥臭无比,又想起“狗改不了吃大便”这句话,这不等若自己在自己的脸上拉屎吗?老张同志大怒,指着大黑的狗头,恶狠狠道:

    “嗯,千真万确,不过,俺听到他好像把名字给改了,叫什么胡汉三!”

    “哼,岂有此理?‘张’姓哪一点不好?竟然改成什么‘狐’,肯定是狐狸精的狐,八成是被的狐狸精给迷住了,还狐汉三,一听就不是啥好鸟?二狗,你去准备一个装狗的大铁笼子,老爷待会要用。”

    “好嘞!”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末世大狙霸仙缘奇闻录一念成瘾重生六零空间纪事我还没摁住她青春之魔法乐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