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鄙人很忙,现在没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唉,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记性这么差,还说胡话,有空去医馆看看吧?一鸣啊,今日的斗诗大会,你力压全场,成功博得头筹,老师也感到脸上有光,你讲两句吧?正好让大家认识一下,对你以后有好处?”

    这个老柳太顽皮了,以后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不过想到“好处”二字,张一鸣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张一鸣,我姓张,百家姓头一个,字一鸣,寓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所以,叫这个名字的人注定不平凡,能参与此次斗诗大会,倍感荣幸,不过,刚才经过某些牲口面前时,我震惊了,因为我发现有不少目不识丁的傻冒混杂在人群里,这些傻冒‘鸟’和‘鸣’不分,佛曰众生平等,而这帮傻鸟还有严重的种族歧视,看不起猪,相信在场的人都是吃猪肉长大的,猪,可以说全身都是宝,猪身上除了猪毛、猪尿屎没人有兴趣吃以外,差不多可以做一桌全猪宴,猪毛,可以做刷子,猪皮,可以做衣服,即使是猪屎,猪尿,完全可以收集起来建个沼气池,而沼气又可以烧水煮饭,猪屎晒干后可以当肥料,比如喂鱼,所以说,猪全身都是宝,是神圣而又高贵的种族,对人类是有贡献的,可以说是人类的衣食父母,某些牲口竟然大言不惭的对其进行辱骂,我感到很痛心,他们居然还有脸站在这个神圣而又庄重的一品轩,既然说到一品轩,那我就不妨再多说两句,一品轩,历史悠久,菜品丰盛,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服务热情,让你有宾至如归之感,而这里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却还是绝世美酒:琼酒,说到琼酒,我更要说两句,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味美醇香,绵柔悠长,你值得拥有,此酒精选五谷杂粮所,不添加任何防腐剂,后期的配方中又掺杂了人参鹿茸等大补之物,所以,此酒可滋阴壮阳,还能增加男性的持久力,是居家宴请,亲朋聚会的必备佳酿,一会斗诗大会结束以后,一品轩会摆上丰盛的酒席招待大家,到时菜要多吃,不够吃的话尽管朝武掌柜的张口,酒要少喝,因为喝多了伤身,回去后,借您吉言,替我扬名……。”

    张一鸣一听,急了:

    “老师,您可不能耍赖啊,您忘了,不久前您信誓旦旦的说有彩头的!”

    “老师,拿来吧?”

    “拿什么?”

    张一鸣侃侃而谈,众才子们面面相觑,这个张一鸣所说的话和斗诗大会有一文钱的关系吗?

    那些称张一鸣为张一鸟的才子们面红耳赤,恨不得把老鼠洞里的老鼠赶出来,自己钻进去!

    “彩头?”

    柳如渊一愣,疑惑道:

    “彩头,什么彩头?”

    “你傻呀,人家什么时候说自己是个厨子了,人家可是厨神!”

    “猪就是长了翅膀变成小飞猪,但不还一样是猪吗?”

    ……

    人群里的武清风的肺都气炸了,不但说好的上台没有自己的份,这个狗日的介绍一品轩,把自己的菜品一笔带过,却在那里厚颜无耻的介绍他自己的琼酒,特么的鼓动人家多吃菜,少喝酒,这是要把自己吃穷的节奏啊,站着说话不腰疼,老武同志真想拿把杀猪刀上去朝某人的脸上砍一刀,试试这张脸皮的厚度!

    柳如渊的面色有些发烫,偷眼一瞄,身旁的几个老家伙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不住的揶揄道:

    “柳老,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是啊,此子颇有经商头脑,不去经商可惜了!”

    “对,老朽觉得此子最大的特长并非是作诗作词,而是无理搅三分,得理不饶人!”

    ……

    柳如渊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凡事适可而止,否则老柳该发飙了,张一鸣话锋一转,一本正经道:

    “鄙人能侥幸博得头筹,诚然,与我的天资聪颖密不可分,也离不开我后天的辛勤努力,更是上天对我的格外眷顾……。”

    看到柳如渊的面色拉的老长,张一鸣又赶紧道:

    “在这里,我特别要感谢的是我的老师柳如渊老先生,多谢他对我的悉心传授和谆谆教导,还有我的蓉儿,她是我的启蒙老师,是我的良师益友,也是我的人生伴侣……。”

    柳如渊撸须而笑,不住的点头:

    “嗯,孺子可教也!”

    自从张一鸣亲口说要做自己的“靖哥哥”后,张芙蓉的面色就一直不好看,如今听到某人在台上又开始“胡言乱语”,尤其还称自己为“蓉儿”,更过分的是“伴侣”二字,羞愤难当道:

    “贫嘴,登徒子,流氓,无赖……。”

    小翠挠挠头,好奇道:

    “小姐,你说的到底是几个人?”

    ……

    张一鸣下台以后,众多女才子直接把张一鸣围在中间:

    “张公子,有空吗?”

    “是啊,能不能占用你的一点时间?”

    “呵呵,我一点都不忙,有的是时间,敢问有何效劳之处?”

    于是,众才女叽叽喳喳,不住的讨教作词的技巧和心得,闻着沁人心脾的香风,吐气如兰的清新,张一鸣陶醉了,来者不拒,开始面对面,手把手的倾囊相赠,众才女受益匪浅,频频点头称是。

    张芙蓉的脸色更难看了,转身对小翠怒道: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没一个!”

    骂男人俺不反对,但看着俺干嘛?

    小翠唯唯诺诺,眼神躲躲闪闪道:

    “小姐,俺也是女人!”

    某人心满意足的从女人堆里钻出来,又被众多才子团团围住,汗渍,口臭,狐臭,把张一鸣顶的差点闯不过气来,眉头紧皱道:

    “请让一让,鄙人很忙,现在没空,日程表都安排到明年了,如果真有兴趣,哪天就来酒楼喝酒,咱们一边把酒言欢一边探讨诗词歌赋!”

    突然,张一鸣发现柳如渊从老武的手里接过一个红色的纸包,柳如渊还从里面抽出几张有些发黄的纸张看了看,满意的笑了,旋即把纸包放进怀中!

    整天和银子打交道的张一鸣一眼就认出了:银票。

    好啊,这个老柳竟然私吞了自己的彩头?

    窃取他人劳动成果是不道德的,老柳该上上思想品德教育课可,张一鸣气愤了,朝着两人走去。

    半道,忽然被几个白胡子老头给拦住了。

    那几个老头看自己的目光热辣而又激情四射,很像自己前世看岛国片的目光。

    张一鸣的菊花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不由捂了捂胸襟,小心翼翼道:

    “你,你们想干什么?”

    ……

    张一鸣在经过武清风面前之时,停下了脚步,动容道:

    “老武,看把你激动的都哭了,你这样,我很感动!”

    “这,这,这,这不是那个叫什么张一鸟的吃货吗?”

    “他不会就是那个狗日的厨神吧?”

    “唉,看样子恭喜你猜中了!”

    “怪不得是厨神,看那饿死鬼投胎一般的吃相就绝非一般人所比!”

    “这家伙长得比一般女子都水灵,是个厨子吗?”

    老武同志满腹委屈,像个受了婆婆气的小媳妇一样,幽幽的眼神里写满了抑郁,意味深长道:

    “一鸣啊,放心,以后我也会让你感动的想哭的!”

    张一鸣来到柳如渊近前,把手一伸,美滋滋道:

阅读疯狂的厨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女法医的诡探档案女配炮灰已上线驼龙行者龙珠之老子是比鲁斯阿仁修仙记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