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本村长担不了,还有老村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二狗气坏了,你们出去做“坏事”,为何用老子发毒誓?

    不过,二狗看到这些平日“和蔼可亲”的村民们,投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还有卡巴卡巴摁的直响的关节,识趣的闭上了狗嘴!

    赏花?这些牲口啥时变得这么高雅了?

    “对!”

    ……

    其他人眼睛一亮,纷纷附和道:

    “对,去赏花!”

    张一鸣打死也不相信这群牲口会去赏花,辣手摧花还差不多。

    正在此时。

    “是啊,听说县府的花可漂亮了!”

    “尤其是葵花。”

    “对,如果俺们口不应心,就让二狗变成大黑的兄弟!”

    “是啊,村长!”

    “俺们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呢?”

    ……

    小翠进来了:

    “一鸣哥,马车备好了,小姐等着您呢?”

    张一鸣记起来了,县府一年一度的斗诗大会就改在今天,本来张一鸣不欲凑这个热闹,但是柳如渊托张芙蓉带了话给张一鸣:

    “尔不来,斗诗大会就改在张府举行!”

    几百口子,连吃带喝,万一再有手脚不干净的,张府还不得被搬空了?那哪行?

    所以,张一鸣答应了,随后向柳如渊提了一个条件:把斗诗大会改在一品轩举行。

    柳如渊当场就严词拒绝了:

    斗诗大会是高雅而神圣的艺术,怎么能在充满葱花味和铜臭味的酒楼里举行呢?

    张一鸣又说当天的吃喝等开销全由一品轩来买单,而且一品轩当天停止营业。

    老柳同志就改口了:

    “诗歌,诗词就该接地气,雅俗共赏才能称之为经典,改在一品轩,可行!”

    无利不起早,一文钱恨不得掰两半花的某人才不会免费做慈善,因为张一鸣听说县府每年的斗诗大会,都会吸引其他地方的才子佳人慕名而来,这不正是打开琼酒知名度的最佳时机吗?这么好的广告营销机会如果不加以珍惜,那自己真是穿越到狗身上了!

    而且经过张一鸣一番天花乱坠的吹嘘加忽悠,武清风成功入套,这次的招待费用,会场搭建,果品点心……,全部由老武承担,自己只负责提供酒水。

    所以,这次斗诗大会自己不但是参与者,还是投资方,举办者之一,肯定是要去露露脸的。

    陡然看到小翠进来了,二狗的眼神变得有些飘忽不定,躲躲闪闪,并出奇的没有打招呼,恨不得把头扎进裤裆里。

    这个二狗自从来了以后,就对自己穷追滥打,架着双拐没事就给自己吟诵两句酸掉牙的打油诗,偶尔还狼嗷似的哼唱几句稀奇古怪的小调:“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让人毛骨悚然,也不知跟哪个半吊子学的!

    反正这个二狗像个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又像块滚刀肉,蒸不熟,煮不烂,小翠烦气的要命,恨不得把二狗放进滚烫的开水,捞出来,褪毛,扒皮,再放进锅里,加上大姜,陈皮……,于是,瞪了二狗一眼:

    “二狗,你的狗腿好了?不在床上养伤,在这里嘚瑟什么?”

    “呵呵,小翠,二狗同志是在府里待闷了,想出去赏花,找我告个假?”

    “狗的眼里都是屎,还赏花?真是天大的笑话!”

    张一鸣怕张芙蓉着急,转身就往外走,小翠白了二狗一眼,紧随其后,刚出大厅,张一鸣想起了什么似的,扭头一笑:

    “好吧,准了,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张一鸣想了想,又接着补充道:

    “记住,只要有人敢欺负你们,敢在你们的头上拉屎撒尿,就给我往死了揍他狗日的,出了事本村长担着,本村长担不了,还有老村长呢?”

    如果让老张同志听见某人的慷慨陈词,无缘无故被当成了终极保护伞,不知会作何感想?

    “嗯,俺记住了,村长!”

    ……

    张一鸣刚走不久,女扮男装的武胜男领着两个小萝莉鬼鬼祟祟的探出头来,然后蹑手蹑脚的出了门,一溜烟没影了。

    ……

    县府的烟花柳巷一条街,到处都是令人脸红心跳,诱人犯罪的名字:

    醉生缘,凝香阁,,红尘居,群芳阁,弈吟楼,潇湘馆,聆音处,凌云涧,三生殿,金凤楼,风尘堂,销魂院,宵香阁……。

    每个青楼里都有头牌,而有才有貌,吹拉弹唱,吟诗作画,无所不能方可称之为头牌,头牌是一家青楼的金字招牌,出场费不菲,经常谈笑之间就让客人心甘情愿的掏空腰包,这就是头牌的魅力。

    而且只有头牌才有竞选花魁的资格。

    看看,一位失足女子要走过多坎坷的一段路,才能被评上一名花魁,才能走上这个行业的巅峰?所以,各行各业都是需要努力的,都是需要付出的……。

    由此可见,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的背后,耗费的是无尽的心血和汗水!

    所以,各个青楼暗中较劲,绞尽脑汁的培养头牌。

    其中,,潇湘馆,金凤楼,群芳阁是县府最有名的四大青楼,里面的头牌个个才貌双绝,艺压群芳。

    此次的花魁大赛,这四家青楼的头牌是热门人选,而的何凝香的呼声最高,容貌倾城倾国,尤其那一首令人如痴如醉的《但愿人长久》,听之让人欲罢不能,至今为止,没有那一首曲目能与之相比。

    公平起见,花魁大赛的举办场所没有在任何一家青楼举行。

    烟花柳巷一条街的入口处是一片宽阔之地,平日做为富贾官商的马车停放之所,如今稍加清理以后,又搭建了一座高台。

    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处处洋溢着喜庆之气。

    花魁大赛就在这座高台上举行。

    此刻,高台四周黑压压一片,一眼望不到边,人挤人,全是脑袋,仔细一看,张家堡的几头牲口都在,其中,架着双拐的二狗同学异常显眼……。

    “俺们是不是说谎了?”

    “没有,咱不是告诉村长来赏‘葵花’来了!”

    “可,可,可这是花葵(葵)大赛?”

    “这就显得你没文化了吧?葵花和花葵(魁)从字面上是一样的,和‘你是畜牲,畜牲是你’是一样的道理!”

    “是啊,再说,毒誓也不会应验在俺们身上!”

    ……

    非常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谢谢你们的鼓励和支持谢谢你们

    (本章完)

    “好,那你们说出去干什么?本村长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休想骗我?”

    众牲口被张一鸣唬住了,开始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二狗的眼珠转了转,忽然道:

    这些牲口怎么集体请假?

    张一鸣感觉有些怪怪的,难不成是分居时间长了,雄性荷尔蒙分泌过多,孤枕难眠,想出去泄泄火?遂疑惑道:

    “你们告假去干什么?不会集体去逛窑子吧?”

    村民们顿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村长,你把俺们想成啥人了?”

    “啊,那什么,一鸣兄弟,俺就是想出去赏花!骗你俺是狗!”

    张一鸣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不等于没说嘛?”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绝版猎灵师五行神术邪山冢重生之末世女兵王武侠之老子是段正淳校园投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