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你说是爹大还是姑奶奶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呃,应该是姑奶奶吧?”

    “对啊,我是他爹不假,但她是我姑奶奶,我得听她的,接不了,除非她自愿搬出来!”

    “那好,明天我就把武胜男卖到!”

    “老武,你是她爹,他听你的!”

    “一鸣啊,你说是姑奶奶大还是爹大?”

    张一鸣恶狠狠道:

    “哼,我是不能把你怎么样,但别忘了你闺女在我府里,今晚就把武胜男变成女人!”

    “随便,大不了,老夫再把闺女买回来!”

    “好,老武,算你狠,我把话撂下了,后果自负,对了,还有你闺女这个月的伙食费住宿费该结了,再加打碎的八个盘子,摔碎的六只碗,还把二狗的拐杖扔进了灶膛……。”

    “你,你,你混账,王八蛋,……,你这个畜牲!”

    “哼,告诉你,我要是发起疯来,连畜牲都不如,我都纳闷了,天底下竟然还有你这么当爹的?武胜男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好好的一个闺女被你养成了一匹野马,你就不怕你媳妇从地下爬出来找你算账?把你闺女送到我府里祸害我来了,你倒是清净了,你知道我每天过的是什么日子吗?你知道你闺女每天在后院练什么吗?你知道那一脚下去的后果有多严重吗?不行,明个,把你闺女接走,必须接走!”

    武清风听得云山雾罩,似懂非懂,不过懒得问。

    “老武,辛苦辛苦!”

    看着言不由衷的张一鸣,武清风不由一阵蛋疼。

    “唉,谁叫我命苦呢?比黄连都苦,哪像你,甩手掌柜一个,武某就是一辈子操心的命。”

    看着张一鸣消失的背影,武清风自言自语道:

    “张一鸣,老夫倒是真希望你能变成个畜牲,闺女啊,一定要争气,给爹钓个金龟婿,实在不行,就学你娘一样霸王硬上弓……。”

    ……

    张芙蓉一进会场,就吸引了众多异性的眼球,惊叹,爱慕,嫉妒……的目光交织在一起。

    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这样的女子走在那里无疑都会发出耀眼的光芒。

    既然教授能变成禽兽,那书生亦可变成畜牲,火辣辣的目光让张芙蓉很不适应,极不自然,俏脸有些发烫,显得愈加妩媚动人,如果不是小翠陪在身边,张芙蓉甚至有种转身就走的冲动。

    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了张芙蓉的面前,眉头紧皱:

    “芙蓉,你身边的这个男人是谁?”

    幸亏,小翠有一张健康小麦肤色的脸,没人能看出她的脸色变化,只是喘气声愈重。

    “秦文才秦公子,请你让开!”

    秦文才,剑眉虎目,身上自带一股阴冷气息,是县府的守将秦天的独子,能文能武,可谓文武双全,可惜,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如果心胸再能放宽些,秦文才定是一个可塑之材!

    秦文才不止一次让母亲托媒婆去张家堡提亲,可惜,均无果而返。

    但秦文才一直不死心,如今看到跟在张芙蓉身后的小翠,顿时醋意大升,因为秦文才好像听说过张芙蓉想找一个盖世英雄,看身后那人五大三粗,魁梧的不像样子,肯定是张芙蓉的那位“盖世英雄”。

    哼,长得唬人的不一定是英雄,也可能是狗熊,张芙蓉,待会我就让你知道谁才是英雄?

    秦文才没有理会张芙蓉,用一副冰冷至极的语气道:

    “你是谁?报上名来!”

    小翠面无表情,嗡声嗡气道:

    “俺是小姐的人!”

    俺是小姐的人?嗯,没错了,肯定是张芙蓉的意中人,秦文才怒火中烧,也忘记了场合,咬牙切齿道:

    “我要和你决斗!谁输了,就离开芙蓉!”

    保护小姐可是自己的天职,职责所在,就是拼了性命也不能退缩一步。

    “休想,俺是不会离开小姐半步的,死也不会!”

    好个痴情的男子,秦文才感觉自己的肺都快气炸了。

    张芙蓉知道小翠厉害的邪乎,和张良一样可徒手擒野猪,怕万一动手伤了秦文才就不好办了,因为毕竟是宦官子弟。

    于是,上前把小翠挡在身后:

    “秦公子,请你自重,还是让我们过去吧?”

    好个体贴的女子,居然还拉住了那个“男人”的胳膊?这是当众秀恩爱吗?秦文才口中的酸水把牙都快酸倒了,双目赤红,怒吼一声:

    “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英雄?是个爷们就出来一战!”

    原来这个秦文才误会了,张芙蓉刚想解释小翠其实是个女子,不料,早已旁观多时的张一鸣适时站了出来,一把握住了张芙蓉的玉手,柔声道:

    “蓉儿,拒绝别人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既然秦公子想找个人比试比试,你就不要阻拦了,否则,你让秦公子的脸往裤裆里放吗?是不是,秦公子?”

    张芙蓉的鸡皮掉了一地,这个张一鸣是越来越没个正形了,众目睽睽之下,怎么能握住自己的手呢?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张芙蓉刚欲挣脱开,脑中突然又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我要是挣脱,他会不会生气呢?

    于是,张芙蓉犹豫了起来!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秦文才有些傻眼了,而且这个更可恨,居然用手握住了那双自己做梦都想握住的柔夷?最可气的是张芙蓉居然就这么任由他握着?

    一个男人身边可以围着一群女子,这很正常,但如果反过来,一个女子周围有好几个男子,就不免让人想入非非了,秦文才颤抖着身躯,指着张芙蓉的鼻子:

    “好你个荡妇……。”

    张一鸣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回头冲小翠一字一顿道:

    “往死里打!”

    ……

    “老武,好好的,别闹,你像个深闺怨妇似的在这里发牢骚,影响的可是一品轩的形象!来,乖,给大爷笑一个,露出八颗狗牙的那种笑!”

    “你个狗日的,你是谁大爷?我笑你个头啊?滚!能滚多远滚多远!”

    张一鸣打心里不愿参加什么狗屁斗诗大会,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看斗鸡斗狗大会来的痛快!

    所以,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武清风发名片。

    只见武清风点头哈腰,笑得跟马上就要圆房的新郎似的,这个老武能屈能伸,是个人才啊,如果放在前世的地球,肯定会有不菲的小费,可惜啊,这些才子比特么的自己还抠门!

    人来的差不多了,武清风揉了揉坚硬的腮帮子,不经意间看到了某人讥诮的嘴脸,顿时老脸就沉了下来。

    张一鸣尴尬的挠挠头,冲老武同志呲牙一笑:

    “老武,骂人可不对,你学坏了!怎么像条狗似的?”

    武清风自认涵养极深,但不知为何,这个狗日的张一鸣总能三言两语就成功激起自己的怒火。

    “我骂你又能奈我何?有本事你过来咬我啊?”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新婚无爱,替罪前妻神幻[综主刀剑]审神者育成计划请你留在我身边皆斩龙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